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39章 下马威(第一二更,大章)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新人类娱乐有限公司是傅氏财团旗下公司,它所在的楼层,是傅氏大厦第二十八层。

    温一诺已经在这里上了四天班了,今天是第五天,周五。

    她入职第一天,傅宁爵正好有事出国,只交代他的秘书带温一诺去办入职手续。

    有傅宁爵的秘书帮忙,她的入职手续还算顺利。

    只是手续办完之后,就让她自生自灭了。

    第一周的前四天,她没有任何工作可做。

    除了每天刷微博,盯着公司艺人动向,就是收拾自己的办公室。

    对了,她的办公室,除了一张办公桌和一张电脑椅,没有任何其他别的东西。

    是她在这四天里,一点一滴布(搬)置(运)过来的。

    这几天她切切实实成了“体力劳动者”。

    从一个个可以组装的文件柜,到两个半圆布艺沙发,一张靠落地窗的美人靠沙发,还有圆形咖啡桌,以及靠墙的书柜,和书柜顶上一个个绿萝盆栽,都是她一个人从杂物房用小车推过来的。

    公司别的部门,从员工到总监,艺人从十八线到当红一线大咖,都在看她热闹,没人伸手相助。

    温一诺有时候想,如果不是知道蓝仔仔在这里,她还真以为她来的是岑氏集团公关部!

    她不是没想过要找人来帮她搬,可是连前台秘书都推诿搪塞,说没法给她“开后门”,不能让那些搬运工人到二十八楼来。

    因为他们上楼是需要专门的楼层卡,不然上不来。

    温一诺也可以无视这条刁难,不过想着刚上班,她还不了解情况,而且那些家具她看了,都是办公用品,又不是实木的,一点都不重。

    她是练过的,力气是没男人那么大,但是搬这些小型办公家具用品还是绰绰有余。

    所以这四天,她就当锻炼身体了,一个人跟小仓鼠一样,慢慢将自己的办公室布置起来了。

    今天她需要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让前台去给她订窗帘。

    这件事本来早就应该做的,但因为窗子有百叶窗,她暂时就没管。

    从电梯里走出来,她迎面跟刚要出去的赵今撞上了。

    赵今就是曾经看上她和萧裔远,想要他们加入新人类公司做艺人的经纪人。

    也是温一诺曾经很讨厌的经纪人。

    因为蓝如澈在她手里,她根本就没有用心为蓝如澈做职业规划,差一点白瞎了这么好一个艺人。

    不过她也得瑟不了几天了,很快,蓝仔仔就是她手上的“摇钱树”了!

    温一诺带着一脸笑容对赵今点了点头,还打了声招呼:“赵姐,出去啊?”

    赵今心情复杂地看了她一眼,也笑着说:“哟,发言人来了?我就说嘛,你跟我们新人类公司有缘啊哈哈哈!”

    两人假意打着招呼,一个比一个热情亲热,其实内心都恨不得对方去死。

    赵今自从无意中知道,蓝如澈可能要转到温一诺手里,她就心慌得不得了。

    蓝如澈当初在她手里的时候,她不是很重视,可也没亏待他。

    她只没有想到蓝如澈突然爆红,还是被眼前这个小姑娘给“捧红”的!

    如果蓝如澈因此转到温一诺手里,可想而知对别的艺人冲击有多大……

    她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赵今走进电梯,转过身,见温一诺还彬彬有礼站在一旁,突然朝她古怪一笑,说:“发言人,第一周工作,是不是很舒坦?”

    温一诺眸光轻闪,往赵今脸上仔细看了过去。

    刚刚看完,电梯门就缓缓阖上了。

    温一诺耸了耸肩,什么都没说,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她这个对外发言人的位置,在新人类公司的级别不高不低,跟一般公司的初级经理差不多。

    对于一个初出校门的本科生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起点。

    这个位置没有下属,不用管人。

    她的直属上司是公关部总监侯翔,这些天据说正在休假,她还没见过呢。

    她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把电脑打开,然后打了内线电话,对公司里管杂务的办公室主任说:“郝主任,您能来一下吗?”

    郝主任此时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跟同屋的人说笑话。

    她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长得白白胖胖,一张圆脸十分喜人,不过一双吊梢眼,稍微破坏了她的面相。

    她接了电话,懒洋洋地问:“你哪位啊?”

    温一诺笑了一声,“我是温一诺,您能过来一下吗?”

    “温一诺?谁啊?不认识……”说着,她又故意大声问自己办公室的人,“喂,你们谁认识温一诺啊?”

    办公室的人面面相觑,并不敢接话。

    这几天他们看在眼里,对那个新来的发言人还是服气的。

    就看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居然不靠任何人,一个人就把办公室给布置起来了,这份心志和气度,就跟那些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们有明显不同。

    他们都是公司的小土豆,高层们撕逼,他们只能躲得远远的,生怕殃及池鱼。

    因此他们没有人接话。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再好的笑话都变成了尴尬。

    郝主任张着嘴愣在那里。

    如果这时有人看她,会看见她的牙花子都露出来了。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都赶紧假装忙碌,没有人看她。

    内线电话的那一边,温一诺心平气和听着郝主任的表演。

    等电话那端出现异样安静的时候,温一诺才又说:“郝主任,我是周一刚上班的公司对外发言人,如果你不知道我是谁,证明你的工作没到位。我的办公室需要窗帘,希望你能马上找人量尺寸,我今天下班之前,要看见窗帘装在我的窗户上。”

    郝主任被温一诺不卑不亢的话怼得满脸通红,可是刚才她才装不认识,现在又要当着整个办公室的人的面服软,她不要面子的吗?

    可温一诺直接下命令,她不听也不好,听说这姑娘跟小傅总关系不错,是走后门进来的。

    她不确定赵今能不能在小傅总回来之前把这姑娘赶出去,所以还得收着点儿。

    郝主任哼了一声,大大咧咧地说:“知道了,等着。”

    说完就挂掉温一诺的内线电话,打开电脑,开始找网站看。

    温一诺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喝完之后整个人都精神多了。

    她今天不用再搬家具,总算能休息休息了。

    这几天搬得她那个累啊,好在又瘦了几斤,还是值得的。

    温一诺喝完咖啡,然后打开微博,先看热搜,再看自己首页上都有什么新闻,然后去超话签到。

    先是#霍顾cp#超话,然后是#蓝如澈#超话。

    温一诺在蓝如澈超话里多停留了一会儿,看见蓝如澈在里面发帖子的时间,还是两周之前。

    也是她跟蓝如澈通电话的那段时间。

    这是做什么去了?

    温一诺想着,又拿起内线电话,打给公司的人力资源部。

    这一次接电话的人比较客气,笑着说:“是温小姐吧?有什么事吗?”

    这人没装不认识她,温一诺笑着说:“您好,是这样的,我想问问蓝如澈和他的助理jason做什么去了,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

    那人是人力资源部的戴总监,他查了查人力资源部的日历,说:“他们都度假去了。”

    “蓝如澈这一次歇的时间比较长,他本来应该上周回来的,但说在国外有点事,暂时回不来,下周才会回来。”

    “蓝如澈不在国内,jason也去休假了。”

    温一诺点点头,“谢谢您戴总监,改天请你吃饭。”

    “客气了,希望你能喜欢我们公司,工作愉快。”戴总监客套几句放下了电话。

    温一诺见jason也在休假,就不想打搅他。

    反正他们下周就都回来了,也就一个周末的功夫。

    她很愉快地继续刷微博,看娱乐新闻,还仔细观摩了政府新闻发言人的视频。

    很快一个上午过去,她一个人出去吃了午饭,回来关上办公室的门,在她特意布置的美人靠沙发上舒舒服服睡了一个午觉。

    午觉睡醒,已经是下午两点。

    她打开办公室,出去茶水间泡了一杯绿茶,慢悠悠地在公司的走廊上走着,顺便看看这些人的面相。

    大部人还是不错的,虽然有点明哲保身,但没有什么恶意,更没有害人之心。

    少部分人嘛,看她不顺眼也是正常的。

    如果她不是温一诺,知道有人大学一毕业就有这么好的工作,她也是要羡慕嫉妒恨,并且黑对方一把的。

    这样想,她就平衡多了。

    回到办公室,她呷着绿茶,突然有些心绪不宁。

    感觉并不明显,但是心开始跳得比平时快,手心也开始冒汗。

    这种感觉,她很熟悉。

    那是跟她大舅看风水的时候,遇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经常会有的感觉。

    到底会出什么事?

    温一诺首先想到自己的妈妈和大舅。

    她立刻给他们的小群“温馨一家”发了条消息。

    【诺诺】:妈,大舅,你们在家吗?还是在外面?

    很快,她妈妈和大舅马上回复。

    【妈】:在家啊,怎么了?

    【大舅】:一诺,是有事吗?快跟大舅说!大舅帮你!

    温一诺笑了起来,忙回复:没事没事,我就突然想你们了。乖巧.jpg。

    【妈】:你这孩子,很快就要下班了,要大舅开车去接你吗?

    【大舅】:你几点下班,我来接你。

    温一诺接着回复:不用了。早上是远哥送我来的,他会来接我回家。晚上见!亲亲.jpg。

    从小群里退出来,她想了想,又给萧裔远发了条微信。

    【诺诺】:远哥小乖乖,把门儿开开。敲门.jpg。

    萧裔远不一会儿就回复:怎么了?有事吗?

    【诺诺】:远哥你在干嘛?

    【远哥】:我在做自然语言的软件优化,你很闲吗?没事做?

    萧裔远觉得温一诺不会在上班时间跟他闲聊的。

    这时候发微信,肯定是有事。

    没想到这一次他却猜错了。

    温一诺笑着回复:我有事做啊,就是想你了。乖巧.jpg。

    萧裔远:“……”

    是像朋友那样想,还想像恋人那样想?

    这两者可是有本质的不同的。

    萧裔远摸了摸下巴,到底没有这么问,只是也发了一个表情包:俩兔子拥抱亲吻.jpg。

    温一诺:……。

    居然被调戏了,谁怕谁啊?

    比表情包,她没在怕的!

    温一诺立即甩出一张表情包动图:俩兔子不可描述.jpg。

    萧裔远:“!!!”

    真是看不下去了。

    【远哥】:不许发黄图,我要工作了,你乖一点。摸摸头.jpg。

    温一诺见萧裔远那边也没事,整颗心都放下来了。

    只要她在意的亲人都没事就好。

    她的注意力回到电脑上那些政府新闻发言人的视频上,一句句观摩,一个字一个字体会,再和自己在公关系课本上学到的东西印证,她觉得收获良多。

    专心工作的时候时间过得最快。

    不知不觉就下午四点半了。

    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在办公室里走几圈,甩甩胳膊,踢踢腿,看着窗外阳光的角度,盘算着离下班回家还有多久。

    再看看至今没有人进来量尺寸的窗户,她走回办公桌前,摁下郝主任的内线电话,用了功放大喇叭。

    霎时整个楼层都能听见她的声音。

    她很平静地说:“郝主任,我是温一诺。今天上午我就向您申请要窗帘,说要下午我下班前挂上。现在是下午四点半,我的窗帘在哪里?”

    如果是早上量尺寸,到下午肯定能做出来。

    现在做定制窗帘的小商家不要太多,服务特别周到。

    特别是新人类公司这种大公司,随便打个电话,无数小商家哭着喊着扑过来做生意。

    因此温一诺说早上申请,下午下班的时候要挂上这种话,没人觉得她太挑剔。

    郝主任这个时候已经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回家过周末了。

    她嘴里哼着歌儿,心情正好,突然听见楼道里功放喇叭响了,跟广播似的,她的名字被那个新来的发言人声音平平的念出来,带着几分威压。

    郝主任的歌声戛然而止。

    她掏了掏耳朵,觑着眼睛抬头看着天花板那边喇叭的位置,皱着眉头说:“……刚才,是在叫我吗?”

    “我们工作就一个郝主任,不叫您叫谁?”出纳小声说,“您还是去看看吧。”

    “呸!我就不去!我看她能得瑟到什么时候!第一周来上班,就把我支使得团团转!”郝主任骂骂咧咧坐下来,正想着主意怎么推脱,突然楼道里响起一阵踢踏的脚步声。

    几个人冲了进来,慌慌张张地问:“小傅总在哪里?小傅总回来了吗?!”

    郝主任探头一看,见是几个跟艺人出去拍戏和上节目的工作人员,有经纪人,也有艺人助理。

    这些人她认识,都是当红流量小花陶蓓蓓身边的人。

    “小傅总好像是出国了,你们可以打小傅总的电话啊!”郝主任顿时将温一诺的话抛到九霄云外,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给那些人出谋划策。

    “打了!这会儿没人接!小傅总去哪个国家了?!”

    “哦,对哦,好像有时差。那个国家跟我们国家的时差有十二小时。”

    “现在小傅总还在睡觉呢!这可怎么办啊?!”

    “出什么事了?你们怎么这么着急啊?蓓蓓呢?”郝主任激动极了,难道真的出事了?!

    那些人知道郝主任不是管事的人,也不会跟她说明星八卦。

    “小傅总不在,公司里还有谁在?副总和艺人总监呢?”

    “都不在,副总辞职之后,至今空缺。艺人总监去南方了。”郝主任在公司里时间长,又爱八卦,对公司里这些重要员工的行踪,比人力资源部的人还要清楚。

    “那谁能做主?!快一点!晚了恐怕就出大事了!”陶蓓蓓的经纪人惊慌失措,额头上不断有汗珠冒出来。

    他们在走廊上说话的声音那么大,几乎整个公司的人都听见了。

    温一诺也不例外,她走了出来,淡淡地说:“来我办公室,有什么事跟我说。”

    “……这位是?”陶蓓蓓的经纪人姓曾,大家都叫她曾姐。她这几天都不在公司,不认识温一诺很正常。

    温一诺平静地自我介绍,“我是温一诺,公司新来的对外发言人。如果是跟艺人有关的事,你可以跟我说。”

    “你们跟她有什么用?她是新来的,还能翻天啊?”郝主任的白眼倒是翻到天上去了。

    温一诺忍她很久了,这时终于不用再忍。

    她语气平和地说:“郝主任,你只是办公室主任,级别比我低半级,我劝你做个人。”

    说完对着陶蓓蓓的经纪人和助理一招手,“跟我进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气场十分强大,一点都不像才刚毕业两周的职场新人!

    曾姐和两个助理立即跟她进了她的办公室。

    郝主任还想探头探脑,温一诺在她面前毫不客气地关上门。

    转身看着曾姐,温一诺问:“出什么事了?”

    曾姐这时正看着手机,她满脸都是绝望:“完了完了……已经上热搜了……挽回不了了……”

    她捂着脸,泪水从手指缝里滴露出来。

    两个助理也是一脸惨淡。

    温一诺按捺住怒气,声音冷了下来,“你们快说,也许还有挽救的余地。再驴头不对马嘴,天王老子也没办法救她了。”

    她察言观色,猜测应该陶蓓蓓那边出了事。

    曾姐把手机递给她,抽泣着说:“你看!还怎么挽回?!”

    温一诺垂眸,看见曾姐给她的手机上,是一张打了马赛克的照片。

    凌乱的床上,一男一女抱在一起,不过男女的头像都打了马赛克,完全看不出是谁。

    曾姐再切换到微博,只见热搜第一赫然在目。

    #当红流量小花陶xx跟有妇之夫偷情被正室捉奸在床#。

    还有视频,一个粗壮的女人正摁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拼命殴打,嘴里还骂着:“贱人!贱人!比鸡都不如的贱人!我让你偷别人老公!我让你偷别人老公!这么喜欢偷,怎么不去卖啊?!”

    而那女子一直紧紧捂着脸,只露出一大片雪白的后背。

    后肩上纹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正是陶蓓蓓的标志性纹身。

    温一诺的手放在曾姐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这动作安抚了曾姐惊慌失措的心情。

    她深吸一口气,说:“这张照片,是十分钟前我收到的。圈内的狗仔队左氏公司发给我的,十分钟内让我出一千万买回底片和视频,不然就放出来了。”

    “我吓了一大跳。如果他要一百万,我还能垫付一下,可是他张口就要一千万,我可没有那么多钱。我本来想问小傅总愿不愿意出这笔钱……”

    温一诺明白了,她皱着眉头看着那张照片,又看了看视频,说:“陶蓓蓓呢?你们今天没有跟着她?”

    陶蓓蓓的助理之一说:“我们上午跟着陶姐去出外景。拍完戏她说要回酒店休息,我们就在外面的车里等她。”

    “后来曾姐急匆匆赶过来,我们再给陶姐打电话,就再也打不通了!”

    “去酒店房间找她,发现她根本就没有入住!”

    另一个助理也说:“应该是被人控制了……”

    他看了一眼那个小视频,心里十分惋惜。

    陶蓓蓓是最近风头最盛的流量小花,长得漂亮还有演技,是最可能从流量跳成明星的人。

    他们几个人从陶蓓蓓出道就跟着她,都盼着她大红大紫。

    可是现在出了这种事,她的演艺生涯基本上就废了。

    曾姐拿纸巾擦了擦鼻子,哽咽着说:“公司花了多少钱才把她捧出来……现在全毁了……全毁了……”

    温一诺以前因为追蓝如澈,对他公司的艺人都有所了解。

    陶蓓蓓这个人她不是很喜欢,觉得她虽然漂亮又有演技,可是喜欢跟人炒cp,不是她的菜。

    不过她再不喜欢她,现在是她的工作,她必须要保护自己公司的员工,这是她作为对外发言人的职责。

    她马上冷静地说:“公关部总监也不在公司,这件事我来处理。”

    ※※※※※※※※※

    这是大章第一二更,第三更晚上七点继续为寒铁grace白银大盟加更。

    求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感谢“西行1314”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