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42章 听说她是你的心肝宝贝(第二三更,含寒铁Grace+5)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傅宁爵对他妈妈敷衍两句:“您别听那个人胡扯,我跟她要有孩子,我马上割了自己去做和尚!”

    傅太太被他的话吓傻了,还没回过神,傅宁爵已经挂了她的电话。

    马上又拨了自己的公关部总监的电话。

    “侯翔!你这个公关部总监是不是不想干了?!公司出那么大事,你人在哪儿呢?!”傅宁爵也不给对方解释的余地,劈头盖脸一顿骂。

    侯翔本来还在家里翘着腿抱着ipad看笑话,赵今和温一诺的斗法他就当笑话看的。

    没想到小傅总马上就打电话过来。

    他后背上的汗都流出来了,立刻说:“小傅总,我在休假……没有看手机……您知道我的,休假的时候……”

    “我管你是在休假还是住院!总之这是你的工作!你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安排替代你的人,你工作多少年了,这点意识都没有吗?”小傅总心里有气,先朝侯翔撒一通。

    正规的大公司,工作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但也有预备替代方案。

    这样大家可以轮流休假,不会出现一个人休假了,他那摊子工作就没人管了的状况。

    侯翔他们公关部确实有,但因为这一次原因特殊,他们继续“隔岸观火”。

    不过好像要翻车了。

    侯翔一个激灵回过神,马上说:“小傅总放心,我马上去处理。就是那个新来的发言人比较刺头儿,跟公司里的人格格不入,这一次要不是我在休假,不会闹到这个地步。您放心,我立刻去把陶蓓蓓接到您的别墅,派专人照顾她!”

    “我呸!你照顾她干嘛?!”傅宁爵恨不得隔着手机锤爆侯翔,“她擅自召开记者招待会,我还没找她算账呢!关你公关部什么事?!赶紧地,去发微博,挺我们的发言人!”

    侯翔这时才明白过来,自己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明显小傅总“移情别恋”了。

    侯翔更害怕了,打定主意马上要去跟温一诺求和,刷一波好感。

    傅宁爵挂了侯翔的电话,又分别打电话给公司的人力资源部和律师处,对他们说:“陶蓓蓓擅自召开记者招待会,抹黑公司同事,违反合约条款,你们赶紧行动起来,找她按照合约赔偿。——卖房子卖车,也要赔给我!”

    这一波雷厉风行之后,傅宁爵又犹豫了一会儿,才打电话给温一诺。

    此时温一诺刚刚从傅氏大厦出来。

    外面的天色渐黑,她稍微加了一会儿班,把后续都处理好了,又安抚了曾姐一番,才打算要走。

    萧裔远按时赶到傅氏大厦前,接她一起回家。

    温一诺上了车,小脸上红扑扑的,精神奕奕,跟前几天回家就蔫不拉几的样子很不一样。

    “咦?今天有什么高兴的事吗?”萧裔远一边发动汽车一边问道。

    温一诺笑着说:“高兴啊,一整天都是高兴的事,可把我牛逼坏了,我得叉会腰。”

    她做了个叉腰的姿势,还微微晃了晃。

    萧裔远看了她一眼,“你叉腰就叉腰,扭什么扭。”

    “我这哪里是扭?我是明明高兴得满肚子坏水都漫出来了!”温一诺咯咯笑了起来。

    都会自嘲了,可见是真的高兴,而且上班的时候遇到的挫折,她都没放在心上。

    萧裔远也放了心,不再提这件事。

    两人刚刚上了高速,温一诺就接到傅宁爵的电话。

    “咦?小傅总?您休假回来了?”温一诺好笑地问,“今天周五了,我已经下班了,你不会让我上班的第一个周末就加班吧?”

    傅宁爵忙说:“当然不是,我就是问问你,没事吧?你别听陶蓓蓓胡说八道,那女人脑子缺根筋,白瞎了好身材。”

    温一诺:“……小傅总,您真不是在怪我?我听说她是您的心肝宝贝,您不会因为今天的事,要给我穿小鞋吧?”

    傅宁爵都快笑喷了,“哈哈哈哈……心肝宝贝?一诺,你打哪儿听的八卦?我这个当事人能当场辟谣吗?”

    温一诺:“……”

    “真不是?可是她都有你的孩子了。”温一诺脱口而出,“现在什么时代了,不会这种事情也有做假吧?”

    她想着自己小时候,才五六岁,就知道去验dna鉴定亲子关系了。

    “不是做假,是真的假。如果她真的怀孕,肯定不是我的孩子。”傅宁爵对这种事情也不是很在意,轻描淡写地说:“这年头,想带球上位的女人多了去了。”

    “是挺多。”温一诺想到三亿姐,可人家可是有骨气多了,至少要人家“一个球一亿”。

    傅宁爵笑着说:“这种碰瓷的太多了。哪怕有人生了四个孩子,等到男方豪门都破产了,她都没能嫁给那个男人,可还是有人做着这种天真的美梦。”

    温一诺也很惊讶:“难道现在还有人以为说一句‘我有了你的孩子’,对方就会稀里糊涂做个便宜爸爸?——她们不看书,也会上微博吧?”

    “dna亲子鉴定了解一下。小傅总,我觉得你值得拥有一套dna亲子鉴定打折套餐。”温一诺笑着开玩笑。

    傅宁爵笑得前仰后合,“那是,如果她们有你的常识,就不会做这种事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声,娱乐圈这种女人比较多,你得习惯,不要大惊小怪。”

    然后收了笑容,咳嗽一声,说:“……也不要一听别人说这种话就信了,把黑锅扣在我头上。”

    “哟,想不到小傅总还是背锅侠,失敬失敬。”温一诺笑得更厉害了,“那接下来怎么办,你自己处理吧。对了,蓝仔仔说要我做他的经纪人,我本来还有一点点犹豫,但是过了今天,我就不犹豫了。等你们回来,我们就办手续,让我做蓝仔仔的经纪人?”

    傅宁爵愣了,“阿澈说要让你做他的经纪人?他亲口说的?什么时候说的?”

    “他没跟你说吗?就是两周前啊……你不会不答应吧……”温一诺有些紧张,“这不会影响我的发言人工作的,我保证不会冲突!”

    那可是钱,很多的小钱钱啊!

    温一诺必须要把蓝仔仔收入囊中。

    傅宁爵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他没有一口答应她,心情有些沉重,过了一会儿,才说:“我去问问阿澈是怎么回事。如果他真的想让你做他的经纪人……话又说回来,你知道怎么做经纪人吗?阿澈现在也是当红了,不是一线,也是准一线,你能处理过来吗?”

    “我可以学啊!我学东西很快的,而且我也追过星,知道怎么样去运营一个明星,我一定能做好的!”温一诺有些急切的说,生怕傅宁爵一个不高兴,硬是不答应就完蛋了。

    蓝如澈再怎么愿意,他也是胳膊拗不过大腿。

    因为傅宁爵是老板。

    傅宁爵嘴角抽了抽,有些酸溜溜地说:“……当初我招你进来做发言人,你都没这么主动过。”

    “小傅总,工作不分贵贱,主不主动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我做蓝如澈的经纪人,我能帮助他走上巅峰!”

    “他已经是准一线了,你以为那么容易升到一线啊……”傅宁爵瘪了瘪嘴,“行了,我马上买机票回国,阿澈的假也要休完了,我到时候问问他,他同意我就给你们转。”

    温一诺高兴地点点头,“没问题没问题,赶紧去问吧!我就不打扰您了,拜拜!”

    她挂了电话,满足地长吁一口气,往后靠在座椅上,心情很好地说:“远哥,等我当了蓝仔仔的经纪人,我拿到的第一笔佣金,就去买个房子!”

    萧裔远:“……志向远大。”

    “你别不信。”温一诺骄傲地昂起头,“到时候我大舅就不能再继续抽我的成!”

    萧裔远嗤了一声,“那你以后就不跟你大舅看风水了?”

    “……嗯,如果有时间兼兼职也行。”温一诺耸了耸肩,“不过我大舅现在跟我妈合作得很好,暂时不需要我这个捧哏。”

    “你对自己的定位还挺准确。”萧裔远熟练地转着方向盘,很快上了高速,往温一诺家开过去。

    ……

    同样是周五,岑氏集团在北方分部的大楼里,依然是灯火通明。

    岑氏集团旗下全资人工智能公司智胜,已经正式成立两星期了。

    他们占用了分部大楼最顶层一整层楼,装修成高管区,员工区,工作间,实验室,会议室,茶水间和厨房区几个大区。

    目前整个楼层的办公区域,大部分还是空荡荡的。

    只有高管区有两个办公室亮着灯,员工区已经空无一人。

    实验室里摆着一排排最高配置的电脑,超高清分辨率的显示屏上不时闪过屏保画面,好像有人在使用一样。

    岑季言和托马斯,还有他们的财务总监和人力资源总监四个人坐在托马斯的办公室里开会。

    他眉心微皱,对托马斯说:“托马斯,我们的公司已经正式成立两个星期了,其实前期筹备的时间更长,为什么公司里还是没有几个人工作?”

    托马斯没有说话,屋里的人力资源总监忙说:“岑先生,是这样的,符合托马斯先生要求的应聘者很少。托马斯先生说,宁缺毋滥,所以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最合适的人。可惜,我们国家的人工智能才在起步阶段,能符合托马斯要求的人真是太少了。”

    岑季言愕然看向托马斯:“托马斯,是这样吗?”

    “嗯。我很意外,你们国家的人工智能人才居然这么少。”他摊了摊手,“不过我也理解你的压力,如果要快速出成绩,光靠我们自己招人是很慢的,没个一年两年别想凑足人手。”

    “不会吧?!招齐人手都要一两年?!那还怎么出产品啊?!”岑季言皱了皱眉头,“没有办法快一点吗?我不是要催您,只是您也知道,我在这个公司压了重注,是要对董事会负责的,也要对股民负责。”

    托马斯转着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沉吟半晌,慢悠悠地说:“如果你想快点上轨道,不是不行,不过不知道你有多少权限和魄力,愿意做好这件事。”

    “权限的问题不在话下,您说,只要能快速铺开摊子,不管什么条件我都争取。”

    托马斯点点头,“好,那我就说了,对于这种新成立的公司,如果资金充足,我们可以考虑用收购小公司的模式,迅速壮大自身。”

    “收购小公司?”岑季言若有所思,“您的意思是,我们收购那些已经成立了好几年的人工智能公司?”

    “对,我们的目标公司,可以是那种成立了好几年,已经有了自己的研发队伍,有自己的固定客户,和已经有口碑的产品。”托马斯笑着道,“这样可以快一点出成绩,让董事会满意,同时我也可以把精力都放在研发我们自己的产品上。——你看怎么样?”

    公司想快速扩张,举债收购是一个非常常见的方式。

    岑季言琢磨了一下,“我回去好好想想,明天给您答复。”

    他出去之后,马上给他父亲岑耀古打了电话。

    “爸,托马斯建议我们收购人工智能方面的小公司,整合这些公司的人才、产品,市场和客户,同时争取时间研发我们的专利人工智能产品,您看怎么样?”他从大楼出来,心里就想好了主意。

    岑耀古听了之后,掂量了一会儿,点点头,“是个好主意,主要能缓解董事会和季度财报的压力,总之希望托马斯能不受干扰地进行研发,做出我们自己的专利人工智能产品。”

    这个时代,只有拥有自己的专利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岑季言得到父亲的支持,更是干劲十足。

    他回到酒店之后就给托马斯打电话,说:“托马斯,我决定采纳你的意见。这样吧,我去找我们的投资市场部,让他们筛选出一些值得投资的小型人工智能公司……”

    他话没说完,托马斯就傲慢地打断他的话,“岑,这件事,你得听我的。只有我才知道,什么样的人工智能公司值得收购,因为你们国家现在市面上的人工智能公司,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骗经费的。只有百分之一,是真正值得投资拥有的。”

    岑季言被托马斯的话说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是他没法不赞同。

    因为他知道,确实有很多人工智能公司,都是打着人工智能的幌子,用ppt骗国家和企业经费而已。

    “那好吧,您先筛选,然后选出几个有潜力的公司,我们来做预算。”岑季言进一步退让,让托马斯掌握了挑选公司的主导权。

    ……

    萧裔远最近也在思考公司发展的方向。

    他做人工智能是个人兴趣,但现在要做一个企业,光是个人兴趣就不够了。

    这天晚上,他又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加班,一边用自己写的人工智能程序做一个外包软件的优化。

    这种工作是前期写人工智能程序比较费时间,但是写完之后就容易多了。

    就像一个模板,它可以自己做程序优化处理,不用他自己盯着每一行程序。

    就是运行需要花时间。

    当电脑在自己运行程序的时候,他坐在实验室中间的长桌旁,拿着笔在i纸上写写画画。

    赵良泽在楼下给他打电话,说要带路近上来看看他。

    萧裔远十分高兴,亲自下去接他们两人上来。

    “这是我这里的门卡,你们一人拿一张,以后有时间就过来,不用提前联系。”萧裔远很高兴,一边给他们冲咖啡,一边说道。

    赵良泽和路近在实验室里走了一圈,然后也在长桌旁坐下来,两人面前一人一杯咖啡,还有一碟松饼。

    路近先吃了一个松饼,然后拿纸巾擦了擦手,问他:“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看待人工智能的。”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而且是一个能够分辨谁是真正理解这个行业的人。

    因为如果不是特别懂行的人,很容易回答的“假、大、空”。

    而这个问题,正是萧裔远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不过没有归纳总结过。

    这一次趁着路近问他,他也好整理整理自己的思路。

    他拿过来一个笔记本电脑,投影到对面的大屏幕上,说:“现在行业里公认的人工智能,有五大分类。它们是自然语言处理,视觉识别,语音识别,专家系统和交叉领域。”

    “在我看来,这种分类不仅功能重复,而且没有逻辑分层,不算是真正的分类,只能说是已经投入运用的一些人工智能。”

    路近讶然地挑了挑眉,点头说:“有点意思了,继续说。”

    萧裔远从赵良泽那里知道了路近的一部分“丰功伟绩”,对他崇拜得不行。

    得到路近的认同,对于萧裔远来说,无异于打了一剂强心针。

    他更有精神了,认真地说:“人工智能的分类,应该分为,人机交流领域,比如视觉识别、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甚至机器人都是属于这一大类。”

    “第二,是机器和机器之间的交流领域,比如专家系统,目前做的最多的专家系统,就是自动驾驶。完美状况下的自动驾驶,是由人工智能掌控所有交通信息,做出系统判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无人驾驶。”

    “第三,是机器对机器的监督领域。”

    路近的瞳仁几不可察地缩了一下,手指跟着微微抽搐性地抖动。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赵良泽听得出来,路近是真的激动了,不由跟着挑了挑眉。

    路近在问萧裔远:“……第三条,说说第三条,什么是机器对机器的监督?”、萧裔远大着胆子说:“这是我从阿西莫夫的科幻《机器人三定律》得到的灵感。”

    “阿西莫夫在《机器人三定律》中首先提出了机器人的生存原则。”

    “第一,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第二,除非违背第一法则,否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命令;

    第三,除非违背第一或第二法则,否则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

    “先不说这三个定律有没有逻辑漏洞,我只看出来,人类在面对人工智能的时候,最先要做的,是如何保全自己。”

    “人类不能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取代或者毁灭,这应该是我们进行一切科学研究的前提条件,也是伦理要求。”

    路近听到这里,激动地一拍桌子站起来,“说得好!科学家如果没有良知,只知道瞎几把做实验,他们真的能毁灭世界!”

    “比如在天然动物病毒不能直接感染人类的时候,非要研究如何改造动物病毒,使它能够感染人体。”

    “请问你是魔鬼吗?!要拖全人类一起下地狱吗?!”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研究?终极目的何在?如果真的是为了针对某种病毒研究疗法,那么不是应该先针对感染的动物,研究出对抗这种病毒的疫苗或者抗体吗?”

    “如果连疫苗和抗体都没有,那这种研究的最终目的,只是让人类被感染。”

    “也就是说,毁灭是这个研究的客观后果,哪怕科学家的本意并不是这样。”

    “科学研究是人类拥有的探索世界的利器,但是用的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这就是某位伟人说过的,路线错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根本意义。”

    萧裔远嘴角抽搐了一下,说:“……大致是同样的意思。”

    “我对人工智能的看法,就是我们需要设计一套逻辑程序,让人工智能自己监督自己。”

    “毕竟人脑是有限的,当人工智能真正大行其道的时候,没有人类能够对人工智能进行监督。”

    “那个后果真的是很可怕,所以我觉得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机器监督机器。”

    “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师夷长技以制夷’。”

    赵良泽:“噗哈哈哈哈……”

    神特么“师夷长技以制夷”!

    “你笑什么?他说得一点都没错!”路近瞪了赵良泽一眼,“当人工智能真正发展起来,人类会发现,我们真的不是它们的对手。”

    “不管是智力,体力,还是寿命。——我们都比不过它们。”

    “所以萧裔远刚才说的第三点,非常重要。”

    “而且他这个思路非常清奇。”路近有些迫不及待了,“我有了些想法,要马上回去写点程序。”

    他说走就走,一阵风一样拉开实验室的门出去了。

    赵良泽对萧裔远点点头,赞道:“我就知道我们没有看走眼,继续努力!”

    说完他也拉开门追了出去。

    ※※※※※※※※※

    这一章六千字,第二三更合在一起了,包括为寒铁grace白银大盟的加更,晚上七点没有了。

    求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