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52章 另外的企图(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老道士的目光笑眯眯地看了过来。

    张风起:“!!!”

    千算万算,忘了自己外甥女这个“小财迷”的特性!

    当初他就不应该在写信的时候,把温一诺这个“小财迷”的特性当什么好玩的事情美滋滋写上去!

    张风起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

    可在师父和徒弟双重含有深意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张风起的心态崩了。

    他无奈地垂下头,小声说:“那就跟我一起住吧,只要师父不嫌弃我房间邋遢。”

    “这没关系,你再邋遢,有我邋遢?”老道士抖抖自己的道袍,抖下一层灰。

    张风起看着自己的车里就这么被弄脏了,顿时心疼得直抽抽。

    温一诺也没想到师祖这十年不见,比以前更“不拘小节”了!

    她嘴角抽了抽,对后排的师祖说:“师祖,您就别逗我大舅了。他很宝贝他的车的……”

    老道士点点头,“知道了,以后我只拿他的车出气就好。”

    温一诺:……。

    她这是又送了一个把柄给师祖?

    张风起神情不善地瞅了温一诺一眼,明明白白在指责她就是个“猪队友”!

    温一诺眼珠转了转,羞愧地低下头,两手揉搓着自己的安全带,一个字都不敢说了。

    老道士看她那样儿,立刻训斥自己的徒弟:“真妙真人!你不要威胁我徒孙!她就是我们这一派‘八百亩地里独一根苗’!她要有个闪失,你是我师门绝后啊呜呜呜呜……”

    老道士说哭就哭,泪珠大颗大颗往下掉,随手用道袍的衣袖一抹,脸上就出了两条黑印。

    温一诺彻底被整服了,手忙脚乱拿了一盒纸巾递到后座,结结巴巴地说:“师……师祖,您别难过……师父他对我挺好的!真的!他没威胁我!”

    老道士接过纸巾盒,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脸,立即停止哭泣,“真的?他真没威胁你?”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温一诺慌忙摇头,一点戏都不敢加。

    她这师祖的戏瘾越来越大,她快接不上了。

    老道士果然枪头一转,对准了她:“那你刚才这么一脸委屈被欺负的样子?大胆告诉师祖,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你师父刚暗中威胁你,我也是不饶过他的!”

    温一诺额头都快冒汗了。

    这师祖真是不好糊弄啊……

    情急之间,她灵机一动,祭出“百试百灵”的视线转移法,问道:“师祖,您这么多年没有下山了,为什么今年来京城啊?是什么要紧的事吗?我只请了一天假来接您。如果您有事,我可以多请几天假,陪您在京城逛!”

    老道士一时不察,着了温一诺的道,思绪立刻被拉远了,他过了一会儿,才说:“也好,那你请一星期的假。我确实要去见个朋友,你应该跟我一起去。”

    温一诺:“……”

    还真的有事啊。

    她忙点头,“我回了家就给公司老板发消息,说我要请一星期的假,专门陪您!”

    “乖。”老道士笑眯眯地夸了夸她,“等明天限额到时间,我再给你转五万块。”

    微信转账,一天最大限额就是五万。

    温一诺心花怒放,但还是忙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您还是留着自己用吧,我现在工作了,有工资,自给自足没问题的。”

    张风起听到这里,离开来报仇了,他笑着说:“对了,一诺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有工作,薪水还很高。怎么样?你是不是应该孝敬孝敬师祖爷啊?”

    这话真跟刀一样,捅得她胸口发痛。

    不过张风起说的也没错,徒弟孝敬师父师祖,不是应该的吗?

    她笑得有些勉强,说:“师祖,我给您发个红包!”

    说着,一个99.99的红包发给了老道士。

    老道士点开看见99.99的大红包,很是高兴地说:“好!我喜欢九这个数字!对于我们道门中人来说,九就是最大的数字了!这个礼物我收下了,一诺你有心了。”

    张风起鄙夷地看了温一诺一眼,不再揭穿她。

    三个人就这样一路说笑,终于回到家里。

    温燕归今天没有出去,在家里准备饭菜。

    老道士就算住酒店,也是要来家里吃顿饭的,因此她早有准备。

    没想到老道士不住酒店,直接住他们家了。

    温燕归倒也没有反对,反正是住张风起的房间,跟她又没关系。

    她和张风起、温一诺的房间都有自带的小浴室,这套房里还有一个公共大浴室,是萧裔远在用。

    老道士当年也见过温燕归一面,现在再见,已经是二十年了。

    他感慨地跟温燕归握了握手,说:“一别二十年,看你已经恢复了,我也很高兴。这些年,你为什么不考虑再婚呢?”

    温燕归:“……”

    她尴尬地笑了笑,说:“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记得跟您见过面啊?”

    张风起忙过来打岔,说:“我师父他年纪大了,记错也是有的。十年前,我带一诺去山里见师父,我大妹没有跟去。”

    老道士还想说什么,不过看了看张风起的脸色,他还是转移了话题,呵呵笑道:“是哦,我记错了。一诺你妈妈看上去有些面善,总像是在哪里见过的。”

    “师祖,怎么可能啊……我妈妈这么漂亮,又不是大众脸,您怎么可能在哪里见过?”温一诺做了个鬼脸,“您是看着我跟我妈很像,所以觉得见过我妈?”

    “哦……对哦……哈哈哈哈……瞧我这眼神,这记性!真是不服老就不行了!”老道士哈哈大笑,把这层揭过了。

    温燕归看了他们一眼,自己进厨房起油锅炒菜。

    张风起带老道士去自己房间安置。

    两人进了门,张风起就把门给关上了,轻声说:“师父您差点吓得我原地飞升!”

    老道士歪着头想了想,笑道:“是我记错了。二十年前,一诺的妈妈没见过我,是我见过她。”

    “对,她那时候一直晕着呢,怎么会见过您?我也没说是您……”张风起结结巴巴地说,“您可记好了,您只是我的师父,也是一诺的师祖。是您给我介绍了很多生意,我们才能维持生活。”

    老道士轻描淡写点点头,“你说得也没错。那时候你执意退学,要跟我学道,不就是做这个挣钱多?”

    “……其实也不算很多。”张风起嘿嘿笑了起来,“主要是我会忽悠。”

    “忽悠你个头!”老道士顺手拿过一本书,朝张风起脑袋扔过去,吹胡子瞪眼说:“风水是道门里最有科学意义的一门知识!你这么多年就急着挣钱了,到底学到东西没有?!”

    “学到了学到了,不然我怎么能回回看得准呢!”张风起忙拱手讨饶,嬉皮笑脸地说:“师父别生气!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什么都听您的!”

    “你什么都听我的,就不会不结婚不生孩子了……”老道士悻悻地说,“如果你能生个儿子出来多好……就不用一诺一个女孩子辛苦了。”

    “师父您又忘了!是您让我发誓不结婚不生孩子,才让我入门的!——咱们早就说好了的!”张风起又要跳脚了。

    万一被人知道他这个“不能结婚不能生孩子”的誓言,不是他师父让他拜师的条件,他可就糟糕了!

    他无法想象自己一把年纪还在相亲市场奔波的场景……

    想一想就恨不得原地去世。

    老道士回过神,反手拍了自己的嘴,“又忘了。好了好了,我不提这茬就是了。唉,人啊,说一句谎言,就要无数句谎言来维持它。”

    “所以不是记性好的聪明人,不要说谎。”张风起忙着给老道士拍马屁,“您这样从小的学霸,大学的天才,记性好到国外教授都赞不绝口的人,说谎对您来说当然没有问题!”

    老道士乜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起身说:“不跟你瞎白乎,我去洗个澡,你把我的蛇皮袋里面的鸳鸯鸭拿去宰了,收拾好放冰箱冻起来,不然还要天天喂鸭子,怪麻烦的。”

    “那个编织袋里装的竹荪、松菌菇,还有猴头菇和燕窝,都给一诺拿去。她喜欢松菌菇和竹荪,猴头菇她没怎么吃过,让她尝尝。燕窝是一个国外的朋友托人给我送上山的,我存了好久,舍不得吃,也都给她吧。”

    张风起听了有点泛酸,“师父,那我呢?您对徒孙这么关心,对我这个徒弟……”

    “你?你长得人高马大,还要什么吃的?我有鹿鞭,壮阳,你吃不吃?”老道士白了他一眼,像赶苍蝇一样挥挥手,“出去出去,我要洗澡。”

    张风起拖着两个袋子出了房门,顺手给带上了,才去厨房找温燕归。

    温一诺坐在厨房的中岛旁边,给自己的上司傅宁爵发消息。

    【一诺】:小傅总,我家亲戚来多住几天,我想请一星期的假陪他,可以吗?

    傅宁爵立刻秒回。

    【小傅总】:一诺,你什么亲戚?需要我帮忙吗?我在京城比较熟悉,我可以开车带你们逛。

    温一诺:……。

    她叹了口气,回复:小傅总,你还没说同不同意我请假呢。我刚入职一个月,还没到能休年假的时候。

    【小傅总】:这没关系,我同意了,你就当先休年假。等你到了可以休年假的时候,再从里面扣除就好了。

    温一诺笑了起来,回复:谢谢小傅总!小傅总好棒!大拇指点赞.jpg。

    张风起拎着袋子走进来,正好看见温一诺在发微信。

    他扫了一眼,更酸了,“一诺,这个小傅总怎么这么好说话?他对你没什么另外的企图吧?”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继续为寒铁grace白银大盟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周一,推荐票特别重要哦!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