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53章 好到什么程度(第二更,寒铁Grace+9)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不以为然翻了个白眼,说:“人家小傅总是开娱乐公司的,见过的娱乐圈美女千千万万,怎么会对我有什么另外的企图?您也太看得起您外甥女了!”

    张风起扯了扯嘴角,不再理会温一诺,把两个袋子放下来,对在一旁忙碌的温燕归说:“这个编织袋里是山货,有竹荪、松菌菇、猴头菇和燕窝。你收拾收拾放起来,以后做了吃。我去把鸳鸯鸭拿到市场,请人杀了收拾好再拿回来。——大妹,你要买什么菜吗?”

    温燕归看了看厨房里的储备,说:“买点姜蒜,家里的都用完了。如果有新鲜排骨和藕买一点,做个藕炖排骨,你师父应该喜欢吃。”

    “好,那我出去了。”张风起拎着那个装着鸳鸯鸭的蛇皮袋走了。

    温一诺从高凳上跳下来,高高兴兴地说:“居然有竹荪和松菌菇!师祖太体贴了,他知道我爱吃啊!还有藕炖排骨我也爱吃的!妈妈真好!”

    温燕归笑着说:“师祖对你真不错,你可要记得孝顺他老人家。”

    温一诺点点头,看着温燕归从编织袋里往外拿那些山货。

    萧裔远今天回来的也比较早。

    他进来之后,看见温一诺在厨房里,还挺惊讶的,“诺诺,你今天没去上班?还是回来的早?”

    温一诺想起自己和大舅去接师祖的事,并没有对萧裔远说过,忙补救说:“我今天请假了。”

    她笑着拉他来到张风起的房门前,说:“我今天和我大舅去接他师父去了,也是我师祖,刚从山上下来。他在里面收拾自己,等下你别太惊讶了。”

    萧裔远挑了挑眉,“张叔还真的有师父呢?”

    温一诺:“……”

    这时张风起的房门被人拉开,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瞪着萧裔远:“什么叫张叔还真的有师父?他没对人说他有师父?!难道他想欺师灭祖?!”

    萧裔远飞快看了这老人一眼。

    头发花白,面色红润,也许是因为胖的缘故,脸上几乎看不出皱纹,只有眼角处有一点点鱼尾纹。

    刚洗过澡,头发还是有点湿,唐装应该是绸子质地,肩膀靠近脖子的地方滴了点水,颜色比别的地方要深。

    虽然只是瞥了一眼,萧裔远敏锐地发现这个老人的五官其实生得非常端正好看,但明显日子过的很糙,一点都不保养,也胖,所以乍一看并不让人惊艳。

    可看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就能感觉到他模样看上去非常舒服。——只有五官非常符合黄金分割比例的人才会给人这样的舒适感。

    这人就是张风起的师父?

    温一诺见萧裔远也不说话,有点着急,忙在旁边打圆场,笑着说:“师祖,您别生气啊,这是萧裔远,远哥,他是我们家在江城的邻居,跟我一起长大,对我可好了。”

    又推了推萧裔远,“远哥,这是我师祖,你快叫啊……”

    叫?叫什么?

    萧裔远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才笑着说:“师祖您好。”

    老道士皱紧了眉头,说:“别叫我师祖,你又不是我徒孙,师祖这个名称可不是随便能叫的。”

    “那叫您什么啊?”温一诺迷惑地问,“他不能跟我一起叫吗?”

    “他是你什么人?”老道士突然瞪大眼睛问道。

    温一诺窒了一下,说:“他是我远哥啊,跟亲哥一样亲密的哥哥。”

    “亲哥?”老道士古怪地看了萧裔远一眼,噗嗤一声笑了,“我不记得你妈在你之前还生过孩子啊?”

    “我说了是邻居,跟亲哥一样,但不是亲哥。”温一诺还在解释。

    萧裔远心情突然有些烦躁,淡淡地说:“我不是她亲哥,也跟亲哥不一样。打扰了,我回房间去了。”

    他转身就走,只给温一诺一个挺直的背影。

    温一诺眼睁睁看他离开,感觉到他很生气,却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哄他回来。

    老道士留神观察温一诺的神情,脸上揶揄的笑容渐渐消失。

    温一诺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头,不妨老道士跟她离得那么近,好像要看进她的眼睛里。

    温一诺吓了一跳,急忙后退说:“师祖您这么看着我干嘛?怪渗人的……”

    老道士忙笑了起来,说:“一诺有空吗?进来坐坐?”

    他像个主人一样招呼温一诺去张风起的房间。

    温一诺其实是想跟去看萧裔远,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眼神为难地看向萧裔远消失的方向,却又不好意思说,只是站在张风起门口,进退两难。

    老道士见她这个模样,也不急着催她进去,只是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轻声问她:“……你很看重这个远哥吗?”

    温一诺点点头。

    “你跟他关系很好?”

    “是啊。”

    “好到什么程度?”

    “……什么叫好到什么程度?”温一诺不明白老道士的意思,疑惑地说:“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啊……”

    “哦,只是朋友啊?那你……呃……他有没有在追你?”

    “追我?没有啊。”温一诺摇了摇头,“他没有在追我,我跟他说了,我跟他做最好的朋友,因为如果谈恋爱,肯定会分开的,所以不如不要,只做朋友就好了。”

    老道士露出疑惑的神情,“你真的这么想的?”

    “嗯。”温一诺用力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

    老道士看着她,心想,你倒是挺有逻辑,可问题是,你怎么会设想跟那个男人恋爱的可能呢?还能推出分手的结局,这个不应该啊……

    他没有再问了,只是挥了挥手,说:“好吧,不过我同意你的观点,谈恋爱确实没什么意思,占用我们有限的大脑空间。而且你看修炼的人,都不谈恋爱,因为影响飞升。”

    温一诺:“……”

    她忍不住问:“师祖,我没在修炼。而且,您真的相信修炼能够飞升?”

    这也太玄幻了。

    尽管她跟着张风起看风水,也见过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但是她认为都是有自己的科学解释的,只是目前科学还没有达到那个解释的程度而已。

    老道士笑眯眯地摸摸自己的山羊胡,“能啊,怎么不能?你做不到,不等于别人做不到,是吧?对于未知的事情,我们可以怀疑它,可以探索它,最好不要一口否定它。”

    “可是科学……”温一诺还想用科学理论说服老道士,她有点担心他会跟那个寻仙问道的秦始皇一样,最后磕”仙丹”而亡。

    老道士却严肃起来,说:“科学只是认知世界的一个体系而已,它并不能包揽万物。什么事情都要用已知框架的科学来套用,其实也是一种迷信,一种对科学的迷信。这样也不好,你应该开阔你的思维,不要迷信在一个框架之内。”

    温一诺:“……”

    这话应该她来说好吧?

    从这个老道士嘴里说出来,更玄幻了。

    她迷惑地看着老道士,喃喃地说:“……您这么说,好像读了很多书的样子。”

    “我就不能读很多书?”老道士背起手,眼睛又瞪起来了,“三千道藏熟读在胸,你以为我是街上算命的文盲瞎子吗?”

    温一诺忍着笑拱手:“失敬失敬!”

    “那是,我跟你说,老祖宗留下来的道藏,真是有着非常丰富的科学体系。你知道国内外最早一批的化学家是从哪里诞生的吗?”

    温一诺摇了摇头。

    老道士更得瑟了,“就是从我们道门诞生的!国内是炼丹的道士,国外是炼金的术士,其实都是一脉相承,都是我们道门中人。——所以我们道门中人也有很多化学高手。”

    温一诺膝盖有些软了,想跪!

    她略崇拜的看着老道士,又问:“那您呢?您会炼丹吗?还是会化学?”

    老道士刚想回答,张风起已经走过来了,接了话茬说:“他啊,当然只会做饭!——你师祖曾经跟我说,做饭也是一种化学反应。植物和动物一起炒炒就能变成一道菜,简直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化学反应!”

    老道士有点脸红,刚想反驳,没想到温一诺却像见了知己一样,上前一步抓住老道士的胳膊摇了摇,说:“真的啊?!师祖爷爷您一定要给我露几手!我小时候去山里吃的那些好吃的饭菜,是您亲手做的吧?!我记得那时候您还忽悠我,说是狐狸精给做的……哈哈哈哈……”

    老道士脸更红了,喃喃地说:“果然记性好,十年前那些随便说说的话你都记得?”

    “她的记性其实也是选择性记忆。反正跟吃有关,跟钱有关,她都记得牢牢的。”张风起笑着说道。

    老道士精神一振,“那就好!那就好!哎嘛,差点吓死我了哈哈哈哈……”

    他后面的笑声有点突兀,但是张风起没容温一诺质疑,已经对温一诺说:“鸳鸯鸭收拾好了,你拿去给你妈。”

    温一诺接了过来,还不忘对老道士说:“师祖爷爷,您有空一点要给我们露一手哦!我想我妈和远哥都尝尝您做的菜!”

    老道士笑眯眯地点点头,“我在这里要住一星期,一定有机会的!”

    “好哒!谢谢师祖爷爷!”温一诺现在嘴更甜了,又说了几句讨好的话,才拎着刚收拾好的鸳鸯鸭去厨房。

    温一诺走了之后,老道士将张风起一把拉进屋里,迅速关上门,低声问:“她跟那个远哥,是怎么回事?”

    ※※※※※※※※※

    这是第二更,为寒铁grace白银大盟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