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56章 来而不往非礼也(第二更,寒铁Grace+1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萧裔远低垂着头,眼神里带着一丝落寞,淡淡地说:“……如果不能跟你在一起,一百万算什么?两百万我也输得起。”

    “……远哥,那可是一百万啊!”温一诺着急地要命,“那你不是输定了吗?”

    萧裔远:“……”

    心里突然痛不可仰。

    连钱都不管用了吗?

    那他还有什么办法?

    萧裔远缓缓抬眸,盯着温一诺的眼睛。

    她的眼眸黑而纯粹,看上去像是看不到尽头的夜空,像是什么都有,被星星挤得满满的,也像是什么都没有,空旷得漫无边际。

    就像她给他的感觉,有时候觉得她什么都懂,有时候又觉得她什么都不懂。

    好似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固执地摔碎所有塞到她掌心的宝贝,有种纯净又天真的残忍。

    温一诺也看着萧裔远的眼睛。

    他的视线温柔又缠绵,缱绻地和她对视。

    不再掩饰。

    可他目光的温度正一点一点地往下降,好像寒潮初至的早上,草地上被冻结的露珠,也像是跋涉了千万里的旅人,在推开家门的时候,发现屋里已经空无一人。

    那种扑面而来的萧索和寂寥,让温一诺微微颤抖。

    有什么不可承受的东西正在降临,她茫然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是她二十年生命里,从来没有学习过的东西。

    连看那些情爱缠绵的都无法触动那根弦。

    但是她心底深处,却感觉到一丝恐慌和惧怕。

    她不知道这股感觉从何而来,却能够感受到,这不是她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恐慌和惧怕。

    而每一次恐慌和惧怕,都跟面前这个男人有关。

    这说明什么?

    她想不清楚,却直觉不能放弃。

    小区里很安静,但也很喧嚣。

    她能听见初秋夜里昆虫此起彼伏的嗡嗡声,正在进行它们生命里最后一次盛宴。

    因为感觉敏锐,耳膜里这些声响被放大,似乎要将她的思绪填满。

    她觉得自己无法思考,但又好像全部脑力都在高速运转,思考着生命里头等重要的问题。

    萧裔远抿了抿唇,缓缓伸出手,握住了温一诺的手,轻声又执着地说:“诺诺,如果……如果我答应你,哪怕以后我们分手了,我也不离开你,继续跟你做好朋友,你会考虑我吗?”

    萧裔远说这话的时候,微侧着头,美丽的轮廓像是月光下玉雕的神祗,有股诱惑到让人匍匐膜拜的靡丽。

    温一诺被他的神情和嗓音吸引,下意识说:“……考虑什么?”

    “考虑……跟我在一起?做我的女朋友?”萧裔远握紧了她的手。

    她的手绵若无骨,手心很烫,烫得发热那种烫。

    这样看来,她也不是没有感觉的吧?

    萧裔远也很紧张,但他没有退却,无法退却,一定要孤注一掷。

    温一诺不止手心烫,她的脑袋也热得像是一锅粥,只要打开天顶盖,估计都能看见热气冒出来。

    她还觉得脑袋有点疼,不是剧痛,而是那种最细微的牛毛细针,正一下下扎在她的末端脑神经上。

    她咬牙忍受了一会儿,很快就不觉得难受了,甚至开始享受那种酸甜又舒爽的感觉淌遍全身的神经末梢。

    她也攥住了萧裔远的手,如被蛊惑:“……就算分手了,也能继续做好朋友吗?你以前不是说不可以?”

    “……嗯,本来是不可以,但因为是你,所以就可以了。”萧裔远极力镇定,耳朵尖却悄悄红了。

    温一诺闭了闭眼。

    眼前的星光消失了,像是关闭了一个世界。

    再睁眼,又像是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她笑着说:“让我想想,好吗?远哥,你知道的,我最不愿意失去的,就是你的友谊。我要跟你做好朋友,天长地久那种永远不会分开的好朋友。”

    萧裔远也笑了,“好,你想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就跟我说一声。”

    他不想逼她太紧。

    今天她能松口说想想,他已经很出乎意料,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她敞开心扉接纳他,因为他已经看见她心防被他敲裂了一道痕迹。

    虽然厚重,到底不是无懈可击。

    萧裔远心情激动不已,忍不住用力一拉,将她拉入怀里抱了一抱,然后飞快的松开手,将她推开,说:“对不起,我失礼了。”

    温一诺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只能强作无事人一般,略高冷地说:“……不用说对不起。如果我不愿意你抱我,就凭你的身手,别想靠近我一厘米。”

    萧裔远:“……”

    这姑娘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在他怀里娇俏撒娇?

    标榜自己身手好是几个意思?

    好吧,他不应该“得寸进尺”。

    淡定,淡定,深呼吸,深呼吸。

    萧裔远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没想到温一诺却又凑到他面前,伸手将他抱了一抱,笑眯眯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抱我一下,我也抱你一下,这才公平。”

    萧裔远忍不住笑了,捏捏她的桃子脸,“这也要公平吗?”

    “是啊,男女平等嘛……我做得不对吗?”温一诺歪着头,月光下她明丽的笑容飘然若仙,眼波流转间又艳色夺人。

    有时候美得超脱凡俗,有时候又美得艳光四射。

    这种又仙又艳的矛盾气质,对男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萧裔远是跟她一起长大的,自身条件也极为出众,可还是无可避免地被她吸引,最终无可自拔。

    他俯身下去,在她脸颊上飞快地亲了一下,说:“做得对。”

    然后朝温一诺展示自己的侧脸,笑着说:“来,男女平等一下。”

    温一诺咯咯地笑,但也踮起脚,在萧裔远侧脸上亲了一下,夸道:“远哥,你学得真快!”

    萧裔远牵着她的左手,往他们住的那栋楼走过去,说:“以后不能跟别的男人‘男女平等’,只能跟我,知道吗?”

    “咦咦咦?远哥你不厚道哦……套路我……我还没答应你呢……我只说考虑考虑……”温一诺嘻嘻地笑,还拿手指头刮了刮自己的脸羞他,“我是那么好套路的人吗?”

    “……你答应我,我给你做好吃的。”萧裔远笑着说,“你要乖的话,我做的菜就好吃。你要不乖,估计我做的菜就不好吃了。”

    “喂!远哥你别拿我当无知少女啊!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你这个美男子坏得很!”温一诺右手握拳,朝萧裔远的肩膀捶了一下,嗔道:“再说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吗?”

    “你不是吗?”

    “我哪里是了?指控我请拿出证据!”

    萧裔远想了想,出了一道送命题:“如果蓝如澈要跟你‘男女平等’呢,你会拒绝他吗?”

    温一诺脑补了一下,突然侧了侧头,叹息说:“唉,如果我没做蓝仔仔的经纪人,我恐怕是无法拒绝跟他‘男女平等’。”

    “可惜我现在是他的经纪人了,我怎么能‘潜规则’他呢?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天涯何处无小鲜肉,何必对自己的人下手?”温一诺摇了摇头,“真是太可惜了。”

    “瞧你还挺遗憾的。”萧裔远讥嘲道,“要不我跟蓝如澈换一换……”

    温一诺拉紧他的手,将脑袋靠在他身手,拒绝说:“不要,远哥如果跟蓝仔仔换了,我恐怕就要不顾职业道德‘潜规则’你。——到时候我还怎么道貌岸然地做领导?”

    萧裔远一晚上的紧张和难受都被这句话抚平了。

    他朝她张开双臂,笑着说:“欢迎来潜。”

    温一诺却后退两步,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哈……远哥你真的很会撩妹……这也就是我心智坚韧,但凡换了别的女人,哪怕是狂人妹、三亿姐,她们都要被你的糖衣炮弹打中落马的!”

    萧裔远自嘲地笑了一下,“你还没落马,说明糖衣炮弹还不够,我会继续努力的!”

    “嗯!远哥加油!”温一诺笑眯眯地说,很自然地又握着他的手,跟他一起上楼去了。

    两人进了家门才分开。

    客厅里,老道士和张风起坐在转角沙发上看电视。

    温燕归没有在客厅,应该在她自己房里看书或者做自己的事。

    温一诺笑盈盈地对客厅里两位打招呼:“大舅,师祖爷爷,你们还要看电视吗?我先去睡了。”

    萧裔远也说:“张叔,老神仙,我明天一大早就要去上班,你们两位也早点睡。”

    打完招呼,两人各自回房。

    明明跟以往没什么差别,但是空气中明显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张风起嗤了一声,抽了抽鼻子,低声说:“……我闻到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老道士瞪了他一眼,紧张地说:“你别瞎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张风起摊开手掌,笑道:“至少今晚您输了,他们肯定谈妥条件了,您输我五十。”

    “输个屁!我不信!你拿证据出来!”嘴硬归嘴硬,老道士还是掏出一张钱,往他手掌啪地拍了一巴掌,一张五十的钞票落在张风起掌心。

    老道士怒气冲冲回房睡觉。

    他本来是要睡上铺,但因为生张风起的气,他睡在了下铺。

    ※※※※※※※※※

    这是第二更,为寒铁grace白银大盟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