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58章 果然是我辈中人(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老道士木着脸,对顾念之的话当没听见。

    温一诺只好笑着说:“顾首席,这是我的师祖爷爷,他一直住在山里,十年没下山。今年是特意下山来祭拜的。”

    温一诺其实不知道老道士这十年来过的什么生活,也不知道他来京城干嘛的。

    但是现在顾首席问话,她诌也得给老道士诌圆乎了!

    顾念之“哦”了一声,笑着问:“师祖爷爷?这个称呼倒是有意思。所以他是你的师祖?你学什么的啊?你师父又是谁呢?”

    温一诺有点囧。

    以前她萌霍顾cp,特别是对顾首席在法庭上的英姿推崇备至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面对顾首席被“刨根问底”的一天。

    她讪讪地说:“那个,我是跟着师父学……学风水的……”

    温一诺从来不认为自己学看风水低人一等,但是在霍绍恒、顾念之这种人面前说自己是“看风水”的,她却觉得羞耻极了。

    就像江湖杂耍艺人遇到名门正派的高手,就跟纸糊的一样,被人一戳就破了。

    顾念之却一点都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而且觉得有意思极了。

    她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蝶翅般的睫毛忽闪着,看向老道士,很和气地问:“原来是老神仙啊,失敬失敬。您是特意来祭拜我家阿绥的太姥姥?那您是我家阿绥的舅姥太爷?”

    老道士不是很想跟顾念之、霍绍恒他们接触,但是顾念之说话实在好听,也是一开口就是“老神仙”,实在掐中他的爽点。

    而且那个叫阿绥的孩子可爱至极,像是雪堆出来的小糯米团子,比年画上童子还好看,更多了几分精致和生动。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觑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飞快地移开视线。

    过了一会儿,又偷偷摸摸看他一眼,再移开视线。

    阿绥本来是盯着温一诺呵呵笑,不过他察觉到那个山羊胡子的老人不时偷看他,注意力也转移了。

    等老道士第三次偷看他的时候,阿绥举起三根短短圆圆的手指头说:“事不过三!前三次免费,老神仙你再看我得交钱了!”

    温一诺听了顿时大乐,忍不住摸摸阿绥的小手,说:“……果然是我辈中人!是我师祖爷爷的后人没错了!”

    老道士这时才哼了一声,恼道:“你瞎说什么呢?!你怎么知道他就是我的后人?!”

    温一诺摊了摊手,笑道:“不管有血缘关系,还是没有血缘关系,凡是跟您沾了边,就一定钻钱眼里去了……这还不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你才钻钱眼里,你全家都钻钱眼里!”老道士瞪了她一眼。

    不管转眼看着跟雪娃娃一样精致的小阿绥,他的目光慈和了许多。

    他盯着阿绥的样子,想从他脸上找到他妹妹的痕迹。

    但很可惜,他几乎看不到妹妹的影子。

    再看看霍绍恒,除开那种让人窒息的威压,他的容颜比他见过的任何男人都要俊美。

    可能只有温一诺的那个萧裔远,能够勉强够的上他的颜值。

    但是气势方面就差远了。

    老道士的眼里有一点点湿润。

    他踌躇了一会儿,才问霍绍恒:“……你是锦宁的儿子?”

    霍绍恒挑了挑眉,“您见过宋女士?”

    “宋女士?”老道士疑惑,“宋女士是谁?”

    顾念之忙解释:“宋女士就是绍恒的母亲,宋锦宁女士。”

    老道士呵了一声,“宋锦宁还活着呢?我还以为她跟她那个爸爸一起死了。”

    霍绍恒眯了眯眼,虽然心里不悦,但没有表现出来,镇定自若地说:“我外祖父因公殉职牺牲了,但是我母亲在事故中活下来了。”

    他顿了顿,又说:“我没有听我母亲说过她有个舅舅,如果您不介意……”

    “不,我介意。我也没想过要认她,更不用说你们。”老道士突然语气强硬,跟刺猬一样满身是刺。

    温一诺吓得一哆嗦。

    在霍绍恒、顾念之这种人面前这么无礼,师祖爷爷是活腻味了?

    不等霍绍恒、顾念之两人发话,温一诺上前一步将老道士护在身后,着急地说:“霍先生,顾首席,请别见怪,我师祖爷爷没恶意的。他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山里,连网都不通,对人情世故更是一窍不通。他只是不会说话……”

    “一诺……你师祖我虽然不上网,但我也不是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老道士很生气,用手指头戳戳温一诺的后背,表示自己的不满,“我怎么不会说话?我不会说话能有那么多客户?!”

    温一诺随手往后挥了挥,回头瞪了老道士一眼,让他别捣乱。

    霍绍恒单手夹着阿绥,淡淡微笑。

    顾念之见状也说:“老神仙,如果您是我们阿绥的舅姥太爷,您不管承不承认都是。如果您不是,那不管您承不承认,都不是。——用dna说话就可以了,您何必急着否认呢?”

    温一诺连连点头,热切表示赞同:“是呀是呀!顾首席言之有理!”

    老道士更生气了,拽拽温一诺的胳膊,“你个逆徒孙!到底是哪一边的!小心我让你师父把你开除门墙!”

    “师祖爷爷,能亲耳聆听顾首席抽丝剥茧当面怼人,是我们的荣幸。哪怕怼的是您,您也应该洗耳恭听。来,我们跟顾首席好好说话,一家人哪有隔夜仇?有什么事说清楚就好了,是不是?师祖爷爷?”温一诺逮着机会能跟自己心目中偶像套近乎,怎么可能放过?

    如果她有尾巴,现在应该已经摇起来了。

    顾念之也觉得温一诺这个小姑娘能屈能伸,说一句话,眼睛脸蛋都是戏,特别好玩。

    她对她印象不错,再加上面前这个“疑似”自己丈夫舅姥爷的老人,她的态度委婉许多。

    霍绍恒却没她那么耐心,他不动声色把阿绥放了下来,然后像是不经意地拍了拍小阿绥的后背。

    阿绥立刻明白了自家爸爸的用意,雪白的小脸上绽开明丽的笑容,他张开手臂,朝老道士扑了过去,嚷道:“老神仙抱!”

    老道士下意识将他接住抱了起来,让他坐在自己臂弯。

    隔得这么近,他终于发现这孩子的轮廓,还是有一点点自己妹妹的影子。

    只是他的脸蛋太圆了,精致到古典的轮廓不太容易看得出来。

    不过老道士是看面相的好手,他从这孩子的骨相看出来了。

    面相就是骨相,这是真正从表面看本质。

    “……这孩子长相好,不是一般的好。”老道士珍惜地用手搭住小阿绥的圆脸蛋。

    阿绥也顺势抱住老道士的脖子,两只小手在老道士脖子后面“胜利会师”,悄悄拔了几根头发……

    温一诺和顾念之的注意力都被老道士跟阿绥的互动吸引住了。

    只有霍绍恒居高临下,看见了阿绥的小动作。

    他的唇角不着痕迹地微微上翘。

    不过在阿绥回头朝他胜利微笑的时候,霍绍恒的唇角又平复下去,表情一点都没变化。

    好在阿绥已经习惯自家爸爸这种万年不变的淡然表情,不是冷漠,也不是和煦,而是过尽千帆的泰然,和举重若轻的沉稳。

    他咯咯笑着,又朝温一诺扑过去,叫着说:“姐姐抱!”

    软软糯糯的小童音叫得她心都化了。

    霍绍恒伸出手臂,将他拦了一下,镇定地说:“阿绥。”

    然后不动声色,将阿绥手里抓着的几根头发接了过来。

    阿绥也非常配合地松开小手,就跟没事人一样,依然笑得可可爱爱,黑晶石般璀璨的瞳仁只专注看着温一诺。

    温一诺情不自禁伸出手臂,“来,到姐姐这来!”

    老道士把阿绥送过去,阿绥一下子扑到温一诺怀里。

    和刚才一样,他也抱住了温一诺的脖子,两只小手往她脑后一阖,非常迅速而轻快地扒拉下几根温一诺的头发。

    没想到温一诺的感觉特别敏锐。

    虽然阿绥的动作很轻柔,一点力气都没用,而且他只是个三岁大的孩子,就算用了力气,又能有多大力气?

    可温一诺还是感觉到了,她嗤了一声,很自然地说:“小宝贝儿,别揪姐姐的头发啊……”

    阿绥咯咯地笑,挥舞着手臂松开她的脖子,侧身够向霍绍恒的方向,撒娇说:“爸爸抱!”

    霍绍恒伸出手臂,将他接了过去,同时另一只手不动声色将阿绥手里抓住的温一诺的头发也收了起来。

    顾念之这才看清楚这父子俩做了什么事。

    她有些头疼地扯了扯嘴角。

    这男人真是职业病的无可救药了!

    这么小的孩子,他就把他当什么训练了???

    顾念之气归气,但是在外人面前她是绝对不会让霍绍恒难堪的。

    她笑着点点阿绥的额头,“你啊,还真是淘气,回去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说着,她又意有所指地笑道:“今天要不是阿绥突然闹着要来这里玩,我们也不会遇到老神仙了。……您和我们家阿绥,真是有缘。”

    霍绍恒朝温一诺和老道士点点头,淡淡地说:“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顾念之拉住温一诺的手,笑着说:“这是我的名片,有事可以给我这个号码发短信。”

    她朝温一诺眨了眨眼,也追着霍绍恒大步离开。

    温一诺紧紧握着顾念之的名片,看着前面那一对璧人消失的背影,感慨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我从来不认为顾首席会跟她男人分手。这可真是奇怪。”

    老道士:“……”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月票3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