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59章 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第二更,月票30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直到前面顾念之和霍绍恒的背影看不见了,温一诺才恋恋不舍收回视线。

    老道士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怎么不会分开?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到时候人死了,自然就分开了。”

    温一诺皱起眉头,恼怒说道:“……您怎么能这么说我的偶像cp?!拆cp是会被天打雷劈的!”

    她刚要转身再去看老道士妹妹的墓碑,又一个男人从旁边的大树后面踱了出来。

    温一诺吓得几乎尖叫。

    惊魂未定地抬眸,看见是ssa私募基金的总裁赵良泽,才大大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居然是赵总裁!嗐,我今天出门应该好好看一下黄历,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我猜就是宜见贵人!”

    赵良泽似乎很是诧异,皱眉说:“什么贵人?你说我?——太看得起我了,我算哪门子的贵人?”

    “当然不是你……不过你跟我们相比,也是贵人了。”温一诺半是羡慕半是玩笑说道,“你真有钱啊!和你比,我就是赤贫阶层。”

    赵良泽拿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一口,又问温一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阿远呢?没跟你一起来?”

    他好像完全没有把温一诺旁边的老道士看成是跟她一起来的。

    温一诺只好介绍说:“远哥在上班啊,要专心给你挣钱,怎么会翘班呢?我是跟我亲戚来的。”

    她走到老道士身边,笑着说:“他是我师祖爷爷,我大舅的师父。”

    因为萧裔远的关系,赵良泽对温一诺的家庭情况也很了解。

    他点了点头,跟老道士打了个招呼:“您好,今天天气不错。”

    老道士眼珠都没转动一下,只看着墓碑出神。

    温一诺有些尴尬地解围:“赵总裁,我师祖爷爷常年在山里,不大喜欢跟人打交道。”

    赵良泽也没在意,淡淡地说:“你我之间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小泽就行。”

    温一诺心里一动,笑着说:“那我叫你小泽哥啊,你年纪比我们大,地位比我们高,值得我们叫你一声‘哥’。”

    赵良泽眯了眯眼,叼着烟笑道:“都叫哥了,不得了,改口礼一定要给。”

    说着拿出手机,嗖地一下,给温一诺转了8888.88,留言:改口费。

    温一诺一看数字,几乎没乐晕过去,连声说:“小泽哥!你就是我亲哥!”

    旁边的老道士这时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嘿嘿笑道:“我家徒孙真了不起,你到底有几个好哥哥?——还都是亲哥!”

    温一诺:“……”。

    赵良泽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淡淡地说:“我比她大十几岁,叫我小泽叔也可以。”

    温一诺更加惊讶了,“小泽哥,你真的三十多了?!完全看不出来!保养得真好!我以为你也就是二十五、六的样子。”

    赵良泽摆了摆手,“好了,别谀词如潮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温一诺见赵良泽脚步不停,顺着青石板小路往松柏陵园里面走。

    她一时好奇,也跟了过去。

    就在离老道士妹妹小小的坟茔不远的地方,温一诺看见赵良泽在一座比较豪华的墓碑前停下来。

    他在墓碑前站了一会儿,然后半蹲下来,拿出纸巾,仔仔细细擦拭着墓碑,然后又绕着坟茔走了一圈,把杂草徒手拔了下来。

    他足足拔了半个小时,才回头说:“既然来了,就过来吧。”

    温一诺讪讪地走过来,不好意思地说:“我就是有点好奇……小泽哥,我没别的意思……”

    “我知道,我这里也不是什么秘密。”赵良泽淡淡地说,目光在那墓碑上绕了几圈。

    温一诺觑着眼睛看过去,见那墓碑上写着简简单单四个字“白爽之墓”。

    没有落款,也没有抬头,墓碑到底做的非常精致,一个哭泣的小天使站在墓碑前,脚边放着一束鲜花。

    温一诺讶然问道:“……刚才有人来过了?”

    她明明没看见赵良泽拿花过来,这里的花一定是有人早就放在这里的。

    那花看上去比较新鲜,送花的人应该刚走不久。

    温一诺下意识抬头往四周看了看,并么有看见别的人影。

    赵良泽说:“别看了,我知道是谁。”

    他也没动那束花,只是又半蹲下来,一边抽烟,一边看着那墓碑上的照片。

    那是一个很大气美貌的年轻女子,双唇很丰满,眼睛非常有神。

    隔着照片,温一诺也能从这女孩眼睛里看出一股难驯的野性。

    她喃喃地说:“……这姑娘一定是个非常主动的人,她喜欢的东西,一定会主动去争取。”

    赵良泽怔了一下,回头飞快扫了顾念之一眼,沉声说:“你在说什么?”

    “我在看相啊……”温一诺缩了缩脖子,讪讪地说:“不过我看得不太准。”

    赵良泽飞快地仰头,眨了眨眼,含笑说:“还不错,挺准的。”

    这话说了之后,他像是打开了话匣子。

    “这里埋的人,是我的未婚妻。”

    “我们开始的时候,是她先追我,但我那时候暗暗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人。”

    “我不敢去表白,她也不敢挑明。”

    “后来我追的人终于回应我了,也被她看见了……”

    “她离开了我们,而我和我以为喜欢的人却始终无法做到心心相印。”

    “你说人性是不是本贱呢?人家真心喜欢你的时候,你不知道,或者知道也不珍惜,一定要等到最后,一切无法挽回的时候,才明白自己的心。”

    赵良泽抹了一把眼角。

    温一诺装作没有看见他眼底的泪花,温柔地说:“既然你都说了,我也实话实话。”

    “我从六岁就跟着我大舅四处看风水,早年找我们看风水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可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让你完全想象不到他们是你我一样的普通人。”

    “而我,就从那时候开始,看多了男女之间的分分合合。”

    “有爱得死去活来,转身却找风水师给对方的地盘下套的。”

    “有前脚刚刚海誓山盟,后脚看见更好的男人、女人,就立刻毫不犹豫甩掉前者,追求自己的真爱幸福的。”

    “还有为了讨好男人,把自己亲生孩子都拿来糟践的女人。”

    “也有为了跟别的女人结婚,把前妻生的孩子虐待致死的男人。”

    “他们曾经也是爱过的啊……可没有一对人,能真正好好的在一起。”

    “后来我们的客户多了那些有钱老板,于是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更加光怪陆离。”

    “所以我从来不相信爱情,或者说,不相信有天长地久的爱情。”

    “我对爱情完全不来电。因为我已经免疫了。”

    温一诺耸了耸肩,用手捋捋额发,笑道:“当然,霍顾cp除外,可是他们俩是神仙爱情,本来就不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比拟的。如果用统计学来解释,霍顾cp的感情,是属于应该被排除的样本,因为这一对的感情对于我们普罗大众来说,不具有参考价值。”

    赵良泽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他慢慢站起来,吐出一口白烟,笑说:“其实全世界有五十亿人,你才见过多少人呢?你得出结论的样本太少,也不具有普遍意义。”

    他回头看着墓碑上的女子,语气淡淡的,说:“比如我的前未婚妻,如果她还活着,我们俩可能还是会打打闹闹,但一定会在一起,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温一诺盯着墓碑上的照片,摇了摇头,说:“不会的,你跟她没有夫妻缘。”

    赵良泽怔了一下,反驳说:“你看得不准,你自己说的。”

    温一诺被他逗笑了,没有反驳,嗯了一声,“是不准,我也是瞎看的。这个女人眼神里既有野性,也有英气。她骨相很正,这种人,不会有坏心眼。”

    “当然。”赵良泽语气里有淡淡的骄傲,“她是一个英雄,一个烈士。她是为了我们的国家献出的生命。”

    温一诺“哦”了一声,好像并不惊讶,说:“原来如此。她做过什么事?我好像没有在新闻里听过这个名字。”

    赵良泽有些伤感地沉默,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不能说。但是她确实是英雄。”

    温一诺点点头,很小心地说:“我信你。”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你是因为她,才一直既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结婚吗?”

    她听萧裔远说过,ssa私募基金的赵总,不仅没有结婚,连女朋友都没有,他们还曾经猜他是不是gay……

    赵良泽手指摩挲着烟卷,自嘲地一笑:“是也不是。是是因为,我的心确实还在她那里。还没有别的女人让我动心。”

    “不是是因为,我并没有有意想过要怎样,顺其自然吧。”

    温一诺盯着他也看了一会儿,点头说:“小泽哥,你的姻缘线还在,只是……还要你自己坚持下去。”

    “行了,你还真演上瘾了。”赵良泽笑了笑,拿烟的手指了指她,朝她身后说:“你的师祖来了。”

    温一诺回头,看见老道士脸色哀戚站在那里,问她:“能回去了吗?”

    温一诺忙说:“能,这就走。”

    她朝赵良泽挥了挥手,“小泽哥,我走了,你别太难过了。”

    赵良泽笑了笑,“我没事,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温一诺跟着老道士走出松柏陵园,回头再看,觉得世事好生神奇。

    她小声问老道士:“师祖爷爷,您挑今天来扫墓,是不是算过啊?”

    老道士没好气说:“这有什么好算的!今天是我妹妹的忌日!我不今天来,难道等她忌日过了再来?”

    温一诺:“……”

    她想起来今天遇到的霍绍恒和顾念之夫妇,喃喃自语:“难道他们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来这里的?”

    ※※※※※※※※※

    这是月票3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