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69章 有被安慰到(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舒展喝了一口甜腻腻的浓稠芒果汁。

    他以前确实不喜欢吃甜食,但最近,他总是想吃甜的,因为心里一直有种说不出的苦意。

    萧裔远也没催他,静静的在旁边等着。

    舒展想了半天,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工作中遇到的事情,并不是技术难题,涉及到商业机密。

    而他在涨薪的时候,签了保密协定,一旦泄露商业机密,影响公司收购,他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他连对狂人妹都一个字没说。

    舒展又喝了一口芒果汁,斟酌半天,才开口说:“我的工作中确实遇到一些问题,但不是技术难题,而且是跟我们公司的收购计划有关,我是没法跟别人说。”

    萧裔远“哦”了一声,半开玩笑地说:“那也别告诉我了,最好一个字都不要说。我虽然暂时没有收购计划,但万一你们公司的收购对象特别好呢?我也会眼馋的……”

    舒展也笑了,说:“商场如战场,了解。但是你不会这么做的,我相信你!”

    他拍了拍萧裔远的肩膀,“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我可从来没说我是君子,别给我戴高帽子。”萧裔远笑着拨开他的手,“其实凡事别钻牛角尖就好。我说过的,我这里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舒展重重点头,“好兄弟!我会记得的。”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这时也有别的人走到阳台上,他们跟萧裔远和舒展打了招呼,继续说他们的话。

    一个说:“昨天居然停了十五分钟的电!他娘的!我正在做手术呢!手术室里是有备用电源,可突然一黑一亮,我差一点没割到自己的手!”

    另一个说:“是呢,听说某个街道口的红绿灯都不管用,幸亏有交警现场指挥交通,才没酿成大错。”

    “何止啊,我听说还是有些地方倒霉了的……”

    舒展听着他们谈话,脸色有些不好看。

    他低声问萧裔远:“停十五分钟电,真的有那么大的影响吗?”

    萧裔远“嗯”了一声,没有什么表情地说:“单单十五分钟停电不算什么,现在大家都有至少一个小时的备用电源,应该没什么大篓子。可问题是,国家电网有那么好的人工智能操作程序,怎么会出现十五分钟断电现象的?还是在京城?——这个背后的原因细思恐极。”

    舒展看了他一眼。

    他知道萧裔远脾气其实特别好,一般不会跟人翻脸吵架,当他面无表情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愤怒至极了。

    舒展有些忐忑,琢磨了半天,终于还是把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情对萧裔远说了一遍。

    萧裔远听得十分认真。

    他压低声音问:“……你确信吗?”

    “就是不能确信。”舒展苦笑摇头,“我只做了那个公司的机器人视觉系统的图像还原处理,真的,他们的机器人特别多,我花了一晚上的功夫才写了个检索排列图像的程序,还没有对那些图像进行处理呢,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内容。”

    萧裔远说:“但是如果能把还原出来的图像按照一定的逻辑顺序重新进行排列组合,就能看见有逻辑的场景。是不是?”

    舒展点了点头,“理论上是,就像是拍电影的原始素材,需要有人重新剪辑,就能变成一部有意义的电影。”

    “然后你看见有些画面,是跟昨天停电有关的?”萧裔远又轻声问道。

    舒展非常困惑,说:“其实我也不能确定,只是觉得没那么巧合。”

    “嗯,我明白了。”萧裔远也觉得棘手。

    这件事可大可小,他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处理这件事。

    想了一会儿,他说:“等下ssa私募的赵总要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如果有这方面的担心,跟他说吧。”

    舒展愣了一下,“为什么要跟他说?他是投资人吧……能管那么多吗?”

    “他可不仅仅是投资人。”萧裔远意味深长地说,“再说这种事,只有非常信任的人才能说。目前我找不到比他更能信任,也更有本事的人。”

    “是吗?”舒展半信半疑,默默地将手里的芒果汁喝完,又去客厅那边找新的果汁喝。

    这时赵良泽终于来了,他是一个人来的,带着一瓶茅台。

    萧裔远连忙迎了上去,笑着说:“赵总能来,不胜荣幸,还带茅台做什么?大家都是要开车的,今天不提供白酒。”

    赵良泽笑着说:“给一诺的长辈带的,她的妈妈、大舅和师祖呢?”

    萧裔远指了指另一边的小客厅,“在那边,你要去吗?”

    “一会儿再去。”赵良泽把那瓶茅台酒放在条桌上,自己拿了一瓶啤酒,和萧裔远一起走到阳台上说话。

    很快,几个人凑过来研究这瓶茅台酒。

    一个人说:“这茅台可不是一般的茅台,你看那个封皮上有两个字,凡是有这两个字的,都是不对外卖的。”

    “那人是谁啊?怎么能搞到这种茅台?”

    “管他是谁,能跟住这种房子的主人做朋友,身价也少不到哪里去,谁没个亲戚朋友呢?——肯定能搞到的。”

    舒展刚拿了一杯葡萄汁,闻言也看了那茅台几眼,好奇地问:“……这个茅台真的不是一般人能买到的吗?难道有钱也不能?”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么说吧,有这两个字的茅台,其实都是专门供应某些人的。级别不够,再多钱也买不到。”

    舒展心里一动,“级别?多高的级别啊?”

    “呵呵,这我们可就不知道了,不如你去问问萧先生?那个带茅台过来的人正跟萧先生说话呢。”

    舒展回头,看见萧裔远旁边确实站着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一头板寸也无损他的帅气。

    这个人不就是ssa私募的赵总吗?

    就是萧裔远刚刚说特别有本事的人?

    舒展看着那人的气势,有点犹豫,一边喝着葡萄汁,也没过去。

    等赵良泽往另一边客厅走过去,舒展才走到萧裔远身边,好奇地问:“那个就是ssa私募的赵总吧?”

    “嗯。”萧裔远点点头,“很好的人,也很厉害。我跟你说的人,就是他。”

    舒展抿了抿唇,说:“阿远,你觉得跟他说有用?”

    “如果你没有切实的证据,又不能报警,还是跟他说一下吧,至少,他能帮你把这件事报上去。”萧裔远不动声色看他一眼。

    “……可我不想把事情闹大,万一只是巧合呢?让公司受损失也不好。”舒展苦恼地说,“我真不懂这些,我只愿意做技术。”

    “那要不你再等等?”萧裔远想了想,“我可以跟赵总转述一下。如果他也觉得有问题,愿意帮你,应该会跟你联系。如果他不觉得有问题,或者没法帮我们,那就这样吧。你赶紧辞职,别在那里做了。”

    舒展还是有点犹豫,说:“你让我再想想。等过几天,我验证了自己的猜想,再跟你联系。你别跟赵总说,我不想太多人知道。”

    萧裔远见他不愿意跟赵良泽说,也理解他的心情。

    毕竟他之前对赵良泽也是有一定的保留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是用一件件事情累积起来的。

    “嗯,我问问他,可不可以把他的名片给你。”萧裔远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有事,你自己联系他。”

    “谢谢你,阿远。”舒展深吸一口气,开始觉得心情没那么沉重了。

    而在客厅的另一边,狂人妹已经喝了好几罐啤酒了。

    她有些醉,向温一诺诉苦:“一诺,你说是不是男人工作起来真的忙到不吃不喝的地步啊?舒展最近也太忙了……”

    三亿姐不喜欢听人诉苦,总觉得女人一诉苦,就变怨妇,姿态十分难看。

    狂人妹一开口,她就站起来,找叶临泽唱歌去了。

    温一诺却最喜欢听这种八卦,而且她跟狂人妹关系好,不介意把耳朵借给她。

    “狂人妹,你是最近独守空房太寂寞了吧?”温一诺笑眯眯,开始唱了起来:“我已经看见一支红杏出墙来……出墙来……”

    “你才出墙!”狂人妹笑着推了她一把,说:“人家跟你说正事,能不能不要搞笑?”

    “我在听呀!”温一诺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你不就在抱怨舒展太顾着工作,没有陪你吗?”

    “是啊,我现在有未婚夫跟没未婚夫一样,上班自己去,下班自己回。晚上吃泡面,周末还是吃泡面。”狂人妹叹了口气,“你看我都瘦了。”

    温一诺切了一声,“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用锻炼就能瘦,你可知足吧!”

    她撇了撇嘴,看看自己,不仅还要经常锻炼,还不能大吃大喝,不然体重可能会反弹……

    真是一把辛酸泪,唯有胖妞知。

    狂人妹被她逗笑了,说:“你的关注点总是那么奇怪,不过我得承认,我有被安慰到……”

    狂人妹吃吃地笑,靠在温一诺肩膀上,说:“其实我也不是要他陪,可是一周周的不回家,我也担心他的身体啊。”

    温一诺安慰她:“你不如这么想,他这么忙,根本没有时间搞三搞四。如果他没女朋友,他就这辈子这边的女朋友了。而你不同,不管在哪里,你都有男盆友。是吧,你敢说你们单位没有人追你?”

    温一诺朝她挤挤眼。

    狂人妹不好意思捂脸,“……可我没有理那些人。”

    “这就对了。”温一诺搂住她肩膀,笑着说:“你知道我对感情很悲观的,你可别太花了,让我再一次对感情失望。至于舒展你放心,他不是有花花肠子的人,谁搞外遇他也不会搞外遇……”

    她的话音刚落,狂人妹兜里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两个手机看了看,说:“是舒展的手机。”

    抬头往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舒展的人。

    那个号码她也不熟悉,一时担心别人着急,便划开接了起来,“喂,请问你哪位?”

    那边的人似乎疑惑了一下,“呀”地一声,娇滴滴地说:“……你是谁?阿展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你让阿展接电话……”

    语气又亲昵又委屈,还带了隐隐的哭音,是个年轻女人。

    狂人妹傻眼了,愣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那边还在继续说话:“阿展……阿展……我好想你……这个周末你怎么不加班呢?我想跟你一起加班……每天都是我陪你的……嘤嘤嘤嘤……你今天在陪谁?”

    温一诺:妈蛋!这是说打脸就打脸呢!

    她气得一把从狂人妹手里拿过手机,讥讽说:“你哭你马呢!整这出给谁看?!我是谁?我是你妈!今天就教你做个人!叭叭叭叭地,长了几张嘴啊这是!你家的水龙头关不住了吧?搁这儿发大水!阿展的手机在谁手里关你嘛事?别整这套挑拨离间我跟你讲!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咒你痛经痛到生活不能自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