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74章 小人物的力量(第二更,玲珑宝贝517盟主+)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不是在一起工作的人,不知道车牌号也正常。

    赵良泽下了车,戴着遮住脸部的墨镜和口罩,朝当地警方出示证件。

    当地警方连忙让他进到现场。

    正好这时,舒展被消防人员从撞毁的车里抬出来。

    他全身都是血,将整件外套都染红了。

    赵良泽微微愣神,“……这就是车主?什么伤?伤的严重吗?”

    “对,他是这辆车的车主,伤情目前来看比较严重,得马上止血。”

    赵良泽神情肃然,迅速走过去,一眼看到正是舒展,忙问消防人员:“他现在怎样?”

    消防人员叹了口气,“不清楚,伤得不轻。”

    赵良泽看着舒展煞白的面容,沉声说:“舒展?舒展?你能听见吗?我是赵良泽。”

    舒展一直提着一口气,听见有人说话,还是他想着的那两个名字之一,忙努力睁开眼睛,看见一个戴着墨镜和口罩的男人。

    他的嘴唇翕合着抖动了一下,赵良泽忙解开口罩,摘下墨镜。

    舒展登时睁大眼睛,将一只手上死死握着的手机递给他,用尽全身力气说:“记事本……开机密码是狂人妹生日……”

    赵良泽立刻接了过来。

    舒展长舒一口气,手臂一软,垂了下来,在担架边上前后晃动着,闭上了眼睛。

    赵良泽握着他的手机,上面全是血迹,要不是他戴着透明塑胶手套,现在就是他的手上满是血了。

    他定了定神,拿出小塑料袋,把舒展的手机放了进去,然后走过去跟着救护车去了当地的医院,一边给萧裔远打电话说:“找到了,他伤的比较重,正在送医院。”

    又问他:“你知不知道狂人妹的生日?”

    萧裔远摇头,“我不知道,不过诺诺知道。”

    于是他马上给温一诺打电话,问:“诺诺,狂人妹的生日是哪天?”

    温一诺莫名其妙,但听出萧裔远焦急的语气,她没纠结他为什么问,而是看了看手机里提醒,告诉他日期。

    萧裔远又立刻转告给赵良泽。

    赵良泽输入狂人妹的生日,打开了舒展的手机。

    萧裔远这边要了医院地址,立刻飞车赶来。

    还没到地方,又接到赵良泽的电话:“阿远,我现在要带舒展去城里的医院,地址是这里,你顺便把他的未婚妻狂人妹也叫来。”

    萧裔远顿生心头大恸,眼圈都红了,连声问:“舒展会不会有事?舒展会不会有事?!”

    “……我尽量。”赵良泽不是医生,并不敢打包票。

    只是他摩挲着那支已经被清洗干净的手机,想起刚才开机看见记事本里面的信息,脸色更加阴沉。

    他先把信息已经转发给霍绍恒,然后他只求了霍绍恒一件事,请陈列和路近帮忙,救治舒展。

    霍绍恒淡声问他:“……为什么?你有特殊理由吗?”

    让陈列救治也就算了,还要让路近出马,这牵扯的方方面面的事可就多了,最大危险,是有可能让路近的真实身份暴露在外人面前。

    那引起的震荡,可不是赵良泽能承受的,甚至连霍绍恒可能都无法承受这个后果。

    赵良泽红着眼圈,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我的要求是过份的,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够级别让陈列和路教授救治,可就是他,不顾自己的性命,帮我们拿到这份名单。”

    霍绍恒微怔,“……这名单是他拿到的?你不早说。”

    说完霍绍恒不再废话,马上给陈列打电话,让他准备最好的团队和医疗设备准备救治舒展。

    然后又让顾念之给路近打电话,把这件事说了一遍。

    霍绍恒如果直接给路近打电话求助,路近有时候会故意使绊子,很少会直接答应他的要求。

    而现在,不是他们能拉锯的时候。

    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钟都会影响一个生命的存亡。

    顾念之听明白了霍绍恒转述赵良泽的话,马上说:“没问题,我让我父亲以别的身份去陈列的医院,让他们给他准备好手术服。”

    顾念之出马,路近当然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

    当救护车将舒展送到京城陈列所在的医院,陈列和路近已经全副武装等在手术室门口了。

    萧裔远带着狂人妹过来,只看见赵良泽一个人坐在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挺直的后背,端正的坐姿,第一次显露了他隐藏的身份。

    萧裔远心里一跳,拉着狂人妹停了下来。

    狂人妹满脸惊恐,紧张地牙齿都在哆嗦,“……怎怎怎么回事?舒舒舒展呢?”

    她惊惶的眼珠在萧裔远和赵良泽之间看来看去,却找不到她想找的那个人。

    渐渐的,她的目光顺着萧裔远和赵良泽看的方向,看向了亮着红灯的手术室。

    “舒展——!”狂人妹捂着嘴,发出一声压抑的痛呼,双腿一软,直接跪在手术室门前。

    她不敢叫得太大声,担心打搅了里面做手术的人,因为直接受影响的会是舒展。

    她最爱的舒展,前天还在和她一起欢欢喜喜过日子的舒展,怎么突然又进手术室了?

    她想起上一次舒展出车祸的时候,不由喃喃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他很快就会出来了……上一次也是……”

    萧裔远看见她濒于崩溃的情绪,有点担心,他自己不方便太过亲密的安慰她,就打了个电话给温一诺。

    “诺诺,你现在能出来吗?舒展出了点事,狂人妹有点崩溃了……”萧裔远找了个僻静的角落,轻声给温一诺打电话。

    温一诺一听就急了,“必须能出来啊!你们在哪儿?把地址发给我!”

    萧裔远说:“我来接你,这个地方离你公司不太远。”

    他开车过去不堵车的话,只要五分钟。

    温一诺忙点头:“我现在就下楼等你。”

    她收起正在做的工作,对助理说了一声:“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如果小傅总问起来,就帮我请个假。”

    小助理点着头,温一诺已经从她面前一阵风似地跑过。

    她来到楼下没等多久,萧裔远的特斯拉就开过来了。

    温一诺忙拉开车门上车,一边着急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舒展怎么了?狂人妹至于到崩溃的边缘吗?”

    “……舒展出了车祸,好像很严重,正在抢救。”萧裔远深吸一口气,手里把着方向盘,直直地看着前方,“你去安慰安慰她,让她别太伤心。舒展这次受的伤比较重,她可能需要照顾他一段日子。”

    温一诺点了点头,“我会的,远哥你放心,狂人妹也是我的好朋友。”

    萧裔远没再说话,前面已经到了那家医院门口,他朝门卫亮了赵良泽给的车牌,径直开了进去。

    温一诺看着这家医院的名字,瞪大眼睛说:“……舒展居然能来这里做手术?!到底是因为他的伤势太严重,还是你们的手段太高明啊?!”

    萧裔远淡淡地说:“是赵总帮忙,他给找的医生。”

    温一诺立刻闭上嘴。

    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她比谁都清楚后果。

    萧裔远在停车场停好车,带着温一诺上了手术楼层。

    此时狂人妹已经坐在长椅上,赵良泽却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的窗户前,抱着胳膊看着窗外。

    温一诺快步走了过来,扑到狂人妹身边,“狂人妹!”

    狂人妹抬起头,失神的眼睛看着她,眼睛都哭肿了,她喃喃地说:“一诺,舒展在里面……舒展在里面……你给我算算……他会不会有事……会不会有事……”

    温一诺盯着狂人妹的面容,心急如焚,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什么都算不出来,只是拍着她的肩膀,不住地说:“狂人妹你要振作,这个时候你不能放弃希望。舒展在病房里面,是能够感受到你的。如果你承受不住,舒展会更承受不住的……”

    “我以前看过你们的面相,虽然有波折,但是我确信舒展这辈子的夫妻缘只会在你身上。”

    狂人妹确实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她扑在温一诺怀里,终于哭出了声,不断抽泣着说:“……我真是好后悔……我应该早点劝他别要这份工作了……”

    “每周都加班,几乎天天是十几个小时,铁打的身体也守不住……”

    “上一次已经因为太困,出了一次车祸,我逼着他买了好一点的车,没想到还是……”

    “我也有错,我应该搬到他公司附近,跟他一起住。我的工作不忙,我可以每天坐地铁通勤,不用他开那么远的车……”

    她说着说着,又从长椅上滑下来,跪坐着面对着手术室的门,双手合什,哽咽着说:“天主基督佛祖菩萨所有神佛,求你们保佑他,求求你们……保佑他……”

    说着,她将双手交叠放在头顶,虔诚地一遍遍磕头。

    她磕的很用力,很快额头就红肿起来。

    温一诺站了起来,被狂人妹的哀戚影响,她鼻子一酸,也忍不住掉下泪来。

    赵良泽走了过来,默默地伸出手,握着狂人妹的胳膊,有力而镇定地将她拉起来,声音低沉,严厉又温柔地说:“你磕头没有用,坚强一点,好好坐在这里,等着他出来。”

    ※※※※※※※※※

    这是“玲珑宝贝517”盟主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周一,推荐票特别重要,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