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75章 我们在一起吧(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狂人妹有点被赵良泽的样子吓到,哭都不敢哭了,半抬着头,愣愣地看着他,不时哽咽着,似乎无所适从。

    赵良泽在她身边坐下,伸直了长腿,不再说话。

    狂人妹只好将自己缩成一团,靠在长椅上,单薄的身影落寞又戚惶。

    温一诺在旁边更是哭得不行。

    萧裔远看不下去了,将温一诺拉走,两人站在不远处的窗边。

    窗外是蓝天白云,秋高气爽,枫叶正盛,到处是深深浅浅的红色遍布全城。

    而窗内却是一片愁云惨雾,气氛压抑得不得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队护士推着手术车从电梯里出来,飞快地往舒展的病房那边奔去。

    “怎么了?你们要去做什么?!”狂人妹站了起来,惊慌问道。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血不够了。”一个护士快速说着,里面手术室的门打开,这队护士迅速推着手术车进去。

    狂人妹刚刚放下来的心又吊起来了,她不可控制地爆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然后用手紧紧捂着嘴,缩在手术室门边的墙角,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

    温一诺看得心乱如麻,拉着萧裔远的手更用力了。

    萧裔远心里也很难受,叹了口气,说:“我是想你安慰狂人妹的,你怎么跟狂人妹似的……”

    温一诺看了看手术室,又看了看萧裔远,喃喃地说:“你有没有想过,差一点,在那里面的人,就是你……我后怕……我真的非常后怕……”

    萧裔远心里一动,想起来舒展的那个工作,就是他拒绝了的那个位置。

    那个时候他因为岑氏集团的公关部羞辱温一诺,愤而拒了对方的offer,没想到舒展却填了这个坑。

    温一诺含着泪水哑声说:“我曾经看过狂人妹的面相,知道她和舒展之间会有波折。但是我也看了舒展的面相,看出来他这辈子只会跟狂人妹在一起,他的夫妻缘就落在狂人妹身上,就一直觉得他们是白头偕老那种恩爱夫妻……”

    她抬头看了看萧裔远,说:“远哥,如果舒展这一次能够平安无事,我……我……就相信爱情,我们就在一起。”

    萧裔远微顿,想问她,有没有看出来他们俩的夫妻缘又在哪里,可看见温一诺哭得通红的大眼睛,心头一软,点头说:“……好。”

    下一秒,手术室的红灯熄了,大门打开,一群医生护士鱼贯而出。

    狂人妹忙站起来,手足无措地看着这些人,问道:“舒展呢?舒展怎么样了?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们订婚了的……”

    路近戴着口罩走在前面,他没有说话,只是向站在狂人妹背后的赵良泽摇了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陈列留了下来,惋惜地说:“你是伤者的未婚妻?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他伤势太重,不过最大的问题,是他失血过多,送来的时候早就断气了。”

    “为了挽救他,我们甚至用了ecmo续命,这是一种体外生命支持系统,多用于车祸重症患者,希望有奇迹出现。”

    “可惜……”

    奇迹没有出现。

    狂人妹闻言如同五雷轰顶,哇地一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起来,一声声唤着:“舒展……舒展……舒展……”

    她没有说别的话,可是就这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唤,才让人觉得那个叫这个名字的人,已经永远回不来了。

    温一诺全身冰冷,手脚发凉。

    她没想到自己发愿都不灵了,整个人都傻了,无助地抬头看着萧裔远,喃喃地说:“……那,我们还要在一起吗?”

    萧裔远闭了闭眼,心情激越,猛地用力拉住她的手,将她抱入怀里,清润的嗓音有点黯哑:“……傻瓜!当然要!”

    “你知道我想了多久了吗?”

    萧裔远心里升起一阵巨大的狂喜,接着想到还在已经离开人世的好友,又有着难言的悲戚。

    他知道是舒展和狂人妹的极端情形刺激了温一诺,让她担心他们也会有这样的状况,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这时候答应她,甚至有点乘人之危之嫌。

    可为什么不呢?

    他爱她,而她也不是对他没有感觉。

    那么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他们就应该在一起。

    两人静静地依偎了一会儿,那边狂人妹已经哭得快晕过去了。

    温一诺回过神,推开萧裔远,走到狂人妹身边,将她从地上拉起来,默默地抱住她,让她靠在她的肩膀哭。

    萧裔远走过去,冷静地问陈列说:“您是我朋友的主治医生?”

    陈列点点头,淡淡地说:“你是伤者的家属吗?”

    萧裔远有点为难地看了一眼赵良泽,然后说:“伤者父母双亡,没有结婚,也没孩子,只有一个奶奶曾经是监护人。现在有未婚妻。”

    他看了看靠在温一诺肩膀上哭得无法自已的狂人妹。

    陈列愣了一下,他没料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有这样的身世,心里一软,说:“如果没有别的家属,未婚妻也行,但是最终还是要他奶奶来签个字。”

    按照国家现行法律,未婚妻在法律上是不被承认的。

    赵良泽走过来,对陈列说:“这件事比较特殊,我来签字吧。我会负责通知他的亲人。”

    陈列一扬胳膊,“那你跟我来。”

    赵良泽冷着脸拍了拍萧裔远的肩膀,“你帮着料理一下舒展的后事。我会派人去照顾舒展的奶奶,暂时不要告诉她,我担心老人家扛不住。”

    萧裔远知道赵良泽有这个本事,只好点了点头,“那麻烦您了。”

    “不客气,是我应该做的。”赵良泽沉声说着,跟着陈列去办手续了。

    萧裔远便代狂人妹出面,开始处理舒展的后事。

    同时也要通知岑氏集团和智胜公司。

    他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看舒展给他传的消息,智胜公司和托马斯都有脱不了干系。

    他是不会让好友白白送命的。

    萧裔远走到温一诺和狂人妹身边,轻声说:“诺诺,你带狂人妹去我们家住几天,好好陪陪她。”

    免得她一个人在那间房子里胡思乱想。

    温一诺明白他的意思,一口答应下来,还帮狂人妹请了几天假,又给自己大舅打电话,让他来接她们回家。

    萧裔远这边将舒展的东西收拾了,手续也办好了,才拉住赵良泽,沉声说:“赵总,我们谈谈。——舒展的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赵良泽也说:“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来,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说话。”

    萧裔远毫不犹豫点头,“去我公司,还是去你公司?”

    赵良泽说:“去我公司,离这里近。”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自己的车,开到赵良泽的ssa私募基金公司所在地。

    以前萧裔远来的时候,这个公司还有个前台,今天来,这里一个人没有。

    他也没问,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一样,跟着赵良泽进了他的办公室。

    赵良泽关上了门和窗,打开自己的电脑,又拿出一个塑料袋的手机,说:“我见到舒展的时候,他还能撑着把他的手机交给我,并且告诉我他的开机密码。”

    萧裔远恍然明白过来,“……这就是你问我狂人妹生日的原因?”

    赵良泽点了点头,把装着手机的塑料袋推给萧裔远,“你把它交给狂人妹,留个纪念吧。这里所有的东西我都备份了。”

    萧裔远点了点头,将塑料袋收起来放到包里,又问:“他是在手机里存了什么东西吗?”

    那份名单和跟机器人视频有关的东西,赵良泽都删除了,狂人妹不必知道这些事情,只会给她增加危险。

    不过萧裔远不同,他必须要对他的处境有所警惕。

    赵良泽坐直了身子,说:“我不知道舒展对你说过多少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但是我觉得,你有必要知道。”

    萧裔远忙说:“舒展其实在那天去我们家party的时候,就对我说了他的担忧。而且……”

    萧裔远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手机上的邮箱,对赵良泽说:“他还把这个东西上传到我的云端账号。”

    赵良泽一看,正是那份机器人视觉系统还原的视频,忙说:“就这个东西,不过你最好删除它,一点都不能留。”

    萧裔远听了,立刻手动删除舒展发到他云端账号的所有内容。

    赵良泽淡淡地说:“你居然一点都不质疑?”

    “……舒展已经用性命担保过了,他能信任你,我为什么要质疑?”萧裔远也淡淡地说,没有把话挑明,但是默默地把自己系统内所有权限向赵良泽的账号开放了。

    赵良泽抿了抿唇,“好,你既然信任我,我就跟你说,舒展的事情,绝对不是意外。”

    萧裔远猛地抬起头,“是谁要害他?!真的是托马斯吗?!”

    赵良泽眯了眯眼,问他:“何以见得?”

    萧裔远很坦诚地说:“……舒展跟我提过几次,对托马斯的做法不是很赞同,他是人工智能方面的大牛,但是现在看看他做的事,我很怀疑他只有这一个身份吗?”

    “这就对了。”赵良泽拍了拍他的肩膀,肃然说:“你比舒展更警惕,你也必须比他更警惕。因为你的价值,在那些人眼里,比他更大。”

    “那是以后的事,我先只想知道,能不能追究托马斯的责任!”萧裔远恼火说道,“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们居然要舒展的命!”

    “因为舒展发现他们做的事,会要他们的命。”赵良泽冷笑说道,“我们本来锁定一个目标,但是他们的行动也很快,那个在逃的司机已经被灭口。托马斯的后手打扫得干干净净,没办法把这件事跟他直接联系起来。”

    萧裔远懊恼地说:“那是不是以托马斯在国际上的地位,你们不能采取任何行动?”

    “不是不能采取任何行动,事实上,我们已经在采取行动了。”赵良泽想起那份名单,淡淡微笑,“你等着瞧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