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76章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赵良泽举重若轻的笑容底下藏着不动声色的狠辣。

    萧裔远默默地看着他,抿了抿唇,说:“……有什么我能帮忙的?”

    赵良泽诧异看他一眼,摇头说:“不,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我们来就可以了。”

    “舒展是我的好朋友,而且,他这个位置,曾经本来是我的……”萧裔远很是愧疚地说,“我想你知道的。”

    赵良泽回过神,想了一会儿,淡淡笑道:“看来温一诺的运气确实不错,你为了她放弃这个当时看起来非常好的工作机会,结果逃过一劫。”

    “如果是我,也许……”萧裔远忍不住说,“我的警惕性比舒展强,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不,本质上,你和舒展没有区别。只要被那些人盯上,你们真的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你不要插手,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而我们,恰好就是这方面最专业的人才。”

    赵良泽意味深长地说,算是向萧裔远交了底。

    萧裔远心情有点激动,不过只激动了一瞬,就冷静下来,淡声说:“我只知道你的专业是投资,你是ssa私募基金的总裁。我想帮忙,也只是在正常渠道下的帮忙。”

    顿了顿,他又说:“……而且就像你说的,我也是做人工智能这一行,而且因为我有专利,所以危险并不舒展要小。既然如此,你认为我能完全置身事外吗?”

    赵良泽挑了挑眉,上下打量萧裔远一眼,微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他们都知道舒展跟你的关系,你什么都不做,撇的太清,不仅显得凉薄,而且看在那边专业人士眼里,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好,我给你机会参与进来,但只是在正常渠道下的参与。”

    萧裔远沉着点头,低声说:“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只是不想舒展白白丢掉这条性命。”

    赵良泽点了点头,朝他招招手,“坐到我旁边,我给你看样东西。”

    萧裔远起身走到赵良泽背后,看着他面前的电脑。

    “你看,这几个公司,就是岑氏集团的智胜公司想要收购的人工智能公司。”赵良泽将那几个公司名字转发给萧裔远,“你去研究研究,看看怎么给他们使绊子添堵。”

    萧裔远眯着眼睛看着这几个公司,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公司名字。

    舒展在生命的最后一天,还在“还原”这个公司机器人的视觉视频呢……

    “好,我明白了。”萧裔远微一颔首,又跟赵良泽商量了一些细节问题,才离开赵良泽的公司。

    他开着车在京城的大街上行驶,心情十分低落,可要做的事情很多,他没有时间消沉。

    萧裔远开着车回到自己公司,第一时间将舒展去世的消息发到大学群里。

    【萧裔远】:讣告:我班同学舒展,于今天上午x时x分遭遇严重车祸去世。七天之后,追悼会在山洲殡仪馆举行。请愿意参加的同学跟叶临泽联系。

    然后把叶临泽的手机号码发到群里。

    发完消息才对叶临泽说:“临泽,舒展刚刚车祸去世了。”

    叶临泽刚刚还在跟程序里的一个bug做斗争,闻言半天回不过神。

    他抬起头,呆呆地看着萧裔远,直到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将他惊醒。

    他拿起手机划开,听见另一边的人在问:“你是叶临泽吗?参加舒展的追悼会是跟你联系吗?”

    叶临泽如同被蜜蜂蛰了一下跳起来:“什么?!你说什么?!舒展去世了?!”

    他这才把刚才萧裔远的话,跟这通电话联系起来,猛地抬起头,问站在他面前的萧裔远:“……舒展真的……?”

    萧裔远点了点头,脸色很是沉静肃然,“嗯,我正要跟你说,七天之后我在山洲殡仪馆给舒展举行追悼会和葬礼,我让愿意参加的同学跟你联系。你统计一下人数,看看殡仪馆的中厅够不够,不够就订大厅。”

    叶临泽的眼泪一下子涌出来了,他手忙脚乱在办公桌上扒拉纸巾盒,抽出纸巾胡乱擦了擦,便开始做人数统计。

    半个小时功夫,登记的同学居然有一百多个,几乎是他们计算机硕士那一级的所有人了。

    中厅明显不过,叶临泽又去订了大厅,才把这件事做完。

    他来到萧裔远的办公室,汇报说:“萧总,刚才有一百多同学登记要来,我改订了殡仪馆的大厅。”

    萧裔远“嗯”了一声,看了一眼叶临泽传给他的名单。

    叶临泽没有马上就走的意思,在萧裔远对面坐下,一脸难受地问:“萧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记得舒展前一阵子才出过车祸啊?”

    “我也不清楚。”萧裔远沉声说,“我接到电话,他已经在医院里抢救了。”

    “啊?怎么会这样?肇事司机是谁?”叶临泽气愤起来,“不能就这样放过他!”

    “据说有两个,一个当场就死了,另一个逃了。”萧裔远淡淡地说,“我会跟进这件事,希望警方能给我们一个交代。”

    “必须要给!”叶临泽愤愤地说,“我虽然跟舒展不是特别熟,可也在一起吃过好几顿饭,他这么好的人,还这么年轻,怎么就这么去了呢?”

    “天有不测风云。”萧裔远往后靠坐在座椅上,淡淡地说:“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我就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唉……那狂人妹呢?”叶临泽想起了舒展的未婚妻狂人妹,因为他跟三亿姐很熟,而狂人妹又是三亿姐的室友,叶临泽其实跟狂人妹,比跟舒展更熟。

    “诺诺暂时把狂人妹接到她家去住了。现在肯定是不能让狂人妹一个人待着。”萧裔远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

    叶临泽忙点头说:“我去跟三亿姐说一声,让她有时间也去看看狂人妹。她们以前关系最好。”

    三亿姐跟狂人妹在一起住了四年,温一诺只住了半年,论亲疏,三亿姐确实跟狂人妹关系最好。

    萧裔远觉得这主意不错,赞许说:“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叶临泽笑了起来,“我马上去给三亿姐打电话!”

    他一溜烟离开萧裔远的办公室,背影轻快许多。

    萧裔远:“……”

    他面无表情低下头,找出舒展的名片,开始给舒展公司打电话。

    舒展所在的智胜公司,是岑氏集团旗下全资公司,但也有自己的独立管理层。

    他先打电话给智胜的首席运营官,也就是他们的ceo,留言说:“请问是智胜公司ceo吗?我是你们公司技术总监舒展的亲友,我想通知你们,舒展于今天上午遇车祸去世,他去世前曾经报警,说有两个人追杀他,而那两个人,就是你们智胜公司的器材管理人员孙蒲方,和办公室助理庞玛丽。我作为他的亲友,会把这件事追究到底。”

    智胜的首席运营官本来看见是一个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根本不想接。

    没想到听到对方留言,他的脸色一下子吓白了,立刻抓起电话说:“您好,我是智胜公司的ceo,你说什么?舒展上去去世了?!还是被我们公司的员工追杀?!——这话可不能乱说,你不能血口喷人!”

    萧裔远皱起眉头,不悦地说:“我什么时候血口喷人了?我是按照报警记录说的原话。你要是说我血口喷人,我可会告你诽谤。”

    “这不可能!”智胜公司的ceo一口否认,“孙蒲方和庞玛丽确实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可是他们一向老实巴交,工作兢兢业业,和舒总监一样都是我们公司的好员工,怎么会……”

    “怎么会?你问我?这不是我应该问你的问题?”萧裔远终于冷笑起来,“你这个ceo是怎么当的?如果你认为孙蒲方和庞玛丽没有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你可以去叫他们来对峙啊!”

    “你等会!我马上去找人!”智胜的ceo放下电话,叫自己的秘书进来,问道:“孙蒲方和庞玛丽呢?”

    秘书摇了摇头,“我今天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他们,技术部那边三个人都不在。”

    智胜的ceo额头上的汗珠涔涔而下。

    他抓起一张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忙说:“那托马斯?他在吗?”

    秘书忙说:“我去看看。”

    她拐到技术部那边,看见所有的房间都没有人,包括托马斯的办公室。

    她忙回来报告说:“没有,托马斯没有在那边。”

    “搞什么鬼!”智胜的ceo急得快疯了,“这个时候,他上哪儿去了?!”

    他找出托马斯的手机号码,开始给他打电话。

    他一遍又一遍,拨了将近十遍,才拨通了托马斯的手机。

    托马斯笑呵呵的声音传出来:“咦?是我们的ceo啊,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智胜的ceo紧张地说:“斯图尔特先生,我刚接到电话,说我们的技术总监舒展,刚刚死于车祸!”

    “啊?!什么?!不会吧!我的上帝!怎么会这样?!我不信!我不相信!他是个多么好的员工啊!——这是我们公司的损失!巨大损失!天!上帝!我们还能找到这样好的员工替代他吗?!”

    托马斯略带夸张的叫喊,似乎又惊讶,又惋惜。

    智胜的ceo皱了皱眉头,又问:“还有孙蒲方和庞玛丽呢?他们两人在哪儿?”

    “在哪儿?不在办公室吗?”托马斯茫然的声音传过来,又说:“哎呀!舒展的电脑现在还能开启吗?我交给他的项目他好像还没做完!”

    智胜的ceo忍无可忍,说:“您先忙,我给总公司打个电话。”

    托马斯这才没那么夸张了,淡淡地说:“给总公司打电话干嘛?舒展和孙蒲方、庞玛丽都不是总公司的人,是我们智胜公司的人。ceo先生,你连自己公司的人事权都没有吗?”

    智胜的ceo冷声说:“人命关天,我必须要汇报给总公司。斯图尔特先生,您别忘了,我们智胜是岑氏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您明白全资子公司的法律意义吗?”

    “哈哈哈哈……我又不是学法律的,也不是学商科的,怎么会知道什么是全资子公司?”托马斯莞尔说道,“行了,我得赶紧去把舒展的电脑打开,把他没做完的项目做完。还有一周,我们就要宣布收购名单了,可不能再拖了。”

    托马斯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不再理会智胜的ceo。

    萧裔远这时却已经再次给舒展报警的那个当地警局打电话,要求彻查舒展报警的事,他说有人追杀,现在人已经死了,警方必须要立案调查。

    当地警方已经接到命令,就差一个家属“督促”。

    于是在托马斯正远程登录舒展办公室电脑的时候,当地警方以查案为由,来到智胜公司,将技术部的所有电脑,还有舒展的办公室电脑都搬走了。

    临走的时候,还在智胜公司大门口贴了封条。

    智胜公司仅有的几名员工,包括ceo在内,被全数赶了出来。

    智胜公司所在的楼层其实是岑氏集团在北方的公关部总部大楼。

    当警方冲上来给智胜公司贴封条的时候,顶层的公关部总监得到消息,急忙冲了下来,陪着笑脸问带队的警官,说:“请问警官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智胜公司是我们岑氏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请问他们犯了什么错,您要封锁整个楼层啊?”

    带队警官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出警记录仪,对着那位总监很严肃的说:“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说智胜公司两名员工涉嫌追杀本公司另一名员工。现在被追杀的员工已经死亡,这个案子已经上升为重大刑事案件,我们必须封锁现场,等待我们刑侦大队的探员们过来亲自探查现场。”

    岑氏集团公关部的总监打了个寒战。

    一般的商业龃龉他有心理准备,也能周旋一二,可是刑事案件……

    他可真没办法插手!

    这位总监立刻转身回到楼上,开始向总公司汇报这件事。

    同时智胜的ceo已经打通了岑氏集团ceo岑季言的电话。

    他战战兢兢地说:“岑总,事情不好了,刚才警方封了智胜公司,还有我们公司的舒总监刚刚去世,据说是被我们公司的另外两名员工杀死的!”

    ※※※※※※※※※

    这是第一更四千字,下午一点是月票600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三更一万二千字补偿各位亲的小心灵。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