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77章 我读书多你别诳我(第二更月票60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季言听得眼前发黑,脑子都晕了,“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谁杀死谁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在想,完了,这事儿要是被营销号在网上捅出来,他们岑氏集团刚刚挽回的名声就没法看了。

    那边智胜的ceo非常迅速地把警方和萧裔远打电话的情形都说了一遍。

    岑季言这才明白过来,马上叫起来:“啊?!舒展死了?那他的项目呢?!”

    智胜的ceo一窒,心想都什么时候了,您还惦记着舒展手上的项目?

    不过想到刚才托马斯也是这样的反应,这个ceo又觉得可真不愧是岑季言专门从国外请回来的专家,瞧这同样的脑回路,简直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他又觉得有些齿寒。

    一个那么认真工作的员工去世了,还牵扯到公司里面员工之间的谋杀,身为总公司的一把手,却一点都没把员工的死活放在心上。

    这就是他们岑氏集团未来的老板吗?

    为这种人卖命工作,值得吗?

    智胜的ceo在岑氏集团曾经也是中层的中坚力量,来到智胜做一把手,也是为了更上一层楼。

    现在见岑季言只关心项目,不关心员工死活,真正心灰意冷,说:“岑总,这件事是我管理不力,我承担责任,今天向您引咎辞职。您另请高明来管理智胜公司吧。我的辞职信随后送上。”

    说着智胜的ceo挂了电话,不想再跟岑季言继续说下去了。

    岑季言愕然半晌,也很生气,心想你捅出这么大篓子,说句辞职就了事了?

    不过他现在没时间追究,只想把收购的事先弄好,不然在董事会那里没法将功补过。

    他打电话给托马斯,可是一直打不通。

    托马斯好像在跟人通话中。

    就在岑季言着急的时候,岑氏集团驻北方的公关部总监打电话过来了。

    “岑总!出大事了!现在智胜公司已经被警方贴了封条,连公司里的电脑都被搬走了!”

    岑季言这才反应过来还有一桩事,刚才智胜的ceo说了,他根本没放心上,这时才恼怒说:“什么?!他们怎么敢这么做?!你给我找人,找关系,一定要马上把电脑拿回来!还有公司,一定要马上解封!”

    岑氏集团公关部总监很是无奈,说:“岑总,这不是一般的案子,这是刑事案啊!——再大的关系,能插手刑事案吗?”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岑季言不耐烦地捶了捶桌子,“我让你做公关部总监,不是让你天天刷微博看八卦的!”

    那公关部总监是在岑夏言被踢出岑氏集团公关部之后上任的,被岑季言说的满脸通红,忙说:“岑总您放心,我马上去找人!”

    岑季言哼了一声,说:“我马上过来,这件事一定要尽快解决!”

    他手心里捏着一把汗,就在他们公司要宣布收购的重大关头,突然出了这件事,怎么能行?!

    如果被董事会的那群老头子知道,他这几年积累的好名声,就要被这件事败光了!

    这个时候,岑季言还是忍不住想,半吊子就是半吊子。

    早知道当初就要不惜血本将萧裔远留住,而不是退而求其次,找了个不如萧裔远的舒展。

    现在项目没做好,人就没了,还给他撂下一堆烂摊子,他这个ceo又要到哪里喊冤去?——就知道给他找事添堵!

    岑季言恨得牙根直痒痒。

    他一边让秘书给他订机票,一边继续给托马斯打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托马斯的电话终于打通了。

    岑季言立刻开门见山,着急地问:“托马斯,到底出了什么事?舒展怎么突然死了?那个项目做完没有?!”

    他还抱有一线希望,盼着舒展出事之前把项目都做完了。

    托马斯也正是懊恼的时候,怒吼说:“岑总!这事你不能不管!你们国家的警方封了我们的公司!还把我们的电脑都搬走了!这是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他们不能这么做!万一泄密,我们可要蒙受巨大损失?!”

    岑季言刚才已经听两个人说封公司搬电脑的事了,他忙问:“他们不仅封了公司,还把电脑都搬走了,那舒展做的项目呢?!”

    托马斯最是痛恨这件事,他狠狠捶了一下桌子,说:“我刚刚还在他的电脑来找数据,结果警方一来就断了电,我的链接中断了!”

    “……你能远程登录?”岑季言皱了皱眉,“那现在还能不能登上去?”

    “现在?!现在当然不能!你是白痴吗?!我以前能远程登录,是因为他的电脑在我们公司的网上!现在他们把电脑都搬走了,你能连到你们警方的网络里去吗?!还有,就算连进去,你知道他们会把我们的电脑连上网吗?!”

    “如果是物理隔断,上帝都登不进去!”

    托马斯嘶吼着,气得不得了。

    舒展出事的时候,他忙着善后,忘了先去舒展的电脑里把东西下载下来了。

    这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舒展已经用病毒把他的电脑早就格式化好几遍了。

    可是托马斯也知道,善后才是最重要的事,不然就没有他站在吼岑季言的份儿了。

    岑季言握着手机在办公室转了几圈,毅然说:“我去跟我爸说一声,再去北方。”

    “跟你爸?”托马斯眼珠转了转,“你真的想让你爸知道这件事?你的ceo位置不想要了?”

    “……没那么严重吧?”岑季言讪讪地说,“我爸只有我一个儿子,他不把位置传给我,还能传给谁?再说我想找我爸,是因为他在北方路子广,认得的人多……”

    “这就不必了。”托马斯断然拒绝,“智胜公司是你一手打造的,是你的嫡系,出了事,你要出来处理,这样才能真正收服人心。你别急,北方那边的事你别直接出面,找你大妹,或者二妹,让她们打前站。”

    “你要记住,你是岑氏集团总公司的ceo,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出来说话,不然一旦有错,你连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托马斯谆谆教导,好像很精通的样子。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专业的公关发言人来开新闻发布会,因为如果出错,直接推给发言人就行了。”

    岑季言恍然大悟,拍着额头笑道:“高!高!实在是高!托马斯,我不知道你对商场也认识这么深啊!”

    托马斯笑道:“你过奖了,我只是修过心理学,知道一般人的心理会怎么想而已。而且做人工智能,必须要了解人脑的思维过程,这不算是商务知识。”

    “谦虚,太谦虚了!”岑季言高兴起来,“那收购的事怎么办?”

    托马斯想起舒展曾经给他发过一部分视觉还原视频,效果很不错,剩下的部分虽然多,但本质上应该不会有差别。

    核心部分他们已经掌握了,最多自己花点时间,再做一遍。

    他们的人弄到的原始资料数据,他在云端账号上存着呢。

    就算警方把他电脑收走也没用,他的机密数据从来就没有存在公司的电脑上。

    所以托马斯很从容地说:“收购嘛,如果你把舒展的事处理得好,会事半功倍。所以你要找个公关出来帮你挡一挡。这个人不必要太聪明,也不必要太能干,但一定要听话,一定要能被你所用,明白吗?”

    岑季言马上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准备。”

    他挂了电话,在办公室前前后后想了一会儿,把事情想清楚了,才打内线电话,让岑春言进来。

    岑春言接了电话,来到他的办公室,很疲倦地问:“岑总,什么事啊?我一会儿还要开会。”

    岑季言看着她,叹口气说:“阿春,我们有****烦了。”

    “****烦?”岑春言不解地挑了挑眉,“我不明白。”

    “是这样的……”岑季言先把舒展的事说了一遍,然后说当地警方封了智胜公司大门,还取走所有电脑,最后说,“……我们很快就要决定收购的事,我有理由怀疑,这是竞争对手在搞我们。”

    岑春言瞪大眼睛,吃惊地说:“哥,你怎么会这么想?!现在是智胜的员工出了事,你应该马上先去安抚员工和员工家属啊!——这个时候你还想着收购,脑子进水了吗?!”

    “呸!你脑子才进水了?!”岑季言被岑春言说得恼羞成怒,也意识到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想着安抚员工和员工家属,好像是有点管理缺失,但是在岑春言面前,他是不会承认的。

    “大哥,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不如这样,我先去北方,帮你找舒展的家属慰问一番,另外表明我们公司的立场,一定要抓住谋害舒展的凶手。至于另外两个涉事员工,也督促警方仔细调查,不放走一个坏人,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怎么样?”

    岑春言很诚恳地提出了处理意见。

    岑季言顿时觉得这一套方法很正确,比托马斯出的主意更好,更符合自己国家的国情。

    可越是这样,他越不想让岑春言出头,于是笑着说:“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我已经派人去找舒展的家属了,另外也要表明我们的立场。”

    岑春言点了点头,笑道:“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

    岑季言心想,谁跟你英雄所见略同?英雄的雄指的是男人,你个女人也配称英雄?

    他一边在心里鄙夷岑春言,一边笑着说:“大妹说得对。这样吧,我亲自去一趟北方,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代行ceo的职权,等我回来之后,我向董事会报告,给你机工!”

    岑春言忙摆手,一脸认真地说:“不行不行,我是首席财务官,不能同时代行ceo职权,这是公司条例规定的。你还是找一个副总来代理ceo的位置吧。”

    岑季言被噎了一下,心道到了这个时候,岑春言还是这么谨言慎行。

    一计不成,岑季言再施一计,说:“那这样,你帮我找一个副总出来代理ceo职权,我机票都订好了,马上就起飞了。”

    没料到岑春言还是不上套,她笑着说:“其实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大哥你就算去北方,也不影响你行使ceo的职权,所以干嘛要找人代替呢?——再说请佛容易送佛难,是吧?”

    岑季言没想到岑春言还真为他着想,心里更不踏实了。

    对这个妹妹说的话,他一个字都不想信,在他心里,岑春言远远不如跟他一起长大的岑夏言亲厚。

    可岑春言的话,又永远那么有道理。

    他露出一脸欣慰的笑容,说:“也对,那就这样吧。我们可以网络联系。有需要我签字的东西,直接传真过来。”

    “好的。大哥你要小心,别太累了,也别太着急。”岑春言笑着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才转身离开。

    从岑季言的办公室里一出来,岑春言的笑容就消失了。

    他们兄妹三个,哪有什么兄妹情谊?

    只不过到现在这个时候,岑季言还不忘打压她,也真是够了。

    岑季言顾不得关注岑春言的情绪变化,他马上又给岑夏言打了电话。

    岑夏言几个月前被从岑氏集团总部踢出去组建娱乐公司,她开始的时候挺高兴的,后来回过味来,懊恼得不得了。

    这时接到岑季言的电话,马上问:“大哥!你什么时候把我调回总部啊?!”

    岑季言扯了扯嘴角,说:“夏言,你帮大哥一个忙,做完这件事,我就有理由向董事会给你请功,然后调你回来做副总,职位还在cfo之上,怎么样?!”

    “真的?!”岑夏言激动极了,“大哥我读书很多的,你可别诳我!”

    岑季言莞尔:“我知道二妹你博览群书,我哪敢诳你!——是这样的……”

    说着,他把刚才对岑春言说的有关智胜和舒展的话,又说了一遍。

    岑夏言听完马上叫了起来:“什么?!当地警方又是贴封条!又是搬电脑!这不是一般的过份!这是非常过份!我们岑氏集团是他们能随便动的吗?!绝不能就这样饶过他们!”

    跟岑春言完全不同的反应,岑季言却满意地笑了。

    对了,就是这样的反应才对嘛……

    女人没事那么聪明做什么?

    ※※※※※※※※※

    这是四千字,月票600的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三更一万二千字补偿各位亲的小心灵。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