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82章 给你捏,天天给你捏(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舒奶奶神情复杂地看着狂人妹,过了一会儿,才点点头,说:“好,如果你不嫌弃,这段日子,我暂时跟你住在一起吧。”

    “你别看我年纪大,但我身体还不错,做饭的手艺也行,至少还能活到你把孩子生下来。

    舒奶奶略带伤感地说,目光依依不舍地在狂人妹肚腹处徘徊。

    狂人妹看了看赵良泽,对舒奶奶说:“我怎么会嫌弃您呢?只是这个孩子状况不太好,医生说需要保胎……”

    赵良泽淡声说:“我去打个电话,给你把医生约好。”

    “谢谢赵总。”狂人妹忙向他表示感谢,同时也稍微放了心。

    有了这个孩子分散她的注意力,她总算是没有继续寻死觅活了。

    ……

    第二天早上,温一诺终于清醒了,头不疼,胳膊腿也不酸软了。

    她睁开眼睛,看见萧裔远还趴在她床边睡觉。

    头发黑黢黢的,还带一点点自然卷。

    温一诺忍不住伸手摸摸萧裔远的头。

    萧裔远被她弄醒了,抬眸看见温一诺笑眯眯地看着他,桃子脸红扑扑,粉嫩嫩,实在秀色可餐。

    他习惯性地抬起手,捏捏她的脸,头依然枕在胳膊上,笑着看她,也不说话。

    他的眸光温柔无限,俊美至极的脸容色逼人,就像发着光的纯净钻石,只要一点点光照上去,就能折射出彩虹的光冕。

    温一诺看得入迷,心想原来真正长得美的人,都是自带柔光美颜效果啊……

    她极乖巧地偏了偏头,把半边可爱的桃子脸塞到萧裔远手上,呢喃说:“给你捏……给你捏……天天给你捏……”

    萧裔远简直要被她可爱死了,心里也是软酥酥的,却也舍不得捏了,只轻轻用手掌心碰碰她柔软的面颊,说:“你不是最讨厌别人捏你的脸?”

    “但是远哥现在不是别人啊……别人不能捏,只给远哥一个人捏……嗯……就酱紫。”温一诺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一副很慎重的样子。

    如果不是还记得这位可爱的姑娘昨天信誓旦旦说“你可以骗我的感情,但是不能骗我的钱”,萧裔远真要把心都掏出来给她了。

    现在嘛,暂时把心还是放在自己心窝里,先赚钱比较重要。

    他恋恋不舍地再次摸了摸她的脸,说:“你好些了吗?”

    “好了,完全好了。”温一诺抬手握住他的手,“你看,我都能跟你握手了,你去让医生给我把这个头套取下来吧,我的脖子都要落枕了。”

    萧裔远点点头,抬手摁了病床旁边的按钮。

    不一会儿,一个医生带着几个护士来了。

    “怎么样?还觉得眩晕想呕吐吗?”医生尽职尽责地问话,并且查看仪器记录她的病理数据。

    温一诺说:“没有了,我什么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已经完全好了,您能放我出去吗?”

    医生笑了,说:“等我检查一下数据,没事你就可以走了。”

    医生检查仪器的时候,护士开始给温一诺量体温、脉搏,又量她的头围和颈围。

    等护士忙完了,医生也查完了仪器数据,笑着说:“确实都恢复正常了。你从十层楼上掉下来,虽然地上有气垫,但是冲击力还是很大的,你回去之后,还要卧床静养一星期,巩固一下,免得再有反复,治起来就麻烦了。”

    温一诺一一答应下来,萧裔远也把医嘱都记得牢牢的。

    医生走了之后,萧裔远掀开被子,扶着温一诺从病床上起来。

    温一诺皱着眉头说:“我没洗澡,身上有味儿。”

    萧裔远:“……”

    “哪里有味儿?让我闻闻……”萧裔远说着又亲了她一下,说:“还是桃子味儿的。”

    温一诺刚要发嗔打他一下,突然听见有人咳嗽两声。

    萧裔远和温一诺一起红了脸。

    两人一齐抬头,看见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正站在病房门口。

    温燕归笑眯眯的,一脸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张风起和老道士脸上却都有些不好看,像是自己家养得水灵灵的小白菜被……帅哥给采了。

    因为两人看着萧裔远那张帅绝尘寰的俊脸,实在说不出“被猪拱了”这种昧良心的话。

    刚才咳嗽的人是温燕归,她倒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提醒一下,有人来了,让两位悠着点儿,别整出些需要关门清场的十八禁动作。

    温一诺靠在萧裔远身边,居然有点娇怯怯小鸟依人的味道,不像以前跟着张风起,随便往那儿一站,那就是高冷小天师范儿,看你一眼就能断你吉凶,开口说话就能惊风雨泣鬼神。

    温燕归一直觉得这样的温一诺,才是正常小姑娘模样。

    她见萧裔远都有些脸红,也不开他们的玩笑了,说:“昨天麻烦阿远了,今天我来陪床。”

    “不用了,妈,医生说我都好了,已经可以回家了。”温一诺抢着说道。

    萧裔远不紧不慢地补充:“不过回去还得休养一星期,不然伤势反复就不好治了。”

    “哦,好啊好啊!回去休养最好,我和你大舅、你师祖这一周都在家陪你,看着你,不许你下床乱跑!”温燕归说着,朝温一诺伸出手,“你的医保卡呢?我去给你结账。”

    温一诺“啊”了一声,“医保卡在家的背包里呢,我当时急着走,只穿了风衣,没带包。”

    “那我和你大舅回去拿,你先等一等。”温燕归把给她带的饭盒放下来,说:“这里有两盒饭,你和阿远一人一盒。还有一盒,是给狂人妹的,她没事吧?”

    温燕归说起狂人妹,心情还是有些不好,没好气说:“我就不去见她了,我心情不好,见了她恐怕会给她脸色瞧。”

    张风起忙说:“狂人妹也不是有意的,昨天那情况,真不能怪她。”

    温燕归挑了挑眉,淡声说:“一诺虽然没爸,可也是我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宝贝女儿,昨天被人带累得从十层楼上摔下来,我这个做妈的是不是连抱怨一声都不可以?”

    她的嗓音低柔,可是话里的语气却让张风起打了个寒战,他讪讪地说:“……这个……不是有气垫吗?”

    老道士也跟着阴阳怪气地说:“呵呵,虽然有气垫接着了,可是万一没有正好掉到气垫上呢?”

    温燕归的眼圈立刻又红了,说:“那种惊心动魄的情形只要想一想我就心惊胆战,我昨天半夜做噩梦吓醒了,差一点半夜就来找一诺。”

    其实她昨晚偷偷哭了一回,导致现在她的眼睛都有些肿,只好多用了点遮瑕给盖住了。

    温一诺十分感动,心想到底是亲妈,就是不一样!

    她走过去扑到温燕归的怀里,撒娇说:“妈妈我没事,我知道您疼我,不过狂人妹也很可怜了,不要怪她。”

    顿了顿,她恶狠狠地说:“要怪,就怪那些丧心病狂的人!如果不是他们弄死舒展,人家好好的一对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温燕归摸了摸她的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说:“我先回去给你拿医保卡,你等着啊,别乱跑了。”

    “嗯。”温一诺很乖巧地点点头,目送张风起和温燕归离去。

    老道士走到她身边,仔细看看她的面容,满意地点点头,说:“还好,你又过了一关。昨天我还急呢,不知道你这一关怎么过。从十层楼上摔下来,够血够劲了!”

    温一诺:“……”

    “您早看出来了,怎么不拉我一把?”温一诺埋怨道,“就像您刚才说的,万一我没掉到气垫上呢?”

    她扭头看向萧裔远,说:“远哥,如果我没掉到气垫上,还是会掉到你面前啊……”

    萧裔远脸色顿时发白,冷声呵斥她:“你自己说不能随便乱说话,现在还说!”

    温一诺勾了勾唇,“我这叫以毒攻毒!不然我师祖爷爷给我算的那个血色坎,怎么能过得去呢?”

    “就你能耐。”老道士笑着摸摸她的头,又问:“狂人妹怎么样了?我准备了一千块钱,她的微信号呢?我可以转账。”

    温一诺:“……您还真的只出一千啊?怎么着也得一万吧?”

    萧裔远见他俩又在谈钱,不禁头疼问道:“为什么要给狂人妹钱?凑份子送礼吗?算我一份吧。”

    “不是。”温一诺和老道士齐声说,“是我们输的钱。”

    萧裔远:“……”

    “你们赌什么了?”

    老道士挺了挺胸,大言不惭地说:”什么赌?大天师看面相的事,怎么能说是赌呢?只是世事如棋局局新,世间的事总是发展变化的,所以……”

    萧裔远明白了,“……你们看面相看错了?”

    温一诺缩头缩脑地说:“师祖爷爷昨天随口说狂人妹怀孕了,想阻止狂人妹跳楼,我给加了码,说如果没怀,就给她十万块,然后师祖爷爷给降到一千了。”

    萧裔远愕然半晌,说:“……这也能看出来啊?”

    老道士嗐了一声,摆摆手:“当然看不出来啊!我就是那么一说!——其实当时就是为了打消她寻短见的念头……”

    话没说完老道士突然愣住了,他盯着萧裔远:“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什么语气?!”

    温一诺也明白过来,又惊又喜:“啊?!狂人妹真的怀孕了?!——哈哈哈哈……师祖爷爷你的一千块保住了!”

    老道士紧紧抿着嘴,恨不得把刚才自己那话咽下去!

    他就是活神仙!

    以后要坚持这一点不动摇!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云华月清”盟主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