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85章 大型比拼现场(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心想这俩戏也太多了。

    她刚才明明都说话了,就算从十层楼上掉下来,又能伤到哪里去呢?

    这年头流行出门做客不带脑子吗?

    她白了萧裔远一眼,对着对讲机说:“我没事,你们上来吧,我家在十楼。”说着,她打开了电梯权限。

    傅宁爵和蓝如澈立刻走进电梯,摁了十楼的楼层。

    电梯到了十层就在电梯间停了下来。

    这种大平层很多都是电梯直接入户的形式。

    傅宁爵略微有些讶异,心想温一诺家居然住的是大平层。

    能住这种房子的人家,至少在钱上面是不会缺的。

    温一诺看来不是灰姑娘啊……

    蓝如澈没他的脑洞这么大,他的手不断摩挲着手机,很想给自己在国外的朋友打电话。

    那个朋友是他发小,他们一起出国留学,那个朋友后来上了医学院,现在在国外的著名医院里已经成为脑外科大夫。

    如果他想找医疗资源,给这个朋友发条微信就可以了。

    两人各怀心思,还没回过神,电梯门打开,温一诺笑眯眯地站在电梯间里看着他们。

    傅宁爵马上反应过来,上下打量温一诺,惊讶地说:“……你真的从十层楼上摔下来?不是骗我们的吧?”

    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啊?

    温一诺笑着说:“我是从十层楼上摔下来的,但是楼下已经有充气气垫摆着,所以我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脑震荡。”

    她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侧身让两位从电梯里出来。

    傅宁爵和蓝如澈同时松了一口气。

    蓝如澈谨慎地说:“那也不能松懈,我听说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就算有气垫接着,也有很大几率会摔出毛病,比如骨折,错位等等。轻一点的也是脑震荡。而且脑震荡可大可小,你确定做了全身检查吗?要不要我带你出国检查?”

    温一诺笑着说:“那倒不用,远哥有个朋友在456医院,我在那里住了一天院,做的全身检查。不过医生说我还得家在卧床休息一周,所以我才继续请假的。”

    傅宁爵和蓝如澈一听是京城有名的xxx医院,顿时如释重负。

    456医院的水平,比国外最好的医院都差不离,在某些方面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蓝如澈笑道:“那真不错,456医院很难进的,连我们想弄一个床位都不容易。你还能住一天院,看来萧先生的朋友很给力。”

    温一诺不想提起赵良泽,笑了笑,把话题岔开说:“就是运气好而已。两位请进。”

    她带着傅宁爵和蓝如澈来到自己家的大客厅。

    一进去,她愣了一下。

    只见老道士大马金刀坐在单人沙发上,背后站着张风起和萧裔远,就像大佬和他的得力干将。

    这造型……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先说:“师祖爷爷,大舅,远哥,这位是傅宁爵,我上司。这位是鼎鼎有名的大明星蓝如澈!现在是我的签约艺人。”

    然后给傅宁爵和蓝如澈介绍:“那边坐着的那位老神仙是我的师祖爷爷,他后面站着的那个英姿飒爽的中年男人是我师父,也是我大舅。另外那个年轻英俊美貌非凡的男人,是我远哥。”

    萧裔远挑了挑眉,看了她一眼,自我补充介绍:“也是诺诺的男朋友。”

    “什么?!”傅宁爵几乎跳起来,“男朋友?!一诺,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

    “你只是诺诺的上司,管天管地还管下属教男朋友?”萧裔远毫不留情地说,有些看不惯傅宁爵那种目中无人的样子。

    他都自报家门了,傅宁爵还敢质问温一诺,这是当他萧裔远是死人啊!

    温一诺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索性哎哟一声叫了起来,“啊头好疼……我得去躺着去了……你们慢聊,我不奉陪了……”

    她捂着脸,飞快地跑向自己卧室。

    哪里有一点不舒服的样子?

    明明知道她是耍滑头,但是这些人都没说什么。

    张风起看得只想哈哈大笑,不过表面上还是保持着云淡风轻的高人范儿,朝傅宁爵和蓝如澈走过去,伸出手跟他们握手,说:“幸会,一诺这孩子老实,以前一直跟着我,很少见外面的人,如果给你们添麻烦了,还请不要见怪。”

    傅宁爵:“……”

    蓝如澈:“……”

    他们俩觉得自己终于明白温一诺那种“睁眼说瞎话,不怕大风刮”的本事是哪儿来的。

    家学渊源,家学渊源啊……

    不过他们俩也是见过世面的,都非常称职地配合演出。

    傅宁爵握住张风起的手,特诚恳地说:“大舅,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多关照一诺啊。她工作认真负责,努力上进,在公司团结同事,能为上司分忧解难,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员工。”

    张风起的眼角抽了抽。

    这说的是他外甥女温一诺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说全国十佳青年呢……

    为了建设四个现代化什么的那种古早台词都可以拿来用了。

    萧裔远背着手站在老道士身后,蹙眉不语,对傅宁爵的见风使舵颇为不齿。

    蓝如澈保持着温文尔雅特有书卷气的微笑,也跟张风起握了握手,淡声说:“温小姐聪明智慧,活泼可爱,智谋百出,我的演艺事业能够更上一层楼,都是多亏她。”

    傅宁爵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心想如果你想红,你八百年前就红遍半边天,说不定连奥斯卡奖都拿过了,现在说这种话,不亏心吗?

    温一诺那大粉头子给你惹了多少事,要我给你数落出来吗?

    像是听见了傅宁爵的心里话,蓝如澈微微转眸,不动声色横了他一眼。

    傅宁爵只好把满肚子吐槽咽了下去。

    张风起简直乐开了花,心里对自己的外甥女又骄傲,又自豪,心想这至少是把三个男人“玩弄”在股掌之上了,不愧是他张风起亲手教出来的好姑娘!

    心里得意着,他回头还示威一样看了萧裔远一眼。

    萧裔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脊背挺直,俊脸微侧,以最美的角度面对着傅宁爵和蓝如澈的方向。

    虽然没有说话,可是用脸碾压的架势表露无疑。

    温一诺家的大客厅虽然非常宽敞,但此时居然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张风起好像没看见这三人之间的暗潮汹涌,笑着说:“两位请坐,想喝点什么?我们家里有茶、咖啡,还有果汁和清水。”

    蓝如澈说:“一杯清水,谢谢。”

    傅宁爵跟着说:“如果不麻烦,咖啡就好。”

    “好的,马上就来。”张风起乐呵呵走到厨房,把外面的事连说带比划跟温燕归说了一遍,笑得几乎直不起腰。

    他们这边离大客厅比较远,因此张风起不用担心客厅里的会听见他的话。

    事实上,傅宁爵、蓝如澈两人坐下之后,老道士就开始看这两人的面相。

    傅宁爵是先坐下的,还挑了一个离老道士毕竟近的位置。

    因此老道士先看的是傅宁爵。

    一看之下,老道士不由轻轻咦了一声。

    他忍不住问:“你是我小徒孙的上司?你今年多大了?”

    去姑娘家里被家长问年纪,这是好兆头啊!

    傅宁爵笑得越发开心,恭恭敬敬地说:“老神仙您好,我刚满二十三岁。”

    “哦?那生日呢?”老道士又追问一句,见傅宁爵露出诧异的神色,老道士又补充说:“我看你天庭饱满,印堂发光,运道很足啊,所以忍不住想验证一下。”

    “是这样啊……”傅宁爵笑着点点头,把自己的生日说了出来。

    萧裔远微微一怔,傅宁爵居然比他还小一个月。

    可傅宁爵已经是一个大型综合娱乐公司的总裁,而且是全国十大富豪榜排名第五的傅氏财团继承人。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心里虽然在感叹,但是并没有气馁,也没有自卑的意思。

    老道士也没细问傅宁爵出生的时间,只是用他的生日大致推算了一下,不由拍着大腿说:“好八字!八字好啊!我算命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好的八字!”

    萧裔远这时忍不住了,淡淡地说:“他是傅氏财团董事长的独子,他的八字要不好,大概全国也没几个好的。”

    老道士被怼了,不觉得生气,反而更加欣喜地说:“哎嘛!你还是傅氏财团的继承人?!哈哈哈哈哈!我就说我看面相批八字的本事无人能及!——我说你八字好,你就是真的八字好!”

    张风起端着咖啡和清水走过来,老道士朝他激动地说:“徒弟,你看我刚才算的!一眼看出来傅公子英气不凡!再一合八字,简直好得不得了!结果你知道怎么回事?!她居然是傅氏财团的继承人!——傅氏财团你知道吧?!”

    张风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谁不知道?一诺在家也说过吧?”

    “什么时候说的?我没听见!”老道士哼了一声,“孽徒!待为师念个紧箍咒收了你!”

    “师父,您不是唐僧,我也不是孙猴子,您还是省省吧。”张风起说着,在蓝如澈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把一瓶没开封的纯净水递给他。

    蓝如澈接过水瓶,打开喝了一口,才放在面前的咖啡桌上,笑着点点头,“谢谢。”

    张风起看了他一眼,微微一怔。

    蓝如澈的脸上,居然有一点点被高人修改过的痕迹。

    不是整容,也不是化妆,而是在脸部的某些部位动了点手脚,比如说,在眼角贴个不起眼的痣,又或者在眉间画一道断纹。

    这样做不会影响他的命格,但是会影响面相。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会看相,这种修改会影响看面相人的判断,从而得出错误的结论。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enigmayanxi”盟主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