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86章 大型翻车现场(第二更,enigmayanxi盟主+)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张风起微微勾起唇角,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看来,这位蓝如澈明星身边也是有高人的。

    看相这一行鱼龙混杂,总得来说,骗子多得如同过江之鲫。

    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十个看相九个骗,还有一个是教练!

    一千个里面可能也找不出一个有真料的人。

    一万个里面勉强有一个合格的,所以叫万里挑一。

    真正能看相的那都是人才!

    所以蓝如澈身边的高人会是谁呢?

    张风起突然想到温一诺,他和老道士也是在温一诺的面相上动过手脚的。

    可他们都是行内人,行内人防着彼此是很正常的事。

    比如他们的生辰八字,那是绝对不会对外示人的。

    包括生日,明面上的生日都是假的。

    比如温一诺的生日就是假的,略微往前错了几天,不过她不知道,只有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知道。

    而蓝如澈的面相被修改之后,看上去平平无奇,就是一个运气稍微好一点的普通人。

    这种人混娱乐圈能混到现在这么红的地位,也是不容易……

    张风起呵了一声,架起二郎腿,看着蓝如澈笑着问道:“蓝先生认识很多名医吗?我早年工作辛苦,陈年旧疾攒下不少,一到阴雨天就腰酸背痛,蓝先生能不能帮我介绍几个名医,好好瞧一瞧啊?”

    蓝如澈微笑着说:“我发小在国外做医生,如果您有需要,我可以帮着问一问。”

    “哦。”张风起有些失望了,“只是你的发小啊?不过也行,死马当作活马医吧,我这病是慢性病,不知道国外的医生能不能治。”

    傅宁爵在对面听着,看了看这套装修豪奢的大平层,好奇地问:“……冒昧问一句,您早年是做什么工作的?知道的信息多一点,才有助于医生判断病情。”

    张风起叹了口气,一脸愁苦地说:“早年啊,我大妹,也就是一诺妈妈刚刚生下她,身体很不好,一诺也在住院,需要很多医药费。”

    “为了给一诺赚医药费,我白天上班,晚上去工地扛麻袋。哎呦喂,你们是不知道那个麻袋有多重!一个足足一百斤!我为了多挣钱,每次都扛两个!”

    “在工地扛了半年麻袋,我的腰都差点断了!”

    张风起拍着大腿,又抬起手臂,红光满面,挥斥方遒。

    老道士在旁边撇了撇嘴,讥讽道:“对,他的腰就是那时候坏掉的,我可以作证,我当时就在场,是包工头,亲眼看见他腰断了,不能传宗接代,只好出家做大天师。”

    张风起:“……”

    卧槽!

    什么话都能瞎编,唯独男性生殖能力不能瞎编!

    “师父……您记错了……我说的是我的腰差点断了!是差一点!那就是其实还没断……”张风起咬文嚼字地抠字眼,不许老道士太过自由发挥。

    老道士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哦,那你的陈年旧疾呢?”

    “哪有什么陈年旧疾?!我的身体倍儿好倍儿棒!吃嘛嘛香!”张风起伸出胳膊慌不择路地比划一番,誓要把众人脑海里“他不行了”的形象全力抹杀!

    蓝如澈轻笑说:“没有就好,不然我真要费一番心思为……您去找医生。”

    他咳嗽一声,礼貌说:“还没问您贵姓呢?”

    温一诺是他的外甥女,蓝如澈拿不准这人到底姓什么。

    张风起笑着说:“免贵姓张,你不知道我是大天师吗?——能称大天师的,正统也只有姓张的。”

    “哦,您还是大天师啊?”蓝如澈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是给人看风水的吗?还是驱邪捉妖?”

    “哈哈哈哈哈……社会主义国家怎么会有妖呢?再说建国后不能成精啊你不知道吗……哈哈哈哈哈……”张风起笑得前仰后合。

    傅宁爵见蓝如澈吃瘪,也跟着笑得特别欢畅。

    萧裔远在老道士背后站了一会儿,见老道士和张风起对傅宁爵和蓝如澈都很感兴趣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

    他什么都没说,一个人转身悄然离开,往温一诺的房间走去。

    刚推开门,温一诺就“嗷”地一声轻叫。

    萧裔远忙闪身进去,却看见温一诺用手捂着脸,含糊不清地说:“远哥,你走路都没声音啊!撞得我鼻子好疼!”

    萧裔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门,淡淡地说:“你想听他们说话,干嘛不出去,躲在门后面鬼鬼祟祟,能听得见吗?”

    “听得不太清楚,但是聊胜于无。”温一诺放下手,笑嘻嘻地说,“不过远哥来了,我就不用偷听了,快给我讲讲,我大舅和师祖爷爷是怎么忽悠那俩的?”

    温一诺的态度,显见得比对蓝如澈和傅宁爵更亲切。

    萧裔远心情顿时好转。

    他俯身将温一诺打横抱起,往床边走,说:“你不是要卧床休息吗?敢不听医嘱?”

    “不敢不敢……”温一诺笑着说,“医嘱可以不听,可是远哥的话不可以不听。”

    “小嘴这么甜,我尝尝?”萧裔远说着,俯身下去,又亲了亲她的唇。

    成功让温一诺红了脸,闭了嘴。

    不过他刚亲完,她却又不由自主舔了舔唇。

    萧裔远忙收回视线,轻笑说:“小妖精。”

    然后捏捏她的脸,才施施然坐到她床边,拿出手机说:“正好现在没事,我们俩打游戏吧?”

    “啊?真的吗?!太好了!来!姐带你上分!”温一诺大喜过望,趴在床上弓着腰去够自己的手机。

    那个姿势萧裔远简直没眼看。

    他手臂一伸,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扔给温一诺,随口说:“拿着,别做那个姿势,你想起不来床吗?”

    温一诺:“……”

    她笑倒在床上:“远哥你又开车!”

    “你脑子里都什么黄色废料?”萧裔远横了她一眼,“我是怕你闪了腰。”

    说完又不动声色加了一句,“你可能有家族遗传,祖传闪腰。”

    温一诺顿时想起刚才隔着门听见客厅里师祖爷爷怼她大舅的话,忍笑忍得脸都憋红了。

    她知道她大舅就是在夸张吹牛,可吹到翻车到这种程度的也是少见。

    不过她小时候确实只靠大舅一个人工作养活她和她妈,这一点必须要给张风起正名。

    因此温一诺硬是忍着没笑,认真对萧裔远说:“……我小时候,回江城之前,身体不太好,三天两头去医院。那时候我妈妈丢了工作,身体也不好,就靠我大舅一个人工作养活我们,他说得虽然夸张,但我总觉得不是无中生有。”

    萧裔远微怔,说:“你的意思是,你大舅真的曾经一个人打几份工?”

    “这是肯定的,只不过到底是去工地扛麻袋,还是做私活儿,这都很难说。”温一诺朝萧裔远勾勾手指头,让他凑近到她面前,轻声说:“我大舅也是大学毕业,以前念书很厉害的!”

    萧裔远:“……”

    还真看不出。

    张风起这人一身的匪气江湖气,看起来真像是从小混江湖那种只会写自己名字的文盲……

    萧裔远没有看不起文盲的意思,只是在陈设一个事实。

    温一诺又说:“我妈和大舅都以为我那时候太小,不记事儿。其实我很早就记事了。”

    萧裔远回过神,笑道:“是吗?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才三岁。那已经是在江城了。所以三岁以前你在哪儿,你还记得吗?”

    温一诺歪着头想了想,说:“记得一点,我记得有个医院的房子,里面的装修特别高档精贵。天花板上的灯可好看了,像一朵盛开的莲花。”

    “还记得有人一直在我耳边说话,嗡嗡嗡嗡跟苍蝇一样讨厌死了。”

    萧裔远切了一声,懒洋洋地说:“这么说,我也记得我三岁以前的事。”

    “啊?你也记得?”温一诺十分感兴趣,“那你三岁以前在干嘛?”

    “吃了睡,睡了吃。”萧裔远气定神闲,“不吃不睡的时候被我姐姐背着到处跑。”

    温一诺:“……”

    不说这话,她都几乎忘了萧裔远还有个感情特别好的姐姐萧芳华。

    “有姐姐了不起啊?”温一诺白了他一眼,“来!开黑!让姐教你做人!”

    萧裔远懒得理她鸡猫子鬼叫,反正进了游戏,她要么被他吊打,要么跟着他躺赢,不会有第三条路。

    可是温一诺拿起手机,才发现手机没电已经关机了。

    她忙拿出充电器插上。

    没多久手机开机了,她发现很多未读短信、微信和未接电话跳了出来。

    几乎都是傅宁爵和蓝如澈发过来的。

    温一诺“哦”了一声,叹息说:“原来是我手机没电了,不然他们就不会来了。——误会!纯属误会!”

    这两人一直联系不上她,又听说她生病请假一周,才急着来看看她到底出了什么事吧……

    她摇了摇头,对萧裔远说:“远哥,可以了。”

    两人在温一诺卧室拿着手机打游戏的时候,傅宁爵和蓝如澈已经被老道士和张风起刨根问底问了个遍。

    傅宁爵都快招架不住了,可他来这里,是来看温一诺的。

    温一诺只看了一眼就跑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他随便扫了一眼客厅,发现萧裔远已经不在这里了,顿时警觉起来,问道:“张先生,我能不能去看看一诺?时间不早了,我等下还要回公司交代一下工作。”

    蓝如澈也说:“我有点事要跟一诺说,她现在是我的经纪人,我的合约都要她过目签字。”

    老道士和张风起同时说:“行啊,没问题。”

    张风起甚至主动带路,“来,两位这边请。”

    他大步走着,来到温一诺的卧室前,故意不通报,推开门就说:“一诺!小傅总和蓝先生来看你了!”

    卧室的门被推开,萧裔远坐在温一诺床边,温一诺横着趴在他腿上,翘着两条长腿,手里拿着手机,正大叫着:“狙他!爆他的头!抢他的车!”

    ※※※※※※※※※

    这是为“enigmayanxi”盟主大人的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