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199章 你是小祖宗(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赵良泽被路近说懵了,“真的这么厉害?不会是巧合吧?”

    他总觉得还是自己看出来的“盛放的重瓣莲花”更靠谱。

    那什么九宫八卦阵,什么河图洛书,还有什么波尔模型糅合在一起的矩阵力学,比他的“盛放的重瓣莲花”不靠谱多了……

    可是他也只敢在心里腹诽,并不敢真的说出去。

    路近还在电话那边追问,霍绍恒的电话这时也打过来了。

    赵良泽只好忙“招供”:“这个您得去问萧裔远和温一诺,我猜八成是那个小天师温一诺的大作。”

    “啊?!是那个看面相很神奇的小姑娘!”路近惊喜不已,“好的好的,我有空就去找她!”

    赵良泽忙挂了路近的电话,很快接通霍绍恒的电话,说:“霍少,刚才在跟路教授通电话。”

    霍绍恒笑了笑,“你把那个图形也发给路教授了?”

    “嗯。”赵良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不敢吐槽路近刚才的“发言”,只是说:“路教授比较感兴趣。”

    霍绍恒说:“我也很感兴趣。他们这个技术很有意思,不知道能不能教给我们。”

    赵良泽笑起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这可能是人家的道门秘籍,温一诺和她大舅大概不好说动,但是那位老神仙,还是可以试一试的。”

    霍绍恒立刻明白过来,赵良泽暗示的就是他母亲宋锦宁的舅舅。

    这个老道士名叫张怀信,而他的外祖母叫张怀真,两人是兄妹。

    赵良泽这是想让他去说服老道士。

    如果这是他们道门的东西,那老道士肯定比张风起和温一诺更有发言权。

    可赵良泽不知道,老道士对他们一家非常抵触,连认都不想认他们。

    所以如果他去,可能会适得其反。

    霍绍恒默默想着,目光突然移到窗边的落地窗帘上。

    一个雪白粉团一样的小孩子骑在一只短腿小柯基背上,将那可怜的小柯基几乎压得趴在地上。

    霍绍恒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朝那孩子招了招手,“阿绥,过来。”

    阿绥回头看见霍绍恒,露出羞怯的笑容,很乖巧地说:“爸爸,过来干嘛?”

    霍绍恒:“……”

    这小子,三岁就能跟他耍心眼儿了。

    “你把阿柯都快压趴下了,等你妈妈回来看见能放过你?”霍绍恒将座椅转了一圈,面对着窗子的方向冷哼说道。

    阿绥慢吞吞从短腿小柯基背上爬下来,皱着可爱的小眉头说:“我只是个宝宝,小阿柯比我年纪还大,妈妈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

    霍绍恒:“……你不是宝宝,你是小祖宗。快过来!”

    阿绥伸开双臂,摇摇摆摆迈着小鸭子步向霍绍恒走过去,脸上露出甜蜜蜜的笑容,“爸爸,抱!抱阿绥!”

    顾念之在旁边的时候,霍绍恒是一定会摆出严父的架势,从来都对阿绥不假辞色。

    不过当顾念之不在家的时候,霍绍恒有时候还是会心软。

    阿绥早就摸透他爸爸的心态了,因此每当他和霍绍恒两人在家的时候,他都会故意撒娇,然后可以被爸爸抱着玩转悠悠!

    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得逞。

    他都跑到霍绍恒身边抱着他的小腿了,霍绍恒还是没有伸手抱他。

    阿绥眼里开始聚集亮晶晶的泪水。

    霍绍恒一本正经地说:“……哭是没用的。你三岁了,已经是大孩子了,现在组织上有个任务要交给你,你能不能完成?”

    阿绥眼前一亮,眼底的泪水马上就消失不见了。

    他站直了小身子,响亮地说:“能!”

    “真不愧是我儿子!”霍绍恒这下开心了,弯腰将他从地上抱起来,手腕一翻,就将他整个小身子跟转悠悠球似地翻转三百六十度!

    阿绥乐不可支哈哈大笑,脆亮的童音在霍绍恒书房里回旋。

    他最喜欢霍绍恒这样“转悠悠”了,哪怕他就是那个被转的“悠悠球”!

    屋里声控的玩具也跟着阿绥的笑声嘎嘎叫唤,好好一间保密级别最高的书房就这样成了儿童乐园。

    ……

    萧裔远和温一诺摆脱了那两辆跟踪的车,然后才折回高速路上。

    这一次没有什么妖蛾子了,两人平平安安开到了狂人妹现在住的地方。

    一路上霍绍恒旁敲侧击,问温一诺刚才到底是怎么指方向的,温一诺总是耸耸肩:“就是天干地支啊,根据不同方向走动,会给人迷宫的感觉。就酱紫。”

    霍绍恒大概明白了,温一诺这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也就是她知道怎么做会达到这个效果,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会达到这个效果。

    于是他不再问她,一直到狂人妹现在住的公寓门口,霍绍恒才说:“刚才的事,你别跟任何人说。”

    “知道了,我连大舅和师祖爷爷都不会说的。”温一诺笑着点点头,转身看着面前这栋只有六层楼的公寓楼,啧啧说:“这里的风景这么好,楼层都是低矮型的。”

    “是啊,你看那边都是别墅,就这边有几栋六层高的公寓。”萧裔远说着,跟温一诺一起走向公寓楼的观光电梯。

    进去的时候,萧裔远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诺诺,现在这笔钱,还是要投到公司里。做研发非常烧钱……十亿看着多,但是真正要招人做起规模,十亿不够烧两年的。”

    温一诺诧异地看着他,“远哥,你老提这钱干嘛啊?你不是说是公司的,不是你的吗?”

    萧裔远说:“……我……我本来想着,是不是也要买套大房子。我总不能一直住你家。”

    “这样啊……”温一诺笑了起来,朝萧裔远眨了眨眼,“其实远哥你住我家挺好的。咱们见面多方便啊!”

    “你不介意吗?”萧裔远看了她一眼。

    “我当然不介意啊。我求之不得呢。远哥你在我家住,我就不用担心你下班之后跟别的女人厮混了……”温一诺狡黠说道。

    萧裔远摁了电梯楼层,看着电梯外层林尽染的秋色,笑着说:“你还担心这个?就算我不跟你住一起,我也不会跟别的女人厮混。”

    “呐,我现在是相信你,我知道你说这话也是真心的,可是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所以未雨绸缪总是好的。”温一诺闲闲直立,两手往后撑在电梯里面的栏杆上。

    萧裔远心想,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后诺诺会相信他的,便也不再接着说下去,岔开话题说:“这里风景真是不错,可惜离城区太远了。”

    “也就是周末过来休息一下。”温一诺跟着东张西望,“而且我不太喜欢爬山,所以自然景观嘛,在电视上看看就好。”

    萧裔远忍不住笑,“你看了那么多风水,还不喜欢爬山?”

    “就是因为看风水太多,所以不喜欢爬山了。”温一诺一本正经地说,“别人爬山是度假,是业余爱好。我爬山就是工作,谁也不想度假的时候还在工作吧?”

    “你的歪理好像特别多。”萧裔远捏捏她的桃子脸,“而且总能说服我。”

    温一诺笑着朝他抛个媚眼。

    两人在电梯里打情骂俏,一时不妨电梯已经到了六楼楼层。

    电梯门打开,幸好门口没有别人。

    两人赶紧来到狂人妹住的公寓门口,摁了门铃。

    公寓门很快打开,一个穿着套装的中年女子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他们:“请问你们找谁?”

    温一诺笑着说:“我是狂人妹的朋友,我叫温一诺,以前是她的大学室友。请问您是哪位?”

    她留神看这个中年妇女,觉得她应该是狂人妹的母亲,虽然两人的相貌不是很像,但是都有着很相似的眼睛。

    那中年妇女的眉头果然松开了,笑着说:“是一诺啊?我小鸳鸯的妈妈,以前听我们家小鸳鸯提起过你。”

    然后又仔细打量萧裔远,问道:“这位是?”

    温一诺跟着说:“他是我男朋友,也是舒展的室友。”

    一听温一诺提到舒展的名字,那中年妇女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错开身子,让温一诺和萧裔远进了大门。

    同时回头往客厅里面说:“小鸳鸯,你的朋友来看你了。”

    狂人妹从自己房间里踢踏踢踏走出来。

    她穿着一双厚底防滑的拖鞋,在屋里的柚木地板上走动,踢踏踢踏的声音特别响亮。

    温一诺睁大眼睛看着她,心想也就几个星期不见,狂人妹怎么长这么胖了?

    不过她是不会当面说的,女生最忌讳别人说她胖。

    狂人妹也不例外,虽然她是怀孕了,可远远没到显怀的时候,因此她确实是胖了。

    狂人妹拉着她的手,说:“一诺你可来了,来我房里说话?”

    温一诺看了看萧裔远,说:“远哥有些话要跟你说,我们就在客厅说话吧?”

    狂人妹看了看萧裔远,萧裔远朝她点了点头,并且说:“舒奶奶呢?让舒奶奶也来听一听吧。”

    狂人妹忙说:“奶奶在她房间里,我去找她。”

    狂人妹走了之后,她妈妈走过来问道:“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啊?好像很慎重的样子。”

    萧裔远说:“是这样的,我跟诺诺是舒展和狂人妹的朋友,我们打算给他们的孩子设一笔信托基金……”

    狂人妹的妈妈立即变了脸,说:“什么孩子?我看你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以为设个信托基金就能骗我那个傻姑娘给……生孩子?!你们知不知道养大一个孩子要多少钱!你们刚毕业的人又能有多少钱?!拿去打发叫花子吧!还信托基金?别笑掉别人的大牙!”

    ※※※※※※※※※

    这是第三更。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