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00章 一辈子顺遂(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没料到狂人妹的妈妈是这种反应,心想难怪那个时候狂人妹打算“先斩后奏”。

    面对狂人妹妈妈的质疑,温一诺没有发脾气,笑了笑说:“阿姨您别担心,这些事情我们都帮她想到了,所以我们打算拿出五千万设信托基金。您算一算,这些够吗?”

    狂人妹的妈妈一下子卡壳了。

    她狐疑的目光在萧裔远和温一诺两人身上看来看去,有点不敢相信:“……五千万?!我没听错吧?你们都才刚毕业,哪里来那么多钱?我可跟你们说,如果是非法收入,我们可不会要!”

    温一诺心想,还知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还算可救。

    她笑着解释:“当然是合法收入。”

    萧裔远点点头,刚想开口。

    温一诺却扯扯萧裔远的衣角,朝他使了个眼色,拦住他,笑着说:“他投资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刚刚卖掉了,他得到分红,所以分了一半给舒展。”

    萧裔远得到的钱是十亿,但是温一诺不打算太实诚,所以含含糊糊说是分一半给舒展,这样不会让对方起更多的念头。

    狂人妹的妈妈非常惊讶,“你不是跟舒展一样刚毕业吗?怎么就投资了?你家里很有钱?”

    大概只有富二代才这么有本钱,又这么能花钱吧……

    温一诺灵机一动,顺着狂人妹妈妈的意思说:“还行吧,不算特别有钱,但是家里给点资源,所以就投资了。”

    萧裔远刚才差一点把“十亿”说出来了,不过温一诺一扯他衣角,抢他话头,他就明白过来了。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还是不要把话说尽了。

    再说他是看在舒展面子上,狂人妹的妈妈对他来说就是陌生人。

    对陌生人当然没必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萧裔远笑而不语,闲闲站在一旁,看上去还真像个非富即贵的贵公子。

    狂人妹的妈妈这才放了心,只要不是不义之财,自己女儿还是能要的。

    她这么想着,眼圈又红了,说:“你们作为小舒的同学,能为他和他的孩子想到这一步,确实不容易。一拿就是五千万,这份情,我们这种普通工薪家庭一辈子都还不起。”

    “不过虽然如此,我还是希望小鸳鸯能放下小舒这个坎……把孩子拿掉……真的,养孩子,不是只有钱就可以的。那是一辈子的付出。”

    “如果小舒还在,我绝对不会拦着他们,还会催他们早点结婚,我退休来给他们带孩子。”

    “可是小舒不在了,我姑娘带着一个孩子,后半辈子怎么过?还能找到好男人吗?”

    狂人妹的妈妈絮絮叨叨说着,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温一诺听着又有点同情狂人妹的妈妈,她正要说话,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狂人妹扶着舒展奶奶过来了,忙打断狂人妹妈妈,说:“阿姨,我知道您的顾虑。现在咱们先不想别的,让狂人妹把孩子生下来吧。”

    “舒展是烈士,国家不会对这个孩子坐视不理的。就算狂人妹以后要再嫁,这孩子绝对不会成为拖累。”

    温一诺看了看萧裔远,有句话很想说出来。

    萧裔远听见她前面说的话,就明白她后面要说什么,对她微微点了点头。

    温一诺得到鼓励,笑得更甜了,她说:“阿姨,如果狂人妹以后带着孩子不方便再嫁,我和远哥可以收养这个孩子。孩子一定会姓舒,我们不会给它改姓的。”

    萧裔远这时也说:“舒展是我的好朋友,我和诺诺都是知根知底,这孩子跟着我们长大,就跟在狂人妹和舒展跟前长大一样。”

    狂人妹和舒展奶奶走过来,两人都听呆了。

    “什么?!你们为什么要收养我和阿舒的孩子?”狂人妹以为自己听错了,“我有说要把孩子送人吗?”

    温一诺忙朝她使眼色。

    狂人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转了话题,说:“奶奶也来了,你们要说什么吗?”

    温一诺就把刚才说设信托基金的事说了一遍,还说:“这是远哥第一笔投资的收益,拿出一半,也就是五千万给这孩子设个信托基金,你以后抚养孩子的费用就不用担心了。以后孩子长大了,这笔信托基金就它自个儿的。”

    狂人妹忙摆手说:“不用不用!你们真的不用!这是萧学神辛辛苦苦赚的钱,真的不用给我们……”

    “狂人妹!”温一诺拉拉她的手,脸色突然严肃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听好了,这笔钱不是给你的!是给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你没有资格替它说不!”

    狂人妹愣住了,狂人妹的妈妈也连忙说:“你这孩子又犯拗了,谁会跟钱过不去?——打肿脸充胖子很有意思吗?”

    舒展奶奶看着萧裔远和温一诺,也忍不住拿手背蹭了蹭眼角,哽咽着说:“小展有你们这样的朋友,是他的福气……只可惜……要是他活着该多好……”

    很明显,狂人妹的妈妈和舒展的奶奶都没有拒绝,可狂人妹还是不好意思,她涨红了脸说:“可这孩子还有我的一半,我怎么就不能拒绝了?”

    “那就当是舒展的那一半。你总不能代替舒展拒绝吧?”萧裔远的脸色也不太好了。

    大家都这么熟了,给你好处还推三阻四,真当别人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

    狂人妹被萧裔远怼得脸更红了,她嘴唇翕合,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温一诺摁着她的肩膀,一锤定音地说:“行了,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觉得这钱你该给孩子留下,你就留下,听见没有?!现在不是你‘高风亮节’的时候!”

    温一诺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点点狂人妹的脸蛋,“说句极端的话,以前我看,看见那些所谓非常有骨气带着孩子‘净身出户’的女主,都会骂她们大傻叉!”

    “你带着孩子身无分文的走了,怎么生活?!不要以为你是女主就妄想天上掉馅饼!”

    “一分钱不要,所有家产可就便宜臭男人和小三了!——凭什么啊?!”

    狂人妹被温一诺说得破涕为笑,拿纸巾擦了擦眼泪,说:“你这瞎比喻!萧学神的钱跟我又没关系,你怎么能拿小三和原配的关系来比呢?”

    “我就是这么一说,领会精神就好,不要注意细节。”温一诺轻描淡写摆了摆手,“重点是,这钱吧,确实是舒展应得的。”

    她看出狂人妹的心结,所以换了种劝说的方法。

    萧裔远也听明白了,点点头,说:“诺诺说得对。我投资,不是用的现金,是用的一个程序,而那个程序,舒展也有份参与。他现在不在了,我只是把他应得的一份给他而已。”

    狂人妹慢慢低下了头。

    她终于领会了萧裔远和温一诺的好意。

    为了让她能够没有心理负担的接受这笔钱,他们甚至扯出舒展对萧裔远的软件程序有贡献的谎……

    舒展自从毕业之后,就一心扑在工作上,哪里参与过萧裔远的项目?

    而毕业前舒展跟萧裔远合作公司赚的钱,在舒展脱离两人公司的时候,萧裔远就把钱都算给他了。

    这些事情,舒展早就一五一十对狂人妹交了底。

    舒展为了结婚买的房子,就是用和萧裔远拆伙的时候分的钱。

    既然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狂人妹再坚决不要,那就不仅是矫情,而且是脑残了。

    狂人妹淡淡叹了口气,点点头,“好,我代这孩子,还有阿舒谢谢你们。等孩子出生了,你们愿不愿意做它的干爹干妈?”

    “愿意愿意!当然愿意!”温一诺不等萧裔远反应,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而萧裔远当然也不会不愿意。

    连收养舒展的这个孩子他都能答应,何况是做干爹?

    “嗯,那谢谢你们了。”狂人妹笑着说,“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萧裔远说:“等信托基金弄好了,你来律所签个字,代替孩子管理这笔基金。”

    “我什么都不懂,只能签个字。至于管理,你们找专业人士打理吧。”狂人妹不再推拒,还看了看舒展的奶奶。

    舒展奶奶真正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这孩子以后一辈子都会顺遂。

    她也要努力多活几年,帮狂人妹带孩子。

    而且有了这笔钱,狂人妹在孩子小的时候,就可以专心带孩子,不用发愁没工资就没生活费了。

    事情办完,萧裔远和温一诺又跟狂人妹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

    他们没有留在狂人妹家里吃饭,因为他们看得出来,狂人妹和她妈妈,还有话要谈,他们就不再掺和了。

    回到车里,温一诺感慨地说:“希望狂人妹这个孩子能顺利生下来……其实给我们领养也挺好的。”

    萧裔远勾起嘴角,说:“你哪里会自己养,不还是得扔给温姨和张叔。”

    温一诺做了个鬼脸,笑着说:“是啊,反正他们大部分时间都闲着,也给他们找点事儿做,别整天盯着我……特别是我师祖爷爷,我总觉得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萧裔远发动了汽车,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说:“老神仙对你挺好的,他是关心你。”

    “我知道啊,我是觉得他还是把我当没长大的小孩子,夸我夸得忒夸张了,我都没脸说。”温一诺笑着摇摇头,“你是没见过的。我十岁第一次跟我大舅去山里看他,他对我啊,真是像对瓷娃娃一样,到哪里都要背着我。亲生的祖父也不过如此了。”

    萧裔远心里一动,他知道温一诺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祖父,也许连爸爸都没见过。

    他看了看温一诺,忍不住问:“诺诺,你想见你爸爸吗?”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继续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