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05章 真名真姓(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忍着笑,就知道大舅是这反应。

    任何不传之秘都不是秘密,只要价格合心意。

    她故意哼哼唧唧了一会儿,才压低声音说:“大舅,我要十亿,您觉得怎么样?”

    “十亿?!!!”张风起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直接吼了出来,“卧槽!你真的要了十亿?!是不是已经被人打得满地找牙了?!这种东西你敢要十亿?!一诺啊一诺,你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你大舅还要黑啊!——我们张氏天师事务所完全可以给你继承了,我打算去养老……”

    张风起絮絮叨叨说着,努力平息自己汹涌澎湃的心情。

    温一诺嘻嘻笑着,欣赏了半天张风起的抓狂,才说:“您也觉得我要多了?啧啧,难怪被人一口否决了。”

    “我就说啊!就算是傻子也不会被你忽悠出十亿!”张风起长吁一口气,回过神嗤了一声,“你别给我兜圈子,老实说,对方到底是不是诚心要的?”

    温一诺点点头,“肯定诚心啊,我跟您说,人家有钱,真的,特别有钱,我寻思着,我漫天要价,等他坐地还钱呗。”

    “谁啊?”张风起也好奇起来,“这么有钱?你要十亿他们没有第一时间把你打出去,而是跟你讨价还价?——有戏!贼有戏!”

    温一诺卖了半天关子,这时才说:“……您也知道他们的大名,我粉的霍顾cp里面霍先生以前做头儿的那个部门。”

    张风起一下子愣住了,“啊?!是是是是……是他们???”

    温一诺郑重点头,故意夸张地说:“所以我说他们有钱啊……贼有钱!我寻思着,这钱不赚白不赚啊……您说是不是?他们得到我们道门张家的不传之秘,我们也得点实惠,是吧?”

    张风起听温一诺说的轻描淡写,他额头上冷汗涔涔而下。

    握着的手机似乎都在发烫,这一瞬间,他开始检讨自己是不是对温一诺教育得太过了。

    这丫头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那个部门的钱也敢赚?!

    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一诺,真的是霍先生那个部门?”

    “霍先生现在就在隔壁屋里,您要亲自跟他视频吗?”温一诺毫不客气地说,“我可以把他叫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张风起连忙摆手,还有点心虚。

    他用袖子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语重心长地对温一诺说:“一诺,大舅以前也教过你,有的人钱怎么挣都不为过,但是有的人钱,是不能挣的。你还记得哪些人的钱不能挣?”

    温一诺讪笑一声,“当然记得啊。”

    “哪些人?你再说一遍。”

    温一诺清了清喉咙,老老实实说:“绝户的钱不能赚,寡妇的钱不能赚,治病的钱不能赚,救命的钱不能赚。”

    “所以你看看,那个部门的钱,你能赚吗?”

    温一诺装模作样想了一会儿,才说:“您的意思是,他们的钱,是救命的钱,所以我们不能赚?”

    张风起吼道:“这不仅是救命的钱,也是要命的钱!——你敢赚?!我看你是上了几天班,翅膀硬了,就把大舅我的教诲扔到九霄云外了吧?!”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温一诺笑嘻嘻地点点头,“那我就说白送给他们?可人家也说,不能免费拿群众的东西。”

    张风起的脑子灵活起来,眼珠子转得飞快,说:“那就这样,你向那位霍先生讨个人情,将来如果我们有什么事需要人撑腰,请他给我们找几个给力的人撑撑场面,总行吧?”

    “不行。”温一诺断然拒绝,“您这样还不如要钱呢。我来想办法。对了,您要不要问问师祖爷爷,能不能给人啊?”

    张风起想起来,拍了拍脑袋,“哎嘛,差点忘了,这东西其实是你师祖爷爷的,能不能送人,只有他说了算!”

    说着,张风起跑到老道士房里,小心翼翼地问:“师父,有人看上了我们那套九宫莲花阵的口诀,一诺问我们能不能告诉别人?”

    老道士翻了个白眼,“那套九宫莲花阵是我们道门的不传之秘,谁要?他们打算付多少钱”

    面对这种如出一辙的反应,张风起嘻嘻笑道:“……您不问问是谁想要吗?就记得要钱?”

    老道士狐疑看着他,“谁?难道不是别的门派?”

    “当然不是。”张风起摇了摇头,“别的门派怎么可能知道我们有这好东西……”

    “对哦……一般人怎么看得出来这里面的好……那是谁看出来了?”老道士也有些好奇,“还是你们师徒不争气,自己把秘密泄露出去了?”

    “当然没有。”张风起突然想到自己刚才没有问温一诺,霍绍恒他们是怎么知道九宫莲花阵的……

    不过他不打算全都告诉老道士,只是含糊其辞地说:“人家太厉害了呗,不然一诺怎么会为难呢?刚才打电话来问我呢。”

    “到底是谁?”老道士更好奇了,“不是我们同道中人?”

    “绝对不是。”张风起就把温一诺刚刚打的电话说了一遍。

    老道士一听是霍绍恒以前所在的那个部门需要,顿时沉默了。

    他盘着腿坐在床上,将双手筒在宽松道袍的袖子里,过了一会儿,才说:“把口诀给他们,别的就不用说了。”

    张风起试探着又问:“……不要钱了?”

    “要个屁的钱!把东西给他们,对我们来说是积攒功德!”老道士撇了撇嘴,“不过他们能不能用,那我们就管不着了。”

    “我们不教他们吗?”张风起疑惑地问,“那玩意儿还真挺难学的……”

    “是挺难啊……”老道士感慨地说了一句,抬头和张风起对视一眼,然后默契地同时移开视线。

    他们都没往下说,而是不约而同转移话题。

    张风起说:“那我就跟一诺说可以把口诀给他们,仅此而已。”

    老道士点点头,“反正是免费给他们的,总不能我们免费给了,还包教包会。”

    “师父厉害!”张风起朝他竖起大拇指,转身离开老道士的房间,回自己屋去了。

    他在自己屋里给温一诺打电话,说:“一诺,你师祖爷爷同意了,把口诀给他们,不要钱。如果他们执意要给,你自己做主吧。”

    “真的啊?!太好了!”温一诺不禁欢呼起来,“大舅千岁!师祖爷爷千千岁!”

    “你别变着法子骂我!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张风起笑骂道,“我和你师祖爷爷都不是太监!”

    “我哪有,您想太多了!”温一诺笑着说了几句好话,才挂了电话。

    从小房间里出来,她脚步轻快许多。

    走到厨房,她对渊渟岳峙坐在那里的霍绍恒说:“霍先生,没问题,我们张氏一派决定把口诀无偿送给你们。”

    “真的?”霍绍恒看了看她,“可是我说了,我们不能免费拿群众的东西。”

    “如果您一定要给钱,您可以自己出价,然后把钱设成基金,收益可以给你们部门那些牺牲的人,只要把命名权给我们张氏一派就可以。”

    温一诺默默地想,在那个部门牺牲的人,都是为国捐躯,他们张氏一派拥有基金命名权,可以吸收一部分功德,抵消五弊三缺,比直接要钱又强一点。

    霍绍恒想了想,说:“你执意不要钱,是不是只给口诀,别的就不管了?”

    温一诺:“……”

    果然厉害,她就是这么想的!

    现在被人戳穿了小心思,她也不在意,笑嘻嘻地说:“果然不愧我是粉的顾首席选中的男人!就是这样!”

    “不过。”她话锋一转,非常诚恳地说:“不是我故意不教,我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我来说,口诀背会了,我就会了。就这么简单。”

    “你们的人都很聪明,应该比我学得快,学得好,不用我来误导你们。”

    霍绍恒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说:“真的不想要别的东西了吗?”

    温一诺见霍绍恒特别有诚意,扭捏了一下,小声说:“其实也是想的。”

    霍绍恒微微笑道:“……是什么?”

    “……我想知道,路教授和顾首席的真名叫什么。”她鼓起勇气说,“他说他是顾首席的父亲,您也没有否认,所以他要么姓顾,要么顾首席姓路,我特别想知道,哪个才是他们的真名真姓!”

    霍绍恒眼神微闪,说:“顾首席的姓名是真的。”

    “那路教授是姓顾?我能知道他的真名吗?”温一诺眼睛亮了起来,显得瞳仁黑得特别有质感。

    霍绍恒说:“路教授原来的名字叫顾祥文,英文名叫kevin。——满意了吗?”

    然后又说:“行了吧?你先把口诀给我。”

    温一诺满意的点点头,说:“您开录音,我说,您录下来。”

    霍绍恒微怔,“都是靠口述的?”

    “对,口口相传,才显珍贵。”温一诺笑着说,“您放心,只有八八六十四句口诀,很好记。”

    霍绍恒:“……”

    他拿出手机,打开录音键,把一支特别的耳麦递给温一诺说:“对着这个说。”

    温一诺口齿伶俐,很快背完了六十四句口诀。

    霍绍恒用了语音转换软件,很快把那口诀转成文字,给温一诺看:“检查一下,有没有错别字。”

    温一诺仔细地一句句看过去,改了几个同音字,说:“这样就准确了。”

    霍绍恒点点头,“有劳了。以后我们要是有不懂的地方,真的不能问你吗?”

    温一诺摊了摊手,“问我真的没用。如果你们以后有不懂的地方,我可以介绍我大舅,还有我师祖爷爷给你们认识,问他们更合适。我就是他们教的。”

    “除了教你背口诀,还教你什么了?”霍绍恒冷不防问道。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继续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