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06章 不能给他们甜头(第二更,吾愛堂+4)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在一个人滔滔不绝说一个话题的时候,突然插进另一个问题询问,除了经过特别训练的人,一般人都会落入这种问话陷阱,不由自主被人套出真心话。

    温一诺虽然从小见多识广,不是那种初出校门刚刚接受社会毒打的大学生,但在霍绍恒这种人面前,她的那点阅历根本不够看的。

    因此她甚至都没察觉到自己被霍绍恒“套路”了,只是下意识说:“没有别的了,就教我背了口诀。”

    霍绍恒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她是说了实话。

    “……他们也只教你背口诀而已。你觉得我们能指望他们?”霍绍恒笑了笑,打算还是自己先钻研钻研,等弄清楚了再教给下面的人。

    交易完毕,两人去餐厅吃饭。

    路近、阿绥和赵良泽三人已经吃完一轮了,只有萧裔远还在等温一诺。

    看见温一诺和霍绍恒走过来,萧裔远松了一口气,笑着说:“来吃吧。”

    温一诺做的他身边,她的另一边就是坐在儿童高脚座椅上的阿绥。

    他已经吃完一盘海鲜炒饭,赵良泽给他挑了一些青菜放到小碟子里给他吃。

    阿绥不爱吃青菜,但是不想被人看出来,只是小口小口吃得很慢很仔细。

    赵良泽看他一眼,他还会解释:“……麻麻说吃饭要细嚼慢咽,才能养身体。”

    赵良泽飞快地往他圆滚滚的小身体上扫了一眼,笑笑没有揭穿他。

    温一诺将第一勺海鲜炒饭放入嘴里的时候,所有味蕾都处于爆炸状态。

    新鲜的海味和藏红花配合得恰到好处,将海鲜的鲜美味道又扩大了十几倍。

    温一诺满足地享受这场味觉的盛宴,同时想到这是那位霍先生亲手做的,那种满足感更是非同凡响。

    阿绥本来已经吃饱了,可是眼角的余光瞥见温一诺那种跟吃神仙肉一样餍足的神情,实在是太有食欲了。

    他忍不住也用小筷子夹着青菜放入嘴里。

    温一诺一口气吃了大半盘子的海鲜炒饭,才慢了下来。

    路近和赵良泽开始说话,霍绍恒坐到萧裔远那边,也在跟他说话。

    温一诺刚才吃得太投入,几乎把自己的五感都闭合了。

    除了味觉,她暂时不需要视觉听觉。

    现在吃饱了,她才分出一些精力打量餐桌上各人的情形。

    见大家都在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温一诺也不再遵循“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跟一直打量她的小阿绥聊天。

    阿绥絮絮叨叨说起自己学游泳的事,“……我们那边有个室内游泳池,小泽叔叔每次带我去,都有些非常讨厌的小朋友跟我捣乱,不许我下去游泳,我不喜欢他们。”

    他讨好地看着温一诺,说:“小姐姐,我看你挺厉害的,你帮我出个主意呗,怎么治治他们?”

    温一诺怎么可能叫自己偶像的孩子去做坏事?

    再说能欺负霍先生和顾首席的儿子,那小孩的来头肯定也不小,她更不可能教小孩子鸡蛋碰石头了。

    温一诺笑嘻嘻把皮球踢了回去,说:“你自己想怎么治他们?说来听听。”

    阿绥眼巴巴地看着她,握着拳头说:“其实,我想过偷偷往池子里尿尿……看他们再不许我去游泳!”

    “这样不好吧?”温一诺眨了眨眼,顺着他的话头说:“不过你要是确定没有糖尿病,就去尿!”

    “为啥?”阿绥觉得自己跟不上这位小姐姐的思路。

    “因为你一点甜头都不能给他们!”温一诺一本正经地说。

    餐厅里突然安静下来。

    路近、赵良泽、萧裔远和霍绍恒一齐看向她。

    温一诺眨了眨眼,做出一脸无辜的样子,“……你们看我干啥?好吧,不管有没有糖尿病,都不应该往池子里尿……”

    噗——!

    赵良泽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阿绥还在追问:“……糖尿病是什么病?跟甜头有什么关系?!”

    路近认真给他解释糖尿病的形成医理,还有治疗方法,阿绥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把青菜都吃光了。

    这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温一诺和萧裔远走的时候,已经跟路近约好了,等他有空,就去他们家拜访温一诺的大舅和师祖爷爷。

    两人回到家,张风起和老道士连忙把温一诺叫到张风起的工作室,问她今天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一诺就把她和萧裔远合作的事说了出来,当然,因为他们在高速上玩“漂移”,惊动了某些人,才有了今天的这一顿饭。

    老道士听完经过,别的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听说萧裔远听着温一诺的指挥就能把路线开得明明白白,笑了一下,“阿远是第一次跟你配合?那他还是真挺厉害的。”

    “是啊,远哥的车技很不错的!”温一诺使劲儿夸萧裔远,企图转移张风起和老道士的注意力。

    可惜这俩不是一般人能转移的,特别是当他们的注意力放在钱上面的时候。

    张风起虎着脸问:“你的口诀没有给阿远听到吧?”

    “没有没有!他根本就不懂天干地支,我就算背给他他都不懂怎么操作。”温一诺急忙摆手,“你们要相信我!”

    张风起瞪了她一眼,说:“以后这种事少做!那两人跟踪你们干嘛?是你惹出的麻烦,还是阿远?”

    温一诺当然不会说是萧裔远,这样会让家里的长辈对他更反感……

    温一诺笑着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多半还是因为我和大舅以前的事,或者是岑氏集团。”

    张风起眉头皱了起来,“你这有大半年没有跟着我去看风水了,应该没有人去针对你。”

    “不过岑氏集团,倒是有可能。”张风起点了点头,“你之前让他们吃了大亏,他们肯定要找补回来的。”

    温一诺连连点头,“嗯嗯嗯!我就知道他们小肚鸡肠!我以后一定会注意哒!”

    反正岑氏集团在他们家已经够黑了,再背一个黑锅也不多。

    之前岑夏言为了周萌筠搞得那些骚操作,温一诺一直觉得张风起比她还要记恨。

    所以她才敢大胆把今天被跟踪的事推到岑氏集团头上。

    反正张风起也不会去跟那两人对质,而且那两人是被赵良泽背后的人带走的,这辈子能不能再出来都是未知数。

    因此她说得十分坦然。

    张风起和老道士对视一眼,居然一点都不怀疑地接受了她的说法。

    张风起还冷哼一声,说:“岑氏集团是岑耀古那个老匹夫一手创立起来的,有什么样的老板,就有什么样的下属。——都不是好东西!”

    “嗯嗯嗯!大舅说得对!”温一诺变身小应声虫,狂拍马屁。

    ……

    从张风起的工作室出来,温一诺去看萧裔远在做什么。

    萧裔远刚换了休闲服,打开电脑,在做一个预算计划。

    温一诺蹑手蹑脚走过来,在门口笑着问:“远哥,你在干嘛?”

    萧裔远笑着朝她招手,“我在做预算。”

    温一诺好奇地走过去,探头看了看他的电脑屏幕。

    那些分类、报价,还有人力支出和采购条目,看得她眼晕。

    “……远哥,你这么花下去,再多的钱也不够你花啊……”温一诺啧啧两声,“很快你就不是十亿富豪了。”

    萧裔远支出了五千万给舒展的遗腹子做信托基金,剩下的钱,他几乎全部投入到公司的研发上面。

    他感慨地对温一诺说:“诺诺,我说过的,做研发真是特别烧钱。十亿看着多,招上一百个员工,也只够五年花销。”

    “大头是在采购实验用的硬件设备,特别是超小型的超级计算机。”

    “如果五年之内做不出真正厉害的人工智能,这些钱就打水漂了。”

    “远哥,你一定可以的!”温一诺两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对他非常有信心,“五年之后,说不定你的公司已经上市,你也要去纳斯达克敲钟了!”

    “我的目标还没有那么远大。”萧裔远笑着摇头,“我的短期目标,是要在五年内公司做成独角兽公司。”

    “什么是独角兽公司?”温一诺好奇地问,“不是玄学用语吧?”

    当然不是。”萧裔远失笑,“这是风投里面的术语,指的是成立不到十年,但是估值可以到十亿的高科技创业公司。”

    “啊?你不是现在已经有十亿了吗?!”温一诺十分不解,指指萧裔远账目上那十亿现金说到。

    “估值十亿可不是说的现金。”萧裔远跟她解释,“估值看的是收益,是用你的成本挣的钱。”

    “最简单来说,如果你一年收入五千万,那么你的估值就有十亿了。因为最简单的估值一般是毛收益乘以二十,这是在不考虑任何风险的情况下。”

    温一诺长长“哦”了一声,笑着朝他眨眨眼:“远哥,你真是越来越有资本家的架势了,我看了就想被你剥削。”

    “是吗?那你想被我剥,还是被我削?”萧裔远朝她挑眉,凤眸轻闪,含情脉脉的眼波如同海潮,一波一波荡漾而来。

    温一诺:“!!!”

    “……都不要。你还是好好赚钱吧……”温一诺伸手捂住萧裔远的双眸,不想承认自己的心几乎漏跳一拍。

    那种酸爽的感觉又来了。

    萧裔远笑着拉开她的手,正想说话,突然他的手机发出嘀嘀的声音,不是手机铃声,也不是闹铃,而像是某种程序的预警程序。

    他立刻收敛了神色,手指拉过鼠标,很快点开一个程序。

    显示屏上出现一副曲里拐弯跟迷宫一样的半导体线路图。

    而那图上的节点里,有几个悄悄变成了红色。

    “出什么事了?”温一诺看不懂那线路图,但是看萧裔远的神情,她就知道一定是出事了。

    萧裔远一动不动盯着显示屏说:“……有人正在我卖给威远智能的程序里动手脚。”

    ※※※※※※※※※

    这是“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继续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或者八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和月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