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10章 醉生梦死(第三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季言被打击得够呛。

    在被父亲放弃之后,唯一的依靠舅舅也放弃了他。

    他回到家里,没有再去四处托人情找关系,而是开始喝酒,过得醉生梦死,才能忘记自己的失败和错误。

    他甚至没有去找托马斯的麻烦,当然也不知道,就在他被解职之后,托马斯迅速辞职,离开z城回他自己的国家了。

    周萌筠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可岑季言因为被岑氏集团解职的事,不来找她,而是回到他自己和妻子的家。

    一晃两个星期过去,又到她要产检的时候。

    她不想一个人去医院,只得反复拨打岑季言的电话。

    开始的时候没人接,后来接起来的,却是个女人的声音。

    不像是岑季言的妻子胡真瑶,而且那声音听起来也不年轻了,多半是他家的家政工人。

    可周萌筠还是不敢说话。

    只得挂了电话之后,等几分钟继续拨打。

    就这样拨了半个小时电话,终于等到岑季言接电话。

    “季言,你最近老是不来看我,我肚子里的宝宝是他想爸爸了。”周萌筠甜蜜蜜地说道。

    岑季言心里一暖。

    这几个星期,他度日如年,妻子胡真瑶每天唉声叹气,让他烦不胜烦。

    现在听见周萌筠的声音,他才恍然自己好久没有去看她了。

    跟她在一起的日子,确实比跟胡真瑶在一起要舒坦。

    因为胡真瑶脾气比较大,经常要他哄着她。

    可周萌筠在他面前完全没有脾气,从来都是她哄着他。

    这种相处方式在平常无事的时候不占优势,特别是在两人没什么感情的时候。

    可在男人或者女人遭受重大打击的时候,这种相处方式就有不可战胜的优点。

    岑季言头一次发现,就算没有她肚子里的孩子,周萌筠也在悄悄进驻了他的心里。

    他对她,不知不觉中,已经从走肾,发展到走心了。

    岑季言扔掉手里的红酒瓶子,挣扎着站起来,温柔地说:“好,我马上就来,你等我。”

    周萌筠很久没有听见岑季言这么跟她说话了,一时也很感动。

    她又等了一个多小时,岑季言终于开着自己的法拉利小跑车来接她了。

    周萌筠自己跑下楼,来到岑季言车旁,弯腰朝车里的他挥了挥手,笑得很甜。

    岑季言刚洗了澡,又刮了胡子,还换了身新西装,终于又打扮起来了。

    可惜他因为这几天都在酗酒,眼下有浓厚的黑眼圈,脸上也有些虚浮。

    周萌筠看在眼里,一脸心疼地说:“季言,你憔悴了。”

    “是吗?”岑季言摸了摸自己的脸,“你得好好给我补补。”

    他从车里出来,走到周萌筠那边给她拉开车门。

    周萌筠刚坐下去,突然看见车外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窜出两个彪形大汉,胳膊上有刺青的那种。

    周萌筠吓了一跳,转眼就发现这两个男人把岑季言胳膊反扭,摁在车门旁边,粗声粗气地说:“你不是要送我们出国吗?!你个贱货!敢骗老子们!”

    岑季言没想到还能看见这两人,大惊失色,说:“你们不是已经出气了吗?!”

    他明明记得自己拜托三太太万芸芸找二太太蓝琴芬帮的忙啊!

    还给了万芸芸一大笔钱……

    这俩男人朝他脸上呸了一口:“你还敢说?!把老子们骗到边境就扔下不管了!老子们喂了几晚上毒蚊子才跑出来!”

    岑季言明白过来,忙说:“误会!都是误会!你们别急!我有事要去一趟医院,等我回来,我亲自带你们去找人,行吗?”

    那两个男人互相看了一眼,哼了一声,说:“如果不是看见有人来了,爷爷们非得要你好看!——行,你给我等着!”

    他们扔下一句狠话,就松开手,转身离开,钻到一辆车,飞一样开走了。

    岑季言揉着被他们拧疼的胳膊,龇牙咧嘴叫了半天。

    他回到车里,转了转胳膊,咬牙切齿地说:“……别让我再看见他们!”

    “怎么了?你没事吧?要不要报警?”周萌筠担心问道,想起以前好像也见过这两个男人。

    岑季言摇了摇头,“你别管这些事情,好好地给我把孩子生下来,比什么都强!”

    他扫了一眼周萌筠的肚子,心情才平复下来。

    发动了汽车,离开周萌筠住的小区,往大街上开过去。

    周萌筠每次孕检,都是去z城最好的妇婴医院。

    这是一家私立医院,离他们住的地方有点远,附有一座立交桥。

    岑季言开着车,很快汇入浩浩荡荡的车流里,往妇婴医院的方向开过去。

    大概走到一半的地方,前面就是那座立交桥了。

    从立交桥下面开过去,不远处就是周萌筠要产检的妇婴医院。

    岑季言看着现在车不多,踩了一脚油门,想快点穿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辆黑色suv从后面疾驰而来,照着岑季言的法拉利小跑车狠狠撞了过去!

    岑季言只觉得一股大力从后面猛冲而来,他大叫一声,手里却握不住方向盘了。

    驾驶座和副驾驶座的安全气囊同时弹出,把岑季言和周萌筠打得头晕眼花。

    两人一起叫了起来。

    可后面的车却一点都没有踩刹车的意思,而是油门猛踩继续向前,几乎跟铲车一样,将岑季言的法拉利小跑车推搡着,直接撞向立交桥的桥墩!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

    立交桥粗厚的桥墩被撞下几块水泥,可是那辆芥末黄的法拉利却被挤在桥墩和后面的suv大车之间,几乎成了一堆废铁!

    然后两辆车同时发生爆炸起火,火焰冲天,冒出浓浓的黑烟。

    来往的车流纷纷停了下来,报警的报警,围观的围观,还有人拿手机拍照,迅速传上社交网络。

    #z城妇婴医院立交桥附近发生重大车祸!#

    #芥末黄法拉利成废铁!#

    法拉利这种豪车本来就自带热度,又有撞成废铁一样的火焰现场照片,这两个话题很快窜上热搜。

    ……

    岑耀古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坐在大宅的玻璃花房里跟萧芳华吃午饭。

    电话是他的秘书打过来的。

    “老板,出大事了!”他的这个秘书跟他很多年,也见过很多风浪,这一次的声音却有些惊慌失措。

    岑耀古皱了皱眉头,飞快地瞥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萧芳华,拄着拐杖站起来,走到花房外面的草地上,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秘书哭丧着声音,颤抖地说:“……老……老板,大……大公子刚才……刚才……”

    “刚才怎么了?”岑耀古突然眼前一黑,身子跟着摇晃几下,几乎摔倒。

    他的左手手指迅速掐了个结,匆匆忙忙算了一下,顿时整个人都傻了。

    只听那边的秘书这时才说清楚:“老……老板,是大公子刚才遇到重大车祸!……已经送到医院……大公子的夫人正赶过去……”

    岑耀古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这是他的大儿子,曾经也是唯一的儿子。

    他在他身上倾注了最多的心血,虽然不是他最满意的孩子,可他付出的疼爱不是假的。

    他刚才掐指算了一下,发现自己跟这个儿子的父子缘份已经断了。

    “……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去。”岑耀古用拐杖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匆匆忙忙走回花房,对萧芳华和颜悦色地说:“芳华,你吃完饭就回去歇着,今天谁都不见,谁都不许来这里,记住了吗?”

    萧芳华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岑耀古接了个电话就突然变了样子,肯定是出大事了。

    她不由自主点点头,“好的,您去忙吧,我先回去了。”

    岑耀古把大宅这边安排了足够人手,才坐上自己的劳斯莱斯幻影,往医院赶过去。

    等他赶到的时候,胡真瑶已经哭倒在手术室门口。

    她的家政保姆在旁边陪着她,苦口婆心地劝她节哀。

    岑耀古忍不住老泪纵横,走过去对胡真瑶说:“孩子,别哭了,去那边休息一下。”

    他对胡真瑶一向很好,因为这个儿媳妇无论家世背景还是为人处世,个人素质,他都很欣赏。

    可惜了……

    岑耀古摇了摇头,看着人把胡真瑶送走,自己站在手术室门前等了一会儿,等到医生和护士们鱼贯而出。

    他的秘书忙上前问道:“请问这位医生,刚送来的那位伤者怎么样了?”

    那医生抬头看见是岑耀古,他们z城大名鼎鼎的名人,巨幅照片经常挂在各个楼盘上的岑耀古,忙一脸沉痛地说:“是岑先生来了?您是那位伤者的亲戚吗?可惜了,其实他送过来已经死了,都撞成那样了,还严重烧伤,神仙都难救。”

    岑耀古闭了闭眼,哑着嗓子说:“有劳了。”

    过了一会儿,旁边的手术室也打开了,又一群医生护士走出来,不断摇头叹息。

    岑耀古没在意,但是那位医生却给他介绍说:“那边的伤者跟您亲戚是在同一辆车上,还是个怀孕的女人。”

    “什么?!”岑耀古唰地睁开眼睛,“怀孕了?那她还活着吗?!”

    “没有。”另外那个手术室的医生惋惜地说,“孩子也没保住,五个多月了,还是男胎。”

    岑耀古再也忍受不住,两眼一翻,直挺挺晕了过去,幸亏旁边的秘书和保镖忙扶着他,才没有倒在地上。

    ※※※※※※※※※

    这是第三更。

    今天是二月最后一天,求月票!!!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