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11章 现在就是意外,非常意外(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在场的医生忙过来将岑耀古送入病房抢救。

    岑耀古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三太太万芸芸红着眼睛坐在床边照顾他。

    “岑先生您醒了。”万芸芸心里七上八下,一直忐忑不安,直到看见岑耀古醒过来,才松了一口气。

    岑耀古心情很不好,想着萧芳华的身孕,他不想回大宅让她担心。

    正好万芸芸在这里,而且他知道万芸芸当年也是私人医护出身,朝她抬了抬手,“扶我起来。”

    万芸芸忙殷勤地将岑耀古扶起来。

    岑耀古闭了闭眼,先问道:“是谁通知你来的?”

    万芸芸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说:“跟季言一起遭遇不幸的姑娘,就是我的外甥女萌筠。”

    岑耀古吃了一惊,“是她?!那她肚子里的孩子……”

    万芸芸忙撇清自己,“我也不想到她居然跟季言有孩子了,等我知道的时候,孩子都几个月了,我也不能劝她拿掉。毕竟是一条小生命啊……”

    “而且她也没想过要破坏季言的婚姻,只打算把孩子生下来,让季言抱回去给真瑶去养。可没想到,她真是没福气……”

    万芸芸嘤嘤嘤地哭起来。

    岑耀古渐渐明白过来。

    胡真瑶跟岑季言结婚好几年了没有孩子,这件事也是岑耀古的心病。

    可这不意味着,岑季言就要跟别的女人生一个孩子。

    胡家可不是好惹的,而且胡真瑶和岑季言身体都没有毛病,就算去做试管婴儿也是能做出来的,何至于要周萌筠来给胡真瑶生孩子?

    还以为是古代呢……

    岑耀古自己的女人不少,私生的女儿就有两个,对这种女人怎么想的,他心知肚明。

    不过这个时候,周萌筠已经送命了,肚子里的孩子也没有了,有些难听的话,当然不必说了。

    岑耀古没有再说这个话题,只是有些虚弱地说:“……那就通知她的家人来领遗体吧。季言这边也要举行葬礼,你在我身边照顾我,帮我给老二打电话,让她回来主持。”

    万芸芸心里一喜,不过脸上没露出来,擦了擦眼泪,说:“那大姐呢?季言到底是她亲生儿子。”

    岑耀古的前妻雷玉琳,两人前不久才离的婚。

    离婚之后,一把年纪的雷玉琳就出家做尼姑了。

    岑耀古淡淡地说:“你找人去通知她。她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也不勉强。”

    万芸芸点了点头,“我去打电话,然后问问医生,您什么时候能够出院。”

    岑耀古闭上眼睛,挥了挥手,“去吧。”

    ……

    万芸芸离开岑耀古的病房,回到自己车里,先给蓝琴芬打电话。

    她带着哭腔说:“二姐,季言刚刚没了!”

    蓝琴芬刚吃完午饭,正要去美容院打理头发和皮肤,一听万芸芸的话,她愣了一下,才疑惑地说:“……什么没了?谁没了?你说什么呢?”

    “季言啊,大姐的儿子,我们岑家唯一的男丁,就这样没了!我现在就在医院里,他出了车祸……”万芸芸没好意思说她的外甥女周萌筠也出了事。

    蓝琴芬这时才听懂了,心里一紧,“真的?那岑先生呢?”

    “岑先生也在医院,他带着我来的。”万芸芸半真半假期期艾艾地说,“刚才他受不了,晕过去了,医生才把他抢救回来了。岑先生让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来主持季言的葬礼。”

    “没问题,份内的事,应该的。”蓝琴芬倒是没有推辞。

    就算岑耀古没有跟雷玉琳离婚,遇到这种婚丧嫁娶的大事,还得蓝琴芬出面。

    她出身大家族,从小就跟着学掌家,比雷玉琳强多了,当然,比万芸芸就更强了。

    至于岑耀古现在身边的女人萧芳华,蓝琴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

    “那就好了,我老实,又笨,也不懂这些,只知道照顾岑先生。季言的大事就交给你了,你不用担心岑先生,我会好好照顾他的。”万芸芸含笑说着,然后挂了电话。

    蓝琴芬在那边冷笑一声,对万芸芸的做派十分不齿。

    不过这时候也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蓝琴芬懒得理她。

    她先打了一圈电话,把自己的得力手下都召集起来。

    负责发帖子通知家人亲戚朋友宾客的,负责布置场地准备东西人手的,还有负责岑家里里外外安保措施的,她都一一安排妥当。

    两个小时后,z城最有名的殡仪馆,已经被她包了下来,开始葬礼预备了。

    在京城的岑春言和岑夏言也都得到消息。

    岑春言是蓝琴芬给她打的电话。

    “阿春,你赶紧回来,你大哥刚刚没了。”蓝琴芬叹了口气,“我就说啊,做人不能绝了,会有报应的……”

    岑春言:“……”

    她像是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皱眉说:“您说什么呢?什么叫刚刚没了?大哥不是好好的吗?我昨天还跟他通过电话。”

    “上午的车祸,很快就没了。”蓝琴芬简单地说,“他的后事由我打理,你要早点回来。你们兄妹一场,一定要送送他。”

    岑春言点了点头,“……我马上买机票。”

    而岑夏言那边,是万芸芸打的电话。

    她还是一副哭腔,唉声叹气地说:“夏言,赶紧回来。你大哥车祸没了,家里要给他举行葬礼。”

    岑夏言惊叫起来:“什么?!大哥没了?!怎么就没了?!那可怎么办?那我们可怎么办啊?!”

    父亲没了唯一的儿子,那岑家的家产……

    岑夏言心里又火热起来,立刻又说:“我马上回来!您呢?您在干嘛?”

    “我啊,专门伺候岑先生。”万芸芸脸上显出止不住的喜色,“岑先生这个时候,就想跟我待在一起,他让老二去帮季言办后事,但是却要我陪在他身边照顾他!”

    又强调:“是他主动说的哦!不是我求来的。”

    “真的吗?!”岑夏言又惊又喜,“妈您可真厉害!”

    ……

    万芸芸和蓝琴秋给自己的女儿分别打电话的时候,岑耀古也把岑季言遇车祸这件事弄清楚了。

    “岑先生,是这样的,我们根据周围人的证词,还有警方的调查,初步断定大公子是被人寻仇。”

    “今天撞他的车里的两个人,公司有很多人都见过他们在停车场堵住大公子,为了什么事暂时不清楚,但肯定不是偶然的。”

    岑耀古脸色阴沉,“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蓝琴秋的一手主导下,大家眼里岑家的唯一继承人岑季言的葬礼进行得非常顺利而浩大。

    只是胡真瑶自从知道岑季言身边跟着一起死去的女人是周萌筠,而且她有了五个月身孕,她就没有出现在岑季言葬礼的任何场合。

    蓝琴芬跟人说的是胡真瑶悲伤过度,起不来床,所以不能来参加岑季言的葬礼。

    其实她和岑耀古都知道,胡真瑶已经收拾东西,回京城的娘家去了。

    葬礼过后没多久,岑耀古派去调查的人又传回消息。

    这一次,托马斯·斯图尔特浮出了水面。

    岑耀古听完报告,冷笑道:“行啊,连我岑某人的独子都敢算计。他是不是觉得他是外国人,跑回国外,我们就把他没办法了?”

    “岑先生,事情应该就是这样。托马斯在舒展死后,曾经想对舒展奶奶下手,斩草除根。但是没有成功,托马斯找的这些地痞流氓就一直缠着大公子,让他送他们去国外避难。”

    “大公子一时没想到办法,这些地痞流氓又被警察追得紧,以为大公子要算计他们,情急之下狗急跳墙,跟大公子同归于尽了。”

    “呵……”岑耀古嘴角微勾,露出嘲讽的笑容,“真的以为地痞流氓会对我儿子下手?——那个托马斯……”

    他抬起右手食指,凌空虚点了点,“……冤有头债有主,他会有报应的。”

    ……

    两周过去,温一诺的伤终于养好,可以上班了。

    她上班的第一天,就看见一条微博热搜的新闻。

    #岑氏集团独子岑季言车祸身亡,据说身边还有梦熊有兆的红颜知己#。

    然后配图是岑季言和周萌筠的照片。

    温一诺眨了眨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傅宁爵晃到她的办公室,笑着问道:“一诺,你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温一诺抬起头,惊讶地说:“小傅总,岑氏集团那个太子爷死了,你知道吗?”

    傅宁爵笑了一声,“知道啊,大快人心,怎么了?你还惋惜?”

    “不不不,我怎么会惋惜呢?”温一诺想到为智胜公司辛苦工作,最后连命都送了的舒展,也露出一丝快意的神色,“只是很意外,非常意外。”

    “而且。”她顿了顿,指着手机上周萌筠的照片,说:“这个女人,还是我大学室友。”

    傅宁爵瞥了一眼,“长得还行,她是岑季言老婆?”

    “当然不是。”温一诺白了他一眼,“你不知道岑季言的妻子是谁?”

    “我怎么会知道?”傅宁爵莫名其妙,“我跟他又不熟。”

    “我还以为他是你们圈子里的呢。”温一诺笑着说,“都是富豪榜中人啊……”

    “切,那个榜,你就当八卦看看吧。”傅宁爵嗤了一声,“真正的有钱人,不知道多低调,是绝对不会答应上这个榜的。”

    “也是不懂你们这些有钱人。”温一诺放下手机,笑着说:“好了,我要工作了,小傅总,你不用工作的吗?”

    “当然要。不过你病愈归来,我做上司的也要关心关心。”傅宁爵笑呵呵地说,“中午一起吃饭?只是工作餐,你别多想。”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继续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三月第一天,求保底月票!!!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