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12章 是你约我还是我约你(第二更,吾愛堂+6)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是你别多想吧,我能想什么?”温一诺笑着瞥他一眼,耸了耸肩,“我还要给蓝仔仔制定工作计划!不把他捧成一线大咖,我怎么挣钱!”

    温一诺的眸子比一般人要黑得多,像是黑色天鹅绒外包了一层闪亮的琥珀。

    傅宁爵有种要被她的目光吸进去的感觉,可是再看她时,温一诺已经低下头,开始看自己的电脑了。

    ……

    同一时刻,岑耀古的手机短信接到一条来自国外的链接。

    那是一个新闻链接,报道的是国外知名“人工智能之父”托马斯·斯图尔特在经过一处立交桥的时候,突然车辆失控,撞柱而死,同时在他身边的,还有他十一岁的儿子。

    岑耀古看着这条新闻,眼神微冷,唇边露出讥嘲的笑容,喃喃地说:“……果然是冤有头债有主,不时不报,时候未到。”

    他关了手机,叫来自己的秘书,在三太太万芸芸的陪同下,坐车来到岑季言的墓碑前,给他放下一支白玫瑰,喃喃地说:“季言,如果你在天有灵,就去找那个害了你的人,我已经送他来陪你了。”

    ……

    托马斯·斯图尔特的死讯,并不是一条轰动国际的新闻,它只在当地一份报纸里占据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可是以他的地位,在人工智能界却引起巨大反响。

    萧裔远看着国外同行给他发来的链接,惊讶不已。

    因为舒展的缘故,萧裔远对托马斯没有以前的敬重之心,可看他突然去世,还是不免有些震惊。

    他忍不住给赵良泽打电话,说:“赵总,那个托马斯突然车祸去世了,你知道吗?”

    赵良泽现在不做他以前的工作了,对这方面的事情不是很了解。

    不过托马斯的事,他一直是在跟进的。

    “是吗?去世了?我还没看见新闻报道。”赵良泽小心翼翼地说。

    跟萧裔远说完电话之后,赵良泽又找阴世雄打听一下消息。

    阴世雄还是在原部门工作,比他的消息渠道多。

    “大雄,那个‘人工智能之父’托马斯的事情,你知道吗?”赵良泽拨通了阴世雄的电话,打算问出一些边角料。

    赵良泽现在的身份不一样,很多事情不应该让他知道,但是托马斯的事情不一样,赵良泽跟进这条线,所以把事情告诉他,是符合规定的。

    阴世雄也刚刚得到消息,他看着从国外传回来的资料图片,啧啧说:“……国外那些道上的大哥们比我们心狠手辣,你看他们做的活儿,连孩子都不放过。”

    他们部门做事,肯定不会牵扯到对方无辜的家里人。

    可别人做事,就没有那么有原则了。

    赵良泽笑了一下,“确定是托马斯本人?”

    “确定。我们的人从警局弄到了血液样本,做了dna测试,身份证实无误。”

    “谢谢大雄!”

    阴世雄爽朗地笑,说:“其实我们真什么都没做,只是坐山观虎斗而已。”

    赵良泽点点头,“明白,这是岑家和托马斯之间的恩怨,而且发生在国外,既跟我们无关,我们也没插手。”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赵良泽很清楚,霍绍恒的手段,已经到了草蛇伏线,灰延千里,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境地。

    托马斯在国内觊觎国家电网,还派人接连暗杀本国国民,他们怎么会让他逍遥法外?

    但是岑家人心狠手辣到连一个十一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也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当然,站在岑家人的立场上,这只是一报还一报而已。

    因为岑季言也被托马斯的人弄死了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说起孩子,赵良泽想起舒展那个遗腹子。

    他这阵子忙,已经有好久没有见过狂人妹和舒奶奶了。

    狂人妹的父母现在好像已经接受了现实,跟狂人妹、舒奶奶住在一起,已经越来越融洽了。

    赵良泽也没有去看他们,只是给负责狂人妹身孕的妇产科医生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狂人妹肚子里孩子的情况。

    那医生很高兴地对赵良泽说:“孩子很好,现在已经知道性别了,是个男孩。”

    赵良泽点点头,“多谢了,请好好照顾楚小姐和孩子,有事可以找我。”

    此时狂人妹也看见了微博上的热搜,正和温一诺、三亿姐在她们的宿舍小群里语音聊天。

    狂人妹有些伤感地说:“真没想到,室长这个周大善人,居然是最先离开这个世界的。”

    三亿姐对周萌筠的印象并不好,也没有因为她去世了,就网开一面。

    她打开手机上的摄像头,对着手机屏幕当镜子照,一边说:“这是她选的路,能怪得了谁呢?你没看新闻吗?那个岑大少的妻子胡真瑶,自从他去世之后,连他的葬礼都没去呢。”

    温一诺同意三亿姐的话,而且她跟周萌筠的过节,比狂人妹和三亿姐要深多了,有些事她没有说给她们听过。

    她淡淡地说:“其实,这都是命,没得选。”

    她没说的是,毕业那天她们最后一次在宿舍看见周萌筠,她就发现周萌筠的眼窝深陷,脸色发黄,鼻梁中间隐现断痕。

    这样的面相,证明她的富贵运已经到头了。

    可那时候她们都知道她怀了岑季言的孩子,按照岑家男人对待女人的方式,只要给他们生过孩子的,都会安置地好好的。

    所以周萌筠的后半辈子,肯定是富贵中人。

    当时温一诺还觉得挺矛盾来着,以为是自己学艺不精。

    现在想起来,不是她学艺不精,而是她没想到命运奇诡的转折,早就在周萌筠的面相上写的明明白白。

    因此就算她那个时候怀了岑季言的孩子,也没这个命活着生下来。

    狂人妹听了温一诺的话,更加伤感。

    而且她现在是孕妇,情绪波动本来就比较大,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不再发语音,而是发消息说:我有些困了,先不聊了。

    温一诺察觉到她情绪的变化,马上也发了一条消息到群里:狂人妹你别想多了,你的孩子好好的,你也是有后福的人。

    狂人妹抿了抿唇,发了语音说:……不管我以后会过得怎样,我永远忘不了舒展,他永远是我最爱的男人。

    舒展对于狂人妹来说,不仅是最爱,也是初恋。

    这种加成,没有男人能将舒展从狂人妹心中抹去。

    三亿姐没有说话,默默放下手机继续工作。

    温一诺没有直接结束谈话,而是说:只要你不忘记他,他就永远活在你心里。

    而且舒展还有个孩子留下来,没有人会忘记他的。

    跟狂人妹和三亿姐聊完,温一诺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工作了。

    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发现已经到中午十二点,可以去吃午饭了。

    她把办公桌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背起coach的小包起身。

    这时她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

    看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傅宁爵打来的。

    温一诺接了电话,“小傅总,什么事吗?”

    “一起去吃午饭啊,你还不饿吗?”傅宁爵反问道,“我从十一点就等你来约我。”

    “我为什么要约你?”温一诺奇道,“不是你约我吃工作餐吗?”

    傅宁爵愣了一下。

    以前他追那些女人,哪怕是女明星,只要他暗示一句吃饭,她们都会记得牢牢的,一到时间就主动来他办公室等他。

    温一诺这架子可真大……

    傅宁爵一边腹诽,一边又想起来,人家温一诺是有男盆友的人,而他,也并没敢真的追求她。

    他失笑地拍了拍脑袋,觉得自己需要改变思想,不能操之过急。

    因此他忙换了种语气,笑嘻嘻地说:“哎嘛,忘了,是我说的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小傅总贵人多忘事也是有的。忘了正好,我去吃饭了。拜拜!”温一诺说着放下电话就往外走。

    刚出办公室的门,就看见蓝如澈从他的房间走出来,微笑着说:“一诺,你也去吃午饭?一起吧。我正好有些事要给你说。”

    温一诺眼前一亮,惊喜地说:“蓝仔仔你居然来公司了!我也正想找你呢!”

    蓝如澈是明星,要么在剧组里拍戏,没有通告的时候在家里待着,一般不来公司。

    不过自从温一诺做了他的经纪人,他来公司的时间就多了,还好傅宁爵要了一间房子改做休息室。

    来公司的时候,他就在那间属于他自己的休息室里待着。

    蓝如澈笑着说:“那正好,我们想到一起去了。走吧,去楼下餐厅吃饭,他们那里比较安静。”

    温一诺点点头,兴高采烈和蓝如澈往楼下餐厅去了。

    他们去的这个餐厅其实在地下一层。

    不过餐厅老板请人做了很多自然景观,青竹环绕,假山林立,还有泉水从假山上奔流而下。

    几只翠鸟和鹦鹉散落在竹林里,隔着透明玻璃,看着非常清晰。

    这个餐厅非常贵,来这里吃午餐的人不多,相对能够保护**。

    不过因为蓝如澈的身份,两人还是坐在角落里一处不起眼的地方。

    侍应生拿着菜单让他们点菜,看见蓝如澈,也是非常激动,颤抖着声音请蓝如澈签名。

    蓝如澈在她递过来的一个小册子上签了名,她对他们这个餐桌更加殷勤了。

    两人点的菜刚上完,傅宁爵也晃悠着来到这个餐厅。

    他本来以为温一诺一个人在这里,没想到看见蓝如澈正坐在她对面。

    蓝如澈不知道说了什么话,温一诺居然笑了起来。

    她笑的时候喜欢用手背掩着嘴,比她平时的样子要婉媚许多。

    傅宁爵脑子一热,蹭蹭蹭蹭地跑了过去。

    ※※※※※※※※※

    这是为“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继续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三月第一天,求保底月票!!!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