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24章 两小无猜(第二更,吾愛堂+10)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萧裔远看见开门的竟然是蓝如澈,脸上的表情竟然控制得很好,只是一双闪亮的凤眸里闪过一丝不明究里的暗芒。

    他从容点头,“蓝先生竟然也在这里,可惜我只带了一份晚饭。”

    蓝如澈这时才回头看了看温一诺,诧异说:“一诺,你没吃晚饭吗?”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尴尬地笑着说:“……今天太忙了,饿过劲了,不记得吃。”

    萧裔远从蓝如澈身旁走过,淡定来到温一诺身边,弯腰下去,把保温饭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个小盒,放到沙发前面的小茶几上。

    “先喝汤,再吃点汽水肉,是老神仙亲手做的,这里还有一小碗蛋炒饭,是我做的。”萧裔远微笑着把汤勺和筷子放到温一诺手边。

    温一诺感动得快哭了,本来不怎么饿的,突然饥肠辘辘起来。

    萧裔远微微一笑,在她身边坐下,又从保温饭盒里拿出一小瓶温热的椰奶,拧开之后,直接放到她嘴边,“先喝点椰奶,椰奶养胃。”

    温一诺就着他的手喝完了,然后又拿着汤勺喝汤。

    汤碗和椰奶瓶都只有巴掌大,小小的一盒,她都喝完之后,胃口大开。

    在她喝奶喝汤的时候,萧裔远又把汽水肉和蛋炒饭混在一起。

    嫩嫩的肉香软化了有点硬的饭粒,但又没有软化,只觉得更有嚼头。

    蛋炒饭里的鸡蛋块松软适中,只加了一点点盐提味,玉米粒和青豆黄绿分明,清新可人,这时又有汽水肉里面的肉汁浸泡,味觉得到全面提升。

    萧裔远给她拌好之后,索性拿起饭勺,一勺一勺喂给她吃。

    他做的太自然了,温一诺也跟他相处得太习惯了,一点都没觉得有问题。

    她吃的眉开眼笑,一勺等不过一勺,张着嘴,如同嗷嗷待哺的小雏鸟。

    萧裔远抿着的唇角渐渐上扬,还不时腾出一只手,拿着纸巾给温一诺擦下巴上的饭粒。

    她吃饭有个毛病,就是容易漏饭。

    也不知道从哪里继承的这个毛病,温燕归和张风起从小就记得矫正她,可她还是会时不时地掉些饭粒儿在餐桌上。

    这种细节,当然只有跟她一起长大的萧裔远才会知道。

    他做得不动声色,蓝如澈在旁边看得如坐针毡。

    过了一会儿,蓝如澈实在坐不下去了,站起来说:“既然赵星辰没事,我就先走了。”

    温一诺嘴里还含着饭呢,忙咽下去,说:“嗯嗯,你不用担心,等他醒了我会给你发消息。”

    蓝如澈在门口顿了顿,头也不回地说:“好,我等你消息。”

    他拉开门出去的时候,飞快地朝单人病房里扫了一眼。

    萧裔远正拿着一小瓶水喂给温一诺,正温柔地抱怨:“……吃蛋炒饭的时候特别容易噎着,你多嚼两下再咽下去,着什么急啊?”

    “我没着急,这不是阿澈要走了吗?”温一诺嘟嘟囔囔地说,又朝萧裔远张开嘴:“还要吃。”

    萧裔远放下瓶装水,继续给温一诺喂饭。

    一顿饭吃完,温一诺满足地靠在沙发上,眼皮直打架。

    “远哥,我好困……”她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脑袋渐渐往萧裔远的肩膀上靠去。

    萧裔远抬起胳膊,温一诺正好落入他的怀抱。

    夜晚的单人病房并不冷,因为有中央空调。

    不过萧裔远还是脱下外套,盖在温一诺身上。

    她整个人都偎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觉得非常安稳舒服。

    ……

    第二天清晨,赵星辰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头顶洁白的天花板。

    过了一会儿,才往四周看了看。

    原来他没死,原来他在病房里。

    是谁救了他?

    他完全不记得昨晚他吃过那些药之后的事情。

    脑袋有些沉重地转了一下,他看见了墙角沙发上坐着睡着的一男一女。

    男的长得真好看啊,比他这个一线大咖都要好看。

    而女的……

    咦?这不是他们公司的公关部发言人?也是蓝如澈的经纪人……

    好像是叫温一诺。

    他以为就是她要把他从一哥的位置上拉下来的。

    她怎么在这里?

    赵星辰心里一阵阵发虚,却说不出话来。

    他在病床上动了动身子,终于惊醒了萧裔远。

    他睁开眼睛,迅速往病床那边看过去,正好看见赵星辰在挪动身子。

    萧裔远忙推了推温一诺,说:“他醒了。”

    温一诺虽然困倦异常,但还是立刻坐直了身子,往病床那边瞥了一眼。

    赵星辰听见声音,正好也看过来。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将萧裔远的外套拿开,站起来走到病床前,问道:“赵星辰,你没事吧?我去叫医生过来。”

    赵星辰点了点头,喉咙里火辣辣的,有些灼热,发不出声音。

    醒了就好了。

    温一诺拿出手机,给傅宁爵发了条短信,让他安排几个可靠的人照顾赵星辰。

    傅宁爵这会儿还在睡觉,不过他给温一诺的电话和短信弄了特别提醒。

    因此温一诺的短信一来,他就被嘀醒了。

    看见温一诺说赵星辰醒了,让他找几个人去照顾赵星辰,傅宁爵彻底清醒过来。

    他忙给温一诺打电话,惊讶地说:“你昨天一直在赵星辰的病房?!别跟我说你在医院里过了一夜!”

    其实那种单人病房都有专门的护士负责,不需要亲朋好友陪床的。

    温一诺是因为特殊原因,她必须要了结跟赵星辰的因果,所以才一直留在这里等他清醒。

    这个原因没法对别人说。

    温一诺也只是笑道:“我是送佛送到西,不等到他清醒,我怎么放心离开呢?现在他醒了,我真是不行了,我要回去补觉了。”

    她在沙发上歪着睡了一晚上,现在觉得腰都要断了。

    揉了揉自己的腰,她收起手机,转身看见萧裔远正站在她背后,皱着眉头看着她手的位置,“你腰怎么了?”

    “腰酸啊……在沙发上歪的,我要回去补觉了。”温一诺又打了个哈欠。

    萧裔远说:“你去那边的洗手间收拾一下再出去。”

    温一诺:“……”

    她跑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照了照,才发现自己的头发可笑得支棱起来。

    黑眼圈显得瞳仁更加乌黑,发型凌乱,真是……惨不忍睹。

    温一诺捂着脸叫了一声,想到这幅样子被萧裔远看见了,竟然有些脸红。

    萧裔远站在洗手间门口看着她捂脸的样子,笑着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温一诺呵了一声,用手沾了水往头发抹,笑着说:“远哥你这话有歧义,我很多样子你都没见过。”

    然后对着镜子里的萧裔远眨了眨眼。

    萧裔远咽了下口水,移开视线,说:“随便收拾一下就行,先回家吧。”

    温一诺点点头,胡乱扒拉几下头发,跟他离开了赵星辰的单人病房。

    他们刚走不久,傅宁爵带着几个看守病房的保镖,还有一个女保姆过来了。

    这时还早,媒体记者和狗仔们还没来得及摸到赵星辰的病房,因此一切交接得妥妥帖帖。

    ……

    温一诺回到家,倒床就睡,一句话都没多说。

    张风起和温燕归还是问了萧裔远,才知道昨晚上他们俩都守在赵星辰的单人病房里。

    张风起算了一下赵星辰和温一诺之间的瓜葛,笑道:“原来是为了解因果,好了,没事了。”

    萧裔远微怔,原来是这个原因。

    他下意识往温一诺的房间看去。

    淡烟灰紫的房门紧锁,里面的人肯定已经睡着了。

    温燕归看了看萧裔远,说:“阿远你要不要也去睡?我看你也没睡好。”

    “哦,我不用了,今天去公司还有事。”萧裔远笑着说,“我先走了。温姨再见,张叔再见。”

    他很有礼貌地点了点头,拿着车钥匙又出去了。

    温燕归笑眯眯看着萧裔远的背影,说:“如果能一直这样过下去,多好。”

    张风起笑呵呵地说:“我们不是已经这样过了吗?”

    “……也不知道这俩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温燕归自言自语地说,扭头看向张风起,“大哥,能不能帮这俩起一卦,看看姻缘?”

    张风起摊了摊手,“我跟一诺的牵扯太深,姻缘这东西很难算准。”

    其实他是不想算,一点都不想。

    温燕归不疑有他,点点头,说:“那等老神仙起床了,我问问他。”

    张风起心想,师父只有更不想算的……

    不过这倒不必说给温燕归听。

    ……

    同一时刻,岑夏言的公寓里,她一夜没有睡着。

    本来板上钉钉,她都签了合约的事,就这样又被傅家搅黄了!

    她不服,她真的不服!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那个慈善组织号称民间最大的慈善组织,居然跟国外那个大导演只是口头合约?!

    这个消息,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她百思不得其解。

    而那个蓝氏重工,如果她没记错,跟二太太蓝琴芬还是有点关系的。

    当然,蓝琴芬只是那一家的远房亲戚,但应该能说得上话。

    岑夏言想着,马上给她妈妈万芸芸打电话:“妈,二姨是跟国外那个蓝氏重工有关系吗?”

    说到这件事,万芸芸可熟悉了,她笑着说:“是啊,她娘家曾经眼馋人家蓝氏重工的家产,非要把自己家儿子,也就是老二的弟弟过继过去,好继承家产。结果被人家一怒之下将她家生意差点整垮,她啊,才不得不给岑先生做小老婆来保全家族生意……哈哈哈哈……她还一直人说是媒人介绍的,以为别人不知道呢?!”

    ※※※※※※※※※

    这是为“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继续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