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26章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春言推辞了一番,可叶临泽执意要请,她也就答应了。

    两人开着车,一前一后来到附近的一个中档海鲜餐馆。

    叶临泽不好意思地说:“岑总,您看这里怎么样?不是什么大餐馆,但是东西还不错。”

    岑春言笑着说:“我现在饿得不行,能有口吃的就不错了,哪里还能挑?”

    两人笑着走进餐馆。

    坐下之后,叶临泽留神打量岑春言点的菜,然后点了跟她差不多口味的菜。

    岑春言见了有些惊喜地问:“你也喜欢吃这种味道?”

    “还行,主要吃着舒服,我经常加班熬夜,脾胃不太好,所以吃清淡一些的。”叶临泽淡笑说道。

    不多会儿菜上了上来,叶临泽和岑春言两人边吃边谈,相谈甚欢。

    吃完饭,两人又去了一家茶馆喝茶。

    岑春言这时才对叶临泽说:“我已经不是岑氏集团的cfo了。”

    叶临泽愣了一下,“不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岑春言笑了笑,说:“有一桩收购出了差错,我辞职了。”

    “哎呀,那太可惜了。”叶临泽叹息不已,“那岑总……哦,不,岑小姐现在在哪里高就呢?”

    岑春言笑着说:“别叫我岑小姐,什么年代了,叫小姐的几乎都不是正经人了。就叫我春言吧,叫我阿春也行,我家里人都这么叫我。”

    叶临泽闻言浑身一激灵,马上反应过来,笑着说:“那我就叫你春言吧,你也可以叫我临泽。”

    “好的,临泽。”岑春言笑得眉眼弯弯,“我刚来京城,还没几个熟悉的朋友,能见到一个比较熟的人,还真是缘份。”

    “那还用说。”叶临泽笑得很开心,“我也很幸运。今天如果不是遇到春言你,而是遇到的别的人,那我的买房首付款,就又要飞了。”

    他指的是修车的钱。

    岑春言抿嘴笑了,一缕秀发从耳后垂到白玉般的面颊旁,多了几丝妩媚。

    叶临泽看得呆了一呆。

    岑春言拿起茶壶,给他斟了一杯,又给自己斟一杯,才举起来说:“……敬缘份。”

    叶临泽也忙举起茶杯,笑着点点头,心里暖烘烘的。

    喝完一杯茶,叶临泽又问:“那春言你现在在哪儿工作呢?”

    岑春言笑着摇摇头,“无业游民,暂时休息一下,等以后有机会,可能做做投资吧。”

    “投资?!”叶临泽瞪大眼睛,然后失笑说:“咱们真的不是一条路上的人。对我这种人来说,其实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我就很满意了。可你们啊,已经是给别人工作的人了。就算自己不工作,也能做幕后出资的人,真羡慕你。”

    岑春言幽默地说:“我能这样潇洒,是因为我有个好爸爸,他给我的信托基金我一个人十辈子也花不完,所以拿点出来投资,试试自己的手气。”

    说起父母,叶临泽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感伤的说:“本来,我可能也有你这样的机会……可惜……”

    “好像有故事?”岑春言歪了歪头,眯着眼睛笑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听这个故事?”

    “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叶临泽苦笑摇头,“我朋友都知道。”

    说着,他就把他的身世说了一遍,最后咬牙切齿地说:“最可恨是我的姐姐姐夫!他们不想养我,就把我送人!你说送人就送人,我宁愿把我送到孤儿院!可他们把我送给一家残疾人!——你知道我从小到大过得多辛苦吗?!”

    叶临泽说到伤心处,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岑春言也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默默地看着他。

    等他哭完之后,才递给他一张纸巾,同情地说:“所以c城那个名牌汇集的大街,有一半的房产是你父母留下的?”

    “嗯。”叶临泽用纸巾醒了醒鼻子,瓮声瓮气地说:“c城的乘风商业地产有限公司,就是我姐姐苏长枫和姐夫蒋善楠所有。但是这个公司拥有的地产,明明是我父母留下来的!”

    “那你也有继承权啊……”岑春言惊讶地说:“就算他们把你送人……”

    “他们让我的养父养母办了正式的收养证明,所以我对苏家的财产,就没有继承权了。”叶临泽苦笑说道,“胳膊拧不干大腿啊……”

    “我父母过世的时候,我姐都大学毕业了,我才不到一岁,你说,我到哪儿伸冤去?”

    岑春言感慨不已。

    她是知道c城那个乘风商业地产有限公司的,c城大名鼎鼎的地产夫妇大佬,没想到还有这样见不得人的历史。

    她看着叶临泽,劝道:“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他们既然打算好了要占家产,估计方方面面都想好了。”

    叶临泽没精打采点了点头,“嗯,我已经认命了,只是有时候想起来,还是有些意难平。你知道的……每次想到自己的命也不是那么差啊,怎么会……”

    岑春言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拍了拍叶临泽的手背,算是安慰。

    叶临泽郁闷了一会儿,也就放下了。

    因为早就认命,所以他的伤感来得快,去得也快。

    喝完茶,两人发现已经晚上十点了。

    叶临泽忙说:“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没事,我住的地方很安全。”岑春言笑嘻嘻地说,“而且我开大奔,没人敢惹我。”

    “是啊,大家看见这种车都让得远远的,生怕碰到。也就我……”叶临泽笑着打了个哈哈。

    两人出去的时候,叶临泽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下,是三亿姐的电话,就没接。

    岑春言诧异问道:“谁的电话?为什么不接啊?”

    “是保险经纪,老是找我要我买她的保险。”叶临泽面不改色地说,“我有时间的时候还会敷衍她一下,今天实在太累,我想回家睡觉,不想打电话跟人斗智斗勇。”

    “这倒是。那些保险经纪很缠人的。”岑春言笑了起来。

    两人交换了电话号码,同样一前一后上了车,往高速开去。

    没多久,两人居然同时下了高速,而且进了同一个小区。

    好在两人不住同一栋楼。

    但是进小区之后,两人还是互相发了一条短信,不约而同都是:缘份两个字。

    岑春言回到自己买的三居室套房,先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妈,能不能帮我在c城找人,查一件二十多年前的旧事?”

    蓝琴芬正要睡觉了,被女儿的电话吵醒,不过并没有生气,她笑着说:“c城啊?现在的事我可能查不到,但是二十多年前,你妈妈在c城还是认识几个有本事的人。说吧,什么事?”

    岑春言说:“查一查现在的乘风商业地产有限公司的老板苏长枫和她丈夫蒋善楠,当年是怎么得到全部家产的。”

    蓝琴芬愣了一下,“乘风商业地产?我们好像见过他们?”

    “嗯,有一年我们岑氏集团办年会,他们曾经出席过。”

    那时候,岑氏集团在c城给某知名品牌盖旗舰店,跟乘风商业地产有限公司打过交道。

    “他们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蓝琴芬兴趣来了。

    岑春言就把从叶临泽那里听来的事说了一遍,又说:“这只是一面之词,我也不是很信。但是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挺感兴趣的。”

    蓝琴芬会意地笑:“……乘风商业地产,那时候给我们使了不少绊子呢。”

    岑春言笑了笑,放下了电话。

    ……

    叶临泽回自己租的一居室之后,才给三亿姐打了电话。

    三亿姐好像喝醉了,慵懒地问:“……叶临泽,你在干什么?”

    “我刚到家。加班啊,哪有你娇小姐那么轻松的工作。”叶临泽笑着说道,一边拿了衣服去浴室,说:“不跟你聊了,我要洗澡了。拜。”

    他干净利落地挂了电话,去浴室洗澡了。

    三亿姐盯着自己的手机,眉眼黯了黯。

    不知道是不是她敏感,她能察觉到叶临泽的敷衍和漫不经心。

    放下手机,她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今天又是拿不定主意的一天。

    ……

    又是一个月过去,京城进入了年底最后一个月。

    萧裔远的ai远诺招了二十多人,研发正轰轰烈烈地展开。

    叶临泽那边自己开发的app和官网也运作良好,他甚至还跟着岑春言去他们的投资圈喝过咖啡。

    这一天,萧裔远从车上下来,往办公楼的电梯走去。

    他来的比较早,这个时候,电梯里一般没有别人。

    不过今天他进来的时候,电梯里已经有个人了。

    穿着一件亮片雨衣材质一样的外套,领子高高竖起,遮住一半的脸。

    帽子也戴在头上,脸上还有口罩。

    看上去遮得严严实实。

    萧裔远微怔,对里面的人点头打了个招呼,缓步走了进去。

    电梯门缓缓阖上,他摁下自己公司的楼层。

    就在这时,他从电梯门光亮如镜的门面上,看见了身后那人高高扬起的手。

    那手上寒光一闪,像是一把匕首。

    萧裔远想也不想,立刻矮身侧过,同时长腿往后横扫,轰地一声将那人踹倒在地!

    可那人依然不减攻势,手上的匕首往下狠狠一扎,往萧裔远大腿动脉扎去。

    萧裔远随机应变,单腿迅速下跪,躲开对方匕首的锋芒,同时一手往地上一撑,整个人凌空翻起,再一脚狠狠踹在对方手腕上!

    那匕首被他踹落,对方一不做,二不休,从怀里又掏出一柄骨刺一样的东西,戴在手上,往萧裔远小腿再次刮过去!

    萧裔远这一次虽然依然急速收回腿,但是狭小的电梯空间还是限制了他的活动,再加上他腿太长,虽然缩了回来,依然被对方的骨刺刮在小腿肌肉上。

    鲜血顿时汩汩而出,将电梯地面浸成血红。

    萧裔远大怒,迅速回手出肘,将对方打到飞起,整个人撞到电梯壁上,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萧裔远这才忍着剧痛拿起手机,冷静地报警。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吾愛堂”总盟大人一月份的特大打赏最后一次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感谢“odie949700”今天凌晨的打赏,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