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28章 近乡情怯(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温一诺找萧裔远要了那个医院的地址,转头对张风起紧张地说:“远哥受伤进了医院,我们赶紧过去!”

    说着,她把萧裔远那个医院地址发给了张风起。

    张风起听说萧裔远受了伤,二话没说就把车调了个头,开向那个医院的方向,一边问:“……怎么就受伤了?大早上的,是车祸吗?”

    温一诺:“……”

    她揉了揉太阳穴,不好意思地说:“我刚才忘了问了。”

    张风起鄙视地看她一眼,“我看你迟早药丸,现在就被他迷得着三不着四,以后可怎么办?你真的想跟他过一辈子吗?”

    温一诺抿了抿唇,保持着最后的倔强:“……明明是远哥先追我的,怎么是我被他迷得着三不着四?我可记得大舅说的话,要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

    张风起打了个哆嗦,忙说:“好了大舅错了,以后这‘三不’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听见没有?”

    温一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大舅,认错不是这么认的,口头上认错,没有任何意义,明白吗?”

    “明白明白。等下了车,我给你发大红包。”张风起陪笑着对温一诺说,“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要再跟别人说那‘三不’!”

    “为什么啊?”温一诺其实不觉得这“三不”有什么不妥,除了有点流氓。

    “因为这是渣男的做法!”张风起瞪她一眼,“我看你都快成渣女了!被你妈妈发现,估计得把我赶出家门,我从此就得露宿街头,靠算命为生!”

    “大舅你这么怕我妈妈啊……”温一诺拖长声音,“那红包已经不行了,想要封住我的嘴,您得更有诚意。”

    “好了好了,大舅回去给你银行转账,一万块,封住你的嘴,够了吗?”

    “不够。”温一诺摇了摇头,伸出两根白嫩嫩的手指头:“起码两万。”

    “两万就两万,我们好几个月没开张了,最近都是坐吃山空。”张风起嘀嘀咕咕表示着不满。

    温一诺不理他,自己心急如焚地看着前方的路。

    张风起好像也了解她的心情,这一路开的飞快,比平时快十五分钟到了那家医院。

    温一诺等车一停就飞跑下去,张风起只得在后面气喘吁吁跟着追。

    来到萧裔远所在的那个病房,温一诺才刹住脚步,站在门口,扶着门框,一脸想进又不敢进的近乡情怯表情,极大的取悦了萧裔远。

    他抬手朝她招了招,“诺诺,过来。”

    温一诺鼻子一酸,差一点没掉下泪来。

    她做梦也没想到,萧裔远也有受伤的时候。

    在她的记忆里,他永远都是个文能帮她考试补习,武能陪她打架设局的无所不能的大哥哥。

    她自己有搞不定的事,如果不能找大舅和妈妈,她肯定会找萧裔远。

    而萧裔远一次都没让她失望过。

    可是这一次,他却差一点倒在血泊里,而她,并没有在他身边。

    那一刻,他是不是觉得很孤独很绝望?

    温一诺慢慢走了过去,握住萧裔远的手。

    护士已经走了,萧裔远的裤腿被剪开,露出小腿上裹缠的白纱布。

    温一诺垂眸看着他的腿,慢慢蹲下来,双眸和他小腿受伤的地方平视着,伸手轻轻摸了摸,问道:“疼吗?到底是怎么伤的?”

    萧裔远欠身摸了摸她的头,笑着说:“还行,我能忍着。等下警察来录口供,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他扶着温一诺起身,“走,帮我去洗手间洗脸。”

    温一诺扶着他的胳膊,和他一起走进洗手间,拿水给他清洗脸上的血痕,再用纸巾擦干。

    萧裔远对着镜子整整衣领,勾唇浅笑,说:“等下我回家,你陪我一起回去吗?”

    “当然啊。”温一诺靠在旁边看他,还扯扯他的衣袖,说:“你吓死我了,以后我要在你身上放一张护身符,不能再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了。”

    萧裔远也知道今天的情况很蹊跷。

    那个人绝对不是随机偶然站在那里的。

    他是有意在那里等着他,他的目标,也只有他。

    而萧裔远并不认识这个人,所以这个凶手只能是为别人做事的。

    可是他最近没有得罪谁吧?

    怎么会有人买凶来杀他?

    等警察来了之后,萧裔远拉着温一诺的手,和她一起去录口供。

    他们就在萧裔远刚才待的那间病房里,因为这里暂时没有别人了。

    温一诺坐在萧裔远身边,听他开始说话。

    “……我早上来得比较早,一向走那个电梯。”

    “今天我进电梯的时候,那个人在里面了,穿着一件黑色亮片雨衣材质的外套,领口很高,戴着帽子,脸上还有口罩,我确定我不认识他,跟他也没有任何过节。”

    “等电梯门关上之后,他突然拔刀向我刺来。”

    “我是自卫,才和他打起来。”

    “他打不过我,就被我打晕了。但是他手上戴的那种骨刺,还是刮伤了我的腿。”

    萧裔远未免温一诺担心,没有说那种骨刺上有槽,是倒刺,基本上只要被刮一下,就会血流不止。

    他就是因为血一直没止住,他才特别虚弱。

    不过他没说,可警察说了,“对方是流窜了十三个地方,有五条人命在身的通缉犯。他手上戴的那种骨刺如果是刮在你喉咙上,已经‘见血封喉’了。”

    温一诺心里一紧,忍不住又往萧裔远的那条伤腿上看了一眼,纳闷道:“……那个通缉犯为什么要杀你?他有要你的钱吗?”

    “一般来说,如果抢劫的话,是会先要钱的。”警察跟她解释,“但是这个人,从监控来看,他没有跟萧先生说任何话,上来就动手,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是被人买通来对付萧先生。”

    “那你们能查到是谁吗?”温一诺着急地问,“可不能让幕后的人逍遥法外!”

    “我们会尽量查,但是如果这个人不愿意开口,我们能做的也很有限。”

    温一诺眉间微蹙,“要他自愿开口吗?如果你们不介意,我也许能帮帮你们。”

    萧裔远闻言立刻握了握她的手,轻责说道:“这是警察们的工作,你怎么能捣乱呢?要相信警察,他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

    此时萧裔远遇袭的消息,也传到赵良泽那边。

    他看着对方传来的嫌犯的照片,皱了皱眉头。

    “这是怎么回事?”他问自己的属下,“萧裔远最近身边有不明来历的人吗?”

    “没有。”他的属下纳闷说道,“我们没有全天候跟着他,因为那些太醒目了,很难不被别人察觉。”

    “其实用不着全天候跟着他。”赵良泽捶了一下桌子,“可能我们想偏了。”

    就在这时,霍绍恒也给他打电话了,“小泽,撤销萧裔远身边的一切安保人员,不要跟他再有接触。你要办法跟他切割。”

    “为什么啊?”赵良泽不明白了,“萧裔远出事了吗?”

    “他没事,是你,你跟他走得太近,已经让有心人看在眼里了。”霍绍恒淡定地说,“你跟他保持距离,他才会安全。”

    “如果你不想让别人更深地探究这件事,你知道怎么做。”

    霍绍恒打完电话好久,赵良泽才给萧裔远打电话。

    “阿远,有件事要跟你说一声。”赵良泽叹了口气,“我们ssa私募,要投资另一个公司了。”

    萧裔远:“……”

    “赵总,你们本来就是投资公司,投资别的公司不是很正常吗?”

    ※※※※※※※※※

    这是第三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