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38章 私自订婚(第二更,浅笑轻纱+3)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萧裔远也愣了一下。

    不过在他看来,只要温一诺同意了就行。

    至于温燕归和张风起,那是在温一诺同意之后,他再去说服他们。

    不然如果温一诺都没有同意,他去找温燕归和张风起有什么意思呢?

    又不是古代,需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人本人的意见一点都不重要。

    可他也知道,温一诺特别听她妈妈和大舅的话。

    万一她妈妈和大舅觉得他贸贸然求婚,是不尊重他们,也够他喝一壶的……

    萧裔远想着,从地上站起来,说:“我们一起去找温姨和张叔,还有老神仙,怎么样?”

    温一诺眼珠转了转,说:“这样好吗?万一他们不高兴,可是看你在旁边又发作不起来……”

    “没关系,这件事本来就要我出面才够诚意。”萧裔远拉起她的手,笑着说:“我就是担心我回家过年这十几天,你会被人抢走了,所以我提前定下来。”

    温一诺也抿嘴笑,说:“远哥你可真会想,现在的人结婚了都能离婚,何况只是订婚?”

    “不许在我们的好日子说这种话。”萧裔远突然侧身弯腰,亲了亲她的唇,“以后说一次,我封一次,这样我们的好运气就不会被你说没了。”

    “是嘛?远哥你也会玩‘以吻封缄’啊……”温一诺惊喜地看着萧裔远,笑着说:“真是浪漫极了。”

    “这就浪漫了?”

    “嗯!”温一诺使劲儿点头,“这是那种属于古早时期男女之间的浪漫。”

    “那时候,两人可能只要一句话,就能心心念念相守一生,不离不弃。”

    “而现在……”温一诺两手一摊,叹息说:“发各种誓言能把全家人的命都发出去,依然还是会走到民政局办离婚证的那一天。”

    萧裔远只好弯腰再次亲了亲她的唇,说:“你要再这样,我会理解为你是想我亲你。”

    温一诺:“……”

    好吧,这确实有些尴尬和丢人。

    她只好用手背掩着唇说:“好了,我知道了,远哥,我不说了,咱们去找我妈和大舅,对了,还有我师祖爷爷。”

    两人手拉着手,来到客厅。

    大家晚饭已经吃完了,厨房也都收拾了。

    这会儿全家都坐在客厅沙发上。

    温燕归拿着遥控器,不停地换台,想找个能追电视剧的频道,可是各个频道都是真人秀,她不太喜欢。

    张风起坐在她身边,一边拿着ipad刷着他们道门的app,一边不时看看温燕归在看什么电视台。

    老道士则坐在他们俩旁边的沙发上,一个人占了整个双人沙发的位置,依然盘腿坐着,不过闭目养神,既没有看电视,也没有刷手机、电脑或者ipad。

    温一诺和萧裔远来到他们面前站定。

    温一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把自己戴了大钻戒的左手伸出来,在她妈妈面前晃了晃。

    温燕归立刻以女人的敏锐捕捉到那一闪而过的虹光。

    她的视线从电视上移开,看向那虹光来源的方向。

    “……蒂芬妮的公主镶嵌钻戒?!”温燕归又惊又喜,抬头看见温一诺旁边站在萧裔远,两人相偎相依,一副璧人的模样,顿时笑开了花,“……你们订婚了?!”

    “什么?!”张风起本来正翘着二郎腿刷道门app,他没有女人的直觉,之前根本没有注意到温一诺的手上多了什么东西。

    现在被温燕归叫出来了,张风起一惊之下,翘着的二郎腿都忘了放下来就想站起来,结果整个人跟滚地葫芦一样从沙发一头栽下来,直接滚到地上,趴在温一诺和萧裔远脚边。

    温一诺:“……”

    萧裔远:“……”

    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想笑。

    温一诺反应最快,马上蹲下来,把手伸到张风起面前,说:“大舅您看,这个钻戒好不好看?我小时候老说要这种钻戒,远哥记性真好,真的记住了!”

    张风起瞪着那枚钻戒看了半天也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悻悻地从地上爬起来,坐回沙发,板着脸说:“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私自订婚了?”

    他一边说,一边飞快的瞅了老道士一眼。

    不过老道士却没他那么震惊,只是睁开了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温一诺和萧裔远。

    张风起有些头疼,心里发酸,还有一丝紧张,像是担心有什么事被发现了,他们这样平静安宁的日子,就到头了。

    可是师父他老人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根本没有替他解围的意思。

    温一诺没有理会张风起,只是看着她妈妈温燕归,喃喃地说:“妈妈,我刚才答应了远哥的求婚……”

    温燕归笑得双眸眯成一弯月牙,“订婚好!订婚好啊!我可算放心了,就怕你们小年轻谈个恋爱分分合合,既浪费精力,又浪费时间。现在订婚,过半年结婚,明年这个时候,我就可以抱外孙了!”

    温一诺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她只是答应了求婚,还没做好结婚准备呢,她妈妈怎么就已经脑补到抱外孙了?

    这脑补能力也太强了……

    温一诺讪笑着说:“妈,只是订婚,只是订婚哈……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撒。”

    张风起听了,忙赞同说:“对对对,只是订婚而已。别说订婚了,就算结了婚,也有离婚的……”

    “张叔!”

    “风起!”

    萧裔远和老道士异口同声地呵止张风起,成功让他闭了嘴。

    老道士皱起眉头说:“我看他们俩挺般配的,你就不要从中作梗了。”

    张风起觉得自己都快冤成窦娥了,没好气说:“师父,别怪我揭您老人家的底!您第一次见到阿远,还怪我们怎么不看清楚,就让一诺跟他走得那么近!”

    老道士:“!!!”

    他放下盘起的腿,从沙发上下来,拎着一只拖鞋走过来,照着张风起的脑袋就抽了一鞋底,瞪着他说:“你师父我没死呢,你就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以下犯上!你是想死啊!”

    张风起也怕这个师父,忙双手抱头求饶说:“师父给点面子!给点面子!我一把年纪的人了,您在小辈面前给点面子!”

    “你也知道面子?!刚才我就不要面子吗?!”老道士叉着腰,朝张风起毫不留情地喷,“什么话都说,当我是什么?!再说我给他批八字的时候,还没见过他的人呢!后来看见他的人,没看到我就睁只眼闭只眼了吗!”

    张风起还能说什么,只得一个劲儿求饶,认错,道歉。

    老道士才消了火,拎着那支拖鞋又回到对面的双人沙发上去了。

    他坐下之后,朝萧裔远和温一诺招招手,“你们两个,到我这边来。”

    温一诺和萧裔远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站定。

    老道士仰着头,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萧裔远,说:“你们订婚了,这是大事,我不说那些丧气话,我就祝你们,不管遇到什么事,以后都能在一起。”

    说着,他回到自己房里,拿了两个玉牌过来,一人一个,放到温一诺和萧裔远手里。

    “这是一对鸳鸯玉牌,上面刻的是桃花,还有你们俩的生辰八字,拿着去随身戴着,结婚之后才能取下来,知道吗?”

    温一诺惊讶地看着手中的玉牌,说:“师祖爷爷,您早就准备好了?这是知道远哥会求婚?”

    老道士嘿嘿笑道:“……其实我做了好几个玉牌。到时候哪个求婚成功了,就送带有那人生辰八字的玉牌……”

    温一诺:“……”

    她狐疑看着老道士:“……您还做了谁的?”

    “还有谁?当然是你们那个小傅总,还有那个明星……”老道士得意的笑,“这俩的生辰八字,可是我花了不少功夫才弄到手的。”

    萧裔远十分意外,“您是说,您弄到了蓝如澈和傅宁爵两人的生辰八字?那可够厉害的!”

    “是啊,蓝如澈现在公开的生日根本是假的,不是他的真实生日。”老道士得意地说,“我第一次看见他,就明白了。后来我找人去蓝氏重工那边调查了一番,终于弄到了他确切的生日。”

    “那小傅总呢?”温一诺好奇地问,“他的生日也是假的吗?”

    老道士笑了一声,“怎么可能?蓝如澈的命,那是大富大贵之相,但生辰八字有些轻,所以不能对外示人。”

    “他去娱乐圈,也是有着用娱乐圈里的人气‘借运’的意思。”老道士摇头晃脑的说。

    温一诺更迷糊了。

    她跟着张风起,学风水居多,对于看相、摸骨和批八字,只能说略懂皮毛。

    但是张风起就不一样了,他这二十多年就在跟这些东西打交道,师父一说,他就明白了,忙说:“为什么要借运呢?难道他命还不好吗?”

    “这个其实就跟一般人家给孩子取个贱名好养活一样。”

    “娱乐圈里那个地方,各种气都用,但是由人演绎出来的人气是最鲜活最浓厚的。八字轻的人在这种环境下浸淫几年,能够借足‘人气’,弥补一下八字的不足。——这也是高人才给得出的建议啊。”

    老道士特别感慨,“这种方式谁都不会害到,也不会反噬,比那些走歪门邪道借运的人好多了。”

    温一诺恍然大悟:“我说呢!以阿澈那样的家世,再喜欢表演,也不至于在娱乐圈一待就是六七年,而且低调得不得了!”

    ※※※※※※※※※

    这是为“浅笑轻纱”盟主大人一月份的四次特大打赏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不是周一,依然提醒大家的推荐票哦!

    感谢“odie949700”昨天的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