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50章 全天下都是她妈(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年龄是女人的逆鳞,她看上去成熟怎么了?

    那是因为她从小跟着大舅张风起到处看风水,看得多见得多,懂人情世故。

    怎么就成了比实际年龄大了?

    看她的脸,她的皮肤,她的身材,哪一样不是比二十岁看着还要年轻!

    不是长得矮长得瘦不会说话就显小的!

    温一诺第一次被憋了一肚子闷气,却在沈如宝不含杂质如水晶般通透的笑容面前丝毫发作不出来。

    沈如宝那种样子,一看就是真的从小金尊玉贵长大,所有人都宠着她捧着她,跟古代的公主差不多。

    所以不是她不懂人情世故,是她不需要懂。

    能懂礼貌,已经是她给世人最大的慈悲。

    这种会投胎的“天之骄女”,就是来打击她们这种平凡普通人自信的。

    温一诺想到这一点,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跟层次相差太远的人相处,想要摆平心态还真是挺难的。

    温一诺再次确认自己只适合小富即安的小市民生活。

    沈如宝察觉到温一诺不高兴了,不过她不明白温一诺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还在纳闷这个姑娘的脾气真是不小。

    而在手机那边的沈齐煊看得清清楚楚,知道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说错话了。

    哪个年轻姑娘愿意被人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老?

    其实温一诺一点都不“老”,不过她有一种女人中极罕见的超越年龄的冷静和沉着。

    这一点,沈齐煊非常欣赏。

    他微微勾起唇角,挂上一个暗藏锋芒的笑,缓缓地说:“温小姐是吧?贝贝她从小被我们宠坏了,不会说话,不过她没有坏心,还请温小姐不要多心。”

    这话不说还好,说了温一诺更生气了。

    沈如宝在家里受宠是她家的事,凭什么还要不相干的人都宠着她?

    这是要全天下都是她妈吗?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沈先生这是什么话?我就当沈小姐是不懂事的孩子。孩子犯了错,长辈又能怎么样呢?也只有一笑置之,你说什么是不是?”

    沈齐煊让温一诺包容他那不会说话的女儿,温一诺当然就“包容”了,不过是以长辈身份包容。

    看你沈齐煊能不能拉下这张脸。

    沈齐煊没想到温一诺这个女孩子居然不买他的账。

    不仅不买他的账,还企图以“长辈”身份,占贝贝的便宜。

    以沈齐煊的年龄,他是不屑跟温一诺这种年纪的女孩子争执的。

    可是温一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惹到他最疼宠的女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逆鳞,沈齐煊的逆鳞,就是他的小女儿,谁碰谁死。

    他马上拉下脸,一点都不在意风度还是形象。

    当然,对他这个地位的人来说,风度和形象都不是问题,只看他愿不愿意展示。

    现在就是他不想给温一诺丝毫余地的地方。

    “贝贝没说错任何话,反而你这种尖酸刻薄得理不饶人的人,不配跟贝贝做朋友。”沈齐煊淡漠地说,“今天的事,你想打官司我们奉陪,和解你一分钱也别想。而且我告诉你,我不是吝啬的人,如果不是你对我的贝贝不敬,何至于一分赔偿款都拿不到?”

    温一诺被这霸道总裁似的言论气笑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沈总裁是要威胁我了?对,我只是一个普通小市民,哪里有能力跟你们这些全国富豪榜排名第一的人怼?可是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是在警局,你对我说这种威胁的话,就不怕到了法庭上对你不利?”

    “对我有不有利,我不关心。我只关心我的女儿,有没有被人不敬。”沈齐煊冷冷地说,“你是不是有道理,跟你是不是小市民没有丝毫关系,别想用卖惨来博取同情,没有用的。”

    沈如宝听得小嘴微圆,像是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急转直下到这种地步了。

    她糯糯地想开口,却被沈齐煊一个眼神挡了回去。

    蓝如澈在旁边看得心急如焚,忙打圆场说:“姐夫,您别生气,一诺也没有恶意,您就看在我面子上,不要跟她一般计较。”

    沈齐煊微怔。

    他从来没有见过蓝如澈对任何人低头。

    当年蓝如澈不想接管蓝家和司徒家庞大的生意,非要一个人去念艺术表演,然后又回国来做小演员,被他父亲司徒兆一顿毒打几乎晕迷,都没有半句求饶。

    今天他却为了一个年轻姑娘求饶。

    沈齐煊不由仔细打量温一诺,想看看这姑娘有什么好,蓝如澈对她,比对沈如宝还要好……

    他也是男人,他能感觉到蓝如澈对温一诺的好感,比对沈如宝强多了。

    就在这时,温一诺的手机也响了。

    她本来还想插几句话的,但是蓝如澈先开口,她没有机会说,就这样耽搁下来。

    现在看看手机上的号码,是萧裔远。

    一瞬间,她像是有了主心骨,侧身握着手机,还没开口眼圈就红了,声音里自然带了撒娇的语气:“……远哥……”

    萧裔远刚忙完工作,本来想收拾东西回家的。

    结果张风起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温一诺来接他了。

    萧裔远才知道温一诺一个人开车来找他了。

    他看了看手表,离张风起说的时间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了,就算是堵车,这会儿也到了。

    何况今天路上根本没有车流量。

    可是他到现在没有看见温一诺的人影。

    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想了又想,萧裔远还是拨通了温一诺的电话。

    好在铃声刚响,温一诺就接通了电话。

    萧裔远听出她的不对劲,忙说:“诺诺怎么了?你在哪儿?为什么还没到我公司?”

    温一诺打着哭腔说:“我在警局……路上出了点事,有人一直开着车别我的车,我躲不开就报了警,现在他们仗势欺人,我……我……我好害怕……”

    她哇地一声哭起来,其实半真半假,并不是完全因为害怕,更多的是难受和憋屈。

    萧裔远也怒了,冷声说:“有人别你的车,你报警,现在他们威胁你?谁这么厉害?你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去。”

    温一诺用手背擦了擦眼泪,说:“……人家当然厉害了,全国富豪榜排行第一的沈氏财团呢……带了一个律师团过来准备对付我,我哪里比得过?光是律师费我就拼不过他们……”

    说完她又哭了,这一次是真心实意的哭,因为心疼钱。

    但心疼归心疼,这个时候,她再心疼钱也要跟这些人杠。

    因为有些场合,该撒钱还是得撒。

    萧裔远听说是沈氏财团,也吃了一惊,“……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个别我车的傻缺,就是沈氏财团的二公子!”温一诺恨恨地说,抬眸瞪了那个沈召北一眼。

    沈召北自从律师来了之后就百无聊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一切交给律师了。

    他知道自己家世不凡,这点小事都搞不定,每年白给律师那么多钱了。

    而且他在国外多年,对律师的重要性太了解了。

    只是他的视线不时往温一诺那边飘,还在寻思着怎么样让温一诺答应跟他赛一次车。

    见她看过来,他还对她笑了一下。

    温一诺气结,恨恨地转过身子,根本不想再看见沈召北的嘴脸。

    而沈齐煊从沈如宝的视频里看见了温一诺的动作神情,对她的印象更是坏到极点。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个能演,会装,见人下菜碟儿,还有点贪财的市井小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看来他要隔开贝贝跟这个叫温一诺的女孩子。

    他家的宝贝女儿,可不能被这种女人给污染了。

    沈齐煊神情冷峻异常,已经不打算放温一诺一马了。

    ……

    萧裔远了解了情况之后,心知不妙。

    跟别人杠,他们可能还有胜算,但是跟沈齐煊……

    萧裔远没什么把握。

    他可是连岑耀古的钱都敢设计的人。

    但是和沈齐煊比,岑耀古真是给他提鞋都不配。

    这两人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萧裔远一边说:“诺诺别怕,我这就过来。”

    一边拎起自己的公文包,挂了温一诺的电话,改为给赵良泽打个电话。

    他们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联系过了。

    “赵总,我有点事求您帮个忙。”萧裔远说得很客气。

    赵良泽一看大年三十打电话过来,肯定是遇到很难解决的麻烦了,忙说:“没事,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萧裔远就把温一诺刚才遇到的事说了一遍,又说:“诺诺不会说话,大概惹恼了沈老板,他不要和解,要告到底,诺诺吓坏了。我也觉得憋屈,本来不是我们诺诺的错,就因为说错一句话,沈老板就用钱砸人,真是让人挺难受的。”

    赵良泽跟沈齐煊有过一面之缘,不过还是路远跟沈齐煊更熟悉。

    他想了想,说:“沈老板应该不是这种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萧裔远苦笑说:“不会,刚才诺诺亲自打电话给我说的,沈齐煊跟他女儿沈如宝视频的时候,诺诺说错话得罪了沈如宝……”

    赵良泽恍然大悟,笑着说:“那我信了,你不知道,商圈的人都知道,沈老板什么都好说,唯一有一样不好说,就是他的宝贝女儿。谁得罪他的宝贝女儿,那是比要他命还难受!”

    萧裔远:“……”

    “他是有病吧?”萧裔远扯了扯嘴角,“做这么大生意的人,能不能正常点儿?”

    “能正常,就不做这么大生意了……”赵良泽似笑非笑地说,“行了,你别担心,我这就找路总帮忙为你说情。沈老板再护着自己女儿,也不会不给我们路总面子,放心!”

    ※※※※※※※※※

    这是第三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