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54章 一码归一码(第一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司徒秋看着才二十岁的女儿小心翼翼问能不能保留这个朋友的时候,突然有点心酸。

    她是知道自己女儿有多乖巧,多可爱,可也知道,因为他们家的特殊地位,她的女儿,注定没办法跟那些普通人家的姑娘一样。

    她硬起心肠,笑着说:“贝贝可以有好朋友,但是这个姑娘已经惹你爸爸生气了,你还要跟她做好朋友吗?在你心里,刚刚认识的一个姑娘,能比你爸爸妈妈还要亲近吗?”

    司徒秋这么说,沈如宝立刻改主意了。

    她忙摇头说:“当然不!爸爸妈妈如果说她不好,那她就是不好。我自然是相信爸爸妈妈不会骗我的。”

    “你这孩子。”司徒秋越发心疼她,将她抱在怀里好好亲热了一番。

    这样的事,在沈如宝成长过程中发生过太多次。

    谁惹了沈如宝,沈齐煊就会犯病发飙,司徒秋太熟悉这一幕了。

    她自然是不会插手这件事的。

    反正只要沈如宝没事就好,而且沈如宝真的是个非常听话的好孩子,司徒秋对这一点非常满意。

    儿子努力,女儿孝顺,丈夫忠贞,家族显赫。

    司徒秋对自己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也不想节外生枝,只当这件事没有发生。

    ……

    大宅的客厅大殿里,沈召北老老实实坐在沈齐煊下手,和蓝如澈对面而坐。

    司徒兆喝了儿子给他倒的两杯茶,心里舒畅极了。

    蓝如澈把父亲安抚之后,才对沈齐煊说:“姐夫,今天的事,一码归一码。一诺对贝贝开了个玩笑,你也吓唬她了,她也道歉了,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可是召北在高速上别人家的车,差点让人家出车祸,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沈齐煊意外地挑了挑眉,“咦?你这是代表那位小姐向我讨公道来了?行啊,你让她自己来,我就跟她谈赔偿。”

    “姐夫,你怎么能这样?”蓝如澈更加不满,“我说一码归一码,你刚才吓唬人家,把两件事混为一谈,何必呢?你是什么人?什么地位?有必要用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对付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沈召北听得莫名其妙,打断蓝如澈的说,不满地说:“小舅舅,你说的什么话?我们不是赔偿她了吗?如果不赔偿,你以为他们会放我走?”

    沈召北到这时候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警局的。

    蓝如澈冷冷地说:“当然没有。你有一个好爸爸,他吓唬人家,要连坐她的家人,人家女孩子被吓得放弃追究你的责任了,而且也没有给任何赔偿。”

    “啊?!这样也行?!”沈召北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其实……我真的做的蛮过份的,如果没有赔偿她,我也过意不去。爸……您不用对我那么好……”

    “谁对你好?你就算被关在警局,我也不会在乎。”沈齐煊眼皮都不抬,“是她自作自受,惹了你妹妹。敢占你妹妹便宜的人,在这个世界上还没出生。”

    沈召北:“……”

    有点心酸。

    不过他被打击惯了,也不是很在意。

    只是想到那个女孩是因为他,才把沈如宝牵扯进来,最后被他爸爸精准打击,很是过意不去。

    他看了看沈齐煊,又看了看蓝如澈,最后说:“这样吧,我赔偿她。小舅舅,你不是认识她吗?你帮我联系一下,我把钱直接打到她的银行账号,好不好?”

    蓝如澈心想,谁要你的钱?

    他现在要的是沈齐煊的态度。

    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姐姐、姐夫是什么样的人。

    沈齐煊看出他的心思,拿起茶杯,揭开盖子吹了吹,似笑非笑地说:“阿澈,我答应不追究她和她家里人的责任,已经是破天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我得寸进尺?”蓝如澈再也忍不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说:“姐夫,你以前的事,我不了解,从来没有说过任何话。但是这一次,你要对付的那个人,是我的好朋友,也是我的经纪人。我再说一遍,她没有做错事,更没有做什么坏事!”

    “就因为她跟贝贝开了个不痛不痒的玩笑,而且还是贝贝说错话在先,你就这样对付她,你不觉得太小题大做?我现在真的不明白,就你这个样子,是怎么将沈家的生意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的?”

    沈齐煊收敛了笑容,抬起眼皮,冷冷地说:“怎么着?你是要教我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司徒兆在旁边冷眼旁观,心里也感慨。

    当年的沈齐煊,是个多么和气敦厚手腕灵活的好好先生。

    那时候他是看不起沈齐煊的,甚至觉得他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女儿。

    但是司徒秋深爱沈齐煊,后来他才点头同意两人结婚。

    婚后很快又生了两个儿子,日子过得和和美美。

    可那有什么用呢?

    二十多年前的沈家,一度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别说全国首富,就连日常运作都难以维持,处于即将倒闭的边缘。

    痛定思痛的沈齐煊在生意场上摔了几个大跟斗之后,开始转变作风。

    后来的沈齐煊,杀伐果断,狠厉决绝,甚至睚眦必报。

    一般人可能受不了,司徒兆却越来越欣赏他。

    这样的男人,才能引导沈家扶摇直上,只用了七八年时间,不仅将沈家带出困境,而且坐稳了全国富豪榜第一的位置。

    到现在已经有十几年了,沈家的地位屹立不倒,把第二名都远远甩开一大截。

    这样的巨无霸霸主,他哪里还需要考虑别人的心情和感觉。

    蓝如澈这么说,还是太天真了。

    司徒兆在心里感慨,但也有点不满沈齐煊当着他的面,都不给蓝如澈面子。

    他司徒九叔在国外可是跺一跺脚,连那些外国政府都要赶紧过来问好的人。

    蓝如澈脸色越来越冷,说:“姐夫,我这些年听人说过你的逆鳞是贝贝,不过我没有什么直观感受,以为你只是特别疼她而已。”

    “我今天看见了,你是怎么对付那些你以为惹了贝贝的人的。”

    “可你有没有想过,贝贝已经二十岁了,不是两岁,也不是十二岁。”

    “你们这样过度的保护和干预,已经严重影响了贝贝的成长。”

    “她虽然有二十岁的年纪,但只有十二岁的情商,两岁的社会智商,就跟弱智一样。”

    “一个二十岁的姑娘,日常玩伴只有自己的父母,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你们这是合格的父母吗?”

    沈齐煊大怒,也跟着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一把揪住蓝如澈的西装领带,说:“你这是教训我?我的女儿十四岁跳级上高中,十六岁上大学,二十岁就拿到国际最著名大学的本科学位,你说她弱智?!”

    “姐夫,贝贝是怎么上的那个大学,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吗?”蓝如澈握住沈齐煊的手腕,将他用力推开,愤愤地说:“不是你们给那个大学捐了几个亿,人家会收她?!”

    “对,贝贝会投胎,有你们这样的父母,是她的福气!可是你们不能把别人家的孩子当蝼蚁!”

    蓝如澈想到今天温一诺的遭遇,心里有一块地方痛不可仰。

    那是他喜欢的,爱着的女孩子啊……

    那个肆意飞扬,美好仗义的女孩子,被迫在强势之下,低头弯腰。

    原来被压迫的感觉,是这样的。

    蓝如澈觉得自己对各种人生感悟的体验,又深了一层。

    以前的他,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旁观者,只是观摩着人生百态。

    这一次,他发现自己能够代入,甚至沉浸在“别人”的感受之中。

    轰!

    暴怒的沈齐煊不能接受别人说这样的话。

    他握紧拳头,往蓝如澈胸口直捶而去!

    蓝如澈动作飞快,一手架住沈齐煊的胳膊往上猛抬,一边往后急退,卸去沈齐煊来势汹汹的那股大力。

    司徒兆带着的人和沈齐煊的保镖们迅速从门外冲进来,一些人围在蓝如澈身边,一些人围在沈齐煊身边,将他们两人隔开。

    司徒兆这时站起来,挥了挥手,说:“你们都出去,他们兄弟过过招,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沈召北在旁边看着目瞪口呆,连嘴都合不拢了。

    他爸看上去那么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居然有这么暴力的一面???

    还有他的小舅舅,看上去玉树临风,像是从旧式大片里走出来的翩翩佳公子,出手咋那么狠?!

    沈齐煊和蓝如澈的这一面,从来没有在人前显露过,所以连沈召北都觉得自己大开眼界。

    司徒秋听到回报,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时候,客厅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只有地毯上还有一点点没有吸干的茶水渍,显示着刚才这里发生过什么。

    司徒秋蹙眉,先说自己的弟弟:“阿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夫多重视贝贝,你干嘛要为了一个外人责怪你姐夫?”

    “姐,一码归一码。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蓝如澈指了指沈召北,“是他先惹的人家,差一点让人家出车祸!这件事难道就这么算了?”

    一听是自己儿子的事,司徒秋马上松了一口气,含笑说:“我知道了,我就说你不是是非不分的人。这件事我做主了,我们会赔偿那位姑娘。而且,我还要罚召北。”

    她扭头看着沈召北,沉下脸,“召北,你现在去给我找邵管家,让他带你去跪祠堂。今天是大年三十,罚你在祠堂守夜,不许吃晚饭,不到明天早上七点,不许出来。”

    ※※※※※※※※※

    这是第一更,下午一点为新盟主“子书浅浅”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感谢“xin水晶xin”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