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59章 让你明白明白(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叶临泽愣住了,半天没说话。

    直到两人来到叶临泽住的酒店,他才扭头看着岑春言说:“……你一点都不惋惜吗?你知道你放弃的是什么吗?”

    “知道,我当然惋惜。”岑春言恼火地敲了敲方向盘,“我为岑家工作这么多年,突然什么都没有了,你以为我不难过?”

    “可是你以为我继续待在岑家就能得到继承权?——不,不可能了。你看我父亲的样子,只有小冬言是儿子,他肯定要着重培养他。”

    “我以前想着只要自己努力工作,好好表现,父亲总是会看到我的。”

    “可是今天的事,让我知道,父亲能看到的,只是我会不会给他心爱的小儿子使坏添麻烦……”

    岑春言说着,甚至扭头抹了抹眼泪。

    叶临泽皱着眉头,说:“我理解你的想法,也觉得岑老板有些过份。可是……可是你只要再忍忍就行了,没必要就这样放弃继承权吧?我真心觉得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别最后搞得像我一样,明明我父母给我留下那么多东西,可惜都被我姐姐姐夫给占了……”

    听了叶临泽的话,岑春言本来很生气,可现在想到叶临泽的处境和身世,她又了然地叹了口气,说:“咱俩的看法不同,但是我理解你的感受。算了,反正我已经决定了……”

    “你怎么能就这样决定了呢?!你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吗?!”叶临泽突然发起飙,没有之前好说话的样子。

    额头青筋都凸出来了,眉头紧锁,嘴角下撇成八字。

    岑春言的手握着方向盘,紧了一下,才松开,淡淡地说:“……我的话已经说出口了,你如果不满意,我也没办法。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你下车。”

    她看也不看叶临泽,眼圈有点红,似乎快哭了。

    叶临泽扭头看了她一眼,解开安全带,下车离去。

    ……

    岑耀古和萧芳华带着小冬言来到z城最有名一家儿童医院。

    好在虽然是大年初一,医生护士还是照常上班。

    因为孩子淘气受伤,生病难受,可是不挑日子的。

    岑耀古的手下给他挂了专家号,等了一会儿,才和萧芳华、萧爸、萧妈一起见到医生。

    那医生检查了小冬言的身体,特别是听萧芳华说了刚才的症状,以及要喷哮喘别人的喷雾才能舒缓呼吸的事情,他的脸色严肃起来。

    “哮喘有遗传和后天因素激发两种情况。如果你们作为父母都没有哮喘,那孩子多半是因为后天因素造成的。”

    “而后天因素中,环境因素是引发哮喘的重要原因,特别是室内环境。”

    “比如你在怀孕和生产之后有没有抽烟,如果你自己不抽烟,那你有没有待在有人抽烟的环境中,这都是重要诱因。”

    萧芳华忍不住看了岑耀古一眼,对医生说:“我不抽烟,我先生在我怀孕的时候也没在我面前抽烟。就是……就是……孩子出生之后,他有时候抽雪茄,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

    “雪茄?!”医生愕然,“那东西对吸的人来说,可能危害不如香烟大,但对小孩子不一样。你在孩子面前抽了多久?”

    岑耀古想到自己这两个多月的瘾,额头上的汗都流出来了,他喃喃地说:“……也就最近一两个月。”

    孩子双满月之后,他就没有以前那么警惕慎重了。

    医生不再说话了,开始给小冬言做各种检测。

    忙了半个小时之后,医生遗憾地说:“你们的孩子确实得了哮喘。不过现代社会,哮喘也不是不治之症。而且他还小,痊愈也是有很大几率的。你们只要按照医嘱好好照顾他……”

    ……

    从儿童医院回来,岑耀古没有跟萧芳华、萧爸、萧妈一起回她的大宅,而是去了万芸芸家。

    万芸芸的房子也是一座别墅,但是地段没有萧芳华那套大宅所在的位置好,可也是相对而言。

    在整个z城,这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地段。

    岑耀古面沉如水,拄着拐杖走进万芸芸别墅的客厅。

    万芸芸正在跟人打电话,抬头见岑耀古进来,忙挂了电话站起来,笑着说:“今天大年初一啊,我和老二还说要去给岑先生拜年。”

    啪!

    岑耀古扬起胳膊,一巴掌打在万芸芸脸上。

    万芸芸被打得一个趔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她捂着脸抬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岑耀古,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她哽咽着说:“岑先生,我做错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要打我?”

    “你做错了什么事?”岑耀古半蹲在她面前,手里的拐杖伸出来,撑着万芸芸的下颌往上抬,冷冷地说:“那些雪茄烟丝怎么回事?你别跟我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雪茄烟丝怎么了?我不明白……”万芸芸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一看就知道她言不由衷。

    岑耀古这阵子愿意跟她在一起,就是觉得她更蠢,就算做坏事都放在脸上,比较容易掌控。

    可就是这一点,让他放松了警惕。

    再把做坏事放在脸上,那坏事也做了啊!

    想到自己的小儿子可能因为自己的疏忽,才几个月就得了哮喘,他活剥了这个女人的心都有。

    “你不明白?那就让你明白明白!”岑耀古突然暴怒,站起来冷冷地说:“把那些雪茄烟丝喂给她吃!让她全部吃下去!”

    ……

    大年初一的晚上,岑夏言被一个电话叫到医院。

    “岑小姐吗?你的母亲万芸芸目前正在手术室抢救。起因是因为她吞了大量雪茄烟丝,有些呛到肺里,情况不容乐观。”

    岑夏言眼珠都要瞪出来了,“你说什么?!我妈怎么会吞雪茄烟丝?!你们不是搞错了吧?!”

    医生摊了摊手,“ct检查是这样,我们正在给她做最后抢救,你要做好准备。”

    岑夏言还想说话,突然看见她父亲的私人秘书站在一旁,朝她缓缓摇头。

    岑夏言一下子捂住嘴,也捂住了最后一丝呜咽。

    医生走了之后,她颤抖着声音问岑耀古的私人秘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爸知不知道这件事?!我妈肯定是被害的,是不是?是不是?”

    那人淡淡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听你母亲家的管家说,是你母亲知道小冬言被她送给先生的雪茄烟丝熏得得了哮喘,内疚之下,才吞雪茄烟丝自杀。”

    岑夏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在说:“怎么可能呢?小冬言得哮喘是他自己的体质太差,再说吞雪茄烟丝怎么可能自杀?”

    岑耀古的私人秘书没再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岑夏言的脸色渐渐发白,她的手攥成拳头,紧紧抵住自己的嘴,才能让自己不要尖叫出声。

    ※※※※※※※※※

    这是第三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