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61章 去京城看桃花(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岑夏言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斯巴达了。

    是她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雷玉琳觉得她儿子的遭遇,是因为她把他生下来了?

    还是雷玉琳已经学佛学到一定境地了?

    岑夏言脑海里充满了疑团。

    她不由看向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万芸芸。

    万芸芸没有穿僧袍,衣服素淡。

    青灰色羊毛大衣,里面的羊绒是烟灰色的。

    身上没有任何首饰,连头发都剪短了,戴着帽子,像是随时能回转时光五十年。

    岑夏言暗暗叹了口气。

    万芸芸没有跟她说实话,她后来还是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了真相。

    原来是她父亲命人把雪茄烟丝塞到万芸芸嘴里逼她咽下去的……

    知道这个真相之后,她接连做了几个晚上的噩梦。

    好几次都是尖叫着从梦中醒来,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瑟瑟发抖。

    她从小到大争强好胜,跟大哥岑季言比,跟姐姐岑春言比,自以为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自己的母亲也是父亲最宠爱的女人。

    所以她冲动,直爽,武断,非常自我,从来不想体会别人的感受。

    这一次她的母亲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她才知道,她们母女,在岑耀古面前,根本连蝼蚁都不如。

    惹他不高兴,他随手能出手掐死她们。

    虽然她母亲有一点点错,但岑夏言始终认为万芸芸罪不至死。

    可岑耀古居然就出手想置她于死地。

    岑夏言知道自己不应该对父亲有怨言,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直到今天跟着母亲来到岑家家庙,见到已经出家的大太太雷玉琳,岑夏言才渐渐恢复过来。

    万芸芸这一次的遭遇实在太震撼了,以至于岑夏言终于从懵懵懂懂似懂非懂的状态清醒过来。

    她们岑家,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安静静的伊甸园啊……

    亏她以前还对自己的小手段沾沾自喜。

    现在只觉得自己是那么幼稚和无知。

    她能好好活到现在,大概就是她还没有触过岑耀古的逆鳞。

    岑夏言闭了闭眼,双手合什,跟着向雷玉琳随了一礼。

    雷玉琳笑了起来,缓缓地说:“你看起来是个聪明人,你母亲也是。当年是我让你母亲照顾岑先生,才有了你。不过我不后悔。”

    岑夏言顿时满脸通红。

    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虽然她妈妈不在乎,但她还是有点在乎的。

    雷玉琳手里攥着玫瑰念珠,往她们住的家庙走去,一边说:“我听说是你妈妈惹了祸,才躲到我这里来。我这里也不是万能的,以后你们别出妖蛾子了,能比得过那位吗?”

    她伸手比了个“二”。

    岑夏言眼角忍不住抽搐,心里的不甘又出来了,“我又不比姐差多少,凭什么她行,我不行?”

    “二”就是蓝琴芬,她的女儿岑春言,是岑夏言从小就想要超越的人。

    雷玉琳笑着摇摇头,“你妈没她妈厉害,就这么简单。”

    看得出来,这么多年过去,雷玉琳还是忌惮蓝琴芬。

    岑夏言撇了撇嘴,看破不说破。

    ……

    从家庙回到z城,岑夏言先去找岑耀古认错。

    岑耀古本来是不想见她的,可再一想,大儿子没了,大女儿自动离开岑家,小儿子才几个月大,身边唯一的骨血,也就只有岑夏言了。

    虽然岑夏言的妈妈做的事不可饶恕,可他也让她死了一次了。

    岑耀古便改了主意,让岑夏言进来了。

    岑夏言进来之后,看见岑耀古坐在落地窗边的轮椅上。

    窗外是一个小花园,迎春花开得正盛。

    她一眼发现岑耀古憔悴多了,也老多了。

    岑耀古抬眸,见岑夏言怔怔的模样,笑了一下,说:“看见了吧?知道我为什么这个样子吗?”

    岑夏言不知所措的摇摇头。

    岑耀古见她这时候的神情真是神似她母亲万芸芸,感慨说:“人啊,最忌讳刚愎自用,以为自己一切尽在掌握。”

    “因为总有你以为不敢作妖的蠢货,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岑夏言明白岑耀古在说万芸芸。

    她低下头,走过去跪下来,依偎在岑耀古腿边,小声哀求说:“爸,是我妈一时鬼迷心窍,她没别的意思,她也是被人骗了。她只想多跟您在一起……”

    “呵呵……想多跟我在一起,就给我那种加了料的雪茄?”岑耀古的声音充满了威胁。

    岑夏言心里一紧,忙说:“爸,您这么想,如果我妈真的想害您,她何必只用这种药物?——她可以直接……”

    她的话没说完,但是岑耀古明白她的意思。

    他眯了眯眼,扯着嘴角说:“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她的不杀之恩?——夏言,你跟你妈一样自私浅薄,但是幸亏你比你妈还聪明一点点,这点像我。”

    岑夏言诚惶诚恐地看着岑耀古,“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我和我妈并不聪明,但是我们都知道,没您就没我们。我们怎么回做出伤害您的事?还有冬言,真的不是我妈有意的!”

    她不提冬言还好,一提冬言,岑耀古顺脚踹了她一脚,冷冷地说:“你记好了,你弟弟再有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岑夏言都快哭了,“爸,您公平一点好吗?冬言才多大,我就算狼心狗肺我也不会打他的主意!”

    那么小的孩子,还用她动手?谁知道能不能长大?

    等他能长大,她早就羽翼丰满,岑耀古还在不在都是两回事呢……

    岑夏言在心里腹诽,当然不敢说出来。

    她低垂着头,楚楚可怜地跪在岑耀古面前,不断哭泣哀求。

    岑耀古虽然不择手段,但是对自己的女儿孩子还是很宽容的。

    如果是别人对他,对他儿子下手,他早把那人大卸八块了。

    可是万芸芸……在他心里还是太蠢。

    他也觉得万芸芸是被人利用了,可这个人是谁,他真的一点都没查出来。

    那个贪生怕死的胡大夫,他们还没怎么样呢,就马上把万芸芸的“嘱咐”说得一干二净,甚至把万芸芸私下给她的钱都都交出来了。

    可她并不知道雪茄烟丝的事,只说万芸芸让她好好照顾冬言,孩子小,身体虚弱,尽量让他形成免疫能力。

    六个月后,母亲对孩子在免疫方面的保护消失,孩子的抵抗力强,才能健康成长。

    这些话听起来没有错,岑耀古甚至咨询了医院里不知道他们身份的儿童专科医生,得到的答案是一样的。

    但万芸芸的“话”,是正话还是反话不好说。

    岑耀古总认为万芸芸没这个脑子一石二鸟。

    不过他也知道不能再掉以轻心。

    谁知道她是真是假?

    岑夏言见岑耀古沉吟不语,眼珠转了转,又说:“我刚送妈去家庙,见到了大太太。她送我两句话,我是想明白了。”

    “什么话?”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岑夏言一脸诚恳地说,“我和我妈都知道错了,也不会再想要什么不属于我们的东西。当然,属于我们的,我们是不会让的。”

    岑耀古没有理睬她后一句话,只是狐疑看着她,说:“雷玉琳真的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是啊,真的说了,还是在大哥墓碑前说的。”岑夏言把当时的情形说了一遍。

    岑耀古的脸色一下子衰败下来。

    他挥了挥手,“你回去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不会再追究你妈的责任。”

    岑夏言微僵。

    都让她妈死了一次了,还有责任?

    可她不敢跟岑耀古争辩,讪讪离开了岑耀古的这个家。

    她走后,岑耀古却驱动轮椅来到小冬言的房间,看着小床边上墙壁上挂着的那炳桃木剑出神。

    桃木剑的剑柄上有一个很特别的结,这种结,这么多年,他只见过一个人打过。

    而那个人,还在这个世界上吗?

    他没去找她,可他不信她不知道他现在什么样子。

    从他全国闻名的那一天,他就等着那个女人来找他。

    他已经有能力庇护她了,可是她没有。

    两人是高中同学,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没有。

    现在他什么都有了,又想起了她。

    他岑耀古只负过一个女人,就是她。

    想到这里,他又拿起手机,给自己的私人秘书打电话,说:“我让你查的那个卖婴儿满月套餐礼物的淘宝店家,查清楚了没有?”

    他的私人秘书忙说:“查到了,看起来没什么特别,是一个看风水的人开的,叫张风起,江城人士。”

    说着,把张风起的资料发给岑耀古看。

    岑耀古一看是他,不由皱了皱眉头。

    他是知道张风起的,新一代比较有名气的风水大师,不过在岑耀古看来,一半是吹出来的噱头,真本事恐怕只有一半。

    而这个人有个外甥女叫温一诺,以前跟万芸芸的外甥女周萌筠曾经结过梁子。

    两人闹的事,岑耀古都略知一二。

    现在周萌筠已经不在了,没想到那个结子兜兜转转,又跟这家人扯上关系。

    而且他还知道,萧裔远就住在她家,三环的一个大平层里,好像两人关系还不错。

    “给我准备飞机,我马上要去京城。”岑耀古对自己的私人秘书吩咐道,“京城那套新买的大平层收拾好能住人了吗?”

    “收拾好了,本来是给太太和她娘家人准备的,您是要带太太他们一起去吗?”

    这话提醒了岑耀古,他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当然,春暖花开的时候,可以去京城看桃花。”

    ※※※※※※※※※

    这是第二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