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66章 女大不中留(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不过张风起很快恢复正常,跟没事人一样,和温一诺一起把车开到他们所住大厦的地下车库。

    两人从车里下来,温一诺忍不住说:“大舅,您看见刚才从门口那辆加长豪华车里下来的人吗?”

    张风起一脸迷惑:“刚才?谁?我没注意啊。”

    “哦。”温一诺跟张风起也没有在一辆车里,所以不知道张风起到底看见没有。

    她就自己说了:“我看见了萧姐姐,还有萧爸萧妈,对了,还有一个人,就是萧姐姐现在的老公,那个岑氏集团的老板岑耀古。”

    张风起这才露出惊讶的神情,“啊?这不是阿远的家人吗?他们来这里做什么?是来看阿远的吗?”

    温一诺:“……”

    卧槽,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且她可能很快就要跟萧裔远同居了,这些萧裔远的家人都来了,她可怎么办?

    心里有点慌,恨不得到网上发个提问“同居之际未婚夫家人突然组团来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张风起又面露疑惑的说:“可是如果他们真的是来看阿远的,阿远不会不知道吧?”

    “如果阿远知道,他是不是应该跟我们说一声啊?”

    张风起的自言自语提醒了温一诺。

    她马上给萧裔远打电话,说:“远哥如果知道,不会不跟我们说的。我觉得他应该不知道。”

    很快电话打通了,萧裔远还在公司加班,没有回家。

    他笑着问:“诺诺,什么事?你的车买好了吗?”

    “买好了。”温一诺笑着说,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又说:“我刚才进小区的时候,看见你姐,你爸,你妈,还有那个岑耀古都来了,也是进的我们小区。他们是不是来看你的啊?我记得你说过他们在我们小区也买过一套房子?”

    这还是过年前的事。

    萧裔远皱起眉头,说:“他们没跟我说过。”

    如果跟他说一声,他早就想办法阻止他们了。

    现在这个样子,只能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对方也挺能把握他的爸妈的。

    温一诺嗐了一声,和张风起一起走进电梯,一边说:“看来他们是想给你一个惊喜。那到时候你记得要表现出来哦!——不然他们该多遗憾啊哈哈哈……”

    张风起:“……”

    他斜睨着温一诺,心想自己这个外甥女莫不是个傻子?这种事也笑得出来?

    萧裔远也是一阵无语,不过转念又觉得高兴。

    大概这就是他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个姑娘的原因之一吧……

    总是那么心大,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开解自己,不钻牛角尖,还能自娱自乐。

    跟这种人在一起,得抑郁症的机会少许多。

    “好的,遵命,萧太太。”萧裔远含笑调侃。

    温一诺的笑声被一句“萧太太”止住了。

    她摸了摸耳垂,又顺顺头发,心里慌的一批,脸上还要露出若无其事的笑容。

    明明很高兴,但又不想让张风起看出来,只能强作镇定地说:“你知道就好,我挂了。”

    她收了手机,白腻的面颊上红晕渐染,像是春日枝头最明艳的那一抹海棠红。

    张风起嗤了一声,“……真是女大不中留。行了,那一家人来者不善,你还是悠着点儿吧。”

    “我有什么可怕的。”温一诺按捺住砰砰的心跳,做了个鬼脸,“而且我还没跟远哥结婚呢,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那倒是。没结婚,咱就还是娇客,他们只能供着你。可是啊,你现在作得越厉害,等结婚了,他们就能更厉害地收拾你。”张风起懒洋洋地说着,从电梯里走出去。

    两人回到家,老道士正在厨房里做菜,关着半透明的玻璃门,只看见他一个人忙忙碌碌的身影。

    温燕归在自己房间里自学财会,打算去考会计证书,才能更正规地给张风起和温一诺的天师事务所记账。

    温一诺拿着车钥匙敲了敲温燕归的门,笑着说:“妈,我回来了。”

    温燕归抬头看见她手里的车钥匙,就知道车买好了。

    她也不懂车,只是知道温一诺车开得特别好,所以只叮嘱她一定要小心。

    温一诺不耐烦地挥挥手,“我知道了。妈,这您真的不用操心,我开车,不是吹牛,我说在整个京城数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温燕归:“……”

    这孩子动不动就自吹自擂,也不知道随了谁。

    不过看温一诺高高兴兴的样子,温燕归也没打击她,笑着点点头,“行了,你去洗漱一下,马上吃晚饭了。”

    温一诺回自己房间之后,张风起去厨房见老道士。

    他关上厨房的门,有些烦躁地在老道士身边走来走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老道士看在眼里,并没有开口问他。

    直到张风起自己忍不住了,说:“师父,您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

    “你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要我关心?”老道士白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是一诺?”

    “可是您明明知道我有话要说……您也不问一声……”张风起露出怨念的小眼神。

    老道士摇摇头,“你犹豫了这么半天没说,说明你其实不想说,那就不要说。我们修道之人,最讲究顺天之道。什么是顺天?就是自己不想做的事,就不要做。”

    张风起:“……”

    他的眼角抽搐着,说:“师父,这是顺天之道?我们道门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嗯,这是我自创的。”老道士将菜从锅里盛出来。

    每天的家常菜,他都是保证三荤三素,一个汤,主食有米饭,有面条,还有饼,任选一种。

    他炒的三个荤菜都承出来了,素菜是凉拌的,汤早就煲好了,直接把砂锅端出去就行。

    张风起见老道士这么说,摇摇头,“那我想说了。是这样,阿远的姐姐、姐夫、爸爸妈妈今天刚来。您知道的,阿远说过,他姐夫给他姐在我们小区也买了套房子。”

    “哦,还是来了。”老道士笑了起来,“所以呢,该来的总是要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你这个惶惶然的样子,让他们看见了,还不怀疑你?”

    “干嘛要怀疑我?”张风起摊了摊手,“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啊,跟你有什么关系?”老道士呵呵笑了起来,“真的没关系,那你就不要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张风起跟着笑了几声,略尴尬地说:“……其实,还是我的错。我没忍住,试探了一把……所以我怀疑,那个人,是冲着我来的。”

    “那也未必。”老道士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那洗手液慢条斯理地洗手,“你也别乱了阵脚,我们静观其变。”

    ……

    萧裔远这边而已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他上了车,戴着蓝牙耳麦给萧芳华打电话。

    萧芳华本来是一早就想通知萧裔远。

    可是岑耀古一直跟她爸妈说,要给萧裔远一个惊喜。

    老两口百般奉承岑耀古,当然没有不同意的,还管着萧芳华,让她没法打电话。

    直到现在萧裔远主动打电话过来了,她才连忙走到自己房间接电话。

    “姐,你现在怎么样?一切都好吗?小冬言呢?”萧裔远还是一副不知道她来了京城的样子。

    萧芳华心虚地笑了笑,说:“我很好,冬言也很好。”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还想着有空了去南方看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有空我可以来拜访啊?”萧裔远说得十分轻松。

    萧芳华更加内疚了,声音低了下来,喃喃地说:“阿远,是这样的,我们……我们……我和爸妈,还有冬言,以及你姐夫,已经来京城了。”

    萧裔远那边停顿了十几秒,才惊讶地说:“真的吗?你们什么时候到的?要不要我去接你们?”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也是刚到,就在和你们一个小区。”萧芳华见萧裔远没有怪她不请自来,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今天太晚了,明天吧,明天我们来看看你和一诺,好不好?”

    这其实是岑耀古提议的。

    他在京城的时间有限,只能把重要的事先解决了。

    萧裔远故意说:“明天?我还有几个会,不过既然姐姐远道而来,我肯定要陪的,我把会取消了。”

    “啊?不会影响你工作吧?”萧芳华更加不好意思了,“早知道,我应该跟你沟通一下的。”

    其实发条短信就能解决的事,她自己本身也想给萧裔远一个惊喜吧……

    萧芳华不想分析自己的真实想法。

    萧裔远也没在意。

    他挡得了一时,挡不了一世。

    不过他确信他爸妈是不会允许岑耀古抛下萧芳华母子俩在京城的。

    他们肯定要跟他回南方,所以他们现在的问题,只是暂时性的问题。

    只是萧裔远有点想不明白的是,他这里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吸引着岑耀古?

    他直觉不是自己。

    因为如果要见的人是他萧裔远,岑耀古在过去一年里有无数机会,根本用不着大张旗鼓。

    他觊觎的人,到底是谁呢?

    萧裔远很担心是温一诺。

    这个小妮子,实在在太能惹麻烦了。

    可是她除了那时候得罪过了岑夏言,他不记得她做过别的事。

    而岑夏言在岑耀古心里哪有那么高的地位?

    萧裔远很快又想到了那炳桃木剑,想到他姐姐跟他说的,岑耀古对那桃木小剑的异样神情。

    难道是因为张风起的原因?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