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68章 不容小觑(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什么?什么一诺的家?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萧妈这一阵子在岑家得到岑耀古的全力支持,搞事的本事更上一层楼,完全听不进去别人的话。

    而萧芳华的话,她从来也没听过。

    看着萧妈气势汹汹的样子,温一诺眨了眨眼,有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没睡醒呢。

    因为这么谬的事,大概只有在梦中才会合理出现。

    结果下一秒钟,萧妈让她知道她不是做梦。

    因为萧妈已经冲到她身边,拎着她的胳膊皱眉说:“你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我儿子还没女朋友呢,这要是被别的女人知道了,我儿子还怎么找女朋友?”

    温一诺立刻清醒过来,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萧裔远也被他妈的这一通操作弄晕了,直到萧妈冲到温一诺身边,他才回过神,飞快冲过去,一把将萧妈的胳膊隔开,拉着温一诺将她塞到自己身后,挡在她面前。

    他对萧妈笑着说:“妈,您误会了。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今年过年是跟诺诺他们一家过的,而且之前我没买房子的时候,暂时借住在这里。”

    萧妈差一点被推个踉跄。

    好不容易站稳脚步,接着又被萧裔远的话重重打击,几乎没回过神。

    她快速眨巴着眼睛,脑袋上的短发烫成中老年妇女最钟爱的发型,这个时候显得特别蓬松庞大。

    “什么?!这房子不是你的?!”萧妈难以置信地看着萧裔远,“不可能!你那么能干!又开了大公司赚大钱,这房子怎么可能不是你的?!”

    萧妈拒绝接受这个现实,她固执地说:“你说,是不是被温家人给诳了?!这房子是你出的钱,写的别人的名字吧?!”

    她怒气冲冲回过头往客厅扫了一眼,没有看见温燕归和张风起的身影,更加确信这俩是心里有鬼,心虚不敢见她的面,一定是做了亏心事!

    岑耀古这是含笑说道:“阿远,你去年起码挣了十亿,这样的房子你买十几个都能买得到。”

    这话简直是热锅里滴进了水,一下子就炸开了。

    萧妈被“十亿”这个数目震晕了。

    她下意识挥了挥手,捞着手边的沙发椅背稳住了身子,瞪大眼睛看着萧裔远,说:“阿远,你你你……你去年真的挣了十亿?!”

    说完又肯定自己的猜想:“那就对了!我就说我儿子不会那么没出息!还借住?!明明是你们借住我儿子的房子!我警告你们,别看我家阿远好说话!想占他便宜,霸占他房子,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对于萧妈来说,一辈子的成就就是房子。

    她既然认定了这大平层是萧裔远的房子,那一定是誓死维护的。

    萧裔远在心里冷哼。

    他就知道岑耀古这一次是来者不善。

    除了张风起,也不会放过他的。

    幸亏他还是早有准备。

    萧裔远朝他妈笑了笑,说:“妈,您别急。这房子真的是温家买的,诺诺的家人掏钱,这都是银行能查到的,跟我没一分钱关系。”

    然后又看着岑耀古笑道:“岑老板真是会说话,我哪里挣的十亿?那是我的投资回报,难道我的投资没有本钱?我找私募基金借的钱投资,其实只是回了本,我还在还利息。自己挣的那点小钱,只够买套小房子而已。”

    萧妈听得脑袋里一团浆糊,只找自己能听懂的话询问:“什么?找谁借的钱?借了多少?怎么还要还利息?”

    “借了十亿啊。”萧裔远苦笑说道,“还有利息呢,现在才还了一部分本金,每个月还要还钱的。”

    “借了十亿?!”萧妈觉得自己高血压都要犯了,“这哪里挣钱啊?借了十亿才挣十亿,还要还利息!这明明是亏本买卖!”

    “您说得对,就是亏本买卖。”萧裔远很是耐心地扶着萧妈在沙发上坐下,继续说:“所以诺诺一家能收留我借住,给我省了不少钱,当然也省了不少事。”

    又把温一诺拉过来,走到萧妈和萧爸面前,笑着说:“而且诺诺一点都不嫌弃我不会挣钱,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

    “对,我跟诺诺订婚了。”

    他的左手拉着温一诺的左手,把两只戴着戒指的手给萧爸和萧妈看。

    萧妈看见温一诺左手上那米粒大的钻石,比她自己曾经买过的一个戒指上的钻石还要小,当然也比不过萧芳华那个大钻戒,立即心里舒服了。

    转眼越看温一诺越顺眼,特别是她家还有这么大房子……

    萧妈立刻眉开眼笑,也拉着温一诺的另一只手说:“哎呀,我从小就看一诺长大,是个特别好的姑娘,我们阿远跟你在一起,真是有福气!”

    接着又叮嘱温一诺:“我们阿远现在虽然挣钱不多,但是他以后一定能挣很多钱。而且小姑娘家家的,别钻钱眼里。有钱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哪有我们阿远又有本事,又……有贴心,是吧?”

    她本来想说“又能挣钱”的,可是想到刚刚萧裔远说他还要“还利息”,这句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突然被cue到膝盖中箭的岑耀古:“……”

    萧裔远在心里暗暗好笑,这时又一本正经说:“唉,我最近公司里周转有些困难,已经都找诺诺借钱周转了,可她也没那么多钱,如果爸妈不嫌弃,我也想找你们借点钱……”

    萧妈顿时紧张起来:“借钱啊……我和你爸就那点退休金,还要还房贷,暂时没那么多钱啊……不过你姐有!”

    说着转向萧芳华:“阿华,你有的是钱!一定要帮帮你弟弟啊!你们是亲姐弟!以后你弟弟挣了钱,肯定不会忘了你这个姐姐!”

    萧芳华也不知道萧裔远的公司到底怎么样,但是岑耀古曾经说过萧裔远很有才,他的公司前途无量,再说又是自己的弟弟,就算他不主动开口解,她也准备了一笔钱要给他。

    因此马上点头说:“妈您放心,我不会不管阿远的。”

    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存折,放到温一诺手里,说:“一诺,这是我和你姐夫的一点心意,当做是恭喜你们订婚。”

    然后又说:“这钱给一诺,就跟给阿远一样,是吧?”

    温一诺明白萧芳华的意思,笑着说:“当然啊。”

    立刻把存折放回到萧裔远手里,说:“远哥,这是给你做生意周转的。”

    萧裔远又把存折塞回她手里,含笑说:“说了是恭喜我们订婚的,怎么能用来周转生意呢?”

    他看向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岑耀古,意味深长地说:“姐夫做这么大生意,五十个亿随随便便都拿出来了,再来一百亿,是不是也轻轻松松呢?”

    岑耀古微怔,警惕地扫了萧裔远一眼。

    他是不怵萧裔远,可是萧裔远背后的ssa私募,他还是不得不防。

    虽然ssa私募现在又投资了另一家人工智能公司长缨智能,可是他们并没有抽回在ai远诺的投资。

    只是大家现在都不太看好萧裔远的ai远诺,所以业界对他们的关注也少了很多。

    岑耀古是喜欢以小博大的。

    他也早想入股萧裔远的ai远诺,因此在萧裔远的双关之下,他微笑说:“一百亿我们拿不出来啊……不过拿个一两亿入股还是没有问题的。阿远你要是缺投资,我可以让我们岑氏集团的投资部门跟你联系,购买你们公司的一部分股份。”

    “啊?还要卖股份啊?”萧裔远露出失望的神情。

    温一诺也趁机说:“都是亲戚,怎么能趁火打劫呢?不过岑老板不愧是做大生意的,生意场上无父子,我们远哥现在正是最需要来自家人‘最无私’的帮助的时候,您却提出要买我们远哥公司的股份……”

    她把“最无私”三个字说得重重的。

    萧妈不懂“买股份”是什么意思,忙问了出来。

    温一诺笑着解释:“……就是想买下远哥的公司啊,然后远哥就不是老板,而是个打工仔了……”

    这话是萧妈听得懂的。

    其实岑耀古的意思未必是买下整个公司,但是成了公司股东,萧裔远也就是为他打工,这也是说得过去的。

    因此岑耀古没有反驳。

    萧妈却无法接受:“什么?!怎么能这样呢?岑老板,我们是亲戚啊,你不能趁火打劫!”

    岑耀古眉梢跳了跳,立刻说:“那就算了,我也只是随便说说。”

    又对萧芳华说:“芳华,你要愿意,可以帮你弟弟一把,没钱就跟我说,我这里有。”

    这是把生意转成家人之间的资助了。

    温一诺知道萧裔远不差钱,但是在萧妈萧爸面前,还是“差钱”的好。

    她马上激动地说:“啊呀!那太好了!萧姐姐!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阿远的!”

    萧芳华虽然有些忐忑,但是她早就把帮助弟弟当做自己的人生信条,而且之前她在家乡江城市跟瞿有贵闹翻的时候,还是学生的萧裔远就拿了十几万出来帮她还清张风起给她垫付的钱。

    现在她有能力了,肯定是要帮萧裔远的。

    她马上点头说:“那是肯定的。阿远你别担心,需要多少钱,你给我个数,我帮你筹。不用急着还我,等你的公司有起色再说。我们是亲姐弟,也不要你的利息。”

    其实这话就跟白给他一样。

    岑耀古听出了她的意思,倒没觉得不妥,反而在心里认为萧芳华是个非常大方的人。

    做生意有时候就这样,不斤斤计较不行,太过斤斤计较也不好。

    有时候需要放长线钓大鱼的时候,就要出手阔绰。

    而且萧裔远只要接受萧芳华的钱,就说明他跟岑家的关系分不开了,他还担心什么呢?

    岑耀古笑眯眯地在旁边点头,一个“不”字都没说。

    萧裔远又趁机给温一诺刷好感,说:“我这阵子公司周转不好,平时生活上的花销都是诺诺出的。她的工作好,职位高,每个月好几万的月薪,手下还有艺员,可以提成,比我挣得多多了。”

    “啊?!你不是才毕业吗?每个月就几万了?!”萧妈又惊又喜,立刻把她当儿媳妇看待了。

    萧妈拉着温一诺的手,不住地夸她:“真是太有出息了!我们那里的街坊邻居啊,就数我们一诺最出挑!我们阿远好福气,很是好福气啊!”

    她一边夸,一边不断打量温一诺家的这大平层。

    她是知道这里的房子有多贵的。

    温家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足以说明张风起这个风水大师挣了不少钱。

    现在温一诺自己上班,一个月月薪比他们一年的退休金还多!

    她本来还打算给萧裔远介绍几个在南方认识的有钱人家的女儿。

    可是那些姑娘说实话,不是她看不起她们,实在长得寒碜。

    而她们家虽然有钱,但家里的兄弟姐妹也多,不像温一诺,不管是温燕归的钱,还是张风起的钱,肯定都是她一个人的。

    如果不是萧芳华嫁给了岑耀古,其实萧妈觉得岑耀古的两个女儿都挺配自己儿子的。

    当然了,现在萧芳华当了岑家的家,岑耀古的那两个女儿在萧妈眼里就是眼中钉肉中刺,是绝对不会让这俩跟自己儿子有任何瓜葛的。

    因此温一诺在萧妈眼里,是越看越喜欢。

    而且这个女孩子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就这方面,比外面那些不熟悉的女孩子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温一诺从小跟着张风起看风水,见多了人情世故,其实萧爸萧妈这个级别的人,她从十二岁就能掌控自如。

    萧裔远其实并不需要担心所谓的“婆媳关系”。

    在温一诺这里,不存在的。

    眼看萧妈跟温一诺越说越火热,在温一诺给她送了一张黄纸做的转运符之后,她立刻把自己最心爱的羊脂玉镯从手腕上取下来,套在温一诺的手腕上,笑着说:“这是你姐姐给我买的,说是很值钱,我看这玉质不错,就戴着了。不过这个颜色,还是你戴着好看!——就当是我给你们的订婚礼物!”

    萧裔远瞥了一眼。

    温一诺的肌肤白得耀眼,连毫无瑕疵的羊脂玉镯戴在她手腕上,都比不过她的皮肤雪白柔细。

    岑耀古嘴角抽搐着,他发现这个温一诺真是不容小觑。

    不过一会儿工夫,她居然用一张完全不值钱的符纸,从萧妈这个只进不出的“貔貅”那里,换了一个价值连城的羊脂玉镯!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