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72章 另类的圆满和补偿(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

    张风起:“……”

    他深深叹了口气,心想,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让我死了吧……

    有一瞬间,他居然真的有种“活够了”的沧桑沉重感。

    他的身体缓缓前倾,不再靠在沙发背上,但依然用手捂着脸。

    双肘撑在膝盖上,后背好像在重压之下快要绷断的弹簧。

    温燕归从来没有见过张风起这样颓丧的模样。

    她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走过来坐在他身边,将一只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小声说:“大哥,说句话你别生气……其实,我小时候就知道你不是我亲大哥……”

    张风起:“……”

    他嘴角抽了抽,终于松开捂住脸的手,扭头看着温燕归。

    在他眼里,她还是跟少女一样美貌动人。

    她的美,跟温一诺完全不一样,带着很浓厚的书卷气,像是从古诗里走出来的仕女。

    当然了,当她生气发脾气的时候,那不是从古诗里走出来的仕女,而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喷火龙。

    张风起自嘲地笑了笑,“……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小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睡醒了,听见外面有人说话。”温燕归声音轻柔说道,像是春日里的风,能够抚慰人心。

    “我有点好奇,起床扒着门缝听了一耳朵。”

    张风起沉默不语。

    温燕归看着他,继续说:“……那天晚上你在哭,说你妈妈就在门外,你要出去找她。”

    “我妈妈在劝你,说你妈妈已经去世了,她非常爱你,所以不会来找你的。”

    “你一直哭,哭的很大声,一边哭一边说你想她……很想她……很想很想她……”

    温燕归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她忙转过脸,想掩饰一下。

    张风起却不声不响递给她一张纸巾。

    温燕归接了过来,往脸上摁了摁,“后来我妈妈又跟你说,他们虽然收养你,但你还是你妈妈的儿子。每年你妈妈的忌日,他们都会带你去祭拜她……”

    “那年我六岁,你八岁。”温燕归温柔地拍了拍张风起的手背,“我那时候看你哭得那么伤心,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把你当成我的亲哥。”

    “而这么多年,你对我和一诺的好,就连亲哥都不一定做得到。”她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张风起的手,“你以后的路不管怎么选,我和一诺永远是你的亲人。”

    张风起深深看着她,半晌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岑耀古那边怎么办?”温燕归坐了一会儿,开始担心,“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暂时不会怎么样。”张风起冷静地说,“他现在已经有小冬言了,比我合适,对我应该只会关注,不会强行让我跟着他。”

    “这也难说。”温燕归摇了摇头,“岑氏集团毕竟那么大,小冬言还那么小,他现在也老了,需要一个有力的帮手。”

    张风起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张风起心里有些烦躁,说:“如果是别人的事,我起个卦就知道怎么做。”

    “可是我现在心烦意乱,根本没有心情起卦。”

    “那就暂时静观其变吧。”温燕归笑着说,有意岔开话题:“不过咱们这辈份可怎么算啊。”

    “什么辈份?”

    “喏,你是岑耀古的儿子,小冬言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可是阿远却是小冬言的舅舅……这就比你高一辈了……”

    张风起:“!!!”

    “我就说萧裔远这小子有什么好!”张风起怒了,“让一诺跟他解除婚约!马上解除!他奶奶的熊!想做我的长辈,看他有几颗牙可以让我打!”

    温燕归笑了起来,“不过从我们这边算,你是阿远的舅舅。所以啊,这一团乱麻,赶上古代皇族了。”

    这么一说,张风起也笑了,嘲讽道:“可不是?岑家那是有皇位要继承呢。你看岑耀古那鸟样,有那么多孩子,女儿也不错啊,却偏偏要找我这个都算不上他儿子的儿子。”

    “生物属性上的儿子。”温燕归笑着点点头,“不过岑耀古也真挺厉害的,看了你打的结,立刻就找过来了。”

    “他这种人自私惯了,我们不要谈他了。”张风起这么多年的心结终于解开,觉得轻松多了,“这件事要跟一诺和阿远他们说说吗?”

    他师父老道士自始至终都知道他是温家的养子,甚至也知道岑耀古是他亲爹,所以他就不用交代了。

    温燕归想了想,说:“阿远跟岑家的关系太近了,我觉得你得说。只有一诺,你说不说都无所谓……”

    张风起心里一喜,正觉得释然,又听温燕归继续说:“反正阿远会告诉她的。”

    张风起:“……”

    “那就都说吧,总好过从别人那里听第二手消息。”张风起没好气地说。

    晚上温一诺和萧裔远下班回来,老道士在厨房做晚饭的时候,张风起把他俩叫到自己房间。

    “阿远,一诺,坐。”张风起指指面前的转角沙发,“有点事要跟你们说。”

    温一诺立刻紧张起来:“大舅,我们最近在给阿远的房子买家具,开销比较大,您是要借钱吗?一万两万还行,再多就没有了……”

    张风起:“!!!”

    “我在你心里就是这种人吗?!钱钱钱!就知道钱!”张风起恼羞成怒,指着温一诺骂了一通。

    温一诺也不生气,嘻嘻笑着,躲在萧裔远身边做鬼脸。

    张风起骂完了,萧裔远给他递上一杯水。

    他接了过来,看萧裔远更加不顺眼。

    这小子居然有可能做他长辈!

    让他怎么会心里舒服?

    张风起喝了一口水,冷着脸说:“是这样的,有件事要跟你们俩说一下。”

    “大舅您要结婚了?!是不是要结婚了?!还是您把人家的肚子弄大被人逼婚了?!”温一诺的脑洞就像是南美高原上的羊驼,呼啸着从山顶往下冲。

    “都不是!你给我闭嘴!听我说完!”张风起气得挥着胳膊要打温一诺。

    萧裔远帮拦着他,笑着说:“诺诺就是顽皮一点,大舅别生气。”

    听见萧裔远叫他“大舅”,张风起突然不生气了,他乜斜着眼睛看他一眼,心里美滋滋,咳嗽一声说:“那我就说了,岑氏集团那个老板岑耀古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温一诺和萧裔远一齐点头。

    “……他是我爹,我亲爹。”张风起轻描淡写地说完,状若随意地端着水杯吹了一下。

    其实那水温才是室温,根本不用吹,他就装个逼而已。

    温一诺和萧裔远果然被震住了。

    温一诺一双比一般人更黑沉的眸子盯着张风起,脑子却完全呈现放空的状态,不知道刚才听见了什么话,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萧裔远倒是有一点点心理准备,不过他也没想过是这样劲爆的结果。

    他眨了眨眼,突然想起来,如果张风起是岑耀古的亲儿子,那他岂不是小冬言同父异母的哥哥?

    而自己可是小冬言的舅舅……

    这样一来,他刚才那声“大舅”,叫得好像有点亏。

    萧裔远抿了抿唇,脸上的神情有些纠结。

    张风起看着他俩,完全看得出来他们在想什么。

    他对着萧裔远哼了一声,却看着温一诺说:“一诺,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温一诺回过神,神情热切起来,“大舅!您发财了!岑耀古那么有钱,他打算分您多少信托基金?!”

    张风起一拍大腿:“卧槽!今天忘了提!下一次他再说要我回岑家,我就问问他打算分我多少家产!”

    他说得兴高采烈,其实只是为了逗温一诺而已。

    岑耀古的钱,除非是他亲手挣过来的,他一分钱都不会要他的施舍。

    “哎呀!当然是越多越好!”温一诺高兴完了,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啊?您是岑耀古的亲生儿子?!那我妈呢?我俩小姨呢?她们也是岑耀古的女儿吗?!”

    如果是的话,那自己的外公,岂不是戴了很多顶绿帽子?

    温一诺囧囧有神地看着张风起。

    张风起刮刮她的鼻子,“想什么呢?你妈和你两个小姨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是你外公外婆领养的。”

    温一诺拍着胸口,大大松了一口气,讨好地坐到张风起身边,说:“大舅,虽然您跟我妈没有血缘关系,我还是能叫您大舅,是吧?”

    “嗯,那当然。”张风起傲然挥了挥手,“你是我亲手带大的,你要不认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就对了。”温一诺笑着又搓了搓手,“那您以前说我继承您全部财产的事儿,也做数吧?”

    张风起:“……”

    这丫头可真像他的亲生女儿,啧啧,可惜了……

    不过他也只敢在心里小声比比而已,表面上却做出不置可否地样子,打着官腔说:“这个嘛,还要研究研究一下。某人如果很快结婚,谁知道会不会胳膊肘往外拐?我的财产可是要给我,给你妈,还有你师祖爷爷养老的!”

    “大舅您不能这样!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我订婚的时候您可没说订婚就取消继承权!”温一诺嘟起嘴,“我要找师祖爷爷评评理!”

    两个人又闹又叫,简直撑起一台戏,气氛火热极了。

    萧裔远在旁边看着他们舅甥俩毫无隔膜的闹腾,微微笑着,有一点羡慕。

    这种亲情,在他家里是感受不到的。

    不是说他爸妈对他不好,不,他们对他很好,非常好,而且很偏心他。

    他从小就知道。

    可是他最亲近的人,却是姐姐萧芳华。

    而萧芳华从小就是个小大人,从来没有像张风起这样活络。

    萧裔远想,温一诺那么吸引他,大概也是因为他在她身上看见太多他曾经求而不得的东西。

    如果自己求而不得,就去跟拥有这些东西的人在一起,也是一种另类的圆满和补偿。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感谢大家的订阅、投票和打赏,特别感谢“helen3500丸子”盟主大人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