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79章 你要怎么谢我(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秋皱了皱眉头。

    这个温一诺,在他们身边出现的概率实在太高了,真的是偶然吗?

    她收回视线,看向沈如宝,沈如宝这时也跟着她爸爸的视线看向车窗外面。

    而他们的车已经加速前行,沈如宝没有看见在跑步的温一诺,只看见一晃而过的斑驳砖墙,上面爬满了爬山虎。

    温一诺把早餐送回去之后,和家里人一起吃了早餐,结果萧裔远和张风起都离开之后,温燕归就说头疼,好像有点感冒,回房躺着去了。

    温一诺忙去找家里储藏的感冒药,结果发现居然都吃光了。

    于是她马上跑出小区,去附近最近的药店买药。

    因为心里急,她选择了小路,一路快跑去药店。

    结果就这条小路,她还和沈家那辆加长定制的劳斯莱斯幻影不期而遇。

    温一诺没有理会,反正她在路边的人行道上跑,对方中不能把车开到人行道上。

    她很快来到药店门口,进去买了一兜子家里急救药箱必备的常用药。

    回到家,温燕归已经在床上睡了。

    温一诺倒了温水,把温燕归叫起来,让她吃两粒白天吃的感冒药,自己又给傅宁爵发消息请假,说她妈妈生病了,要在家里照顾她。

    傅宁爵马上回复消息:没关系,你也要保重,别担心工作。

    温一诺心里很温暖,回复他说:谢谢小傅总,我会的。

    还发了一个可爱的小兔子笑脸表情包。

    ……

    萧裔远来到办公室,才收到温一诺的微信,说她妈妈生病了,她在家里照顾她,今天请假不上班了。

    萧裔远忙给她打电话:“诺诺,你没事吧?”

    温一诺轻手轻脚走出温燕归的房间,悄悄关上门,握着手机跟萧裔远通电话:“我没事。妈妈刚才吃了药睡下了,等她出了汗,退烧了我就放心了。”

    萧裔远安慰她一会儿,说:“有事马上给我打电话,不要一个人扛。”

    “知道了。”温一诺心里甜滋滋的,虽然以前萧裔远也是这么照顾她的,但现在真正成了未婚夫妻,她才发现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萧裔远放下手机,抬头看见叶临泽站在他办公室门口。

    萧裔远不知道他在这里站了多久,心里琢磨着,脸上却露出笑意,说:“早上好,进来坐。”

    叶临泽笑着走进来,很是自在地坐在萧裔远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说:“萧总,刚才跟一诺打电话呢?”

    “当然,我还能跟别人这么说话?”萧裔远失笑,“对了,最近都没看你跟三亿姐联系过,诺诺前儿还说起过要大家一起去吃火锅。”

    叶临泽的神情顿时有些不自在。

    他咳嗽一声,在椅子上挪挪位置,讪笑着说:“我最近太忙了,三亿姐也比较忙,有很久没有联系过了。”

    萧裔远看了他一眼。

    不等萧裔远说话,叶临泽马上转移话题说:“萧总,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来说私事的。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们还是讨论公事吧?”

    萧裔远勾了勾唇角,拿出公事公办的语气说:“好,谈公事,你有什么事吗?”

    叶临泽又觉得不舒坦,他眼神黯了黯,才说:“萧总,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萧裔远:“……”

    他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说:“临泽,如果你是来谈员工绩效中期考核的成绩,你应该去找你的上司。”

    叶临泽是萧裔远的第一个雇员,可惜他的聪明劲儿都用到别的方面去了。

    不过萧裔远对他也没有太大希望。

    比天份,他比萧裔远自己差远了。

    比勤奋,他也比早逝的舒展差远了。

    萧裔远给叶临泽一个工作机会,完全是看在温一诺的面子上,帮温一诺在室友三亿姐面前做人情。

    但是叶临泽好像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始终没有清醒的认知。

    叶临泽果然皱起眉头,说:“萧总,咱们也不是一般的朋友,何必过河拆桥呢?”

    萧裔远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他挑了挑眉,“过河拆桥?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萧总,你这个公司,当年一个人都招不到,如果不是我,你就是一个光杆司令,是吧?”叶临泽说话很不客气。

    萧裔远不置可否,脸色镇定地看着叶临泽,淡淡地说:“嗯,还有呢?”

    “还有?”叶临泽留神打量萧裔远的神情,却从他那张让人羡慕到嫉妒的俊美面容上看不见任何端倪。

    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说:“我最近发现,公司的erp系统把我的权限降到了普通职员资格,很多板块看不见,特别是财务那一块,我想问问是怎么回事。”

    萧裔远微微一笑,“叶经理,你的职位是什么?”

    叶临泽愣了一下,“运营部经理,主要工作是负责开发公司的app和打理官博。”

    “嗯,那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进入erp的财务系统?”萧裔远不动声色地说,“这跟你的本职工作有关系吗?”

    一个公司的财务系统,差不多是公司的核心内容之一,谁都不能随随便便让人看。

    叶临泽有些脸红,但还是鼓起勇气说:“可我觉得我也是公司的一份子,而且是公司初创阶段就跟你一起打拼的合伙人……”

    萧裔远终于明白叶临泽的用意。

    这是不满足只做小职员,要做“合伙人”了。

    凭什么呢?

    他虽然是燕大计算机专业毕业,可并没有把他的聪明才智和全部精力用在技术上。

    而在运营方面,这半年多来,叶临泽的表现只能用“马马虎虎”四个字来形容。

    萧裔远知道,叶临泽最近甚至把大部分工作都推给新招来的人,自己很少来公司……

    萧裔远微笑着摇摇头,“叶经理,如果你想做合伙人,实在很抱歉,我们公司不是合伙人制度,所以就连我,也不是合伙人。”

    “我们公司只有股东,如果你有钱需要投资,可以去找别的公司。我们工作暂时不吸收新的股东。”

    说完他打开电脑,说:“还有什么事吗?”

    这就是赶客的意思。

    叶临泽见萧裔远完全没有分他一杯羹的意思,心里不是不羞恼的。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萧裔远的“合伙人”,哪怕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伙人,但是在ai远诺初创阶段,他也是出了大力的。

    结果萧裔远到现在连一点股权都不分给他。

    叶临泽恨恨地站起来,忍着怒气说:“那看来是我多事了,我认识一些投资圈的大牛,他们对ai远诺不熟悉,是我极力向他们推荐,他们才答应给我们公司投资。不过萧总既然不需要,那我就回绝他们了。”

    萧裔远头也不抬,“嗯”了一声,“劳烦了,都回绝了吧。”

    叶临泽几乎厥倒。

    他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了萧裔远的办公室。

    萧裔远这才抬眸,看着叶临泽的背影渐渐走远。

    叶临泽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怎么也不能集中精神工作。

    他试着用电脑看了一下公司的官博,也没什么新内容。

    不由拿出手机,给岑夏言发了条微信:夏言,你现在在哪儿?

    等了半天,没有回复。

    叶临泽又给岑春言发了条微信:阿春,你在干嘛呢?想你.jpg。

    等了半天,也没有回复。

    就在叶临泽快要忐忑不安的时候,岑春言给他回复微信了。

    【阿春】:我刚才去跑步了,没有带手机。你在干嘛呢?

    叶临泽松了一口气,回复:我在上班啊,不过总也不能集中精神,大概是太想你了。

    岑春言打了个害羞的表情包,回复:我们前几天才一起吃过饭啊……

    叶临泽回复:今天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吧?突然想吃火锅了。

    岑春言马上答应下来,还回复说:我正好有件事要跟你说。

    两人便订了餐馆,才各自放下手机。

    萧裔远今天提起了三亿姐,叶临泽才想起来自己真的是很久没有跟三亿姐联系了。

    他还是有一点点想她的。

    可是再想想自己的情况,又决然摇了摇头。

    ……

    下午下班之后,叶临泽直接去了跟岑春言约好的火锅店。

    他去得早,在餐厅靠窗的位置坐下之后,岑春言还没来。

    叶临泽自己点了几个小菜和一碟卤猪头肉,一边吃一边等岑春言。

    岑夏言今天正好也在这个火锅店里跟朋友聚餐。

    叶临泽进来的时候她就看见了他,因为他正好坐在她斜对面。

    叶临泽虽然养父母很一般,可他本人的外型还是很能打的,眉清目秀,是文弱公子那一类的。

    岑夏言跟朋友正说得高兴,也就没有跟叶临泽打招呼。

    两组座位中间用一些绿植隔开,前面的人基本上看不见后面的人,后面的人也只能看见一点点,能保持一定的**。

    叶临泽一个人坐了会儿,点的小菜都快吃完了,岑春言才气喘吁吁地进来。

    她在叶临泽对面坐下,背对着绿植的方向,很兴奋地笑着说:“对不起我来晚了,刚才接了一个朋友电话,有好消息告诉你!”

    她因为太激动了,声音有些大。

    餐厅里有别的食客不耐烦地抬起头,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

    叶临泽忙“嘘”了一声,“小声点儿。”

    岑春言努力压低声音,笑着说:“你不是说你父母过世的时候,遗嘱上没有你的名字吗?”

    叶临泽点了点头,很郁闷地说:“我姐姐和姐夫都是这么说的。而且我也看过遗嘱,确实没有我的名字。”

    岑春言似笑非笑地说:“我找了我妈妈那边的一些朋友帮我查了一些资料快递过来,我这几天都在看有关你父母当年的事。如果我告诉你,我发现他们可能立有遗嘱,而且遗嘱对你非常有利,你要怎么谢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