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80章 香饽饽的赘婿(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叶临泽差一点握不住手里的筷子。

    “什么?!我亲生父母还有遗嘱?!”他几乎吼出来了。

    实在是太意外了,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

    就好像小时候看哈利波特那本书,看见失去父母寄人篱下的小哈利得到一份由猫头鹰送来的录取通知书,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知道自己不是无父无母的小可怜,而是很多人心里的大救星!

    那时候,他曾经无数次梦想,如果自己不是这对残疾夫妇的孩子,而是某个大富豪的私生子,那该有多美好?

    现在听到岑春言说的这句话,简直就是他最狂野的梦想成真了!

    不,比他最狂野的梦想还要真!

    因为在他最狂野的梦里,他也只想过自己是富豪的私生子……

    而现在,岑春言告诉他,他的父母,居然很可能有遗嘱,而且那遗嘱还是对他非常有利!

    叶临泽热切地看着岑春言,“你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岑春言见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了,忙示意叶临泽压低声音,小声说:“你别那么激动……只是我请朋友弄来你父母当年出事时候的警局卷宗,发现了一个非常小的细节。”

    “什么细节?”叶临泽的心跳得很厉害,震得他的耳膜都嗡嗡作响。

    岑春言反问他:“……你有没有去找过你父母当年出事时候的警局报告?”

    叶临泽愕然摇头,“当然没有,我找谁去要啊?我又不是你,你是岑老板的女儿,谁都得给你面子。”

    岑春言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帮她弄资料的,可不是她爸爸的关系,而是她妈妈蓝琴芬那边的人脉。

    不过她为人非常谨慎,能不说的话,只是简单地解释:“这不是给不给面子的问题。而是你作为你父母的儿子,是有权力要求看当年的卷宗的。当然了,现在我已经弄到了,你有空可以自己看。”

    说着,岑春言把一个文件袋放到餐桌上。

    叶临泽当宝贝一样捧起来,来不及细看,再次急切地催促岑春言:“你快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也不算是问题。”岑春言声音略高了一点,她也很兴奋的样子,毕竟花了她不少时间研究这件事,“主要我发现,你父母在警察来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只有三个字‘找律师’。”

    叶临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非常失望地往后一靠,“……这叫什么细节?”

    还以为能有真凭实据呢。

    岑春言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不过看着叶临泽失望的模样,她还是耐心地说:“大概你确实没有去了解过二十多年前的那场事故。你父母临死前说‘找律师’,这说明你们家那时候是有自己的律师的。”

    “那个时候你父母只是一般的小生意人,还没到后来地产翻倍之后的豪富程度,所以我推论,他们那个时候应该不会像现在的富豪一样,动不动就有事找律师。”

    “而他们需要用到律师的场合有两种,一种是跟生意有关,一种是跟家庭有关。”

    “出事故的时候找的律师,应该不会跟生意有关,那只有跟家庭有关。”

    “而跟家庭事务有关的律师,一般分两种,离婚律师和遗产律师。”

    “你说,在你出了事故快要去世的时候,你想见的律师,会是哪一种?”

    岑春言胸有成竹的分析,不仅叶临泽听得目不转睛,就连他们斜对面的岑夏言都听得聚精会神。

    叶临泽这时激动地叫起来:“……肯定是遗产律师!”

    “对,我推论,你父母九成九立过遗嘱!”岑春言抬高了声音,双眸发亮,“而在后来处理你父母遗产的时候,你姐姐确实以‘无遗嘱’的情况领会你父母的所有财产!”

    “在没有遗嘱的情况下,你父母的财产应该是你们姐弟,还有你的爷爷奶奶、外祖父外祖母都有继承权。”

    “不过你外祖父、外祖母和爷爷那个时候都不在了,那么继承权就在你们姐弟和你奶奶之间。你姐姐曾经给过你奶奶一笔钱,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是用这笔钱当做是遗产的一部分,给你奶奶。”

    “而你呢,从小被送人,并且被收养,所以失去了遗产继承的资格。”

    叶临泽这时回过神,惊喜地说:“所以,如果我们能证明,我爸爸妈妈去世前留有遗嘱,那么我姐姐的举证‘无遗嘱’,就是骗人的!”

    岑春言赞许地点点头,“对,就是这个道理。而且我在调查中还发现,你姐姐的丈夫蒋善楠,当年曾经做过你父母的律师!”

    岑春言的话说到这个地步,叶临泽完全明白了。

    他唰地一下站起来,脸上涨成猪肝色,狰狞地说:“我明白了!他们一定早就勾搭在一起了!说不定我父母的死……”

    “不,你父母的死,确实是个意外,不是人为。”岑春言冷静地说,“我劝你不要多此一举,没用的。你应该集中在寻找你父母当年立的遗嘱上面。”

    “可是我要怎么做呢?!”叶临泽狂喜之后渐渐恢复理智,求救般看着岑春言,“阿春,你帮我啊!你帮我,等我拿回遗产,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岑春言太尴尬了,恨不得捂住脸,可众目睽睽之下,那样只会更失礼。

    她强笑着说:“我已经帮你很多了,剩下的事,我没法帮了啊,你是当事人,你不出面,别人都是师出无名啊……”

    “再说为了查这些陈年往事,我已经欠了很多人情了。再欠下去,我可担不起了。”

    叶临泽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

    他一屁股坐回椅子上,后来的火锅都吃得食不知味。

    岑春言倒是吃得很开心,还不不断给叶临泽夹菜。

    叶临泽皱着眉头,吃了几筷子就叹一声气,岑春言却只是好脾气地对他笑了笑,一副很包容的样子。

    岑夏言从头到尾围观,对叶临泽不由更加感兴趣了。

    ……

    过了几天,岑夏言也派人去了c城查叶临泽父母遗嘱的事。

    因为有了岑春言查的资料指引,岑夏言很快找出叶临泽姐夫蒋善楠当年任职的律所,也从那个律所里,成功找到了叶临泽父母当年立下的遗嘱!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当年叶临泽父母立的遗嘱,是把几乎全部财产都留给了还在襁褓之中的叶临泽!

    岑夏言拿着这幅遗嘱复印件,笑得很开心,“难怪!我说嘛,哪有人会把财产全部留给女儿,再把儿子送人的!——真是太欺负人了!”

    她立刻给叶临泽打电话,说:“叶临泽,最近有空吗?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看。”

    叶临泽见岑夏言主动给他打电话,非常高兴,一口答应下来。

    两人这一次见面的地方,不在公共场合,而是在岑夏言在京城的公寓里。

    叶临泽是第一次来岑夏言的公寓,地段装修都没得说,虽然没有大平层那么大,但是她一个人住三居室的房子,还是显得太阔绰了。

    “坐吧。”岑夏言对他十分热络,“想喝什么?我这里有咖啡、茶、果汁、水,还有碳酸饮料。”

    “咖啡就好。”叶临泽笑着坐下来,“有什么好事?夏言你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我哪有喜事?要有也是你有喜事!”岑夏言笑着把那份复制的遗嘱放在叶临泽面前,说:“看见了吧?我们c城新一代地产大亨要横空出世了……”

    叶临泽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还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不过他拿起来看了之后,几乎狂喜到差点晕过去。

    “哈哈哈哈!这是真的!这果然是真的!我就知道上天不会这样待我!”叶临泽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岑夏言笑眯眯地看着他,说:“你也别高兴得太早。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你姐姐和姐夫那么多年前就谋划了这件事,你光凭这份遗嘱,他们肯定是不会甘心把东西吐出来的。”

    叶临泽不以为然,“我们国家是有法律的,如果我去告他们,他们敢不吐出来?”

    “呵呵。”岑夏言摇了摇头,单手成刀,做了个劈砍的动作,“你太不了解人性了。如果他们知道你找到了遗嘱,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吗?只要做掉你,就算有遗嘱也是一场空。”

    叶临泽突然呆住了。

    他想起了自己毕业前那段找工作的黑暗日子。

    找一个工作,他姐就给他毁一个……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有这份遗嘱的存在呢。

    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他恐怕真的是小命不保了。

    叶临泽苦闷地抱头坐回沙发上,恼怒地说:“他们怎么能这么做?!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有啊,就看你愿不愿意了。”岑夏言笑吟吟地看着他,换了个姿势坐着,“叶大亨,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拿回全部财产,你的身家是多少?”

    现在c城乘风商业地产公司拥有的地皮,都是叶临泽父母留给自己儿子的。

    到现在那些土地的价值,值得上半个岑氏集团的市价。

    岑夏言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再说叶临泽是岑春言看好的男人,在岑夏言眼里就更宝贵了。

    岑夏言从小就是以岑春言为目标,凡是岑春言有的,肯定是好的。

    只要能抢过来,她从来就没有手软过。

    叶临泽明白了岑夏言的意思,看着她的目光不不由火热起来。

    其实在岑春言和岑夏言两姐妹之间,岑春言已经不会继承任何岑家家产,在叶临泽眼里,早就比不上岑夏言了。

    “夏言,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在一起。”叶临泽坐到她身边,大着胆子握住她的手。

    岑夏言笑了起来,“只是在一起吗?”

    她放下手里的果汁,“我们结婚吧。只要你入赘,我就帮你把家产要回来。”

    叶临泽的心再次狠跳了起来。

    比幸福来得太快还要幸福的事是什么?

    就是幸福的事,一天来两次!

    叶临泽毫不犹豫抱住岑夏言,激动地说:“夏言,我知道你对我是有感觉的,是不是?”

    “我本来就喜欢你……可是你太高高在上,就像天上的云捉摸不定……我以为我这辈子都没这机会了!”

    “感谢你!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我们结婚!我们马上结婚!”

    他知道,只要跟岑夏言结婚,他不仅生命安全能够得到保障,而且还能成为岑耀古的女婿!

    入赘有什么不好?

    难道不知道现在男频最流行的网文类型就是赘婿吗?!

    喜欢看网文的叶临泽完全把自己代入了赘婿类型的网文男主,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岑夏言的条件。

    事实上,这也是他最好的选择。

    因为岑春言已经表明不会继续帮他,他又没实力自己跟自己的姐姐姐夫斗。

    现在岑夏言能主动帮他,他是求之不得。

    而岑家的女婿,不知道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位置。

    ……

    岑夏言这边说到做到。

    半个月后,萧裔远得到一张请帖,是岑夏言和叶临泽的结婚请帖,还是岑耀古亲自寄给他的。

    请帖上写明了叶临泽是入赘。

    看着这张请帖上的字,萧裔远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半天没有回过神。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