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81章 明艳如霞光(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恰好叶临泽请了两星期假,说是回老家有点事,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萧裔远愣了好一会儿,才给叶临泽打了电话。

    叶临泽过了一会儿才接他的电话,声音里是满满的春风得意:“萧总?有什么事吗?我还在休假呢。”

    萧裔远没空跟他瞎掰扯,直接问:“叶临泽,你是要入赘岑家跟岑夏言结婚?”

    叶临泽:“……”

    他有些惊讶,下意识矢口否认:“没有的事,我要结婚,怎么会入赘呢?不过我确实跟夏言在交往中。”

    萧裔远低头看了看那张请帖,又确认了一下信封上的发信人,并且给萧芳华发了一条微信,问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萧芳华很快回复:是的,都在订举行婚礼的酒店了。我听说他们已经在民政局登记,的确是入赘,还签了婚前协定。

    萧裔远当然更相信萧芳华的话。

    他淡淡笑着对叶临泽说:“可是我已经收到岑老板发的结婚请帖,上面写着入赘。难道是岑老板骗人?还是有人冒岑老板的名字给我发假消息?”

    叶临泽惊出一身冷汗。

    他也是要面子的人,虽然答应岑夏言入赘,可是以前的亲戚朋友他一个都不想请,也跟岑夏言说好了不请他这边的亲戚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在萧裔远的逼问下,他脸皮再厚也无法继续撒谎了,惊慌失措地说:“我还有点事,不能说电话了。等我忙完了给你打回去!”

    然后马上挂了电话。

    萧裔远愕然盯着自己的手机,不敢相信这是叶临泽做出的事。

    不过再想一想,这也确实是叶临泽做得出来的事。

    永远的敢做不敢认,永远的分不清轻重缓急。

    他当时为了给温一诺面子帮了叶临泽一把,现在叶临泽看来已经上岸,有了更好的靠山,他也用不着继续下去了。

    萧裔远想着,马上指示公司的人事经理,说:“叶临泽违反公司诚信原则,已经被解雇,你把手续给他办好,让财务结算工资。”

    然后他马上取消叶临泽的公司账号权限,他负责的app和公司官博全部换密码。

    叶临泽那边还没缓过劲儿,就收到ai远诺人事经理的短信,通知他因为违反公司规章制度,解除劳务合同。

    这就是被开除的意思。

    叶临泽不由大怒。

    他立刻觉得是萧裔远嫉妒他,看不得他好,而他现在有了岑氏集团撑腰,还怕萧裔远?

    可是转而想到萧裔远的姐姐萧芳华就是岑耀古现在的老婆,自己还得叫她一声“妈”,立刻又萎了。

    他又气又恨,可还无处发泄,憋屈得快吐血。

    岑春言也得到岑夏言要跟叶临泽结婚的消息,还是她妈妈蓝琴芬打电话告诉她的。

    “阿春,那个什么叫叶临泽的男人,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又要跟夏言结婚了?还是入赘?”蓝琴芬很是好奇地问,“我不是说他好话,我也不看不上他,你跟他在一起,我以前都不说话的。”

    岑春言苦笑了一下,“妈,您不能跟我留点面子吗?”

    “嗐,你不跟他在一起才是好事。”蓝琴芬笑着说,“只是我很惊讶,他怎么跟夏言凑到一起了?”

    岑春言淡淡地说:“夏言在国外有那么多次失败的感情经历,还没学乖。凡是我有的,她就想抢。”

    “呵呵,阿春,我跟你说,恋爱这种事呢,如果失败一次,是遇人不淑。失败两次,是运气不好。要是失败三次四次五次,就要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的问题。”蓝琴芬语重心长的说,“岑夏言能看上叶临泽,那是活该。可你长这么大,我就没见过你对谁动心。好不容易有个叶临泽,虽然我不喜欢,我也没说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这个人不容易动感情,这样的人,好也不好。有时候我还真想你跟老三那个傻叉的女儿一样,多谈几次恋爱,哪怕失败呢,也比你现在要好啊。”

    岑春言笑了,用手捋捋头发,“您怎么知道我没动过心?只是我比较懒,很被动,不会付诸行动罢了。”

    母女俩说了一会儿话,蓝琴芬才放心地放下电话。

    ……

    晚上吃晚饭的时候,温一诺也从萧裔远那里得到叶临泽要跟岑夏言结婚的消息,还是入赘岑家。

    她惊讶地嘴都合不拢:“真的吗?怎么会这样?!我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三亿姐啊!”

    “也许喜欢过。但是叶临泽这种人的喜欢,是最廉价的。”萧裔远很冷静地分析,“他从小到大真正想要的,从来就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情。”

    “可是三亿姐喜欢他啊!”温一诺放下筷子哀叹,“我要去安慰安慰三亿姐,不知道她知不知道。”

    “她应该有心理准备了。”萧裔远给温一诺夹了一块炖得糯糯的红烧肉,还加了一块吸满了肉汁的笋干,“暂时别提吧。”

    温一诺吃完肉,还是摇了摇头,“不行,我得去问候一下她,免得她一时想不开钻牛角尖。”

    她拿起手机,给三亿姐发了条微信。

    【一诺】:三亿姐,最近还好吗?上次说想一起吃火锅的,什么时候有空?

    三亿姐一直没有给她回复,温一诺等了一会儿,也就放下了。

    这个时候,她直接打电话好像也不合适。

    不过到了晚上十点多,她洗完澡,回卧室准备睡觉的时候,三亿姐的电话打过来了。

    “一诺,你是知道了吧?”她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语气有些不正常,“呵呵呵呵……我是谁?我是三亿姐啊!注定要嫁入豪门的!何必跟一个不起眼的小瘪三浪费时间!”

    温一诺心里一沉,马上问道:“三亿姐,你喝酒了?在哪儿?我来找你。”

    “不用,我没醉。”三亿姐把手机拿开了一些,让温一诺听见那边喧闹的音乐声,醉醺醺地说:“我在酒吧呢……城里最有名的‘焚’,好酒好吃还有国外一流的调酒师,我等下还要去蹦迪……你呢?在家里跟乖宝宝一样睡觉?”

    温一诺有些心神不宁,她摸出自己用来快速卜卦的铜钱,往床上扔了几次。

    卦象不太好。

    三亿姐今天晚上得有挫折。

    温一诺再也坐不住了。

    她故作轻快地说:“我可不是乖宝宝!我也要喝鸡尾酒!我也要蹦迪!你等着啊!”

    三亿姐其实一个人在喝酒,虽然不时有男人过来搭讪,可她一个人都不想理。

    温一诺主动说要来陪她,她推脱了几次,最后还是同意了。

    因为她太孤独,太苦闷,太难受。

    温一诺打开衣柜,迅速挑了一身比较贴身的皮装。

    上身是齐腰的小皮夹克,里面穿着一件很酷的黑色军用t恤。

    修身的皮裤衬出一双修长的腿,她这条皮裤的皮子延展性特别好,不像那种劣质皮裤,穿上去就跟上酷刑似的。

    脚上是一双黑色皮质马丁靴。

    头发扎成马尾,耳朵里戴着装饰性的蓝牙耳麦,看上去像漂亮的耳饰。

    将手机塞到小皮夹克的内兜里,拿起车钥匙,温一诺悄悄从家里溜了出去。

    温燕归、张风起和老道士这个时候都睡了,萧裔远还在自己房间里加班写程序,因此温一诺出去没有一个人知道。

    她开着自己的宝马3系往京城三环体育馆那边的“焚”开去。

    此时三亿姐已经喝得有点飘了,肚子涨得厉害,她拎起自己的lv包包,往洗手间走去。

    她刚离开,一个男人飞快地闪过来,往她的酒杯里撒了点东西,然后坐到她旁边的位置上。

    酒吧里,这种人多了,还有人专门等着女人喝醉了趁机“捡尸”。

    大家都见怪不怪,看见也装没看见,不惹闲事。

    可是沈召北没这个认知,而且他也没有“不惹闲事”的习惯。

    他刚才就看见三亿姐了,一个人在哪里喝闷酒,那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看得他移不开视线。

    他试了几次搭讪,那个女人都没理他,而且居然都没认出来三次搭讪的是同一个人!

    看看她醉得多厉害!

    就因为他一直关注着她,所以他看见那个人往三亿姐的酒杯里放东西。

    这怎么行?!

    沈召北立刻走了过去,一把扭着那个男人的胳膊,大声说:“你往她的酒杯里放了什么东西?!”

    那个男人吓一跳,忙甩脱沈召北的手,恼怒说:“关你什么事?!她是我老婆!”

    沈召北愣了一下,“……真是你老婆?”

    一颗心简直沉到谷底。

    他好不容易看上一女人,还是别人的老婆??

    他的命怎么这么苦……

    还没等到沈召北自怨自艾结束,三亿姐已经拎着自己的lv包包,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了。

    她看着自己的位置附近有两个男人,还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

    皱着眉头到处找自己先前的座位。

    那个往她酒杯里撒药的男人忙端着她的酒杯过来,殷勤地说:“老婆,你可回来了,快把这杯喝完我们回家去吧!”

    三亿姐迷迷瞪瞪看着他,“……老婆?什么老婆?你不是去跟别人结婚了吗?”

    那男人一听有戏,立刻打蛇随棍上,说:“没有!我没跟别人结婚!我想娶的只有你啊!”

    说着一把揽住三亿姐的肩膀,就要把酒给她惯下去。

    沈召北在旁边看傻了,不知道该不该阻拦,只是着急说:“不能喝!他给你下药了!”

    三亿姐是真的醉了,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

    她无法拒绝,但是别人可以。

    温一诺这时正好赶过来。

    她没看见之前发生什么事,但是正好看见一个人模狗样的男人抱着三亿姐,试图给她灌酒。

    还有一个男人在旁边喊“他给你下药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快步上前,直接飞起一脚,向那个灌酒的男人踹过去。

    马丁靴的靴底厚重像砖石,温一诺一脚踹去,正踹在那人的膝盖上。

    那人只感觉左腿膝盖一阵剧痛,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跪倒。

    手里的酒杯也吧嗒一声摔在地上,玻璃碎片飞溅,酒水蜿蜒流出来,一直到温一诺脚边才绕了过去。

    那人抬起头,一个身着皮衣的帅气女子站在他面前,明艳如霞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