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87章 从喜欢到爱意(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过年前就买了房子,本来是打算过年后就搬出去的。

    两人还商议要在结婚前先同居一段时间。

    但因为过年后大家一直各忙各的,还没有腾出时间来决定正式搬去同居的时间。

    温一诺瞅了萧裔远一眼,有心想问问他,她是不是也跟他一起搬出去。

    可是瞅了他半天,他依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好像还挺生气的样子,温一诺心里更加不悦,赌气说:“……那好,你一个人搬出去,我是不会跟你一起搬去同居的。”

    萧裔远抿了抿唇,半垂了眼眸。

    长而浓密的睫毛盖住了他眼底复杂的神色。

    他刚才决定搬走的时候,完全忘了温一诺答应跟他一起同居的事。

    现在再挽回,好像已经晚了。

    他的自尊让他无法在这个时候低声下气的求她,特别是她刚刚还在跟另一个男人谈笑风生……

    萧裔远缓缓抬起头,自嘲地一笑:“嗯,那我走了。”

    他不再回头,一个人走进了电梯间。

    转过身,阖上电梯的门。

    电梯门缓缓关闭的时候,他抬起头,看着站在对面手足无措的温一诺,淡淡笑了笑。

    温一诺对他这张美得无与伦比的脸早就看熟了,甚至还没有蓝如澈的脸让她第一次看见的时候惊艳。

    可是这一刹那,她看呆住了。

    同样是她看熟了的五官,却在他笑的时候让她的心突然如同被重锤击打。

    那明朗绚烂的笑容,灼如朝霞,濯若夕月。

    是跋涉在沙漠里的旅人,突然看见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震撼。

    是漫长的期盼中,终于等到“杏花春雨江南”的归期。

    是五陵少年银鞍白马,于落花中矫健而来,持鞭轻笑。

    但也是孤枕蝴蝶,凤凰吟鞋,你既无心我便休的决绝。

    电梯门关了很久,萧裔远已经早就走了,温一诺还站在电梯间门口,脑子里混乱至极。

    像是一台质量上乘的精密仪器突然因为运转过度,就这样卡了壳。

    直到快中午了,老道士从自己房间里出来,嘟哝说:“你们生气归生气,可不能不吃饭啊?”

    他敲了敲张风起的门,“徒弟,去洗菜择菜,我要做午饭了。”

    张风起“哦”了一声,从屋里出来,探头看了一下,“一诺呢?她有好好反省吗?”

    老道士嗤了一声,“你们今天可把她吓着了。”

    “不好好收拾她她都快上天了!”张风起想到温一诺的伤,心里就是一阵紧张,“这一次非得把她的气焰打下来不可!”

    老道士想了一下,说:“好吧,我就不插手了。她到底是个姑娘家,血光之灾不宜太多,太多的话,会对巨门星,也就是天医星有不好的影响,会有生育上的问题。”

    他这么一说,张风起更紧张了,“那更不行了,得更严的惩罚她!”

    说着他就去温一诺的房间找她。

    温一诺的门并没有关,站在门口就能一览无余。

    屋里明显没有人,除非她在浴室。

    张风起皱起眉头,在门口叫:“一诺?一诺?你在里面吗?”

    屋里没有人回应。

    张风起想了想,还是走进去,硬着头皮走到温一诺卧室里自带的浴室门前。

    好在她的浴室也开着门,一眼就看见里面也没有人。

    这是去哪儿了?

    难道去她妈妈那里了?还是去萧裔远那里了?

    张风起先去温一诺隔壁的萧裔远房间看了看。

    萧裔远的房间也没锁门,而且门敞着,看见里面收拾的干干净净。

    而且太干净了,张风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叫了一声:“阿远,你在里面吗?”

    屋里也没有人说话。

    看来萧裔远是上班去了。

    张风起这才走到温燕归门口敲了敲,说:“大妹,一诺在你房间吗?”

    温燕归生气的声音由远及近从屋里传出来:“没有。怎么了?你别告诉我她又跑出去了!”

    话音刚落,她已经拉开了门,满脸怒气地看着张风起。

    张风起一见她发火就结巴了,说:“一一一诺不在你这里?是不是在在在别的房间?”

    “别找了,她肯定出去了!”温燕归火大地拿出手机,用了查找朋友的功能寻找温一诺的踪迹。

    可是手机上显示温一诺就在家里,并没有出去。

    温燕归皱起眉头,“没出去?是没带手机出去吧?”

    张风起:“……”

    他摇了摇头,很老实地说:“一诺这么大的姑娘,你不让她随身带手机她能跟你急,这就是她们的钱包,出去能不带钱包?”

    温燕归烦躁地收起手机,“可是你又说她不在家里。”

    “我也只是找了几个房间。咱们家这么大,慢慢走总归能找到的。”

    张风起想了一下,索性拨通了温一诺的手机。

    很快他们听见了手机铃声,确实是从某个方向传来的。

    温燕归和张风起对视一眼,立刻往电梯间的方向跑过去。

    就在电梯间门口,他们看见了温一诺。

    她一只手搭在门边的门框上,背对着他们站着,好像在看着电梯门。

    可是电梯门一直是关着的,也不知道她在看什么。

    电梯间里没有自然光,完全靠头顶的led顶灯,光色银白,墙壁上挂着梵高那些色彩浓烈的抽象画。

    温燕归眉头微蹙,不悦地说:“一诺,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是不是又想跑出去?还是已经跑出去了,现在刚回来?”

    她一边说,一边看向温一诺的脚。

    温一诺还是穿着在室内穿的拖鞋,而且她的衣服也是早上吃早餐的时候看见的家居服。

    应该没有换衣服偷跑出去吧?

    温燕归等了一会儿,温一诺还是没有回答。

    张风起也好奇了,他走上前,来到温一诺前面看了看她,突然脸色就变了。

    “一诺?”他伸出胳膊,搭在温一诺的肩膀上推了推她,“一诺?”

    温一诺还是定定地看着电梯门的方向,目光并没有焦距,脸色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银白的led灯光下,她的肌肤细腻白皙到不自然的程度,就像一个大号的人偶娃娃,美艳无匹,但又没有一丝生气。

    张风起的心猛地狂跳起来。

    “一诺!一诺!一诺!你看看我!看看我啊!我是你大舅!”张风起一边用手在温一诺面前疯狂摆动,一边朝她耳朵里大喊。

    他的声音那么大,温一诺却好像一点都没有听见。

    温燕归瞪大眼睛,也快步走过去,站在张风起身旁,一起看着温一诺。

    “一诺?一诺?一诺?你怎么了?你是故意吓唬妈妈吗?你是在抱怨妈妈不该对你发那么大脾气吗?”温燕归都快哭了,不顾一切要扑过去抱住温一诺。

    张风起忙拉住她,低声说:“她的胳膊有刀伤呢!可别把伤口弄发炎了!”

    温燕归收住脚步,“咦”了一声,“她的夹板呢?我记得早上不是挂在她脖子上的?”

    张风起也回过神,说:“是啊,我记得也是。”

    他朝温一诺左胳膊上仔细打量,然后伸出手,轻轻卷起她左边的衣袖。

    温一诺的刀伤在左下臂,刚刚捋起衣袖,就看见一个看上去非常精致牢靠的金属圆柱体将她的伤口紧紧裹住。

    看上去有点像古时候大一号的臂镯。

    “……这就是她的夹板?跟早上看见的不太一样。”张风起点评起来。

    温燕归白了他一眼,“早上的时候外面包着纱布,你又没看见里面。”

    他们以为这就是温一诺昨晚上的夹板,根本不知道早上家里又来过两个人。

    张风起挠了挠头,“好吧,就算是这样,可是一诺站在这里做什么啊?叫她好像听不见,是睡着了吗?”

    “哪有睁着眼睛睡觉的?”温燕归觉得张风起越来越不靠谱了,她握住温一诺另一只没受伤的手,说:“一诺?你怎么了?别吓唬妈妈?”

    温一诺还是没什么反应,比一般人更黑沉的双眸迷迷瞪瞪,看上去让人担心极了。

    张风起往她鼻子前探了探,点头说:“还有呼吸,应该没事。”

    他朝客厅的方向大叫:“师父!师父!您快来一下!一诺……一诺出了点事!”

    老道士这时正在餐厅里收拾温一诺早上吃完早餐的碗筷,一边嘀咕:“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比一个懒……又不会做饭,有什么资格不收碗?“听见张风起的叫喊,他把碗筷放到厨房,循声而来,不满地说:“嚷嚷什么,嚷嚷什么,这是在家里,又不是外面,能出什么事?你能不能稳重点?”

    他来到电梯间门口,看见温一诺背对着他站在,张风起和温燕归都站在温一诺对面,也就是面对着他的方向站着。

    这俩正对着温一诺又是摆手,又是大喊,还不断轻推着温一诺。

    可温一诺就像个大号的人偶娃娃,而且是那种特别沉的人偶娃娃,下盘立得稳稳的,他们不用大力,根本别想推动她。

    老道士的瞳仁立刻缩了起来。

    他快步走上前,将张风起和温燕归推开,自己站在温一诺面前,仔细打量她。

    从她的额头看起,一直看到她穿的拖鞋。

    最后用手试试温一诺的呼吸,还搭住她的手腕检查了她的脉搏,松了一口气,说:“这是魇着了,没事。”

    “徒弟,去我房里把我那套家伙取过来我做个道场。”

    “燕归你去把一诺的贴身衣物找一件出来,找她最旧的那件,用我房间里那个八卦炉拿到阳台去,把衣物塞到里面,盖好盖子之后再点火,直到烧得干干净净再回来。”

    张风起和温燕归立刻离开电梯间,按照老道士的指示去做。

    电梯间里只剩下温一诺和老道士两个人。

    老道士这时背起手,感慨地看着温一诺,说:“孩子,你长大了,真的长大了。你一定要靠自己扛过来。过了这个坎,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能操纵你的命运。”

    说完他抬起手,朝温一诺鼻子下面的人中处狠命一掐,直到掐出一道深深的指痕。

    渐渐地,温一诺的视线开始有了焦距,她受伤的左胳膊先动了动,然后又停住了。

    老道士满意地点点头。

    等张风起把他做道场的家伙拿过来,老道士拎着铜铃又唱又跳,闹了一个小时,温一诺才如同从梦中惊醒一样,打了个寒战。

    她只觉得两条腿重的不得了,好像是宇航员刚从太空中返回,重新感受到地球重力一样。

    温一诺刚动了一下腿,就直接软倒在地上。

    张风起忙将她扶起来,心有余悸地说:“一诺,你这是怎么了?吓死我们了!”

    温一诺试图张口说话,可是嘴里如同含了一个千斤重的橄榄,还没张口,就把声音给压没了。

    她只能虚弱地朝张风起和老道士分别点头,昏昏沉沉又闭上了眼睛。

    张风起感觉到不妥,忙探探她的额头,发现她的温度不是一般的高。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三月最后一天,亲们有月票的,还要能投,就投了吧!

    没有的或者投满了的,那明天再投。o(n_n)o。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