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89章 脸小真的上镜(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把戒指放到床头柜上,自己慢慢扶着墙,往浴室走去。

    来到镜子前站定,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瘦了那么多!

    她有点自恋地摸着自己柔滑白皙的面颊,还有几乎成了锥形的下颌,好奇地自言自语:“……原来我的下颌骨,长得是这个样子……还蛮漂亮的。”

    温一诺刚刚因为萧裔远三天没有跟她联系的失落和伤心,立刻被瘦下来的喜悦取代了。

    她弯下腰,好好洗了把脸,抹上保养品,又把头发梳好,才扶着墙走出去。

    回到卧室房间,她第一件事就是再次拿出手机,对着自己自拍了好多张照片,然后挑了九张最好看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照片放到朋友圈。

    标题是:我最爱的减肥利器是发烧!——原来脸小真的上镜!

    下面是九张自拍的九宫格。

    她刚发完不久,傅宁爵就点赞评论私信一条龙服务到位了。

    评论是这样的。

    【小傅总】:美只有一个字!我只对一诺说一次!三天不见,你干嘛去了?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我消息?哭唧唧.jpg。

    私信是这样的。

    【小傅总】:一诺,你得去我家庭医生那边的诊所换药了吧?要不要我来接你?

    温一诺大概扫了一眼傅宁爵前三天发来的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也懒得回,直接回复他刚发的那条。

    【一诺】:谢谢小傅总提醒,你不用来接我,我家里人会送我过去。

    温一诺一说“家里人”,傅宁爵更激动了。

    【小傅总】:是吗?伯母也会去吗?我先去诊所等你们,伯母喜欢吃什么样的水果?我带点过去?

    温一诺愕然了半晌,才明白傅宁爵说的“伯母”是谁。

    就是她妈妈温燕归吧?

    干嘛问这个?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回复:不用了,我大舅会送我过去。你伯母是谁呀?为什么要去呢?

    傅宁爵被温一诺的话逗得开心极了,见她装傻,他也觉得有趣。

    【小傅总】:咱大舅会去?那太好了,我还没见过咱大舅呢!

    【一诺】:小傅总,您能别自来熟吗?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您再这样,我就不去换药了。

    傅宁爵这才不开玩笑了,忙回复:我逗你玩的,我一会儿要去公司开会,没有时间去看你,你自己乖乖去换药。我会开完了去探访你可以吗?

    温一诺想了一下,回复:我的烧还没完全退,等过几天吧,我现在还在养伤。

    没有一口拒绝,就是有戏,傅宁爵觉得自己还是很有希望的。

    ……

    温一诺换了身衣服,又扶着墙去餐厅找吃的。

    张风起和老道士都在餐厅吃早饭。

    看见她进来,两人一起露出笑容。

    “一诺好多了吧?快过来,我算着你今天差不多能下床,给你做了补齐血的玫瑰红枣糯米海参粥,在厨房里熬了一夜了,都化在粥里了。”老道士说着,忙去厨房给温一诺盛粥。

    张风起扶着她坐下来,关切地探了探她的额头,见温度比前两天好多了,也点了点头,“好一点了,不过还在发烧,低烧。”

    “嗯,我饿了。”温一诺笑眯眯地说,“大舅,等下吃完早饭,你送我去换药啊?”

    “那没问题。”张风起爽快答应,又看了看温一诺房间的方向,“你妈妈呢?还在给你收拾东西吗?”

    “我妈妈回房睡觉了。她有好几天没好好睡觉了吧?”温一诺也很关心温燕归的身体,“您的葡萄糖还有吗?不够我一会儿出去买点囤在家里。”

    张风起见温一诺对温燕归还是和以前一样关怀备至,并没有因为温燕归放了狠话就赌气的样子。

    他试探着问:“……一诺,你没生你妈妈的气吧?”

    “为什么要生妈妈的气?”温一诺下意识反问,笑眯眯地说:“妈妈和大舅是为我好,我知道的。你们不生我气,我就谢天谢地了,哪里敢生你们的气啊?我很狗腿的。”

    “是啊,你狗腿你骄傲。”张风起笑着揉揉她的脑袋,把她刚梳好的头发几乎弄乱了。

    几缕秀发垂落在面颊边上,比以前看上去成熟美艳多了。

    张风起感慨地说:“小孩子长大了啊。”

    老道士端着粥从厨房里出来,顺口说:“那当然。很多大人看着成年了,其实骨子里没长大,因为他们还差一场病的距离。”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师祖爷爷,我怎么没发现您还是一个哲学家?”

    “很奇怪吗?”老道士在她身边坐下,把调羹递给她,不以为然地说:“我们道门的老祖宗就是启蒙性质的哲学家,不懂哲学,不会在道门里有出息的。”

    温一诺夸张地叫了起来:“哎嘛!您这么说可是断了我的财路了!我不懂哲学,就不能在道门发光发热了吗?!”

    老道士笑了起来,也摸了摸她的头,“你不一样,你不用懂哲学,你就是哲学。”

    温一诺:“……”

    “师祖爷爷,您这么夸我,我会上天的。”她一本正经地说,“正好刚刚减肥成功,风一吹就飞走了哦!”

    老道士瞪她一眼:“就知道减肥!赶紧给我多吃点儿好养回来!胖一点才有福气知道吗?太瘦了撑不住福气的。”

    温一诺“哦”了一声,不敢直接反驳,只是嘀咕说:“……可是胖了自拍脸好大……”

    张风起听见了,无语摇头,说:“……你不会用美颜吗?脸要多瘦有多瘦。”

    “我不喜欢用美颜。”温一诺理直气壮反对,“把脸都拉得不成比例,一看就是假的。”

    “那你又嫌弃自己脸太胖。小姑娘就是难伺候。”张风起故意吐槽,但心情好了不少。

    温一诺低下头开始吃粥。

    果然是熬了一夜的补气养血粥,玫瑰、红枣、糯米和海参全融在一起,口感顺滑如燕窝,还比燕窝更有嚼头。

    味道清甜中带着海鲜的香味,还有糯米那粘稠的口感,让她完全停不下来。

    温一诺足足吃了三碗粥,才放下调羹。

    老道士对她的饭量十分无语,说:“我熬了一夜,打算让你吃三天的量,你一天就吃光了。”

    “师祖爷爷,我一会儿出去给您再买点食材,您多做点啊?我们都可以吃,您和大舅,还有我妈妈也要好好补补。我看你们也瘦了。”

    温一诺留神观察,发现老道士、张风起和温燕归一样,都有不同程度的憔悴。

    特别是老道士,老得特别明显。

    三天前,他像个皱皱的红枣。

    三天后,他像个皱皱的核桃。

    家里人都在为她担心啊……

    温一诺不由对自己那天晚上的鲁莽行为开始反思。

    吃完早饭之后,张风起去收拾碗筷,老道士回房间打坐。

    温一诺坐在沙发上休息。

    她拿起手机,发现就一顿早饭的功夫,又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还有很多朋友的留言,以及微信和短消息。

    有狂人妹的,三亿姐的,还有蓝如澈的,以及好几个公司同事。

    温一诺给狂人妹回复了没事,让她别担心,等有空了再去找她玩。

    狂人妹就快生了,温一诺不想让她看见她的胳膊,会吓着她和她的孩子。

    至于三亿姐的消息就长多了。

    在温一诺生病的那三天里,三亿姐就给她发了很多微信,打了很多电话。

    温一诺一条条看过去,发现三亿姐还来过她家,打算来看看她。

    应该是从沈召北那里知道她的事了,三亿姐愧疚得不得了。

    可是温燕归和张风起根本没有放任何人上来,只说家里有病人,不接待来客。

    看见今天温一诺发的朋友圈,三亿姐才松了一口气。

    她给温一诺的朋友圈点赞以后,好这样回复。

    【三亿姐】:一诺是最好看的小仙女,不接受反驳!一诺,姐这辈子就认你了!大恩言谢,见面重谢!

    温一诺笑嘻嘻地先在朋友圈回复三亿姐:三亿姐,谈感情伤钱,你打算怎么跟我谈感情?得意.jpg。

    然后回复她的微信:三亿姐,我还没完全好,不过你别多心,跟你无关的,是我自己决定对付他们,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啊,你没那么重要。叉腰笑.jpg。

    三亿姐见温一诺这么回复,明白她是不想她有心理负担,才故意这么说的。

    其实那天晚上如果不是自己给温一诺打电话,温一诺怎么会去酒吧找她?又怎么会因为强出头而受这么严重的伤呢?

    她从小到大都是男性朋友比女性朋友多,因为她太绿茶。

    她跟狂人妹的关系都只算是泛泛之交。

    可是只有温一诺,是真正走进她心里的女性朋友,让她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三亿姐笑着发了个表情包:两个小兔子拥抱.jpg。

    温一诺跟三亿姐聊完之后,才去看蓝如澈的评论。

    【阿澈】:一诺太漂亮了,女明星不敢跟你合影了。垂涎.jpg。

    温一诺头一次看见蓝如澈用这个留口水的表情包,吃惊不已,差一点想问是不是手机被别人拿着在玩。

    不过她看了看蓝如澈发的微信私聊,确定就是他本人。

    【阿澈】:一诺,你怎么发烧了?我刚才问小傅总,他含含糊糊不肯说实话。

    温一诺很高兴傅宁爵没有把她的事到处乱说,是个嘴紧的人,值得交朋友。

    就在她跟蓝如澈聊天的时候,萧裔远终于拨通了张风起的电话。

    当他刚看见温一诺发的朋友圈,真是吓了一大跳。

    三天不见,居然瘦成这个样子。

    这几天她居然发烧了?

    还烧成这个样子,那是多高的烧?

    可看她立刻神气活现的样子,大概自己的离开,并没有触动她分毫。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下午一点,是昨天欠下的月票加更。第三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四月第一天,照例求一波月票!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