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91章 我是实话实说(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扯起一边嘴角,颇有点邪气地说:“对,是切磋。总不能被打败了,就说是单方面挨打吧?”

    这明明就是在说他单方面殴打傅宁爵!

    周雨萱气得直发抖,想伸手扣住萧裔远。

    萧裔远却往旁边让了一让,淡淡地说:“周秘书请让开,我不想跟女人切磋。”

    周雨萱恼怒说:“你这是承认你打人了?连我这个女人也要打?”

    “我有没有打人,你去问小傅总。”萧裔远不再跟周雨萱啰嗦,直接绕过她,快速走了出去。

    傅夫人完全没有理会萧裔远和周雨萱。

    她只是心疼地拿出纸巾,给傅宁爵擦了擦嘴角的血丝,说:“去家庭医生那里看看吧,检查一下,以防万一。”

    傅宁爵刚想拒绝,突然想到这个点儿,温一诺应该正好去换药。

    他这个时候去,说不定还能卖一波惨,博取温一诺同情……

    傅宁爵顺势点了点头,“妈,那我现在就去。”

    “我跟你一起去。”傅夫人很不放心。

    傅宁爵却拒绝了,“妈,您不是来公司开董事会的吗?您快去吧,总不能一直由爸爸代替您。”

    又说:“我其实没什么,脸上的伤是被拳风刮到的,我皮肤好,一碰就容易淤青红肿。您别担心。”

    傅夫人见他还是活蹦乱跳,而且还要去看家庭医生,略微放了心,说:“那让司机送你去,不然我就跟你去。”

    “好吧好吧,我让司机送我去。”傅宁爵笑眯眯地说着,不小心扯到脸,又龇牙咧嘴差点叫唤起来。

    傅夫人派了自己的司机送傅宁爵去看家庭医生。

    周雨萱还有些不放心,忧心忡忡地问:“傅夫人,这样真的好吗?小傅总的伤看上去挺吓人的,您真的不跟去?”

    接着又恨恨地说:“还有那个萧裔远,他怎么敢打我们小傅总!您真的就这么放过他吗?!”

    傅夫人淡淡地说:“看医生怎么说吧。如果很严重,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

    傅夫人看上去斯文温婉,但说起话来却有股狠劲儿。

    周雨萱觑了她一眼,不敢再说话了。

    ……

    张风起开着自己的大切诺基送温一诺去医生那里复诊。

    温一诺把地址给他看。

    张风起瞥了一眼,发现不是他们熟悉的公立医院,而是一家私人诊所的样子,惊讶地说:“……那天晚上,警察送你去这么贵的医院?!”

    温一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手捋捋头发,矜持地说:“这不是警察送我去的那家医院,这是小傅总家的家庭医生所在的私人诊所。当然,其实也是医院,私立医院。”

    张风起的眉头皱了起来,“为什么要去那里?你跟小傅总很熟吗?”

    温一诺伸出受伤的胳膊,笑着说:“这就是他给我包扎的啊,是不是很厉害?”

    “……傅家的家庭医生在公立医院兼职?”张风起有点想不明白了,“而且我还想问你,你为什么不把胳膊和那天晚上一样吊脖子上了?”

    温一诺这才反应过来,她还没跟家里人说过傅宁爵带着家庭医生来她家的事。

    “哈哈,这个嘛,说来话长,大舅看着前面的路,别近顾着聊天。”她嘻嘻哈哈试图打岔。

    因为一开始没说,现在发现大家误会了,就更不好说了。

    张风起却不吃她这套,没好气说:“你这打岔的本事,还是我教你的。别班门弄斧了,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一诺讪讪地说:“其实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我受伤的第二天早上,小傅总带着他家的家庭医生来咱们家,给我的伤口重新包扎了一下。”

    “之前那个样子丑死了,现在多好,袖子一盖,谁也不爱……哈哈哈哈……”

    张风起明白了,也惊讶了,“你说那天早上有人来我们家了?!我和你妈、你师祖爷爷,谁都不知道?!一诺你牛比了啊!这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暗度陈仓!看来我真是小看你的本事了!”

    他是真正看着温一诺长大的,以前她无论做什么,都能一眼看穿。

    现在呢,如果不是换药的地址露馅儿了,她还不知道要瞒多久。

    小孩子长大,就是从悄悄瞒着大人做事开始的吧?

    温一诺摸了摸鼻子,不甘心地说:“我哪有暗度陈仓?远哥就知道啊!你们不知道,又不是我的错!谁让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好了!”

    “阿远也知道?!”张风起想起早上萧裔远给他打电话,好几次暗示可能是伤口的问题才导致温一诺发高烧的,再想到傅宁爵带着家庭医生来家之后,萧裔远就搬走了,他突然明白了萧裔远的心情和感受。

    这妥妥的是吃醋了啊!

    毕竟温一诺真正发烧的原因,除了他和老道士,没人知道,况且就算知道也没人信。

    而且他也误导萧裔远,说是刀伤引起的发炎才导致高烧。

    啧,误会就误会吧,谁谈恋爱不吃个醋,发个脾气,吵吵架什么的?

    之前他就有点嫌弃萧裔远太笃定了,一副吃定了温一诺的样子。

    现在好了,看看我们一诺的追求者,虽然少,但是精啊!

    张风起心情愉快地开车来到傅家家庭医生的私人医院。

    在停车场停好车出来,他和温一诺居然跟傅宁爵碰了个正着。

    温一诺惊讶地看着傅宁爵脸上的伤,忙说:“小傅总你这是怎么了?两三天不见,你又跟人打架了?”

    傅宁爵硬着头皮卖惨,委屈地说:“我怎么会跟人打架?这是你的好未婚夫萧裔远打的!他刚才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二话不说冲过来打了我一顿!”

    然后又强调:“我可没还手哦!我就是……”

    温一诺挑了挑眉,一副很明白的样子,打断傅宁爵的话:“……所以其实你是被远哥单方面殴打?是不是?远哥的功夫可厉害了,你就算还手也是打不过他的。”

    这话里话外还是透着对萧裔远的亲近和信任,傅宁爵呕得快吐血了。

    他心里难受极了,看着温一诺不满地说:“喂!不管什么原因,现在是我受伤了!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

    “好了好了,我安慰你安慰你。”温一诺笑眯眯地说,仔细打量傅宁爵脸上的红肿,说:“你的伤只是看起来严重,其实没有伤筋动骨,抹点药在家里歇两天消肿就没事了。”

    说完她举起自己受伤的胳膊,说:“你看我这么重的伤,也就发了几天高烧。你没发烧就没事。”

    傅宁爵气得跳脚,“你这是安慰吗?你这是拉偏架!为萧裔远逃避责任!”

    “我是实话实说。小傅总,你讲讲道理。”温一诺在傅宁爵面前倒是有一说一,挥洒自如。

    傅宁爵都快心绞痛了,“我怎么就不讲道理了?我就是太讲道理了!一诺,你也太偏心了吧?!”

    他本来想说“不能因为萧裔远是你未婚夫就偏袒他”,可是一垂眸,发现温一诺手指上的订婚戒指没有了,顿时心里一喜,也不再继续给萧裔远上眼药了。

    这个时候,他需要大度,大度,再大度!

    败军之将,何以言勇?

    只有胜利者才笑到最后。

    张风起在旁边默默听着没有说话。

    心想萧裔远这是把温一诺发烧的原因全怪到傅宁爵头上了,还把他打了一顿。

    看来这醋吃的不少……

    那就这样吧,正好不用解释了。

    他微微勾了勾唇,跟着温一诺和傅宁爵进了医院大门。

    有傅宁爵在,他们很快见到傅家的那个家庭医生。

    傅宁爵说:“您先给温小姐换药,我不急,可以等。”

    那医生还是大致检查了一下他脸上的伤势,确认没事之后,才给温一诺换药。

    拆下夹板,温一诺白玉般无暇的胳膊上顿时出现一条红肿的凸起。

    医生嗐了一声,“你这发炎挺严重的,发烧了吧?怎么不早点来医院?万一烧过头了……”

    张风起有点心虚地笑,说:“还好还好,不算很严重,这不很快就退烧了,所以就没来。”

    “哦,温小姐的身体素质不错。”那医生点了点头,又给伤口周围上了一圈药,再拿了一副新夹板给她固定,同时开了一些药性强的消炎药,说:“这个每天吃两次,吃三天,再来我这里检查一下。如果消炎了,就不用再吃了。没有消炎的话,你这个伤得动手术。”

    温一诺和傅宁爵都吓坏了。

    “还要动手术?!”两人齐声惊叫。

    “你这是刀伤,按照刑事案件的标准,几乎已经到轻伤的范畴。”医生很严肃的说,“不懂的自己去查刑法。而且刀上可能有铁锈,严重会引起破伤风。你的第一个医生应该给你打过破伤风的针,不然你的情况还要糟糕。”

    温一诺有点害怕了,弱弱地说:“……真这么严重吗?那我的伤口会不会留疤啊?”

    医生见自己说了这么多,这姑娘还只是担心会不会留疤,被她气得笑了,“……你只担心留疤?要是换我,我会担心没命。”

    张风起挠了挠头,顿时觉得自己对温一诺的处罚太轻了。

    他瞪了她一眼,心想回去再跟她算账。

    傅宁爵忙说:“那要不要干脆每天检查一次?万一要是严重了呢?”

    温一诺也紧张地看着医生。

    医生摇了摇头,“都退烧了,暂时没事。如果继续发高烧,有反复,就马上送医院,不能耽搁。”

    “知道了,谢谢医生。”温一诺乖乖点头,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了。

    她换完药,轮到傅宁爵了。

    医生给他的脸上了点药水,看起来青青紫紫,更滑稽了。

    温一诺有些想笑,但是再一想到是萧裔远把傅宁爵打成这样的,心里又有着奇异的满足感。

    心想萧裔远也不是他看起来的不在乎她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