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92章 这可怕的占有欲(第一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傅宁爵本来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很难看,可是偷瞄温一诺一眼,见她笑眯眯的,看着他的眼睛里仿佛有光,不由精神一振,暗暗觉得温一诺不是那种看脸的肤浅女子。

    就算自己长得不好看,她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更何况自己长得其实非常好看,所以就是加分项了。

    傅宁爵美滋滋,对温一诺也是越看越顺眼。

    两人的伤口都处理完之后,在医生那里互相道别。

    温一诺坐的是张风起的大切诺基,和傅宁爵的车一样,都是停在诊所前面的大院子里。

    几个人从诊所里出来,温一诺扬了扬手,跟傅宁爵道别,然后钻进张风起的车里。

    傅宁爵也上了自家的车,回头朝温一诺道别的时候,突然发现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出租车里,有个眼熟的男人正盯着他们这边。

    正是萧裔远。

    他能看见萧裔远,是因为那辆出租车的车窗透明,萧裔远又贴着窗户坐着,从他的角度,正好能够看清楚里面的人。

    而温一诺如果不回头,是看不见的。

    傅宁爵瞥了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朝温一诺又做了几个夸张的手势和口型,把她逗得前仰后合,开心得不得了,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回头看街对面了。

    张风起的注意力也在傅宁爵身上,只看着他在前面车里装神弄鬼的耍宝,温一诺好像还挺受用。

    这些年轻人,真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回到家里,温一诺有些累了,跟温燕归和张风起说了一声,就回房睡觉去了。

    她一觉睡到晚上,外面天都黑了。

    卧室的窗帘不知道谁给她关上了,黑乎乎的,她差点分不清几点是几点了。

    温一诺揉了揉眼睛,探手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慢慢坐了起来。

    胳膊上的伤口应该好多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发烧了,只是出了一身汗,想去洗个澡。

    她坐了一会儿,又觉得肚子饿。

    从上午回来,到现在……

    她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六点多了。

    几乎一整天没有吃饭。

    温一诺决定吃了晚饭再洗澡。

    她用一只手给自己换了衣服,终于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客厅里静悄悄的,没有人,但是餐厅那么有说话的声音。

    温一诺知道家里人应该在餐厅吃晚饭。

    她醒的时间刚刚好。

    温一诺笑着走了过去。

    餐桌上,摆了五六个菜,比周末还要丰盛,还有一盅汤,蜜糖色的汤汁,让人垂涎。

    温一诺立刻坐在那盅汤旁边,笑着说:“师祖爷爷,又给我做汤了?这是什么汤?”

    张风起嗤了一声,“这是阿胶蜜枣炖鸡,专门补气血的,不过可不是你师祖爷爷做的。”

    他话还没说完,温一诺已经舀了一口汤喝下去了。

    “怎么可能不是师祖爷爷做的?!”温一诺瞪大眼睛,“这汤的味道简直绝了,清甜中还有鲜嫩的鸡肉味儿,而且绝对不是那种养殖场大规模养殖的肉鸡,而是山里面散养的走地鸡,咸味刚刚好,喝了不会口渴,而且还能回甘。既好味又滋补,除了师祖爷爷,您和妈妈都做不出这种味道!”

    老道士听了哈哈大笑,朝温一诺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的小徒孙!这舌头灵的!——不瞒你说,这汤的方子确实是我的,但是也确实不是我做的。”

    “我刚才也尝过,起码有我九成功力!”

    考虑到老道士的年纪,能有他九成功力真的是很顶天了。

    温一诺看了看张风起,又看了看老道士,最后视线落在她妈妈温燕归身上。

    她试探着问:“……妈,是您最近厨艺大涨了?”

    张风起忍笑忍得都快炸了。

    温燕归没有逗她的意思,笑了笑,说:“我没那么厉害,能学到你师祖爷爷九成功力。这可是需要天份的。”

    她垂眸看着自己的饭碗,淡声说:“是阿远送过来的。他坐了一会儿,见你一直没有醒,就走了。”

    温一诺愣住了,“……谁?远哥?他什么时候来的?”

    她看了看自己碗里的汤,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汤确实是好汤,可是如果是萧裔远做的……她到底是能吃还是不能吃呢?

    温一诺有些犹豫。

    如果她早知道是萧裔远做的,一口都不吃,现在肯定也就忍住了。

    两人可是在吵架阶段,谁先低头谁是小狗。

    可问题是,她在知道之前,已经尝过一口了。

    判断东西好不好吃的一个重要指标,就是在你尝过之后,还能不能放弃。

    这个汤的水准,绝对是在“就算是仇人做的也要吃完之后再决一死战”的水准之上。

    温一诺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吃完再说。

    那个炖盅很小,也就能装两小碗汤。

    温一诺从容不迫喝完第一碗,又喝第二碗。

    吃完之后擦了擦嘴,才说:“如果远哥再有送吃的过来,你们得先跟我说清楚。”

    “说清楚干嘛?”张风起拿筷子敲了敲已经空空如也的炖盅。

    “先说清楚了,我就不吃了。”温一诺做出很有骨气的样子,“他可别想打个巴掌再给颗甜枣!我又不是小狗,不吃他那套!”

    既然温一诺主动提起了,温燕归和张风起对视一眼,又各自移开视线。

    两人觉得可以问了。

    温燕归故意惊讶地说:“打个巴掌?难道阿远对你动手了?一诺,喜欢打人的男人可不能要,他会家暴的。”

    温一诺挑了挑眉,得意地说:“我不怕,我可以打回去!不过远哥没有打我巴掌,我就是打个比喻。”

    “什么样的比喻要这么说话?”张风起恰如其分地插了一嘴。

    温一诺理直气壮地说:“就是吵架了啊!”

    “哦?吵架了?真是难得,阿远对你这么好,还会吵架?”温燕归慢慢套她的话。

    温一诺却觉得这没什么好说的,她警惕地盯着温燕归,说:“妈,您不是要知道我的恋爱细节吧?这是我的**。”

    温燕归被噎了一下,没好气说:“谁要知道你的恋爱细节?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为什么吵架了!阿远突然搬出去,肯定有原因吧?”

    “是有原因,但是我不想说。”温一诺这一次很老实,没有找借口。

    张风起倒是比较能理解温一诺,笑着打圆场说:“大妹,一诺长大了,你也经常跟我说,不要掺和他们小辈的事。”

    “我不是要掺和。”温燕归叹了口气,“可是看他们俩闹别扭,我心里难受。你们就不能好好坐下谈谈吗?哪有人第一次谈恋爱就知道该怎么做的呢?但是老是不沟通,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

    温一诺却跟温燕归不是一样的想法。

    她撑着头,不以为然地说:“有什么好沟通的呢?我有时候连自己在想什么都搞不明白,跟另外一个人沟通有什么用?谈个恋爱还要兼职做心理分析师?累不累……——我才不要。”

    这种恋爱观跟温燕归完全不同,她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审视过爱情,但仔细一想,好像也是那么回事。

    温燕归的眉头皱了起来,像是陷入沉思。

    张风起瞥了温燕归一眼,笑着问温一诺:“那你在恋爱中要的是什么?”

    “当然是要跟他在一起开心啊。”温一诺摸了摸自己被砍伤的胳膊,神气活现地说,“如果两人在一起还不如一个人开心,我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呢?”

    “他这一次让我不高兴了,我就是要发脾气,不理他。——除非他先低头求饶。”

    张风起听得高兴,悄悄朝温一诺竖起大拇指,做了个口型:“说得好!”

    老道士也夸她:“这就对了!我们道门中人,比一般人更洒脱。合则来,不合则去,不要勉强自己。而且勉强来的感情不会长久,只有水到渠成的感情才能地久天长。”

    温一诺啪啪啪啪鼓起掌:“师祖爷爷好厉害!我喜欢这句话,能不能要版权发朋友圈?!”

    又问老道士:“那师祖爷爷您曾经有过几个女朋友?”

    老道士倏然脸红,鼓起腮帮子瞪眼骂她:“我看你是没大没小想上天了!师祖的个人感情生活也是你能觊觎的?——我也有**的!”

    “好吧好吧!”温一诺笑着掩住嘴,故意用小声但是大家又能听见的声音说:“……我猜师祖爷爷可能一个女朋友都没有……因为太洒脱了,一般纸上谈兵特别厉害的人,都没有实战经验。”

    张风起一边训斥温一诺:“胡说八道!”一边在桌子下面又暗戳戳给她竖大拇指点赞。

    温一诺知道自己猜对了,但是秉着“看破不说破”的原则,她拿起手机开始发朋友圈了。

    这一次她发了老道士刚才说的话。

    #勉强来的感情不会长久,只有水到渠成的感情才能地久天长#。

    配图是那个刚喝完汤的炖盅。

    傅宁爵又是第一个点赞评论。

    【小傅总】:哇!好有哲理!英雄所见略同!

    这时候萧裔远也评论了,不过他没有点赞。

    【远哥】:喝完汤早点睡觉,有利于伤口恢复。吃饱了就不会胡思乱想。

    温一诺没想到萧裔远居然主动回复了,心里怦怦直跳,忍不住回复他。

    【一诺】回复【远哥】:我就不!我要熬夜!我要胡思乱想!

    萧裔远微微笑了,跟着回复。

    【远哥】回复【一诺】:乖,好好休息,我明天去看你。

    温一诺顿时笑眯了眼睛。

    这证明萧裔远主动低头了呀!

    而傅宁爵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心如刀绞。

    他坐在自己的卧室,一脚将自己的脚凳踹开,咬牙切齿回复萧裔远。

    【小傅总】回复【远哥】:萧裔远你真卑鄙!你今天下午特意加我微信好友,是不是就是为了故意在我面前撒狗粮?!愤怒.jpg。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今天是四月第二天,继续求一波月票!

    感谢“xin水晶xin”和“odie949700”两位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