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93章 我们家的钱,归你管(第二更求月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看得嘴角直抽抽。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沿上,忍不住同时回复这俩人:……我都看得见哦……

    傅宁爵:“……”

    擦,刚才就记得生气,忘了这茬了。

    为了挽回面子,他只好装是开玩笑,回复温一诺:我知道啊,是不是很好笑!笑中带泪.jpg。

    温一诺也一笑置之。

    萧裔远开始给温一诺发私聊。

    【远哥】:诺诺,你的烧退了吗?

    【远哥】:诺诺,你胳膊上的伤口需要再去大医院看看吗?

    【远哥】:以后不要再这么冲动了,如果想出去泡吧,我随时奉陪。工作没有你重要。羞涩微笑.jpg。

    温一诺还想让萧裔远更着急一些,一直没有回复他。

    直到她看见萧裔远说工作没有她重要,她心里那股气才略微松动了一些。

    她勾着唇角回复:不敢不敢,萧总日理万机,不能为了我这个不重要的人浪费时间。

    萧裔远这几天心里都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他这么做对不对,可是他真的不想看见温一诺就这样一步步“大胆”下去。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温一诺的没心没肺甚至比他预料的还要厉害,他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可是看见那个“脸小真的上镜”的朋友圈,他还是再一次刷新了自己在温一诺心里位置的认知。

    他觉得,自己搬出温家给温一诺触动的程度,还不如她突然瘦了这件事让她感受更大。

    好在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傅宁爵暂时还不算他的对手,温一诺并没有对他真正动心。

    想想自己费了多少劲温一诺才接纳他,傅宁爵想上位?——恐怕得努力到下辈子。

    萧裔远看着温一诺略带赌气的回复,笑着给她转了一笔钱:二十万。

    温一诺看见这笔钱,吓了一大跳。

    这可是微信日转账的上限!

    她忙回复:干嘛啊?想用糖衣炮弹收买我?——没用的!

    正在琢磨着要把钱再转回去的时候,萧裔远回复了一句话:这是我的工资,你收着。

    温一诺:“!!!”

    “你的工资为什么要我收着啊?”温一诺下意识摇头,并且迅速给他转账回去了。

    萧裔远:“……”

    他幽幽地发了一条语音:你是我的未婚妻,以后我们家的钱,归你管,我的工资不给你给谁?

    温一诺明白过来,低低地“呀”了一声,整个人往后倒在床上。

    手机掉下来差点砸到她的脸,她顺手拉过来自己的被子盖在头上,将笑声压抑在被子里。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手机铃声响了,才掀开被子坐起来。

    手机上显示是萧裔远打过来的电话。

    温一诺脸红了,不过还是接通了电话,轻轻“嗯”了一声。

    萧裔远被她的声音撩拨得耳朵都麻了,过了一会儿,才说:“你刚才怎么了?突然不说话了?”

    温一诺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躺床上打滚去了,含含糊糊地说:“你突然说让我给你管钱,对我冲击太大,所以要平息一下心情。”

    “这有什么?”萧裔远不以为然,“我爸的钱都是给我妈管的,你家……”

    他突然想起来,温一诺没有爸爸。

    糟了,他是不是说错话了?

    萧裔远一时急得汗都出来了。

    他平时颇有急智,不过这个时候却跟大脑的脑细胞塞车了一样,完全想不起来该怎么弥补。

    不过好在温一诺没有一点单亲家庭长大的自卑和敏感心思。

    她兴高采烈的说:“是嘛?原来你爸爸的钱都给你妈妈管啊?这个传统不错,你要好好保持。我家我大舅的钱不知道是不是给我妈,我以后有机会问一下。”

    萧裔远:“……”

    好吧,温一诺完全没有对父爱的任何期待,也没有任何情感上的缺失。

    萧裔远觉得这样不错,但也有不好的地方。

    他想起来就有些头疼,不过看在温一诺还是伤病员的份上,他就暂时不跟她提这茬了。

    萧裔远笑着说:“你家的情况跟我家不一样,不好比。不过大部分普通人都是妻子管钱。但是像岑家那种人家,他们的妻子只能从老公那里每个月得一笔零花钱,就跟发工资似的。”

    温一诺重重点头,“这我知道,这些有钱人的钱跟我们普通人当然不一样都男人自己有专人理财,家用是每个月转账到老婆的银行账户。我知道还有的豪富之家,家里女眷戴的首饰都是有编号的。”

    “有重要场合需要戴首饰,都是从家公家婆那里借的,戴完了还要还回去。”

    “豪门的规矩,真比牛毛还多。”

    温一诺啧啧两声,是她最喜欢的豪门八卦时间。

    萧裔远笑着说:“以后我要是发了大财,我还是让你管钱,好不好?”

    温一诺大力点头,“好啊!我一定给你的钱好好投资,争取三年翻一番,十年番三番,哈哈哈哈!”

    “那你要不要再去读个金融学位?”萧裔远循循善诱,极力想让温一诺跟他走到一条道上来,“你那么聪明,硕士博士肯定手到擒来,你想读多久我供你多久。”

    温一诺笑着摇头,“我干嘛要读金融学位啊?我就算要读书,也是读我的公关传媒学啊。”

    “可是你要帮我理财,如果投资买股票,不需要读金融专业吗?”萧裔远用温一诺最感兴趣的东西解说,“就算有投资顾问帮你买卖,你自己一点都不懂的话,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温一诺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不用的。我到时候起几个卦,卦上说让我买哪只股,就买哪只股,比那些专业分析还强些。”

    萧裔远失笑:“诺诺,你不是认真的吧?这样也行?你看哪个金融分析是用占卜操作的?”

    “那怎么了?”温一诺理直气壮地捍卫易经八卦的尊严,“炒股需要的是超前眼光,而这个超前眼光,不是用分析金融历史数据能看得出来的。你看那么多所谓的股市大鳄,有几个是靠真正的金融分析炒股?”

    萧裔远忍不住打断她的话:“那他们用伸出炒股?难道他们也是占卜?”

    “他们不是占卜,他们是有内幕消息!”温一诺很笃定的说,“我们弄不到内幕消息,不过不要紧,有我在,占卜一下得到的指点不仅是前瞻性,而且是预言性!——肯定能赚钱!”

    萧裔远揉了揉额头,心想如果是这样,那以后家里的理财,还得他来做。

    他的工资给她就行了,股票分红暂时存入两人的联名户头吧。

    温一诺还在滔滔不绝讲述“占卜炒股”的可能性,萧裔远只好说:“听起来挺有意思,你可以开个股票账户,投几万块钱试试。”

    这么一说,温一诺又犹豫了:“……呃,还是再考虑考虑吧,万一不准呢?”

    “你不是很笃定吗?”

    “我那是让你有信心,又不是要花我自己的钱,我自己的钱还可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

    萧裔远又被她逗笑了,“那我的钱就不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

    “你比我挣钱容易多了。”温一诺坦然说,“要不我以后试试给你理财?”

    萧裔远抿了抿唇,果断转移话题:“……听说狂人妹快生了,你给她的孩子准备了礼物没有?”

    “没有,过两天下单,是男孩还是女孩,你知道吗?”温一诺被转移了注意力,很快打开电脑,开始搜索网上的婴儿礼物。

    萧裔远建议说:“不如再去你大舅那里买一个婴儿满月套餐?”

    “对对对!我怎么就忘了!”温一诺点了点头,“明天就跟我大舅说。”

    两人又说了几句话,萧裔远才叮嘱温一诺早点睡觉,还说只有多睡觉,她胳膊上的伤口才能好的快。

    这种话温一诺是听的。

    她乖乖答应下来,挂了电话就去洗漱,然后继续睡觉。

    接下来的两周内,她吃的好,睡得好,差一点比发高烧之前还要胖了,幸亏她天天量体重,才及时止住了这股趋势。

    这两周内,傅宁爵大概是因为不好意思,很少再跟温一诺联系了。

    蓝如澈倒是抽空来看了她两次,可惜他的新剧拍摄正酣,还有沈如宝三天两头去探他的班,让他很难抽出更多的时间跟温一诺联系。

    温一诺倒是不在乎,蓝如澈是她的摇钱树,她对他只有一个希望,就是把这部剧拍好,大红大紫,成功跻身一线大咖。

    傅宁爵就更不用说了,那是她的上司,不过是关系好一点的上司。

    可是上司就是上司,千万别梦想跟上司做朋友。

    ……

    三周之后,温一诺去医生那里最后一次检查。

    拆下夹板,她的伤口果然恢复得好极了。

    胳膊完好如初,只是有一条浅粉的痕迹,还看得出曾经受过伤。

    而这浅粉的印记,过一阵子就会变浅,最后恢复成原本肌肤的玉白色。

    “你的伤口恢复得很好,注意保持,最好半年之内这条胳膊不要太过用力。”医生耐心地叮嘱温一诺。

    这一次陪温一诺来复查的是萧裔远。

    他听得比温一诺还认真,还用手机把医生的话录下来了。

    从诊所出来,萧裔远对温一诺说:“这半年你记住不要再跟人打架,也不要使出功夫,不然你的胳膊下面刚刚恢复的肌肉层可能会再次受损。”

    温一诺也不敢大意,懊恼地说:“谁知道那家伙的刀这么锋利……我本来还以为只是留点血而已。”

    “你要能记住这个教训,学个乖,那这刀挨得还值。”萧裔远看了她一眼,发动了汽车。

    他送温一诺回到她住的小区,说:“过两天我要去南方z城参加岑夏言和叶临泽的婚礼,你跟我一起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