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297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服装问题解决之后,温一诺好好谢了萧裔远。

    萧裔远看着她发来的各种表示感谢的表情包,无语地摇头,回复她说:这种谢就不必了,我们之间还需要这样虚无缥缈的感谢吗?

    温一诺感动极了,忙发语音说:“远哥,你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啊!你太好了!我爱你远哥!”

    萧裔远:“……”

    他揉了揉眉心,心想一套衣服就能让她说“我爱你”,可见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不过就是一套衣服而已。

    虽然他已经得到了她,两人在一起过了,可温一诺明显不是那种,跟你有了关系就对你死心塌地的女子。

    她的自我太过强大,并没有一般女子在爱情中常有的那种患得患失。

    萧裔远不知道他该高兴还是烦恼,但心里七上八下一直不得安宁就对了。

    温一诺有时候说萧裔远是“男狐狸精”,可是萧裔远知道,温一诺才是妖精,不让人省心的女妖精。

    他轻吁一口气,笑着发语音说:“诺诺,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说我爱你,这个我收下了。不过我还是认为,我们之间,没有必要这样谢。你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谢我。比如,你什么时候搬来跟我同居?”

    温一诺:“……”

    她嘻嘻笑着,将头上的珍珠发冠取下来,转移话题说:“远哥,你明天几点的机票?”

    又问刚刚进来的张风起说:“大舅,您买机票了吗?”

    张风起把他那套大天师改良古装脱下来,笑呵呵地说:“不用买机票,我们坐别人的私人飞机去。”

    “啊?!我们也有私人飞机?!”温一诺又惊又喜,“谁的谁的呀?”

    “还有谁?岑老板呗!”张风起嗤了一声,说:“你问问阿远,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坐私人飞机去,反正顺路。”

    温一诺忙给萧裔远发消息:远哥,岑老板派了私人飞机来接我们,如果你已经买了机票,可以退了。

    萧裔远微微一怔,心想岑耀古对张风起还真是挺看重的,父子天性啊……

    不过他虽然知道岑耀古跟张风起的关系,但是并没有告诉他姐姐萧芳华,因为这是张风起和岑耀古之间的事,而且自己的父母那种人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整个温家都不得安宁,因此他只是把这件事藏在心底。

    而岑耀古没得到张风起的同意之前,也是不会主动公开他们的父子关系。

    所以这就是,暂时只有温燕归、老道士、温一诺和萧裔远知道。

    萧裔远还没买机票,想着反正去同样的目的地,就蹭人家的飞机了,还能跟温一诺一起同行,因此他一口答应下来:“好的,那我就叨扰了。”

    “远哥你这么客气我害怕。”温一诺笑嘻嘻地开玩笑。

    ……

    第二天一大早,张风起和温一诺就打车来到机场,和等在那里的萧裔远汇合。

    岑耀古的私人飞机停在京城t2航站楼。

    三个人上飞机之后,飞机很快起飞,往南方z城飞去。

    因为张风起坐在萧裔远和温一诺中间,萧裔远一路只好跟张风起说话。

    他发现张风起和温一诺居然不是住到岑家大宅,而是住在z城最大酒店的豪华套房里。

    萧裔远自己肯定是要住到他姐姐萧芳华家里,这是萧芳华再三叮嘱过的。

    而张风起是岑耀古的儿子,居然要住酒店?

    萧裔远虽然没有问出来,但是张风起已经看出他的疑惑了,笑着说:“我知道阿远的嘴紧,这件事还希望你继续保密。我暂时不想别人知道。”

    萧裔远明白过来,看来是为了避嫌,所以才另外订的酒店。

    他点点头,“我知道,这件事是您和岑老板之间的事,我不会跟别人说的。我姐姐那边更不会说,除非我不想过日子了,告诉我姐,我爸妈肯定就知道了。”

    张风起哈哈大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谢谢阿远了!”

    他笑着朝他抱拳感谢。

    温一诺也掩住嘴笑了起来。

    她抬起左手的时候,萧裔远看见了她手指上没有戒指,没有他给她买的订婚戒指。

    萧裔远眸光轻闪,悄悄把自己的订婚戒指也摘下来了。

    既然温一诺不戴订婚戒指,他一个人戴也没意思,到时候被人问起来也是一桩麻烦事。

    ……

    飞机下午时分在z城机场降落。

    岑家派了两辆车来接他们。

    一辆车将萧裔远直接接到萧芳华住的大宅,一辆车将张风起和温一诺送到z城最大的酒店。

    温一诺到了套房前前后后看了一遍,啧啧两声,说:“我们就住一晚上,有必要住这么大房间?还是两套房子!”

    张风起笑着说:“这是岑家的产业,岑老板花钱,你心疼了?”

    “切,我才不会心疼。又不是我的钱。”温一诺耸了耸肩,“好了,我们准备一下,去吃点东西,我还要去找人做个发型,然后回来换衣服,晚上去参加他们的婚礼。”

    张风起点点头,拿着那张请帖细看,说:“岑家这一次用的是z城的会展中心举行结婚典礼,也不知道请了多少人。”

    “肯定很多。”温一诺兴致勃勃刷着微博,说:“岑家的婚礼今天都上热搜了,无数媒体都提前跑来蹲点,据说请了很多娱乐圈大咖唱歌跳舞,这个面子真是给得足足的。”

    张风起凑过去看了一眼,正要发表意见,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张风起低头一看,是岑耀古打来的电话。

    他想了想,出去回到自己套房里接通了电话。

    “岑老板,什么事啊?我已经到了。”

    “我知道。”岑耀古笑呵呵地说,“希望你能住得舒服,要不要多住几天?”

    “不了,京城那边还有事,只留了一天的时间。”张风起大大咧咧地说,对岑耀古并没有那种对长辈的敬畏。

    岑耀古也没放在心上,转手给张风起发了一封邮件,说:“今天晚上是正式典礼时间,大家都是按照顺序进场。我把你进场的时间和通道发给你了。你按时赶到就行,我会派专人去接应你。”

    张风起皱起眉头:“岑老板,你女儿招赘女婿而已,要不要做得这么声势浩大人尽皆知啊?”

    岑耀古没有解释,说:“你到时候就知道了,你今天是以张大天师的身份出席我女儿的婚礼,不是我的儿子。”

    “嗯,我也没想今天认爹。”张风起讥讽说道。

    岑耀古没有多说什么,又叮嘱了他几声按时赶到,才挂了电话。

    ……

    万芸芸和雷玉琳一起从家庙里回来了,是岑耀古专门接她们俩回来参加岑夏言的婚礼的。

    两人住在万芸芸的房子里,现在这里是叶临泽和岑夏言的婚房,也是一所背山面水的欧式别墅。

    岑夏言穿着婚纱,站在矮凳上,长长的头纱披在身后,就跟国外那位著名的王妃曾经的婚纱差不多的样子,几个女工忙着给她做最后的修改。

    叶临泽穿着燕尾服走过来,仰头不断夸赞岑夏言好看。

    岑夏言对着比人还高的穿衣镜左顾右盼,心情好到爆。

    万芸芸看着这一幕,不由抹了抹眼泪,说:“想不到岑先生对夏言这么好。当年季言结婚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大排场。”

    岑季言是雷玉琳的亲生儿子,不久前因为一桩意外的事故去世。

    雷玉琳本来笑眯眯地看着岑夏言试婚纱,被万芸芸一说,眼角也有点湿润了。

    岑夏言拎着婚纱从矮凳上跳下来,走到万芸芸身边,也很高兴地说:“妈,您知道吗?今天会展中心席开五百桌,每桌坐十人,一共有五千人出席我的婚礼!”

    “除了娱乐圈的一线大咖们,还有全国富豪榜上几乎所有人家,都派人来出席我的婚礼。”

    她的脸色激动到发红,不用胭脂都是红粉菲菲,“妈妈,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在爸爸心目中,有这么高的位置!”

    万芸芸抚了抚她的脸,点头说:“所以我从小就教育你,不要妄自菲薄,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谁是真正的赢家。有些人起跑线比较靠前,但并不意味着他能赢到最后。”

    雷玉琳听得嘴角抽了抽,她飞快地扫了叶临泽一眼,见叶临泽也是一副志得意满与有荣焉的样子,在心里暗骂,也是一个蠢货。

    果然蠢货和蠢货才相配么?

    不过她再想想自己,连这样一个“蠢货”都没有了,她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雷玉琳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佛珠,还是开口说:“岑先生做事,向来是走一步,看三步。今天能给夏言这个盛大的婚礼,肯定也是深思熟虑过的,你们就放松了好好享受吧。”

    话里隐含的意思就是,别想太多,岑耀古这人谁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在雷玉琳看来,岑耀古绝对不是一个为了入赘的女婿,就能弄这么大排场给他们举行婚礼的人。

    相反,岑耀古是个非常守旧的人。

    赘婿在他眼里,完全是下九流,他根本不看在眼里。

    所以这一次的婚礼,应该是有别的理由吧?

    雷玉琳当然不会说出来。

    她还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入定状态,好像对周围的繁华热闹一点都不感兴趣的样子。

    岑夏言和叶临泽还有万芸芸都在狂喜之中,没人注意到雷玉琳漠不关心的样子。

    ……

    岑春言这个时候也和她的母亲蓝琴芬在一起。

    对于岑耀古这一次大张旗鼓给岑夏言办婚礼,她们母女俩都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又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蓝琴芬皱着眉头,用手抚平旗袍上的一丝微小的皱褶,低声说:“反正今天沈家没什么人来,他们要得意也得意不到哪里去。”

    岑春言倒是不在乎这个,她这是眉梢动了一下,轻声说:“我知道沈先生正在z城,不知道谈什么生意。”

    蓝琴芬愣了,“沈齐煊?他就在这里?这个城市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