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02章 挑拨(第二更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会展中心的会场内,温一诺从三亿姐那桌回到自己的位置,发现萧裔远不在那里了。

    “大舅,远哥呢?”温一诺坐下喝了点椰汁。

    她刚才在三亿姐那边吃了一整碟的螃蟹肉。

    那个沈召北还挺上路的,说要拜她为师学赛车,主动给她剥螃蟹,当然也给三亿姐剥了一大碟子。

    张风起笑着眨眨眼,“刚才出去了,不知道是接了个电话,还是收到条短信,总之是出去了。”

    温一诺点点头,没有在意,给自己夹了点鹅肝蘑菇,小心翼翼地吃了。

    鹅肝其实就是一坨脂肪,她不是很喜欢,但是被鹅肝浸泡过的蘑菇却特别好吃。

    ……

    广场上,叶临泽翻滚了一会儿,从地上坐起来,瞪着萧裔远和岑春言,龇牙咧嘴,想放句狠话。

    可又想到岑夏言和岑耀古,他还是咬紧牙关忍了下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对狗男女,迟早会有报应。

    叶临泽站了起来,捂着自己受伤的手,往会场里面走去。

    他得回去给岑夏言说一声,把这件事给圆回去,不然怎么说起自己的手突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他还要去医院呢……

    叶临泽白着脸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发现岑夏言正跟她妈妈万芸芸和岑耀古离了婚的老婆雷玉琳说话。

    她们说得很投入,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出去了,又回来了。

    叶临泽忍着气,先推了推岑夏言,轻声说:“夏言,我刚才在外面不小心袢倒了,倒地的时候想用手撑着地,结果把手指给折了。”

    说着,他把自己被掰断了手指露了一点给岑夏言看。

    岑夏言吓了一跳,捂着嘴说:“你快去医院啊!给我看有什么用?我又不是医生!”

    叶临泽抿了抿唇,点头讪笑着:“我不是怕你担心我吗……跟你说一声,我这就去医院。”

    说着对桌上的人点点头,起身往外走。

    不过走了一会儿,又折回来,来到温一诺他们那一桌,说:“温一诺,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好好看着自己的男人,别被人挖了墙角都不知道。”

    说着转身就走。

    温一诺一口鹅肝含在嘴里,滑溜溜油腻腻,立刻觉得恶心了。

    她将鹅肝好不容易咽下去,抬头看见叶临泽已经走远了。

    不过刚才她看了一眼叶临泽的面相,见他面色如土,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眼角发红,这是遭受血光之灾啊……

    看着叶临泽远去的背影,温一诺问张风起:“大舅,远哥出去多久了?”

    “有几分钟了吧?”张风起随便说着,不时看着手机。

    温一诺忐忑不安地坐了一会儿。

    萧裔远还是没有回来。

    她有点坐不住了,心里发慌,想见到萧裔远,立刻,马上。

    她放下筷子,抽出餐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张风起嗤了一声,“去吧去吧,别走远了。”

    温一诺点点头,快步往会场外面走了出去。

    ……

    会场外,叶临泽走了之后,岑春言默默地拎起自己的包包,对萧裔远再次说:“萧总,谢谢你。”

    她的神情黯然,鼻头还有点发红,眼睛不算大,但是很亮,只是眼角湿润,应该是忍着掉了点眼泪。

    萧裔远以为她还在遗憾叶临泽跟岑夏言的事,开解她说:“其实叶临泽这种人,不算什么好人。他离开你,是你的运气。”

    岑春言默然了半晌,才淡淡地说:“我知道,我现在只希望他不要太过份了。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想得陇望蜀,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曹操那样的本事。”

    这种情况确实很尴尬。

    萧裔远忍不住问:“你跟叶临泽的事,你父亲知道吗?”

    岑春言反问:“你觉得我家有什么事,是我父亲不知道的?”

    “岑先生知道你跟叶临泽交往过,还同意你妹妹跟叶临泽结婚?”萧裔远觉得有些滑稽,“你们豪门的事,我们普通人果然还是不懂。”

    岑春言笑了一下,说:“这种事在我们这种家庭其实不算什么。比我们更高的那些阶层里,我知道有嫂子跟哥哥离婚了,马上又嫁给了弟弟。你觉得这种关系难道不尴尬吗?”

    本来是自己的妻子,转头成了自己的弟妹……

    尴尬的不知道是哥哥,还是弟弟。

    萧裔远想了一下,摇头说:“太复杂了,还是我们普通人简简单单比较好。”

    “一辈子谈一次恋爱,娶一个妻子,生一个孩子,然后一起到老。”

    岑春言闭了闭眼,“萧总,这种生活,是神仙眷属,是我的求而不得。”

    “想开点,会有更好的男人珍惜你。”萧裔远和她并肩站在会展中心台阶上,看着空无一人的广场,广场边上有几辆共享单车锁在那里。

    天上的月色越发明亮,星星已经快看不见了,只有藏蓝色的天幕上,云层渐渐铺垫,像是排列整齐的羽毛,如同天鹅翅膀,随时会展翅欲飞。

    温一诺从会场里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两人的背影。

    远处是广场、树木,路灯林立,花草静穆。

    那男子身材高大,宽肩长腿,女子长发披肩,如同小鸟依人一般站在男子身边。

    其实两人站得并不近,隔着大概半米左右的距离。

    但是看在温一诺眼里就很不舒服。

    那男人就是萧裔远。

    女人的背影,如果她没有认错,应该是岑春言。

    叶临泽难道是看见这俩在外面,才对她说那种话?

    温一诺知道叶临泽不是好人,她也很讨厌他。

    可是当她真的看见萧裔远跟别的女子不避嫌隙的站在一起,她还是觉得有点酸溜溜的。

    温一诺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是该走过去,还是悄悄地转身回去。

    萧裔远正好跟岑春言说话的时候偏了偏头,眼角的余光瞥见有人站在斜后方的位置。

    他倏然回头,发现居然是温一诺。

    她的桃子脸紧绷着,好看的唇抿成一条薄线,一双比普通人更黑沉的眸子竟然流露出一丝紧张的神色。

    萧裔远心情突然大好。

    他转身朝温一诺走过去,温柔地问:“你怎么出来了?是里面很闷吗?”

    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温一诺身上。

    温一诺只穿了织锦缎材质的礼服裙,其实就是蚕丝,并不抗冻,所以她还有一件裙式风衣外套穿在外面。

    不过她出来的急,那件裙式风衣外套落在她座位上没有穿出来。

    带着萧裔远体温的西装外套搭在温一诺身上,她立刻从身到心都温暖了。

    刚才胸口的那股酸涩堰塞的情绪被这暖流融化,很快消失不见了。

    她主动拉起萧裔远的手,笑着说:“我想你了,所以就出来了。”

    萧裔远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从两人那次起争执之后,萧裔远对自己在温一诺心目中的位置有了清醒的认识,都不指望她能再说什么甜言蜜语了。

    像这样一会儿看不见就找出来,而且还主动说“我想你了”,那真是绝无仅有。

    就算在两人闹别扭之前,温一诺也没有这么粘过他。

    萧裔远甚至觉得自己有些飘,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他微怔看着温一诺,下意识捏了捏她的脸,笑着说:“又哄我,我可是会当真的。”

    “当真才好啊,我这次没有哄你。”温一诺笑嘻嘻地说,没有把脸从萧裔远手心里移开。

    萧裔远很想抱抱她,亲亲她,不过还是记得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电灯泡。

    他回头看了看岑春言。

    岑春言也正看着他们。

    见萧裔远回头,岑春言笑了一下,摆手说:“快进去吧,别让温小姐等急了。”

    温一诺心头那股酸溜溜的感觉又冒出来了,她忍不住说:“岑小姐说这话有点晚了吧?我都等半天了。”

    萧裔远忙拉拉她的手,收起笑容,略严厉地说:“诺诺,别没礼貌。”

    “我怎么没礼貌了?”温一诺见萧裔远还帮着别的女人说话,刚才那股酸溜溜的情绪更浓郁了,“明明是你们失礼在先!”

    岑春言皱了皱眉头,淡淡地说:“温小姐,我怎么失礼了?愿闻其详。”

    “你们……你们……你们孤男寡女单独相处,难道不是失礼?”温一诺像只护食的小刺猬,全身的刺都竖起来了。

    岑春言抿了抿唇,“温小姐,你是不是针对我?我和萧总在公开场合说说话,怎么就孤男寡女单独相处了?现在什么时代了?难道男女之间说句话都要被人诟病?”

    “我不是针对你。但是你的男朋友刚跟你妹妹结婚,你就跟别人的未婚夫勾勾搭搭,难道不是你的错?”温一诺索性把自己的不舒服都说了出来。

    “未婚夫?”岑春言似乎很诧异,她的视线飞快从萧裔远和温一诺的左手扫了过去,“萧总真是你的未婚夫?那不好意思,是我的错,以后我离萧总远点。”

    温一诺这才想起来,自己因为跟萧裔远赌气,把戒指取下来了。

    再看萧裔远的手指,也没戴订婚戒指。

    她顿时更加生气了,脸上火辣辣的,觉得被岑春言当面打脸。

    温一诺一把甩开萧裔远的手,自己转身跑回会场去了。

    ※※※※※※※※※

    这是第二更推荐票加更。

    晚上七点第三更。

    今天是周一,来个推荐票加更,求大家的推荐票,要投全票哦~~~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