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03章 婚期(第三更求推荐票)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萧裔远来不及向岑春言打招呼,立即追着温一诺进会场了。

    岑春言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再次看着广场,好像在寻找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寻找,只是无法收回看向远方的视线。

    ……

    温一诺进去不久,就察觉到萧裔远已经追上来了。

    她不想放慢脚步,可是萧裔远跑得太快了。

    他没几步就握住了温一诺的手,轻声笑道:“……你吃醋了?”

    温一诺:“!!!”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温一诺迅速祭出“否认三连”。

    萧裔远含笑看着她,眸光如水,如同月光下的池塘,看一眼就要溺毙在里面了,“否认就是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所以你就是有。”

    温一诺被他的眸光看得心动神驰,跟着笑了起来,连继续否认都忘了。

    两人回到座位上,还是十指交握。

    张风起见了,撇了撇嘴,不过没有继续再架桥拨火了。

    等婚宴结束,大家各自回家的时候,萧裔远直接跟萧芳华说了一声,不去她家了,而是跟着温一诺回了她住的酒店。

    张风起临时被岑耀古拉去说话,知道萧裔远要跟温一诺一起回酒店,张风起直接让萧裔远送温一诺过去了,还叮嘱他要好好陪着温一诺。

    他自己跟岑耀古在酒店楼下的咖啡厅里说话。

    “风起,你真的不打算来岑氏帮我吗?”岑耀古咬着雪茄烟斗,笑吟吟地问道。

    张风起摇了摇头,“不了,我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是做自己的事业比较开心。您那摊子,给小冬言留下来吧。”

    想到那个吃奶的小娃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张风起也觉得特别憋屈。

    幸好他没孩子,不然他的孩子比他更憋屈。

    张风起正在自鸣得意地想着,岑耀古突然说:“你四十多岁了,没想过什么时候结婚吗?”

    张风起吓了一跳,连忙摇头说:“不行,我不能结婚生子,我在拜师的时候发过誓,答应师父了才入门。”

    “胡说八道。我也是道门里面的人,我怎么不知道道门还有这个规定?”岑耀古皱着眉头看他,“你的师父是谁?说出来我去跟他谈谈。”

    “我师父是个无名小卒,他常年在深山老林,连网都没有,而且大部分时候没有电,只能点蜡烛烧柴火,您找他有什么话可说的?”张风起信口胡诌。

    岑耀古一看就知道他没说实话,眉头皱得更紧:“你家里那个老道士不就是你师父吗?我就不能找个机会去见见他?”

    张风起笑了,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地说:“岑先生,我编这胡话的意思,就是不想让您见我师父啊。您就不能看破不说破?”

    “你还知道自己在编胡话?”岑耀古被气得笑了,“好好好,你还是在怨恨我是不是?”

    张风起收起笑容,很严肃地说:“没有,我确实没有怨恨您,毕竟我没法怨恨一个我从来没有的东西。”

    “不过,我母亲肯定是怨恨您的。”张风起握着烟,在烟灰缸里掸掸烟灰,淡淡地说:“但是我没有资格代替我母亲原谅您。如果您想心里好受些,等您百年之后,去地下找我母亲忏悔道歉吧。”

    “你——!”岑耀古大怒起身,“你就这么咒我?!”

    作为上了年纪的人,又是道门中人,他还是很忌惮这些话的。

    张风起耸了耸肩,“我是实话实说,您不喜欢听,就少找我说话,我就这德行。您要是想少活几年,我当然愿意奉陪。”

    岑耀古气得心脏病都快犯了。

    他“哼”了一声,扔下一句话:“以后有事我秘书会跟你联系,既然你不想认我,你最好记得不要在别人面前说走嘴。”

    “这您放心,只要您不会有意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这个世界不会有第三人知道这件事。”张风起也站了起来,淡定说道。

    他不会告诉岑耀古,他早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温燕归、温一诺、老道士和萧裔远。

    当然,他相信这四个人,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岑耀古点了点头,“算你识相。以后有事,我不会不管你的。”

    说着离开了酒店,直接让人送他去萧芳华的大宅。

    因为这个时候,他迫切想看看自己的小儿子。

    被大儿子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只有去好好教育小儿子。

    ……

    酒店里温一诺的套房里,两人算是争执之后完全和好如初。

    温一诺穿着睡袍去浴室洗了个澡,回来看见萧裔远还是敞着胸脯,靠在床头,温柔地看着她。

    她有点羞涩地掀开被子爬山床,轻声说:“你怎么不去洗个澡?”

    萧裔远将她圈在怀里,笑着说:“……还没完呢,急什么?”

    ……

    这一晚,温一诺尝到了什么叫“久别胜新婚”。

    就在两人最为情浓的时候,萧裔远在她耳边不断地低语。

    “诺诺,嫁给我。”

    “诺诺,嫁给我。”

    “诺诺,嫁给我。”

    温一诺晕头晕脑,不管萧裔远说什么她都答应下来。

    第二天早上醒来,萧裔远已经叫了ro service,把早餐给她端到床头了。

    “萧太太,起床吃早饭了。”萧裔远含笑看着她,还把枕头竖起来给她靠着。

    温一诺:“……”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像是宿醉之后浑身乏力的状态,有气无力地说:“这么早啊?我还想再睡一会儿……”

    “再睡就要错过飞机了。”萧裔远揉了揉她的脑袋,“我还要去我姐家拿行李。”

    “切,谁稀罕那谁的破飞机。以后我要买两架,一架当通勤飞机,一架飞国际航线。”温一诺嘟嘟囔囔从床上下来,到底先去刷了牙才吃早饭。

    两人收拾干净之后,出去叫了隔壁的张风起。

    萧裔远说:“张叔,我和诺诺去我姐家取行李,您先去机场等我们。”

    “好,没问题。”张风起看了看温一诺,“一诺,要不你先跟我去机场?阿远去他姐家,你跟着恐怕不太方便。”

    “没事的。”萧裔远抢着说,“诺诺已经答应嫁给我,总得跟我父母和姐姐那边也交代一下,婚礼肯定是要请他们一起来的。”

    张风起吓了一大跳:“什么?!你们已经打算结婚了?!不是要先同居吗?!”

    温一诺脑子里还是糊里糊涂的,不过她记得昨晚确实答应萧裔远了。

    她有些脸红,白了萧裔远一眼,还是扭扭捏捏承认道:“嗯……昨晚是说了一下,可以把婚期订下来吧。”

    “咱们回去找你的师祖爷爷挑一个最近的适合结婚的日子,我们先去领证,好吗?”萧裔远在张风起面前问温一诺,就是想把这件事正式定下来。

    温一诺飞快地瞥了张风起一眼。

    张风起心里苦,但是表面上还是得嘿嘿笑着,说:“你们别急,还是回去先跟一诺的妈妈商量商量吧。我其实只是她大舅,我同不同意都没关系,关键是一诺她妈妈同意。”

    萧裔远忙点头,“我们回去会跟温姨再商量日期,还有我的聘礼,早就准备好了。”

    温一诺的眼眸倏然就亮了起来,她眯了眯眼,“还有聘礼啊?远哥,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聘礼是给你妈和你大舅的,跟你有什么关系?”萧裔远故意逗她。

    温一诺反手指着自己:“当然有关系。如果我不满意聘礼,我可以单方面撕毁协议哦!”

    结婚协议也是协议。

    萧裔远笑了起来,“好,那我先把单子给你看看再说。”

    两人说着话,一起往萧芳华的大宅去了。

    温一诺是第一次来这里。

    当她看见那满满的一直延伸到海边的绿草坪,还有那栋欧式别墅样式的大宅,倒抽一口凉气。

    “阿远,萧姐姐终于转运了啊!”温一诺叹为观止,四处看着,眼睛都不够用了。

    林间草地上,还飘着淡淡的雾气,远处的一切朦朦胧胧,草地的绿被罩上一层薄纱,绿的清新自然。

    萧裔远昨天来过,没有温一诺这么惊艳。

    他拉着她走进萧芳华的大宅,对等在那里的萧芳华和萧爸、萧妈说:“姐,爸,妈,我和诺诺要结婚了。”

    萧芳华知道他们订婚了,现在应该是确定婚期了,马上说:“那太好了!定了日子早点告诉我,我是一定要去的。”

    还笑着说:“如果那时候冬言已经会走路了,我让他去给你们做花童。”

    “花童啊?好啊!求之不得!”温一诺很高兴地说,握着萧芳华的手摇了摇。

    萧妈的心情有些复杂。

    她是希望萧裔远早点结婚她好抱孙子的。

    可是真的这一天到来了,她又觉得有些伤感。

    萧裔远见他妈妈居然没有激烈的反应,略微有些奇怪。

    不过萧妈转念之间就精明起来,笑着对温一诺说:“一诺啊,我们都是老街坊邻居了,大家都是知根知底。你愿意嫁给我们家阿远,我们都高兴。”

    “你定了婚期,跟我们说一声,到时候我们一定来吃喜酒啊!”

    说得好像他们只是宾客一样。

    难道你们不应该是婚礼的主家吗?

    难道你们也想远哥跟叶临泽一样入赘我们温家?

    温一诺眉头几不可察地蹙了蹙。

    萧裔远明白她的心思,也明白萧妈的心思。

    他笑着说:“聘礼我都准备好了,办婚礼的钱我也留出了预算,爸妈你们不用担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