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06章 你漂亮你有理(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秋忙把手机拿过来,正好看见的是那胳膊上还有刺青,一看就是混社会那种大哥的男人举着大扳手,朝一个看着很面熟的女子头上猛砸过去!

    司徒秋吓得手一抖,手机掉在床上。

    沈如宝手忙脚乱地扑过来抢过来手机,看见的已经是那个俊美得人神共愤的男人,将身边的女人往后一推。

    同时左右灵活地闪躲,接着抬起一脚,将那拿着大扳手,粗胳膊上有刺青的男人踹倒在地。

    那大扳手呼的一下砸在地上,正好砸在那自己的大腿上。

    这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生动写照了。

    沈如宝一颗高高提起来的心又落了回去。

    她拍着手,笑着说:“爸爸!爸爸!您没事吧?”

    沈齐煊正拿着手机拍视频呢,当然没有事。

    而那辆本田车的司机见萧裔远这么能打,一时也激起血性,抬起腿一脚往温一诺背后踹去!

    温一诺站在萧裔远背后,她感觉到背后有人踢腿,本来可以往旁边让开。

    可是她一让开,萧裔远就得被人从背后踹一脚,那肯定是不行的!

    情急之间,温一诺往前一扑,抱住萧裔远的腰,将他拖着往旁边转了个半弧形。

    嗤!

    后面那人直接扑了个空,腿来不及收回,往前摔了个大劈叉,两条腿成一字型摆在地上,连裤子都裂缝了。

    他半天才回过神,顿时觉得两条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痛楚从腰间神经往上急升,一直达到泪腺。

    三十多岁的男人,一时没控制住,在大马路上眼泪掉得稀里哗。

    温一诺气坏了,挽着袖子朝那男人冲过去,怒道:“我都还没哭呢!你哭什么哭?!这是委屈自己偷袭我没成功?!你弱你有理是吧?!”

    那男人抹了一把泪,恶声恶气地说:“谁他妈哭了?!老子是没管住眼泪!你个小娘皮给老子等着!等老子爬起来,老子恁死你!”

    说着,他撑着马路牙子想站起来。

    萧裔远见了,将温一诺拉开,自己大步走过去,摁着那男人的肩膀往下使劲一压。

    bia几!

    又是一声响,那男人被萧裔远摁着又回到劈叉状态。

    这一次可是强制劈叉,那筋比刚才拉得还要狠。

    那男人直接鬼哭狼嚎起来。

    等交警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衣冠楚楚穿着情侣西装颜值逆天的一对男女,淡定地站在马路边上。

    一个粗胳膊上有刺青的男人抱着一把大扳手躺在地上哼哼。

    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哭爹喊娘在地上劈叉。

    不远处有一辆前后都被剧烈撞击的宝马3系车,还有一辆车尾被追尾的本田车,以及一辆车头有撞击痕迹的大货车。

    看见这三辆车,经验丰富的交警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一边拿出对讲机汇报情况,一边说:“救护车马上就到,你们稍等会儿。”

    然后拿出录音笔,先问萧裔远出了什么事。

    因为他潜意识认为是萧裔远开的车。

    温一诺马上将萧裔远推开,对那交警说:“警察先生,那辆宝马车是我的,我是司机。今天的事是这样的……”

    说着,她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又说:“我有行车记录仪,我可以把刚才的事给您看。”

    交警点了点头,“这样最好。”

    温一诺拿出手机,点开行车记录仪的手机app,然后把刚才那段视频下载到手机上。

    交警看了一下,让她把视频传给他,又说:“你虽然是为了救人,可是跟前面的车主动追尾,确实是你的责任。”

    温一诺点点头,诚恳地说:“您说得对,我认罚。”

    反正有保险,她是不怕的。

    然后她又指着地上两个人说:“可是这两人,一个是本田车的司机,一个是大货车的司机。发生车祸之后,下车来打我,这怎么算?”

    交警:“……”

    他瞪着温一诺,心想,姑娘,你不能仗着漂亮就说瞎话糊弄人吧?!

    明明是那两人被打倒在地上啊!

    但是看在温一诺那么漂亮又诚恳的份上,交警还是忍着没直接拆穿她,说:“我得问问那两个人的情况,才能做出正确判断。”

    然后交警先来到那个正在劈叉的男人旁边,说:“先生,您能站起来说话吗?”

    那男人眼泪流的眼睛都快肿了,不是他想哭,实在是控制不住泪腺。

    身体疼痛的时候,流眼泪是一种应急反应,可以缓解一下。

    他抽噎着说:“你你你……你以为我不想站起来吗?!我是站不起来啊!”

    交警:“……那您是怎么劈叉下去的呢?”

    那男人气急败坏,忍不住飙粗话:“你他娘的以为老子想劈叉啊!他娘的那个小娘皮把老子整劈叉的!”

    “明明是你想偷袭我!从我背后踹我!我一躲,你自己收势不及,自己摔劈叉的!”

    “你放屁!明明是你……是你男人把我摁在地上劈叉的!”

    “你才放屁!明明是你自己摔劈叉了还想继续偷袭我!我未婚夫是为了救我才出手的!”

    “你……!”

    交警见这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忙头疼地叫停,又去问了那个抱着大扳手躺在地上的男人。

    “先生,请问您能站起来说话吗?”

    那大货车司机被萧裔远修理得两条胳膊软得跟面条似的,根本抬不起来,不然他才不会抱着大扳手不放。

    这是萧裔远塞到他怀里的,他连将大扳手扔开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看见警察来了,他跟看见亲人似的,立刻也哭了起来,“警察先生,您要跟我做主啊!我开车开得好好的!这俩恶人不仅抢我的道!还恶意减速!让我不得不撞上他们的车!”

    “这还不说!他们还打我!您看!我被他们打得都站不起来了!”

    温一诺冷声说:“对啊,你拿着大扳手被我们打得站不起来,真是好可怜哦!”

    交警看了她一眼,不过还是同样问那大货车司机:“你的扳手怎么回事?”

    “我是在修车!修车!”

    “你开车的时候同时拿大扳手修车?这么能耐,怎么不当众表演个‘单手拉货车’啊?”温一诺冷嘲热讽,一肚子的气发不出来。

    那大货车司机当然没有温一诺能说会道,被她挤兑狠了,顾不得在交警面前装可怜,大声说:“我想拿大扳手怎么了?!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打了你?!倒是我被你们打得倒在地上起不来!误工费和医药费你们都得赔!”

    “我赔你个头!”温一诺恨不得上前再踩一脚。

    可惜她的行车记录仪没有记下撞车之后在应急车道上发生的事。

    她正着急,萧裔远突然说:“那边有辆车,从一开始就停在路边了,应该看见了刚才发生的事,我们去找他们做证人。”

    交警回头,看见是一辆很豪华的劳斯莱斯幻影。

    温一诺已经跑过去了。

    她来到那辆劳斯莱斯幻影车边,朝着坐在前排的两个男人恳求地说:“两位先生,刚才的事,想必你们已经看见了,能不能帮我们做个证?”

    “就是刚才那两个司机下车企图打我们的事,麻烦你们为我们做个证好吗?”

    她双手合什,满脸紧张,朝着车窗里面的人哀求道。

    坐在前面的司机和保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坐在后排的沈齐煊。

    他们俩是看见了,可是能不能做证人,还是得听老板的。

    温一诺顺着他们的动作,才看见坐在后排的沈齐煊。

    最关键的是,她还看见沈齐煊手里拿着手机,正对着她的方向!

    温一诺的脑子迅速转了起来。

    会不会沈齐煊把刚才那一幕录下来了?!

    如果是真的,那可太好了!

    温一诺眼前一亮,殷切地看着坐在后排的沈齐煊说:“沈老板,您是不是把我们刚才那边发生的事,都录下来了?”

    沈齐煊断了和沈如宝的视频,慢条斯理地说:“没录,我刚才在跟我女儿视频。”

    温一诺:“……”

    她心里一沉,但很快又打起精神,说:“那前面两位大哥应该看见了,能不能请他们为我们做个人证?”

    沈齐煊闭上眼睛,靠在后车座上,淡淡地说:“你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赶时间。——开车。”

    前面的司机马上就要踩油门。

    温一诺忙抱住他们的后视镜,着急地说:“沈先生!我求求您了!只要您的司机和前面这位先生帮我们做个人证就好!”

    “我也赶时间的!不然我们就会错过吉时了!”

    “吉时?什么吉时?”沈齐煊发现车还没开,有些生气,睁开眼睛,却看见温一诺抱住了他车的后视镜。

    如果他们强行开车,势必就要将温一诺拖行了。

    沈齐煊虽然不在乎温一诺会不会出事,可是有交警在旁边站着,他也不好太出格。

    揉了揉眉心,沈齐煊挥了挥手,“你快松开手,等下伤到你,可不关我的事。”

    做证这种事,得自愿,交警也不能命令他们。

    所以交警只有站着一旁,看着温一诺求那车里的人。

    萧裔远也走了过来,弯腰往车里看了一眼,点头说:“沈先生,如果您和您的司机以及保镖看见了刚才的事,请帮我们做个证吧。”

    他抱起温一诺,温柔地握住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松开她紧紧抱住的后视镜。

    萧裔远继续说:“沈先生,今天是我和诺诺去登记领结婚证的日子,我们不想错过吉时,您能不能通融一下?”

    沈齐煊本来是不想管这件事的,但是听说今天是温一诺和萧裔远登记结婚的日子,又有点失神。

    他看着车外的两人,神情忧郁而恍惚。

    萧裔远又求了他几遍,沈齐煊都一言不发。

    温一诺看不下去了,拉拉萧裔远的手,咬牙说:“算了,远哥,就这样吧。我们走。”

    她拉着萧裔远转身就要离开。

    “我有录视频。”沈齐煊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感谢“人在梧桐下”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