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07章 我的逆鳞(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根本不想理睬沈齐煊,就想当没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萧裔远却拉住她的手,“诺诺……等一下。”

    “远哥,不用了,谁知道那个人藏了什么坏心思。”温一诺对沈齐煊的感觉坏到极点,一点都不想跟他有任何关联。

    如果要了他的视频,势必就劝他一个人情了。

    而他们做天师的,最讲究因果。

    她不想跟沈齐煊沾染上因果。

    萧裔远当然没有她那些想法,就算知道她那些“因果”的想法,也会不以为然。

    他只是拉着温一诺的手,求肯说:“诺诺,我去找他吧,我不想耽误我们领结婚证的时间。你师祖爷爷算的吉时,咱们不能浪费了。”

    他的眼神无比动人,“诺诺,我是真的想跟你结婚。”

    男人的情话里,“我想跟你结婚”绝对是女人最爱听的情话,没有之一。

    温一诺也不例外,她霎时就有些走不动路了。

    萧裔远微微一笑,捏捏她的手,然后转身回到沈齐煊那辆车旁边,发现那车后车座的车窗已经降下来了。

    萧裔远在后车窗那边弯下腰,笑着说:“谢谢沈总,以后有机会,我请沈总吃饭。”

    沈齐煊挥了挥手机,“你叫那个交警过来,我跟他说。”

    这是还要做证人的意思,比视频又好多了。

    萧裔远大喜,忙将那交警叫了过来。

    沈齐煊先把自己录的那段视频发给交警,又说:“刚才我们三人都看见了。那两个司机确实是先动手的。而那辆宝马车,也确实救了骑摩托车的人,我这里的视频比较长,也包括了前面那段骑摩托的人。”

    交警十分高兴,说:“谢谢您,请问您的联系方法呢?这是要写在我的报告里的。”

    沈齐煊对前面的保镖说:“把我的名片给他。”

    前面的保镖忙抽出沈齐煊的商用名片递了过去。

    上面的电话和电子邮件地址,都是沈齐煊的总裁办公室打理,跟他本人没有关系。

    交警一看是沈氏财团,顿时肃然起敬,对这份证词也更加慎重。

    毕竟作为全国首富,谁有那个实力买通他做假证呢?

    有了沈齐煊这样的人做证人,还有他那份视频,温一诺和萧裔远“故意伤人”的指控很快被洗刷干净了。

    反而那两个司机有主动攻击的嫌疑,送医院检查之后,还可能要承担进一步的责任。

    温一诺这边主要是追尾的交通事故责任,而且后面的大货车也有同样追尾的责任。

    交警让他们三人交换保险信息之后,就让温一诺和萧裔远走了。

    可惜温一诺的车已经不能开了,萧裔远打电话叫了拖车公司的车,把温一诺的车拖走去修。

    “没车开了,咱们打车去吧。”温一诺拿出手机,点开打车软件打算叫车。

    这时沈齐煊那辆车的车门打开,他的保镖出来对萧裔远说:“萧先生,我们沈总说可以送你们一程,你们要去哪里?”

    萧裔远想着这个点就算能打到车,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会到,他真的不想错过吉时。

    他本来是不迷信的,但是今天发生的事都让他心里不舒服,所以也想求个心安,赶紧赶在吉时去民政局登记领结婚证才好。

    看了看手表,还有四十五分钟就是十点了。

    他当机立断,点头说:“谢谢沈总,那我们就叨扰了。”

    萧裔远走过去把温一诺拉了过来,说:“沈总好心送我们一程,你别打车了。”

    温一诺很不想坐沈齐煊的车,撇了撇嘴,说:“还是打车吧……欠的人情太多,我怕还不了……”

    “打车可能来不及。”萧裔远都快求她了,“就这一次,你听我的好不好?我们坐沈总的车,就能够在吉时赶到民政局,你真的不在乎吉时吗?”

    温一诺当然是在乎的,只是她更不想去欠沈齐煊的人情。

    可这一切,都比不过萧裔远的恳求。

    他确实从来没这样低声下气地求过她。

    温一诺心一软,点头说:“好吧,我是看在远哥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的,我可不欠那个沈总的人情。”

    “嗯,你欠我的就够了,用一辈子来还。沈总的人情,我来还。”萧裔远笑着拉回她的手,一起走向沈齐煊的车。

    沈齐煊的保镖把后车座的车门拉开,示意他们进去。

    沈齐煊往车的另一边坐了过去,把中间和靠车门那边的位置让给萧裔远和温一诺。

    温一诺是女人,比较瘦一点,一般来说,应该是她坐中间。

    但是她不想理会沈齐煊,所以让萧裔远坐中间了。

    两个人上车之后,萧裔远把最近的那个民政局的地址发给了司机。

    司机找到地址,确定路线之后就开了过去。

    因为之前事故的原因,现在路上还有点堵车。

    沈齐煊就问萧裔远:“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萧裔远笑道:“快了,领完证我们就要筹备婚礼。沈总到时候赏光?”

    “不了,我从来不参加婚礼。”沈齐煊拿起手机把握,淡淡说道。

    温一诺在旁边听得气结,扯了扯嘴角,笑着说:“是吗?沈总连自己的婚礼都没参加过?”

    她知道沈齐煊是结了婚的,他老婆司徒秋也是大有来头的人。

    当然,蓝如澈就是司徒秋同父异母的弟弟,温一诺也是知道的。

    司徒家在海外是什么地位,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种人家的姑娘会没有婚礼就嫁给你?

    那是痴心妄想。

    沈齐煊没想到被温一诺抓住话语中的漏洞,很是不虞。

    不过他也没有跟温一诺斗嘴,而是打开了手机,继续跟沈如宝视频。

    这一次,他直接拨打的是沈如宝的手机。

    沈如宝一直很担心沈齐煊的安全,根本无法休息。

    沈齐煊的视频通话打进来,她立刻点了接收。

    “爸爸!您没事吧?!”沈如宝又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我怎么会有事?”沈齐煊看见沈如宝,心情就好了很多,“贝贝,你别担心我,好好休息,等我办完事就去看你。”

    “爸爸?你还有事?你不是说马上来看我的吗?”沈如宝难过得快哭了。

    手机视频上,她的鹅蛋脸泫然欲泣,很是惹人怜惜。

    沈齐煊的声音放低了几分:“爸爸临时有事,绕个圈儿就回去。你先睡一觉,等你睡醒了,爸爸就到了。“他一边说话,一边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拿着手机的手有点抖,偏离了方向。

    沈如宝惊鸿一瞥,看见了坐在沈齐煊身边的男人,就是萧裔远,也是刚才她看见的那个身手特别好的年轻人。

    沈如宝自己并不是体育健将,因此特别崇拜一切体育好的人,包括会功夫的人,这在她的字典里,都属于“体育好”的人。

    因此她立刻叫了起来:“爸爸!坐在你旁边的那个人是谁?是那位萧先生吗?你是跟萧先生有事?”

    沈齐煊没有正面回答她,只是把手机索性往萧裔远那边偏了一下,说:“是萧先生,他有点事,我送他一程,很快的。”

    他偏手机的时候,摄像头不可避免地拍到了坐在萧裔远另一边的温一诺。

    沈如宝这时也看见了,惊讶地说:“……我没看错吧?爸爸,温姐姐怎么在您的车里?您不是很讨厌温姐姐吗?”

    说完立刻捂着嘴,懊恼说:“对不起爸爸,对不起温姐姐。我不是有意的,是我的错,我爸爸没有讨厌温姐姐,都是我瞎说的。你别怪我爸爸!”

    温一诺听得直翻白眼,淡淡地说:“沈小姐,你不用道歉,你没说错,你爸爸确实很讨厌我,而我也很讨厌他。”

    然后又拍了一下沈如宝的马屁:“当然了,沈小姐这么可爱的姑娘,大家肯定是喜欢的。我讨厌你爸爸,却很喜欢沈小姐。”

    温一诺知道,谁对沈如宝不好,沈齐煊是要发疯的。

    所以她一个劲儿地赞扬沈如宝,然后直接贬低沈齐煊,试探他是真的只怼对沈如宝不好的人,还是本来就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而对沈齐煊来说,只要不惹到他的宝贝女儿,别的什么都好说,直接指着他的鼻子骂,只要骂得言之有物,他都会悉心听取。

    当然,就算言之无物,他也不会去追究那些骂他的人的责任。

    因此温一诺的话,对他来说只是毛毛雨,他根本就没放心上。

    温一诺说完之后,留神观察沈齐煊,发现他确实对说他的自己的话不怎么感兴趣。

    不管是冷嘲热讽,还是指着鼻子痛骂,他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温一诺试了一个回合,沈齐煊果然无动于衷,对于温一诺的“讨厌”,他完全不放在心上。

    就像发达国家的人,不会在乎发展中国家的人喜不喜欢他们。

    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自信,只有他们不喜欢别人,看不上别人的份儿。

    至于别人喜不喜欢他们,他们完全不在乎。

    温一诺想明白这个道理后,终于确认,沈齐煊这个人,真的只有在事关他女儿的时候才会发飙。

    宠女儿宠到这个地步,温一诺只能说,有钱人的世界,她真是不懂。

    而沈如宝却对温一诺的话不满意了。

    她嘟了嘟嘴,很生气的说:“温小姐,如果你讨厌我爸爸,那也不必喜欢我。我永远站我爸爸那边,你要是跟我爸爸是敌对关系,那不好意思,我不会认你这个朋友的。”

    “我的爸爸妈妈就是我的逆鳞,温小姐,你在我面前说讨厌我爸爸,你过界了。”

    ※※※※※※※※※

    这是第二更。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