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15章 岁月静好,无欲则刚(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司徒秋的问话被沈齐煊打断了,她顿时有些窝火。

    这么多年,风度上佳的沈齐煊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不给她面子。

    但是沈齐煊既然开了口,她却必须要给沈齐煊面子,不能再违拗他的意志。

    可是心里到底是不舒坦的,只是表面上没有露出来罢了。

    她浅浅笑着,端庄地说:“既然老沈发话了,我们就吃完再说吧。”

    说着,她招手叫来侍应生:“给我一杯马提尼。”

    沈如宝这时抬起头,甜甜地三亿姐说:“席姐姐,你要不要也喝一杯马提尼?马提尼是一种鸡尾酒,它好喝的程度跟调酒师的水平密切相关。这个餐厅的调酒师是全国最好的调酒师,他调的马提尼在国际上得过大奖。”

    说完才掩住嘴,黑眼珠灵活地左右看着,歪着头说:“爸爸,我不小心说话了……我不是有意的,您不会罚我吧?我只是给席姐姐科普一下哦……”

    沈齐煊才刚说“食不言,寝不语”,沈如宝就说话了。

    这不是“恃宠而骄”是什么?

    可是沈齐煊也没说她的意思,只是无奈地刮刮她的鼻子:“调皮。行了,好好吃饭,你还想吃别的吗?”

    “不了,这个就很好吃了。”沈如宝笑着看了三亿姐一眼。

    三亿姐完全没有抬头看她,虽然眼角的余光一直关注着餐桌上各人的举动。

    沈如宝在看她,她察觉到了,但并没有回视她,而是举起酒杯,对司徒秋和沈齐煊说:“沈夫人,沈先生,今天是我的荣幸,能够见到两位。cheers。”

    说完她自己一饮而尽,并不像国内一般酒桌上敬酒文化一样,而是纯国外的礼节。

    餐桌上不说话,其实是国内老派人的礼仪。

    在国外跟人聚餐可是非常重要的社交场合,small talk不断的,包括这种祝酒的cheers。

    司徒秋和沈齐煊都按照礼节举起酒杯,轻抿一口,对着三亿姐点头示意。

    沈如宝笑了起来,朝三亿姐眨眼说:“席姐姐也说话了哦!不过我爸爸是个宽厚的人,一定不会怪你的。”

    三亿姐没理她,只是垂眸拿起餐巾布,很优雅地往嘴边摁了摁,然后放下铺在自己腿上。

    她的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显示出了礼节上的熟稔和自信。

    沈如宝等了一会儿,三亿姐却还是没理她,只是往沈召北那边凑了凑,不知道低声对沈召北说了什么,沈召北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沈如宝的脸色立刻不好看了,她带着哭腔说:“席姐姐,我如果说错话了,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会改。可是你偷偷说给我二哥听,还笑我,我好难受……我是真心想跟你做好朋友的。”

    三亿姐这时才抬起头,略惊讶地看了看沈如宝,又看了看沈召北,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沈召北更加惊讶,他忙说:“贝贝你误会了,阿璧刚才没说你,她给我讲了个笑话,跟你完全无关,我没忍住才笑出声的。”

    沈如宝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嘟着嘴,一副不相信他的样子,说:“……二哥你当然帮席姐姐说话了。”

    三亿姐这时才非常无辜地瞪大眼睛,一脸受伤地说:“贝贝,你怎么能不相信你二哥呢?他可是你亲二哥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哥是什么人?他这人想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拐弯抹角。他怎么会帮我说话呢?——他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沈如宝皱起眉头,刚要说话的时候,三亿姐又状若无意地拍拍沈召北的手背,语重心长地说:“召北,你就向你妹妹道个歉吧。让她误会你,影响你们兄妹感情,就是我的不是了。做兄妹是要做一辈子,犯不着为了我一个外人得罪你妹妹。”

    然后又含笑朝沈如宝眨眨眼说:“贝贝小妹妹你放心,你在你二哥心中永远是最好的,你二哥永远最疼你。你爸爸、妈妈也永远最疼你。”

    一副糊弄小孩子的语气。

    “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如宝有些急了,“席姐姐你误会了。”

    “我误不误会没有关系,只要你,还有沈夫人、沈先生你们不误会我就好了。”三亿姐一副岁月静好,无欲则刚的大度模样,绿茶指数都快爆表了。

    说完还看了看沈召北,微笑说:“召北,你说是不是?”

    沈召北忙点头:“是啊是啊,贝贝你别动不动就哭啊,你一哭,咱爸咱妈又要发火了。别的人我管不着,可是阿璧是我带来的客人,因为我受了连累,我可不依。你打我可以,别打我的人!”

    三亿姐没想到沈召北愣到这种地步,呆了一呆,才连忙打圆场说:“贝贝没哭,哪里哭了?她又不会故意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是吧,贝贝?你快说话啊,别让你二哥伤心。你二哥那么疼你,你不会不疼你二哥吧?”

    沈如宝没想到被三亿姐切切实实将了一军。

    她张口结舌,想说不是这样的,可是沈召北满脸期许的看着她,居然在等着她赞同!

    慌乱中,她看向自己的母亲。

    司徒秋叹了口气,放下餐刀,笑着说:“看来我们老沈说话不作数了,说了食不言,寝不语,还是不管用哈哈哈……”

    沈召北也笑了,说:“爸妈你们只会偏心贝贝,我和大哥是无所谓,反正我们是大的,让着妹妹是应该的。可是别人没有义务啊……难怪贝贝交不到好朋友。你们这样,谁敢跟贝贝做朋友?”

    “二哥!你怎么能说爸爸妈妈的坏话!”沈如宝惊呆了,“你不许这么说爸爸妈妈!爸爸妈妈说的都是对的!他们没有错!”

    三亿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真心觉得这家人真难搞。

    她本来就没抱多大希望,可是沈召北表现得越来越好,她竟然开始犹豫了。

    沈召北平时在家里就是最叛逆的一个,不然不会待在国外这么多年不回来,而且拒绝走司徒秋和沈齐煊给他安排好的路,一心在国外玩赛车了。

    他两眼一翻,将餐刀往餐桌上重重一拍,对沈如宝说:“你有完没完?我今天第一次带女朋友回来见家长,你就这么表现的?我看我就应该找个黑妞回来怼你!不仅骂你,还能揍你!你白长二十岁了,两岁的智商有没有?”

    “还爸爸妈妈都是对的!既然都是对的,刚才爸爸说‘食不言、寝不语’,你听了没有?”

    “动不动就装可怜扮无辜,别人都是错的,都是坏的,俗气的,就你一个最清纯,最高尚!”

    “大家都得小心翼翼说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得罪我们的小公主就会倒大霉!——我看你一点都没觉得不对,反而还乐在其中!”

    沈如宝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当面对她说过这种重话。

    她的双唇颤抖着,连牙齿都咔咔作响。

    脸色由红变白,渐渐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她的全身也跟着颤抖起来,粉润的双唇渐渐变成暮霭一般的紫色。

    到最后,在沈召北的滔滔不绝中,她两眼往上反插,叫了一声:“爸爸妈妈!我没有!我没有!我是最听话的!”

    然后身子一歪,整个人软软地倒了下去。

    沈齐煊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不好,贝贝晕过去了!快叫救护车!”

    司徒秋也变了脸色,只恨恨瞪了沈召北一眼,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小瓶药,倒出一粒,塞到沈如宝嘴里。

    “把贝贝放平,我给她做几下人工呼吸。”司徒秋紧张说着,朝沈齐煊示意。

    沈齐煊忙将沈如宝放到旁边的沙发上,一边拿出手机给医院打电话。

    沈家有自己投资的大医院。

    没过几分钟,他们就听见餐馆外面传来救护车乌拉乌拉的汽笛声。

    而这时沈如宝已经醒了过来。

    她面色苍白,大眼睛无神地看着前方,两手在半空中挥舞,软软地叫:“妈妈……妈妈……爸爸……你们在哪儿?我没有……我是最听话的……我没有装可怜扮无辜……”

    “我知道我知道……妈妈都知道……”司徒秋握着沈如宝的手,看着她有气无力的样子,心都要碎了。

    沈齐煊这时转过头,脸上没什么表情,可是眼里却好像有火,燃烧着熊熊的怒气。

    沈召北一脸惊慌:“贝贝怎么了?我就说了几句话而已……”

    “你说了几句话?!”沈齐煊快步走过去,一把拎住沈召北的衣领,“你怎么不一刀把你妹妹捅死算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杀人还要诛心?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的口才?!”

    轰!

    沈齐煊一拳将沈召北打倒在地上。

    他们吃饭的包间很大,有足够的空地给沈齐煊揍自己的儿子。

    等救护车来了之后,沈如宝和沈召北两人都被送上了救护车。

    三亿姐想走都走不了,跟着上了救护车,被沈召北拉着手,一路来到医院。

    沈召北的伤看上去很严重,半边脸成了包子,眼睛肿涨,身上都是青青紫紫的伤痕。

    可医生检查之后,说都是外伤,歇两天就没事了。

    沈如宝的情况确实有些严重。

    她虽然清醒了,但是呼吸还是很微弱,而且血氧饱和度低,需要用呼吸机辅助呼吸。

    更重要的是,她的眼睛看不见了。

    沈召北和三亿姐听说之后,都惊呆了。

    沈召北匆匆去沈如宝的病房看她,三亿姐有点忐忑地走了几步,没敢跟上去,忍不住给温一诺发了条微信。

    【三亿姐】:一诺,说起来你可能不信,那个沈如宝,刚才居然晕过去了,现在眼睛看不见了。悲伤.jpg。

    她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温一诺本来懒洋洋地靠在萧裔远背上,这时直直地坐起来。

    【温一诺】:什么?!沈召北把沈如宝骂晕过去了?沈如宝气得眼瞎了???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感谢“xin水晶xin”和“12477”两位亲昨天的大额打赏。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