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19章 喜极而泣(第三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想着,说不定能用上呢?

    “那就谢谢小傅总了,如果有需要,我会跟你联系的。”温一诺客客气气说着,然后挂了电话。

    萧裔远听见是傅宁爵打电话,不动声色地说:“……难道小傅总还真的会生孩子?”

    “什么会生……”温一诺笑着轻轻打了萧裔远一下,“是他说他爸认识一些特别有名的妇产科医生,我想着也许万一需要呢?”

    萧裔远“哦”了一声,没再问了。

    毕竟温一诺说得很有道理。

    古人说女人生孩子,是一脚踏进鬼门关。

    现代由于医学的发达,女人生孩子的危险没有那么大了,但还是三不五时能从新闻上看见产妇难产的新闻。

    两人到了医院,看见狂人妹的爸爸妈妈和舒展的奶奶都在这里等着,还看见了一个久违的人,赵良泽。

    温一诺笑着先打招呼:“赵总,好久不见。”

    赵良泽也微笑着向她点头示意。

    萧裔远走过去,和他握了握手,笑着说:“赵总几时回来的?上一次我听您秘书说您出差了。”

    赵良泽拍拍他的肩膀,“才回来没几天,好在还是赶上了。”

    温一诺走到舒展奶奶身边,小声安慰说:“舒奶奶您别担心,狂人妹会没事的。”

    “嗯,借你吉言。”舒奶奶有点紧张地说,勉强笑了笑。

    她这辈子没有什么指望了,只希望这个孩子能顺顺利利生下来。

    温一诺又看了看狂人妹的爸爸妈妈,对他们点头说:“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狂人妹的同学温一诺。”

    也许是九个月过去,狂人妹的爸爸妈妈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们没有发脾气,而是跟温一诺礼貌还礼,说:“我记得你,听说前一阵子你受伤了,现在好些了吗?”

    “好了,完全好了。”温一诺举起那支受伤的胳膊晃了晃,笑着把话题转了回来:“狂人妹的这个孩子倒是个不紧不慢的性子,希望等下生的时候能快一点。”

    但事实证明,慢性子的孩子,出来也比较慢。

    温一诺和萧裔远跟着狂人妹的父母、舒展的奶奶还有赵良泽一起等到凌晨一点,狂人妹才开始分娩。

    按医院的规定,如果是顺产,产妇可以有一个亲属进去照顾。

    国外一般是产妇的丈夫进去照顾,国内一般是产妇的亲妈。

    不管哪一个,都轮不到产妇的同学进去。

    因此温一诺没能进去,只有和大家一起等在产房门外。

    狂人妹的妈妈进去帮着照看。

    狂人妹这几个月来身体养得很好,在专业医生的看护和指导下,孩子也不大。

    用了无痛分娩之后,甚至连产妇经常有的惨叫都没有。

    半个小时之后,凌晨一点半,狂人妹和舒展的儿子,降生了。

    狂人妹的妈妈从产房里走出来,看上去有些憔悴,但是神情还是很亢奋。

    她激动对舒展奶奶说:“……孩子很健康,虽然不算胖,但一生出来,哭声那个亮啊!一听就知道是个齐全孩子!”

    舒展奶奶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狂人妹的妈妈忙拿出纸巾帮舒展奶奶擦眼泪。

    狂人妹的爸爸也过去安慰舒展奶奶。

    温一诺看见这幅情形,明白狂人妹的父母终于跟舒展奶奶和解了。

    现在他们像一家人一样,殷勤地等着这个孩子的降生。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靠在萧裔远身边,喃喃地低声说:“……如果舒展没出事,现在他们会高兴吧?”

    萧裔远握住她的手,嘴唇抿了抿,没有说话。

    赵良泽踱到萧裔远和温一诺身边,压低声音说:“你们也要小心,谋害舒展的人里面还有一个幕后黑手,还没有找到。我担心他们也会对你们下手。”

    温一诺愣了一下,皱着眉头反问:“不是吧?岑家那个岑季言没了,还有那个外国的‘人工智能’之父托马斯,好像在国外也没了啊?幕后黑手不是这两个人吗?”

    赵良泽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我们已经查清楚,舒展被害,除了岑季言和托马斯,还有幕后黑手没有露面。”

    温一诺这下紧张了,“那他们的动机到底是什么?是指针对舒展,还是针对……”

    她情不自禁看了萧裔远一眼,手心都冒出了汗。

    赵良泽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叹息一声,说:“从我们得到的消息和收集的证据来看,他们的动机,也许针对的是某一类人,而不是某个人。”

    “那就是某一类人才?”温一诺靠近萧裔远,心里已经在想着怎么保护萧裔远的安全了。

    “因为如果对方针对的是某一类人才,我们远哥在技术方面厉害多了,那他岂不是更危险?”温一诺的心都揪起来了。

    赵良泽见她这么担心,微微笑了起来,“你听我说完,目前也是我们的推测而已,而且除了舒展,其实他们也没有继续行动,所以他们的动机,也许只是针对舒展,因为舒展正好发现了什么。”

    当然,这话并没有能安慰到温一诺。

    她脑子里飞快地转着,说:“就是说都有可能了?你们调查了这么久,只是调查出这个情况?”

    萧裔远忙拉拉温一诺的手,低声说:“诺诺,要有礼貌。”

    他担心温一诺惹恼赵良泽,在他看来,这可比惹恼沈家后果更大。

    赵良泽明白他的意思,笑着对萧裔远说:“我不至于就这么点肚量,你多虑了。再说一诺也没有说错,所以我们对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惑,才来警告你们。”

    他摊了摊手,“不过你们放心,我们已经启动了保护措施,狂人妹那边和阿远这边都有专人保护,只要对方继续动手,我们就会抓到他们的蛛丝马迹。”

    温一诺听出他的话外之音,忙说:“那就是说,这段时间,对方并没有继续动手?”

    赵良泽点了点头,“对,这就是我们疑惑的地方。当然,也许对方特别沉得住气,就等着我们放松警惕的时候,再给我们致命一击。所以我们必须要耐心。”

    萧裔远不想温一诺太担心,笑着说:“其实我这边还好,目前技术没有进展,所以对方如果目标是盯着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那大可以放心了。”

    “没有技术突破,他们是不会对我们感兴趣的。”

    温一诺并没有安慰到。

    她脸色有些怔忡:“……但是你迟早会有技术突破的,到时候岂不是很危险?远哥,要不咱们别做研发了,就你们现有的技术,随便做点什么不好吗?”

    萧裔远被她逗笑了,“你对我这么有信心?我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有突破。”

    “当然会,这还需要怀疑吗?”温一诺对萧裔远的信心比对自己还足。

    赵良泽笑着看着他们,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锦盒,说:“刚刚知道你们领证了,不知道你们还会不会办酒席,这个礼物先送了吧。”

    温一诺惊喜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琥珀吊坠。

    蜜色透明的琥珀里,有一只小小的,看上去像传说中的龙一样的小生物,被封闭在琥珀里。

    温一诺惊讶:“……真是龙?!这是真琥珀?”

    “这个小动物叫叶型海龙,非常小,但是外形确实跟我们古代传说中的龙有点像,原产地在国外海域。”赵良泽给她解释,“但是不知道怎么被封存在琥珀里,大概这就是沧海桑田吧。”

    又补充了一句:“我曾经在国外某个海岛出差,住了一段时间,这个东西,就是在那里捡到的,回来之后找人打磨了一下,配了个吊坠。”

    赵良泽其实捡了好几个,本来就是打算回来当礼物送的。

    温一诺赞不绝口,笑着说:“赵总有心了,这个礼物我非常喜欢!”

    当项链戴上,不知多威风!

    这可是在胸口也能“比划一个龙”了……

    他们说着话,很快产房的门推开了,狂人妹被推了出来。

    温一诺他们赶紧围了上去。

    狂人妹的脸色有些发白,不过看着精神头还好。

    她看见温一诺,立刻笑了起来,朝温一诺伸出手,声音虚弱地说:“一诺,我和舒展的宝宝生了。”

    温一诺一听,眼泪却掉了下来。

    她自己都没觉得,伸出手拉住狂人妹的手,直到眼泪落到自己手背,才察觉。

    狂人妹虽然在笑,眼泪也缓缓流了出来。

    这时三亿姐终于到了。

    她的高跟鞋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从走廊那边走过来,直接站在温一诺身边。

    她看了看温一诺,又看了看狂人妹,握住她俩的手:“你们俩这是喜极而泣了。孩子呢?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护士抱着去育婴房了,还要给他洗澡,观察他的情况,明天才能看。”狂人妹的妈妈笑着说,一边给狂人妹擦了擦眼泪。

    温一诺被三亿姐一打岔,刚才胸口涌动的那股酸涩很快消散了。

    她忙让开,说:“狂人妹才刚生产,需要休息。你们推她回病房吧,是单间吗?如果不是,我们明天再来看她。”

    “最近床位比较紧,她住的双人间。”狂人妹的妈妈连忙说,“而且今天很晚了,谢谢你们来看她,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有空的话,过几天去我们家吧。”

    刚生产的产妇,确实没有精力接待客人。

    而且等出院以后,她就要做月子了。

    温一诺和三亿姐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常识还是知道的。

    他们看着狂人妹回病房之后,才一起离开。

    温一诺在停车场里看见送三亿姐过来的沈召北,还热情地跟他打了招呼。

    沈召北看见温一诺也很激动,还想跟她说话,但是三亿姐不太好意思,催着沈召北上车,很快离开。

    温一诺是坐在萧裔远车里之后,才惊讶地回过神,指着沈召北和三亿姐离开的车,连声说:“他们这是在一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