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44章 明人不说暗话(第二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赵良泽往后退了一步,将身形隐入黑暗里。

    他身后几个男人往前走了一步,将温一诺和萧裔远围了起来。

    温一诺抿了抿唇,心想,这就是她这一天心神不宁的原因吧?

    难怪卜卦的结果老是不好……

    赵良泽这个人真正的身份她是知道一点点的,虽然不多,但足以让她吓得魂不守舍。

    如果不是有萧裔远握着她的手撑着她,她估计已经软倒在地上了。

    那多丢人啊?

    温一诺想着,和萧裔远被那几个男人簇拥着一起走向电梯。

    傅宁爵和蓝如澈正好走到门口,看见这一幕,不约而同对视一眼。

    他们看见彼此眼底的疑虑和担心。

    两人的脸色沉了下来,但是谁都没有说话。

    直到那些人进入电梯,电梯的门冉冉阖上,两人才开口说话。

    “……那些人是跟萧裔远一起来的吗?”

    “我好像看见了ssa私募的赵总……”

    虽然有点担心,但是想到刚才接走温一诺的是萧裔远,还有赵良泽,他们觉得应该没有大事。

    不过两人回到会议室的时候,还是各自掏出手机,给温一诺发了条信息,问她有没有事。

    温一诺此刻坐在一辆黑色改装悍马车的后排座上,后背挺得直直的,像小学生上课一样,动都不敢动。

    感觉到兜里手机的震动,她也不敢把手机拿出来。

    赵良泽就坐在她左边,萧裔远坐在她右边,温一诺一个人坐在中间。

    一路上,赵良泽没说话,前面的司机和另外一个男人沉默地就像不存在一样。

    萧裔远一直握着她的手,虽然也没说话,但好歹是支持她的。

    温一诺自己都不知道,她一路悄悄往萧裔远那边座位蹭,等到了地方下车的时候,她都快贴到萧裔远身上了,和赵良泽那边则隔了一个人的位置。

    赵良泽“啧”了一声,怎么也不能把彪悍到一个打三个,还能完美复制伤势的那个温一诺,和眼前这个看上去娇娇怯怯,几乎快没骨头的温一诺联系起来。

    这特么不是两个人吗?

    真的是她做的?

    下车之后,温一诺抬眸看了看四周的景色。

    这里她从没来过,应该已经不在市区了,周围都是茂密的林木,不是那种半人高的灌木,而是真正的大树。

    时间已近黄昏,太阳落山了,天上的晚霞并不多,走进林间小道,光线被密密的枝丫挡住了,有些黑。

    温一诺过了一会儿才适应了树林里面的情形。

    一行人在林地里拐弯抹角,顺着小路走了十分钟左右,才走出这片树林。

    眼前的景致豁然开朗。

    草地修剪得很整齐,绿油油的。

    不规则的花圃点缀在草地上,黑黢黢的肥沃土地上,开着五颜六色的花。

    温一诺只瞥了一眼,就认出七八种开得格外灿烂的花。

    有一串串簇成小圆球的粉紫色瑞香花。

    羞答答盛放的白色山茶,一朵朵五颜六色的绣球花,还有看上去像是矮株玉兰的杜鹃花,重瓣千层像极了小菊花的棣棠。

    从前面低矮平房的屋顶倒垂下来金灿灿的黄馨,那屋门前则摆着一盆盆精致得跟塑料花一样的仙客来和蝴蝶兰。

    这样看起来,这片空地上几座低矮的平房就跟童话里的屋子一样。

    自然环境的美好能很大程度减轻人的焦虑情绪,所以心情不好的时候去种花除草,比吃降焦虑的药强百倍,还没有副作用。

    温一诺轻吁了一口气,没有那么紧张了。

    赵良泽带来的那些男人没有往前走了,他们停在草地的边缘,三三两两站着,看着很闲适,其实是外松内紧,都在警戒。

    赵良泽朝一座小平房那边指了一下,对温一诺说:“请。”

    温一诺拉着萧裔远的手,想往前走。

    赵良泽却拦住了萧裔远,继续对温一诺说:“你一个人过去。”

    温一诺刚刚放下来的心,又陡然提了起来。

    萧裔远也有些不安了,看了赵良泽一眼,赵良泽朝这夫妻俩眨眨眼,“没事,让一诺自己去吧。”

    他从今天见面以来,一直称温一诺“温小姐”,礼貌而又生疏的称呼,温一诺几乎不习惯了。

    现在赵良泽重新叫她“一诺”,温一诺紧绷的神经才又松弛下来。

    她松开萧裔远的手,朝他笑了笑,然后一步一步往那座屋顶倒垂着黄馨花的小平房走去。

    萧裔远看着她的背影袅袅,摇曳在平整的草地上,在绚丽的花丛里,********,越走越远。

    小平房的门打开,温一诺走了进去,夜色也降了下来,周围没有路灯,只有从小平房的窗口透出几丝温暖的光,照亮了周围不大一片地。

    温一诺进去之后,看见的就是一座双面绣的屏风。

    屋子并不大,还放了一座一人高的屏风,那就更小了。

    能一眼看清楚里面所有的东西,并没有人在里面。

    温一诺有些纳闷,她绕过屏风,看见屏风后面地板下陷,露出一个斜斜往下的台阶。

    台阶沿路都有凹进去的led灯一路照明,还有箭头向下,明显就是让她下去。

    上面除了这个大屏风,只有几个靠窗的沙发,和咖啡桌,并没有任何人。

    温一诺只好沿着台阶往地下走。

    拐了两个弯,温一诺的眼前豁然开朗。

    和在地面上看见的情形联系起来,温一诺瞬间断定,地上的每一处小平房都是一处出口,真正的建筑在地下。

    被树林围绕的整片草地的地下都是这个大型建筑的一部分。

    明亮如白昼的灯光下,她看见蹭亮的钛合金大门,足有十厘米厚,估计可以抵挡核弹攻击。

    大门里面的大厅是一处后现代感觉的实验室,没有人。

    中间是干净整洁的大理石操作台,上面有很多超高清的电脑显示屏,还有虚拟屏,在整个实验室里无处不在。

    一台台她认不出名字的机器靠墙边站立,安静地运作着,还有长圆形垃圾桶模样的机器人伸出长长的机械臂,在操作台上操控。

    温一诺看傻了眼。

    路近不知道从哪个方向转了出来,走到她面前,笑眯眯地伸出手,“温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温一诺看见路近,一颗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她一步跨了进去,走近实验室大门,伸出手,跟路近握了握手。

    路近看了看门边一处细长条的晶体管,里面有着可以随着温度变色的液体,说:“你刚才很紧张,但是跟我握手之后,很快放松下来,为什么?”

    温一诺眨了眨眼,疑惑地说:“这也要为什么?当然是见到熟人,就不紧张了啊?再说您是什么身份?我对您有充分的信任。”

    她说的是真话,门边的晶体管里液体依然是温和的绿色,没有变成翻滚的红色。

    这个东西就跟测谎仪一样,当然,没有测谎仪那么极端,它只测试人体细微的温度变化。

    当人的情绪变动时,身体会相应作出各种反应,这种反应太细微了,一般仪器必须要把针扎入人的身体里面,才会测试到。

    但是路近的这个仪器,是纯粹精度太高,所以不需要将探针扎入人体,就能测试到那种细微的变化。

    而这种细微的,量化的情绪变化,才最能说明问题,因为它完全没有来自外界的刺激(比如探针),完全是人体自身的温度变化,因此结果更准确。

    温一诺的情绪变化,显示她是真正相信和信赖路近。

    路近乐得哈哈大笑起来,说:“连我女儿都没有这么信任我,你居然对我有完全的信赖!哈哈哈哈!看来是你不够了解我,不知道我有多不靠谱!”

    温一诺:“……”

    有人这么说话的吗?

    她的情绪略一变化,门边那晶体管里的液体开始从绿色过渡到一种暗哑的灰绿色。

    路近骄傲地说:“……你是不是在腹诽我?我全都知道!”

    温一诺也注意到门边那个会变色的晶体管,这时她有点明白了,笑着说:“这就是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路先生好手段。”

    “嗯!这个名字好!我就给它取名叫‘明人’!”路近惊喜地点点头,马上跑回自己的主操作台鼓捣了几下。

    温一诺发现门边晶体管中间出现两个漂亮的楷体字“明人”。

    这个名字一出现,周围的气氛像是突然轻松下来,温一诺的心情更愉悦了。

    路近朝她招招手,温一诺快步走了过去。

    路近和她之间出现一块虚拟屏幕,两张x光片和两张ct透视图一上一下摆在两人面前。

    就跟双面绣一样,这个虚拟屏上也是两面都能看的。

    路近指着那两张虚拟屏上的x光片和ct透视图说,“我让小泽请你过来,就是想跟谈谈这个东西。”

    温一诺摸不着头脑,“……我不是医生,看不懂这些。”

    “你不用懂,我可以告诉你,这两份x光片和ct透视图,分属两个不同的伤者,在不同时间受的伤。”

    “但是令人奇怪的是,这两份医学数据表明,这两人受的伤,是一模一样的,误差甚至不到百万分之纳米,简单来说,就是没有误差。”

    “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

    路近非常好奇的看着她,眼里的求知欲满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