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第345章 捡大便宜(第一更)

时间:2020-07-30作者:寒武记

    温一诺的眉梢禁不住一跳,她迷惑地看着路近:“……路教授,您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大张旗鼓地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然你以为呢?”路近眉飞色舞地给她解释两套数据,“我跟你讲,这两个人的伤势数据一传到我们的数据库,就成为了意外偏差,受到一定注意。”

    “然后一级级往上传,最后传到我这里。”路近得意起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我是内行中的内行,一看就知道这个伤势非同凡响。”

    “你大舅张风起是首先被打伤的,他的伤势不足为奇,但是第二个就奇特了,他是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被不同的人打伤的!”

    “可是这第二个的伤势,几乎完全复制了第一个的伤势,反映到我们的数据系统,就是两份完全一样的伤势报告,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路近笑眯了眼睛,“这下你明白了吧?”

    温一诺恍然大悟,她慢慢地说:“所以,是因为这两人的伤势太过一样,才引起了你们的注意?才让你们调查这件事?才有蓝如澈被‘协助调查’这件事?”

    路近狠狠点头,“就是这样,推理完全正确!——现在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温一诺扯了扯嘴角,心想原来不折不扣,真的是自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可是她也不明白,这有什么值得注意的?

    温一诺耸了耸肩,老老实实地说:“其实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大惊小怪,这个不是很容易吗?我看了我大舅被他们打的那个惨样儿,我当然要以牙还牙。”

    “我们道门就是这样,恩怨分明,不欠因果。”

    “他把我大舅打成什么样儿,我就把他打成什么样儿。多一分少一分都会有新的因果出现。”

    “如果你们认为我不该私下里报复,我接受惩罚。”温一诺伸出手,做出让路近给她戴手铐的样子,苦着脸说:“但是您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妈妈?我怕她担心我……”

    路近啧啧两声,“我又不是法官,惩罚你干嘛?我只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真的不说吗?”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啊!”温一诺眨了眨眼,情绪没有丝毫变动,显示她说的是真话。

    路近的实验室有整套测试人体情绪变动和器官温度的仪器,精密得不得了。

    他一时兴起,说:“那这样吧,我给你测个谎,如果你能通过我的测谎仪,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温一诺连忙点头,“行啊行啊,我真的是不知道!”

    路近笑着带她去了另一个房间。

    那里有一个跟ct一样的仪器,圆筒形的密封舱,让她躺在传送带上面,被推了进去。

    密封舱里黑沉沉的,什么都看不见。

    温一诺有一点紧张。

    她躺在密封舱里,两只手无意识地攥紧了,紧紧贴在她身下的软垫上。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到舒适和抚慰情绪盈入脑海,她紧张的情绪才渐渐放松。

    而路近查看着自己的仪器,等温一诺调整好心态之后,才对着麦克说:“那现在开始,我问你问题,你要诚实回答。”

    “如果撒谎,会被我的仪器捕捉到。”

    路近的声音在整个密封舱里扩散,像是天空里突然有人用大喇叭放广播。

    温一诺听得很清楚,她“嗯”了一声,笑着说:“您请。”

    她的声音则是通过特殊的管道传到外面的扩音器里,而是系统观测的一部分。

    路近一边记录,一边问她:“你学过医吗?”

    温一诺:“……”

    “当然没有。”

    她一直学的是文科,什么时候学过医?

    路近继续问:“既然没有学过医,你怎么知道那些伤势数据代表着什么?”

    温一诺在黑暗中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路近更奇怪了:“你不知道这些伤势数据?难道你没看你大舅的x光凭和ct扫描报告?”

    “没有啊,我看那玩意儿干嘛?”温一诺也奇怪了,“我说了我没有学过医,况且学过医的人,如果不是专门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也不一定能看得懂x光片和ct扫描报告。”

    这倒是真的。

    路近一时语塞。

    他这个人是天才,也是全才,什么东西都是拿起来就看得懂,所以有时候难免以己度人,觉得别人应该也看得懂。

    现在被温一诺一说,他才恍然自己又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忙拍了拍脑袋,说:“是我的错,那就是说,你在动手的时候,并没有看x光片和ct扫描报告?”

    温一诺再次摇摇头,老老实实交代:“没有呢。我说了,我看也看不懂。我就听我妈告诉我,说我大舅可能醒不了了,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问路近:“路教授,您懂医吗?”

    她并不知道路近已经做过一次手术了,就是舒展那次。

    不过那一次路近全程戴着口罩,温一诺根本不知道是路近给舒展做的手术。

    当然,如果她知道,大概她就不会求路近出手了,毕竟舒展并没有被救回来。

    路近神气地说:“你算是问对人了,我如果说不懂医,全世界就没有懂医的人了。我搞不定的手术,就没有人能搞定。”

    温一诺:“……这么厉害?那您能不能救救我大舅呢?您要是能把我大舅给治好了,没有任何后遗症,我但凭您差遣!”

    这个许诺太诱人了。

    路近犹豫了两秒钟,“成交!我给你大舅治伤,保证他明天就醒过来,而且没有任何后遗症!”

    “真的?!”温一诺太兴奋了,猛地要从密封舱里坐起来。

    她挣扎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被几根皮带固定在密封舱的软垫上了,根本坐不起来。

    路近从监控显示屏里看见温一诺的动作,好笑地说:“你别动,我还没问完呢。”

    “您尽管问!赶快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现在换温一诺着急了,唯恐路近不多问几个问题,她好显得更有用。

    张风起经常灌输给温一诺的观念之一就是,有利用价值,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

    最怕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光要等别人好心施舍,那就真的神兽了。

    路近笑着说:“好,我再问你一遍,你没学过医,看不懂x光片和ct扫描报告,也没有看过x光片和ct扫描报告,那你告诉我,你是怎么把游方的伤势打得跟他打你大舅一模一样的?”

    温一诺这一次非常诚恳详细地说:“我就是仔细观察了我大舅的伤势,我摸了他粉碎性骨折的左小腿,和他被击打的后脑勺,感受了一下肌肉和骨骼软瘫破碎的程度,心里就有了谱了。”

    “等等等等……”路近忙叫停,“什么叫‘心里有谱’,你能再仔细一点吗?比如说,量化一下?”

    温一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真是神特么量化!

    她撇了撇嘴,“这要怎么量化啊?我就是依靠自己的感觉啊?这很难吗?”

    “难,当然难!太特么难了!”路近连声叹息,“一诺,你这样可不行,你这是在敷衍我,我可以收回给你大舅治伤的承诺哦!”

    温一诺急了,“路教授,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刚才说了什么?我记忆短路,不记得了。”路近干脆利落地否认自己说的话,还嘲笑温一诺:“我早说了你不了解我,我有多不靠谱,连我女儿都不放心我哈哈哈哈哈哈!”

    一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温一诺瞠目结舌半晌,才点了点头,“好吧,您赢了,但是我还是要说,当我用手感知我大舅伤势的时候,我那个时候非常气愤,气愤到恨不得把伤他的人千刀万剐。”

    “然后我就心里有谱了,我那一瞬间知道了我该用多大的力气,从什么角度,才能造成一模一样的伤痕,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您知道,我是道门中人。”

    “我们道门中人快意恩仇,最讲究这个。”

    路近不是很信的样子,深思说:“你的意思是,你们道门中人,都能做到这个程度?”

    “什么程度?”

    “就是打回去的时候,能跟被打的伤口一模一样?”

    温一诺想了想,理所当然地说:“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能啊,但这是我们道门中人追求的一种境界,只有最优秀的道门中人才能做到极致。我是最优秀的,所以我能做到。”

    这种轻描淡写举重若轻的语气把路近都给逗笑了。

    他点点头,“姑娘,你这个性格我喜欢,简直比我姑娘还像我,一样的自高自大,目中无人。”

    温一诺忙说:“我可没有,我只是打个比方。您也明白是吧?”

    “比如说,您是医生,别人也是医生,但是您能做的手术,别的医生却做不到那么好,那么精确,对不对?”

    “我就跟您是一样的情形,我只是比别的道门中人优秀而已。他们做不到的事,我能做到。”

    这话真是对了路近的胃口,连他都不知不觉被温一诺给带歪了。

    他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我做过的有些实验和手术,不管在哪个宇宙空间都没有人能做得到!”

    “哎呀姑娘,我跟你太投缘了!怎么样?我看你还年轻,智商也够,给我做弟子吧?我这辈子还没正经收过徒弟,你要拜我为师,你就是我的关门弟子。”

    温一诺并不知道拜路近为师意味着什么,她只是很自然地说:“可是我已经有师父了啊,我还有师门,有师祖爷爷,我将来要继承家业,把我们家的天师事务所发扬光大!”

    路近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起了收徒的心思,居然被人婉拒了。

    他倒也不生气,只是笑眯眯地说:“其实你傻啊?你都答应任我差遣了,跟我做徒弟有什么差别?哦,不对,还是有差别,就是还不如做我的徒弟!”

    温一诺也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些懊恼,她强撑着说:“这是不一样的,任凭您差遣,是帮您办事,当然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如果我没能力,也帮不了您,是吧?但是做徒弟,那不是要一天到晚都跟着您啊……”

    温一诺一想以后要在这地下室一般的实验室里待一辈子,就觉得暗无天日。

    她还是比较喜欢在外面跑,给人卜卦看风水。

    再说她家里还有三个老人要养,肩上的胆子重着呢。

    她这么想,也就这么说了。

    听温一诺实话实话,路近更不生气了,他点点头,居然赞同道:“你说得也有道理。这样吧,你先做我的挂名弟子,也不用做别的事,就是有事的时候,把我拉出来做个幌子就行了。”

    “以后有时间,我们再来谈谈学习的事。”

    温一诺倒是不怵学习,她对自己的智商还是很自信的。

    她对路近说把他推出来做个幌子很好奇,问道:“我干嘛要把您拉出来做幌子啊?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就好了……”

    “你能解决?”路近笑了,“你能解决,就不会被小泽那小子带到这里来了,他是不是还狐假虎威地吓唬你了?”

    温一诺想起那时候看见赵良泽的情形,确实吓得腿都软了。

    她忍不住点点头,小声说:“是啊……他那种声势,我差点以为自己要被他带走秘密处决了……”

    “哈哈哈哈……你想得倒也不差。”路近故意吓唬她,“不过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路近把密封舱的舱盖打开,让温一诺从里面出来。

    他看着她一边解开安全系带,一边认真地说:“一诺,因为我的缘故,你大概已经被人盯上了,所以你最好做我的挂名弟子,不然以后出了这样的事,谁都救不了你。”

    温一诺的手一顿,她低垂着头,看着闪着寒光的密封舱,闷闷地说:“……这件事真的那么严重吗?”

    “嗯,已经上报到最高等级了。你迟早要被他们注意。”路近坐在高高的实验台前,开始分析温一诺刚才的情绪和器官数据。

    一切正常,她真的没撒谎。

    这是数据显示的结果。

    路近看了好几遍,又演算了几次,才对她说:“好吧,我相信你没撒谎,你就是天赋异禀,那就更应该做我的徒弟了。”

    温一诺瞪大眼睛,满脸的疑惑。

    路近笑眯眯地说:“因为你不做我的徒弟,让我有个由头把你罩住,迟早也会被别人发现,然后被弄走做研究的。”

    温一诺这才明白路近的一番好意。

    她又欣喜,又激动地说:“路教授,您还是很靠谱的!好的,我答应做您的挂名弟子!您别忘了给我大舅治伤啊!”

    路近点点头,“我这就跟你去,好徒弟,以后在外面出事不要怕,直接报我的名字,我给你个联系方式,谁敢再吓唬你,我来收拾他!”

    温一诺乐得哈哈大笑,心想她再也不会这么鲁莽了,但还是很感激路近对她的偏爱和保护。

    路近跟温一诺出去的时候,顺便把今天所有的数据和对话视频全部发给了霍绍恒。

    他的实验,都要有最高保密级别的备案,这也是对路近的一种良性约束,免得他往疯狂科学家的方向发展。

    路近对此没有异议,其实这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

    他很明白,人类没有约束,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事情。

    从平顶小平房里出来,温一诺高高兴兴跑向萧裔远。

    萧裔远一把抱住她,上下打量,发现她比进去的时候精神状态好多了,轻轻吁了一口气。

    再看向跟着走出来的路近,忙笑着说:“路教授您好。”

    路近看了他几眼,点点头,面无表情说:“快去医院,我还忙着呢,做完手术我还有事。”

    萧裔远摸不着头脑,温一诺忙说:“路教授答应给我大舅治伤了!”

    萧裔远微微一怔,赵良泽大喜,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说:“还不快感谢路教授?!他可是比陈列还厉害一百倍!”

    萧裔远知道陈列“国手神医”的名头,赵良泽说路近居然比陈列还要厉害一百倍,那真是非常非常厉害了。

    萧裔远和温一诺一起躬身:“谢谢路教授!”

    “我给我徒弟的大舅帮忙,用不着谢。”路近笑眯眯地说,招手让温一诺跟他一起往前走。

    萧裔远眉头微蹙,“……徒弟?”

    “是啊,我现在是路教授的关门弟子了!”温一诺得意回头,朝他做了个鬼脸。

    这次轮到赵良泽怔住了。

    他飞快地扫了萧裔远一眼,说:“阿远,你可捡大便宜了,你知道有多少人哭着喊着要给路教授的实验室打扫卫生吗?——别说收徒弟,听他讲一堂课都要烧高香了。”

    ……

    霍绍恒这时看见了路近传来的数据和对话视频。

    他默默看了一会儿,无语地摇了摇头。

    顾念之正好在他书房,也跟着看了一会儿,笑着说:“这个温一诺转移话题的本事真是不小,我爸爸被她三下两下就绕开了,还引为知己,啧啧,连关门弟子都收了。”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半。

    亲们的月票可以留着到28号再投,那时候有双倍。

    虽然不可能争什么名次了,但是一票变两票也是票啊哈哈哈哈。

    佛系佛系~~~

    群么么哒!
小说推荐